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百一十四章 高手對決

  “既然如此,在下便來領教司兄的高招。隨{夢}小◢說шщЩ.suimEnG.1a""〝""”

  張天圭雙臂展開,真氣在腳下蔓延,平穩的飛起,落到二十多丈外的湖泊之上,踏水而行,直到湖泊的中心,才停下腳步。

  “哧哧!”

  湖泊中的水涌了起來,凝聚成冰。

  片刻之后,張天圭的腳下就出現一座巨大的晶瑩的冰山,懸浮在湖面。

  張天圭站在冰山的最高處,體內真氣涌出,與冰山,甚至與整座大湖完全融為一體,不分彼此。

  他的身上沒有任何破綻,甚至可以使用大湖的“勢”,鎮壓闖進大湖的對手。

  真正的高手絕對,不僅僅只是自身力量的爭鋒,還要比對環境的利用,心態的把握。

  常戚戚的心頭一跳,看著古井無波的站在湖心的張天圭,簡直就有一種看廟堂中的神像的感覺,心中生出畏懼。

  在這樣的情況下,根本不用出手,張天圭就能擊潰常戚戚的信心。

  “大師兄會是張天圭的對手嗎?”常戚戚第一次產生出懷疑,目光向著司行空望去,很好奇司行空會如何來破張天圭的“勢”?

  “不愧是張天圭,讓人不佩服都不行。哈哈!”司行空將葫蘆的蓋子揭開,仰頭喝下一口燒刀醉,隨后,猛然在地面上踏出一步。

  “轟!”

  司行空腳下的地面裂開,形成一道地縫,向著二十丈外的大湖蔓延過去。

  “嘩嘩!”

  地縫變得足有兩米寬,三十多丈長,與大湖連在一起。湖水,立即涌了過來。

  地縫不僅撕碎了地面,同時也撕碎了張天圭以大湖凝聚成的氣勢。

  “嘣!”

  司行空的身體崩得就像一張弓,體內出一聲弓響,那是筋脈在震動。

  他的身體就像是射出去的箭,沖到大湖之上,直接向張天圭攻擊過去。“"〝〝"

  剛才的那一聲弓響。震得常戚戚和洛城耳膜疼,頭昏眼花,心態駭然。

  “千手戰神!”

  張天圭將一只手伸出去,真氣涌動,手臂化為虛影,變得足有三十多米長,形成無數個手影。或是打出手印,或是擊出拳頭。又或者是點出指力。

  司行空朗聲大笑一聲,直接闖進上千道手影之中。

  一拳打出,拳勁猶如龍虎長嘯,震得湖面波濤洶涌,。

  常戚戚站在岸邊,努力睜大眼睛,看得眼睛疼,卻完全看不清司行空和張天圭的影子。

  “轟!”

  那一座冰山破碎,兩道人影驟然分開。猶如風中的飛雁,輕飄飄的落到大湖上兩個不同的方位。

  “厲害!僅僅一招,就破掉我上千道手印。”張天圭站在水面,腳下又凝聚出一座冰山。

  “戰!”

  司行空打出第二拳,整個大湖中的水浪,完全翻滾起來,再次沖了出去。

  湖面上。最開始只有兩道影子,片刻之后,出現四道影子……,最后,完全變成數不清的影子,就像有千軍萬馬在湖面上廝殺。

  常戚戚和洛城早就已經震驚得無以復加。

  “同樣是地極境大圓滿的境界。為何差距會這么大?”洛城緊捏著五指,心神激蕩,根本無法想象,在天極境之下,竟然可以將力量修煉到如此程度。

  湖面上,兩道人影再次分開。

  直到這個時候,站在湖畔的常戚戚和洛城在現。數百米長的湖泊,在兩大高手的真氣影響之下,竟然完全凍結,變成了一座冰湖。

  “六招結束。下一招,就能分出勝負。”

  司行空長繚亂,身上氣勢恢宏,每一寸皮膚都變成金色,深吸一口氣,剎那間,方圓一里的靈氣,完全被抽空,吸入他的體內。“〞"&…

  張天圭感受到司行空身上強大的氣勢,雙手畫圓,六道光柱從體內射出,同時演化成六種靈級武技,或是霸道,或是詭異,或是靈巧,或是毀滅。

  “轟隆!”

  兩股力量碰撞在一起,原本已經被凍結成堅冰的大湖,立即碎裂,化為一塊塊冰晶碎片。

  整個大地,也跟著輕輕晃動了一下。

  張天圭倒飛了出去,墜落到湖泊,身體一連向后滑行數十米遠,在地上留下一條長長的軌痕,腰部以下完全陷入泥土。

  “噗!”

  一口鮮血,從張天圭的嘴里吐出。

  他的目光有些黯淡,從小到大第一次嘗到敗績,目光盯向遠處的司行空,十分艱難的道:“我……我敗了……”

  司行空笑道:“你的修為才剛剛達到地極境大圓滿,而我已經在地極境大圓滿鞏固了三年。若是三年后,我還沒有突破到天極境,那么我必不是你的對手。常師弟,我們走。”

  常戚戚看著眼前殘破的大湖,心頭震撼,“這是人能夠揮出來的力量?”

  “走了!”

