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百一十三章 司行空

  “鬼天氣,說下雪就下雪,難道不知道我從小最怕冷?”常戚戚提著戰刀,走在風雪之中,嘴里吐出一口氣,頓時形成一條長長的柱形白煙。

  擺脫那一位黑衣人之后,常戚戚就立即追著張若塵和黃煙塵留下的痕跡,急速趕路。

  一連追了五百里,也沒有看見張若塵和黃煙塵的蹤跡。

  “常師弟,你若是真的怕冷,要不喝一口‘燒刀醉’?”一個聲音飄到常戚戚的耳中。

  “誰?”

  常戚戚大吃一驚,唰的一聲,將戰刀拔出,一雙綠豆大小的眼睛,四處張望,尋找聲音的來源。

  “你將目光向東看,百里之外,有一座兩千米高的山峰,我現在就在半山腰。”那一個聲音又響起。

  常戚戚抬起頭,向著東邊看去,雖然隔著風雪,卻依舊能夠看到百里之外,的確有一座山峰。

  “百里傳音,難道是……”

  常戚戚的眼睛一亮,立即施展出身法,化為一道殘影,以最快速度,向著百里之外的那一座山峰沖去。

  修為達到常戚戚的境界,完全能夠做到踏雪無痕。

  一個時辰不到,常戚戚便來到百里之外,登山山峰,站在雪地之中,抬頭看去。只見一個二十來歲的男子,披散著長發,手中捧著一只酒葫蘆,躺在一顆大樹的樹干上面,正在仰頭飲酒。

  那一個男子的身材高俊,臉型完美,眉毛濃黑,鼻梁高挺,一派英姿瀟灑的氣質。

  常戚戚看到樹上的那個男子之后,臉上露出喜色,立即拱手行禮:“見過大師兄。”

  倒臥在樹上的男子,正是武市學宮的第一高手,司行空。

  司行空的嘴角一勾,手臂一甩,將酒葫蘆甩了出去:“既然說要請你喝酒,就絕不吝嗇。當然,燒刀醉可是貴得很,只準你喝一口。”

  常戚戚接過酒葫蘆,心頭大喜,大師兄喝的酒,又豈會是普通的酒?

  扒開酒葫蘆,常戚戚猛喝了一口,生怕少喝了一滴。

  可是喝完之后,常戚戚就立即后悔。

  燒刀醉進入身體之后,簡直就像火焰一樣,讓常戚戚體內的血液完全沸騰起來。

  “大師兄,你……你喝的是什么?”

  常戚戚渾身冒汗,說話的時候,嘴里都像是在吐火。

  雖是冰天雪地,常戚戚還是在第一時間,將身上的衣服褲子脫得干干凈凈,只剩一條大紅色的褲衩。

  “哈哈!那燒刀醉可是用三十九種烈性靈藥煉制而成,藥性堪比半圣真液,烈性比半圣真液更強,貴得嚇人。就算是我,每天也只敢小飲三口,你居然敢一次性喝那么多?”司行空從樹干上坐起來,伸了一個懶腰,看到常戚戚那一副模樣,又是心痛,又是好笑。

  心痛的自然是他的酒。

  常戚戚穿的那一條大火褲衩,似乎也頗為好笑。

  “還是我來助你一臂之力吧!”

  司行空飛身而起,身體輕飄飄的在半空踏行,看似動作十分緩慢,但是,只是片刻之后,就已經站在常戚戚的身前。

  “嘩!”

  他一指點在常戚戚眉心,體內的真氣涌了出去,進入常戚戚的氣海。

  片刻之后,燒刀醉的藥力就完全被煉化,轉化為常戚戚的修為。

  剎那之間,常戚戚的修為就從地極境中極位,突破到地極境大極位,武道修煉提升了一大截。

  藥力雖然被煉化,可是酒勁卻無法煉化,常戚戚依舊顯得醉醺醺,渾然不知自己現在只穿著一條褲衩,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已經突破到大極位。

  并不是燒刀醉的藥力就那么逆天,只是常戚戚的修為本來就達到地極境中極位的巔峰,加上司行空和燒刀醉藥力的幫助,自然就一舉突破境界。

  常戚戚的舌頭有些發麻,醉醺醺的道:“大師兄,你不是攜帶半圣血書去對付毒蛛商會的邪道武者?”

  司行空搖了搖頭,長發隨風而飄,嘆道:“別提了!華名公的修為達到天極境,又有紅蛛巨艦,想要收拾他,談何容易?不過現在也不用我操心,千水郡國的兩位武道神話,已經趕去追殺他。”

  常戚戚道:“大師兄,那你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司行空一拍額頭,大呼一聲,道:“對啊!光顧著喝酒,差一點忘了正事。你跟我走一趟,咋們去會一會那一位天魔嶺三十六郡國的第一天才。”

  “張天圭?”常戚戚的酒勁醒了一大半。

  “對,就是他。”

  司行空將常戚戚手中的酒葫蘆奪了過來,掛在背上,鼻子在空氣中嗅了嗅,嘴角露出一絲笑意,道:“我已經聞到他的氣息。”

  司行空走在前面,看似只是隨意的行走,可是常戚戚即便是以最快的速度奔跑,也有些追不上他。

  常戚戚跑得氣喘吁吁,道:“大師兄,你去張天圭干什么?”

