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百三十八章 銀針刺脈,火丹燃血

  來到毒蛛商會的據點外面,張若塵向前方那一片矮小的庭院望過去,已經能夠清晰感受到華名公的氣息。隨夢小說щwwsuimеnglā&”@…“

  “就是這里了!”

  張若塵走到庭院的大門前,站在十丈之外,抬起一只手臂,五指一轉。

  真氣,從掌心涌出,猶如一根無形的氣柱,擊在大門上面。

  “嘭”地一聲。

  據點的大門,直接被隔空震碎,化為一塊塊木屑。

  原本埋伏在大門后面的十多個邪道武者,全部被強大的真氣震飛出去,橫七豎八的掉在地上。

  每個邪道武者的身上都被木屑打出一個個血孔,有的人腦袋被擊穿,有的人腹腔被擊破……,其中有一半的人都當場死亡,另一半的人也受了極重的傷勢。

  張若塵走進據點,看也沒有看那些邪道武者一眼,就徑直向著內院走去。

  片刻之后,張若塵就看見正在療傷的華名公。

  華名公盤坐在地,雙手合十,以他身體為中心,形成一個直徑十丈的真氣罩。

  真氣,就像光霧一樣,將他的身體包裹。

  在張若塵走進據點的時候,華名公就已經停止療傷,睜開雙目,冷聲的道:“張若塵,你果然又追上來了!我自認為沒有留下任何痕跡,你能告訴我,你是如何將我找到?”

  張若塵自然不可能告訴他武魂的秘密,只是淡淡的道:“華名公,你不用拖延時間,今天,我不會再給你逃走的機會。”

  華名公站起身來,大吼一聲:“既然如此,那就戰吧!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在他身旁,放著一座巨大的石磨,足有數千斤重。

  單手石磨,華名公的手臂旋轉了兩圈。將石磨扔出去,砸向張若塵。

  與此同時,華名公掉頭就逃,根本沒有要與張若塵拼命的意思。

  “轟!”

  張若塵一掌將石磨打碎,向華名公追了上去。…"&@〞

  “還想逃?給我定!”

  張若塵將空間領域釋放出來,覆蓋方圓五百米的空間,施展出“空間凝固”的力量。

  原本已經逃到百米之外的華名公。突然感覺到周圍的空間完全凝固,身體如同被封在寒冰里面。想要動一下都艱難無比。

  華名公只感覺身體承受的壓力越來越大,只能激出血脈的力量,猛烈向虛空一撞。

  “啪!

  空間就像被撕碎,華名公再次恢復自由。

  可是就在剛才他被封住的片刻,張若塵已經追了上去,一掌打了出去。

  “龍象歸田。”

  華名公的雙眼赤紅,全身血氣涌動,腳下踩著一座赤紅色的血陣,猛然轉身。也是一拳打了出去。

  “撼天動地。”

  拳掌相擊,散出強大的真氣波動。

  華名公的喉嚨一甜,吐出一口鮮血,腳步不停后退。

  張若塵落在地上之后,再次沖了過去,全身血氣在經脈中不停涌動,出嘩啦啦的聲音。匯聚到手臂,又是一掌打出。

  “蠻象馳地。”

  渾厚的掌力,在張若塵的手掌前方,形成一個半透明的巨大掌印,出象嘯的巨聲。

  掌印還沒有打在華名公的身上,那一股排山倒海的氣勢。似乎就已經要將華名公吹飛出去。

  華名公雙目爆瞪,猶如怒目金剛,雙拳同時打出,再次與張若塵硬拼了一擊。

  “嘭!“

  華名公直接橫著倒飛出去,掉落到十丈開外,雙臂疼痛欲裂,骨頭就像是斷掉了一般。

  “可惡。若是我的黑金手套還在,又怎么可能敗在你的掌下?”

  華名公修煉的拳法,只有借助黑金手套,才能揮出最強力量。可惜他的黑金手套,早就已經被沉淵古劍劈碎。……〝〞…

  “小子,是你逼我使用禁術。”

  華名公翻身而起,取出八根半尺長的銀針,同時插進體內最主要的八條經脈之中。

  與此同時,他將一枚紅彤彤的丹藥取出來,快吞入嘴里。

  剎那之間,華名公就像傷勢痊愈了一般,體內的真氣流提升了一倍。

  身上的皮膚,完全變成焦黑色,一雙赤紅色的眼睛十分冰寒,就像毒蛇一樣的盯著張若塵。

  “銀針刺脈,火丹燃血。”

  張若塵微微皺眉,道:“你使用這一種禁術,刺激經脈,燃燒血液,恐怕壽元會減少二十年。”

  “那又如何?若是不使用這一種禁術,豈不是必死無疑?”華名公道。

  “說得也是。”

  張若塵點了點頭,將沉淵古劍取出來,不再小覷華名公,臉色變得嚴肅,準備好好一戰。

  僅僅使用了銀針刺脈,華名公就已經恢復到全盛狀態,再加上他服下了火丹,能夠燃燒體內的血液,使他比全盛狀態還要厲害得多。

  可以說,華名公現在才算是真正的天極境武者的狀態。

  當然,使用禁術也有時間限制,最多一個時辰之后,若是華名公還不能擊殺張若塵,銀針刺脈和火丹燃血的力量就會消失,到時候,他將變得十分虛弱,只能任憑張若塵宰割。

  張若塵總感覺華名公是在故意拖延時間,所以,并不想用時間去將華名公也耗死,決定戰決,以免遲則生變。

  “張若塵,讓你見識一下,老夫的真正力量。”

  華名公大笑一聲,爆出每秒二百八十米的度,在他話音響起的同時,幾乎就已經沖到張若塵的面前。

  “撼天動地!”