  司行空拍了拍常戚戚的肩膀,兩人并肩而行,很快就消失在風雪之中。

  常戚戚用著十分崇拜的眼神,看著司行空,道:“大師兄,你也太厲害了!以你的實力,就算赤手空拳也能打死天極境的武道神話吧?什么狗屁第一天才,在你的手中,簡直不堪一擊。”

  “噗!”

  司行空剛剛喝下一口酒,還沒有咽下,就立即吐了出來,竟是緋紅的鮮血。

  “大師兄……大師兄,你怎么了?”常戚戚立即上去攙扶住司行空,十分緊張,根本沒有料到大師兄竟然也受了傷。

  司行空的臉色有些白,擦干嘴角的血跡,露出一絲笑意,道:“不礙事,一點小傷而已。只是我沒有料到,張天圭竟然已經強大到如此地步,最多再過一年,我若是沒有突破天極境,就不再是他的對手。”

  “張天圭竟然這么強大?”常戚戚道。

  司行空道:“我現在是三絕半,張天圭卻已經達到四絕,全靠我的底子比他深厚,所以這一次交鋒才能勝他一籌。你只看見我們對決了七招,但是。每一招我都用出了全力,兇險無比,稍有不慎,我可能就會敗在他的手中。”

  “張天圭竟然是四絕天才?”

  常戚戚道:“即便是洛虛前輩,在最驚艷的時候,也只是四絕半而已。”

  “要不然,他怎么會被稱為天魔嶺三十六郡國的第一天才?”司行空的臉色有些凝重。道:“以張天圭展現出來的天資,若是再有奇遇。將來說不定能夠追平洛虛前輩,也成為四絕半的天驕。”

  常戚戚道:“一年之后,整個天魔嶺三十六郡國的年輕一代,豈不是再也沒有人是張天圭的對手?”

  “那也不一定。“司行空笑道:“我們武市學宮人才濟濟,洛水寒和張若塵皆是四絕天才,將來必能與張天圭一較高下。再說,說不一定我也能有奇遇,一舉達到四絕天才的級別……雖然機會很渺茫。咳咳!”

  司行空重新站直身體,道:“以張天圭的傷勢。就算有療傷丹藥的輔助,估計三個月之內,傷勢也很難痊愈,咋們可以安心前去王城,對付黑市和拜月魔教的高手。據說拜月魔教的小圣女在王城現身,正好去會一會她。也不知她和張天圭比起,誰更強?”

  “大師兄。你還要與人交手?你的傷勢……”常戚戚道。

  “我又沒傷多重,喝兩壺酒就能痊愈。怎么?你不信?行不行我就算抓著你,也能健步如飛?”

  常戚戚搖了搖頭,表示不信。

  司行空抓住常戚戚的肩膀,“咻”的一聲沖了出去,空氣中。再次響起常戚戚尖銳的叫聲。

  兩百里之外,張若塵剛剛突破境界,達到地極境中期。

  “突破境界了嗎?”

  沈峰站在十步之外,略微有些詫異,沒想到對方會在戰斗之中突破境界。

  就算突破境界又如何,難道還能強過他?

  “風火連天。”

  沈峰的眼神堅定,對自己的修為信心十足。手中的赤焰戟微微一沉,施展出第二招。

  他竟然借住張若塵和黃煙塵施展出來的“百丈燎原”和“百丈來風”的風火之勢,赤焰戟在空中旋轉,將風力和火力扭纏在一起,向著張若塵刺了過去。

  張若塵不再躲避,單手握劍,手臂一抖,沉淵古劍在赤焰戟上面游走,將戰戟上的力量完全引開,一擊斬向沈峰的左手手腕。

  “僅僅只是突破一個境界而已,他的度怎么變快了這么多?”沈峰臉色驚變,若是左手手腕也被斬斷,那他就只能束手就擒。

  迫不得已,沈峰只能撒手,放棄赤焰戟,急后退。

  張若塵豈能給他后退的機會,揮劍橫劈過去,斬在沈峰的腿部。

  “噗嗤!”

  鮮血閃現。

  沈峰的雙腿被斬斷,倒在血泊之中,嘴里出凄慘的叫聲,直到這個時候,他也不明白,為何張若塵變強了那么多?

  最開始,沈峰之所以能夠壓制住張若塵,那是因為他的度比張若塵快得多,達到每秒一百三十五米,而張若塵的度只是每秒一百一十五米。

  無論張若塵的劍法多么高絕,身法多么奇妙,在度上的劣勢太大,就根本不可能是沈峰的對手。

  境界突破,張若塵的度立即達到每秒一百四十米的程度,比沈峰還要快上一籌,自然就能通過精妙的劍招,輕松擊敗沈峰。

  斷掉雙腿的沈峰,算是徹底失去戰斗力。

  為了維持“百丈來風”的異象,黃煙塵的真氣消耗極大,見張若塵廢了沈峰,立即收回真氣,身上香汗淋漓,氣喘吁吁的道:“張若塵,我們必須立即離開。”

  “想要離開,恐怕不是那么容易。”

  十丈之外的雪中,三道人影豁然飛了起來,手持長劍,向著張若塵攻擊過去。

  三人皆是地極境的修為,度極快,加上他們距離張若塵只有十丈的距離,幾乎只在剎那間就沖到張若塵的身后,劍鋒直刺張若塵的背心。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