  司行空笑道:“有人托我,今晚無論如何都要攔住他。”

  “攔住他干什么?”常戚戚問道。

  “不知道。”司行空道。

  “那又是誰讓你攔住他?”

  “你猜!”

  “我猜不到。”

  “猜不到,那就算了!”司行空笑道:“其實我也早就想與他過一過招,他被成為天魔嶺三十六郡國的第一天才,我被成為天魔嶺三十六郡國年輕一代的第一高手,到底誰更強呢?”

  “肯定是大師兄你最強。”常戚戚道。

  “那可說不一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司行空盯了常戚戚一眼,搖了搖頭,“你的速度怎么這么慢?還是我來帶你。”

  司行空抓住常戚戚的肩膀,唰的一聲沖了出去,就像一道鬼影子在雪地之中閃過,空氣中還回蕩著常戚戚的尖叫聲。

  張天圭坐在一輛奇異的車架之中,在離地三尺,急速飛行。

  那一輛車架被稱為“飛轅”,八階真武寶器,乃是張天圭在一座初級遺跡中找到的寶物。只要將靈氣鑲嵌在飛轅的底部,就能激活陣法,離地飛行。

  “按照沈峰留下的記號,我已經快要追上煙塵郡主和那一個神秘少年。”洛城坐在飛轅外面,控制飛轅的方向,冷哼一聲:“若不是常戚戚攔住了我,我早就已經將他們兩人給收拾,又何需大師兄你親自出手?”

  張天圭盤坐在飛轅之中,道:“那一個神秘少年到底是不是張若塵?”

  洛城輕輕搖了搖頭,道:“他自稱是武市學宮銀袍長老閣閣主的秘傳弟子,而且又戴著面具,我也無法判斷他的身份。”

  “銀袍長老閣閣主的秘傳弟子?”張天圭的雙目豁然睜開,瞳孔之中射出兩道刺目的殺芒,道:“看來我必須要親自去確認他的身份才行。”

  飛轅行到一旁湖畔旁邊的時候,突然停了下來。

  “怎么回事?”張天圭有些不悅的道。

  洛城的聲音有些凝重,道:“有人攔住了飛轅。”

  “什么人敢攔我的車架?”張天圭的聲音一沉。

  “是……是天魔十秀之首,司行空。”洛城道。

  “司行空。”

  張天圭的眉頭微微一皺,將車簾撩開,向著前方看去,只見風雪之中果然站著兩個人。其中一個提著酒葫蘆,另一個穿著大紅褲衩。

  那一個提著酒葫蘆的俊逸男子,向著飛轅中看了一眼,笑道:“張兄,風雪漫漫,地凍天寒,你這么急著趕路,是要去哪兒?”

  張天圭料不準司行空的來意,將一件雪貂披風裹在身上,走下車架,對著司行空拱手一拜,道:“司兄,找我難道有事?”

  “當然,我可是在這里等了好一會兒。”司行空爽朗的道:“我早就聽說張兄乃是云臺宗府宗主的親傳弟子,已經將《六玄圣功》修煉到第五層,心中十分仰慕,所以,打算與張兄切磋切磋。”

  張天圭的雙眼一縮,道:“今天,我還有要事,恐怕要讓司兄掃興。若是司兄真想一戰,半月之后,我們在王城一決高下如何?”

  張天圭的修為大進之后,對自己的實力十分自信,早就想擊敗司行空。只有擊敗司行空,他才算是名副其實的天魔嶺三十六郡主第一天才。

  但是,今晚卻不行。他必須要立即趕去對付黃煙塵和那一個很可能是張若塵的神秘少年,決不能因為司行空的出現,就耽擱了時間。

  常戚戚的酒勁依舊沒過,叫罵道:“張天圭,大師兄可是天魔十秀之首,專門在風雪中等你,就想與你一戰。你一句話就想將我們打發,也太不給大師兄面子了吧?”

  司行空道:“張天圭,不戰而逃,可不是你的做事風格。”

  張天圭又向司行空看過去,沉思了片刻,道:“好吧!既然司兄想要一戰,在下自然是要奉陪。但是,我今天的確有十分重要的事,這一戰我們恐怕要速戰速決,十招之內,分出勝負如何?”

  司行空瞇著眼睛一笑,伸出一根手指,輕輕的搖了搖,道:“不需十招,我覺得第七招就能分出勝負。”

  張天圭道:“司兄也太自信了吧?莫非司兄認為我修煉的《六玄圣功》就只有六種玄妙,第七招必敗?”

  “哈哈!《六玄圣功》博大精深,融合六氣于一體,施展任何武技都能變化萬千。但是,我卻覺得,無論武技如何變化,依舊只有六種玄妙,本質是不會改變。只要我能夠接住那六種玄妙,等到張兄變化窮盡的時候,第七招自然就能分出勝負。”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