  一拳打出,帶著強大拳風。

  對方度太快,張若塵連躲避都來不及,只能橫劍一擋。

  “嘭!”

  一股巨力,從劍身上傳來,涌向張若塵的雙臂,將張若塵震得飛了出去。

  沒等張若塵落在地上,華名公就立即打出第二拳,第三拳……,完全不給張若塵還手的機會,一連打出四十九拳。一套拳法才完全打完。

  “轟隆!”

  張若塵也不知后退了多遠,將整條街道上的房屋全部撞倒,一座座建筑完全變得平地,頭、身上、臉色被一層泥灰覆蓋,有些蓬頭垢面。

  張若塵擁有空間領域護體,又穿著冰火麒麟甲,并沒有受傷。只是顯得有些狼狽。

  四十九拳打完,華名公稍微停歇了片刻。準備回氣。

  趁此機會,張若塵騰飛而起,運足全身真氣,一劍劈斬了下去。

  “呼”

  華名公仰頭望去,只見一片絢爛的劍光從天而降,就像一條劍氣組成的河流。

  他的雙臂一展,雙手凝聚出大片真氣,向著中間一合,使用出一招空手接白刃。竟然將張若塵全力劈出的一劍接住。

  “轟!”

  華名公腳下的地面猛地一震,隨后,四分五裂,掀起一片泥浪,向著四面涌去。

  煙塵散去。

  方圓十米的地面,竟然下沉了一米多,形成一個巨大的凹坑。

  “小子。你也不過如此,老夫就算赤手空拳也能接住你的九階真武寶器,若是老夫也有九階真武寶器,只需要一招就能殺你。”

  華名公大笑一聲,依舊以雙手捧著戰劍,雙腿一蹬。身體直沖而起,逆飛到張若塵的頭頂,一腳向著下方猛然一蹬。

  張若塵輕輕搖了搖頭,原本握住劍柄的手,突然松開,落到地面,手臂向著虛空一斬。

  “空間裂縫!”

  華名公的臉色一變。本能的感覺到一股危險氣息正在靠近,但是卻并不知道危險到底來自什么地方?

  “哧哧!”

  突然,華名公身前的虛空,輕輕一顫,出現一道道細小的裂紋,那些裂紋匯聚在一起,化為一條三尺長的裂縫。

  裂縫之中,一片混沌。

  一股強大的吞噬之力,從那一條裂縫之中傳出,就算以華名公天極境的修為,竟然也無法抵擋。

  空間裂縫,就像是一張虛空大嘴,頃刻之間就將華名公的頭顱給吞噬。

  “嘭!”

  一具無頭尸體從半空掉落下來,脖子里面涌出鮮紅的血液,散出一股讓人作嘔的血腥味。

  張若塵的手臂一伸,原本被華名公捧在雙手之間的沉淵古劍顫動了一下,飛了起來,落入張若塵的手中。

  “空間裂縫的力量果然厲害,就連天極境的武者都抵擋不住。也不知將空間崩塌修煉成功,爆出來的力量又該有多強?”

  張若塵看著地上的尸體,蹲下身,將華名公手指上的空間戒指取下來。

  空間戒指里面,竟然裝滿了寶物,除了丹藥和真武寶器,竟然還裝著大量靈晶和少量的銀幣。

  那些丹藥和真武寶器倒是其次,品級都不算高,最好的丹藥也只是三品丹藥,最好的真武寶器也只是六品真武寶器。對于一個天極境武者來說,顯得太過寒磣。

  但是靈晶的數量卻讓張若塵大吃一驚,足足堆積成一座小山,竟然九千二百多枚。再加上其中一些品質極好的中等靈晶和優質靈晶,這些靈晶的價值絕對過一千萬枚銀幣,算得上是一筆龐大的財富。

  華名公為何將如此龐大數量的靈晶隨身帶在身上?

  要知道,武者差不多都是將靈晶轉化為銀幣,存入武市錢莊。

  即便是黑市的邪道武者,也大多會有一個明面上的身份,可以將財富存入武市錢莊,不用隨身攜帶。

  黑市其實也成立有錢莊,但是,因為黑市內部勢力繁多,分化嚴重,所以,成立的錢莊根本沒法和武市錢莊相比,反而還經常倒閉。

  所以,即便是黑市的邪道武者,也大多喜歡將財富存在武市錢莊。

  雖然有些冒險,可是卻不用擔心武市錢莊會倒閉,而且提取錢財也十分方便,任何城池都肯定有武市錢莊的分部。

  當然,一旦被武市錢莊查出了身份,那么存入武市錢莊的財富就會被凍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