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百零六章 逃出圍堵

  “既然來到毒蛛商會,就別想逃走。”

  華青山冷惻惻的一笑,全身真氣鼓脹起來,皮膚表面出現一層紫氣,五指展開,一掌打了出去。

  “斷脈碎心掌!”

  張若塵的眼神一凝,將體內的血脈之力激發出來。

  一座直徑九米的圣級血陣,凝聚在腳下,沖起一根赤色的血柱,將張若塵包裹在中心。

  “嘩!”

  九柄血劍的虛影,呈現在張若塵的身體周圍的九個方向,劍尖向下,急速旋轉。

  張若塵的指尖一點,九劍合一,向著華青山攻擊過去。

  “轟!”

  劍氣和掌印碰撞,兩股力量形成對沖。

  張若塵和黃煙塵被強大的掌風,震得倒飛出去,撞碎欄桿,掉落下閣樓,落到地面。

  華青山也被強大的劍氣,刺穿手心,若不是他及時激發出血脈力量,將劍氣擋住,估計整只手都已經被廢掉。

  “血凝九劍!”

  華青山瞪大雙眼,看著血淋淋的手掌,惱怒到極點,追了出去,看著就要逃走的張若塵和黃煙塵,冷笑一聲:“這一座閣樓的外圍,布置著禁錮陣法銘紋,進陣容易,出陣難。你們逃不出了!”

  黃煙塵自然比誰都清楚禁錮陣法銘紋的厲害,十分擔憂,提醒道:“張若塵,禁錮陣法銘紋相當厲害,若是硬闖,很可能會被陣法擊成重傷。”

  華青山料定張若塵一定破不開陣法,并不擔心他們逃走,所以就顯得從容不迫,笑道:“郡主殿下說得沒錯,這一座禁錮陣法銘紋,只有天極境的強者才能破開。小子,你居然能夠擋住我的斷脈碎心掌,天資還算不錯,若是肯歸順與我,做我的奴仆,我可以考慮饒你一命。”

  張若塵一只手攔著黃煙塵的蠻腰,一只手提著沉淵古劍,斜了華青山一眼,道:“沒有第二條路了嗎?”

  “當然有!”

  華青山笑了笑,道:“你將煙塵郡主交給我,跪在地上給我磕三個響頭,然后自廢修為,我也可以饒你一命。”

  “那我若是選擇第三條路呢?”張若塵道。

  “沒有第三條路。”華青山的臉色一沉,冷峭的道。

  “現在,我就走出第三條路給你看。”

  張若塵腳踩步法,向著禁錮陣法銘紋沖了過去。

  黃煙塵的臉色一變,雪白的五指緊緊的抓住張若塵的胸口,道:“你瘋了?”

  “居然想要去闖禁錮陣法銘紋,真是不知死活。”華青山冷冷一笑,也覺得張若塵是在找死。

  就在張若塵沖到陣法禁錮銘紋前方的時候,突然,手臂一揮,空氣中響起“哧哧”的聲音。

  前方的空間,裂出一道一尺多長的縫隙。

  一片劇烈的旋風,自動在空間縫隙的周圍形成,開始吸收周圍的一切,包括空氣、石頭、銘紋……

  僅僅一剎那,空間裂縫就將周圍一大片陣法銘紋吞噬,變成了一處陣法空洞。

  空間裂縫僅僅只出現了一個剎那,隨后就立即消失。

  “唰!”

  張若塵計算得相當精確,速度從始至終都沒有放緩,從陣法空洞的位置,沖了出去。

  “什么?”

  華青山的臉色一變,十分不解張若塵剛才到底使用了什么手段,為何空間之中會出現一道裂縫?

  “他修煉的到底是什么武技?”

  華青山只是震驚了一個剎那,就立即反應過來,身體一動,化為一道流光,沖了出去,穿過陣法空洞,向著張若塵追了上去。

  張若塵聽到身后的破風聲,心中微微一凝:“好快的速度。”

  華青山的速度的確快得驚人,達到每秒一百六十米,一個眨眼的時間,就追到張若塵的身后。

  想要在這種級別的高手面前逃走,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以張若塵現在的武道修為,就算施展出御風飛龍影,最快速度也才每秒一百一十米,速度上的差距太大了。

  前方傳來急促的腳步聲,毒蛛商會的侍衛已經被驚動,紛紛趕過來,足有上百位武者,完全將張若塵二人包圍。

  至少五十位侍衛,拉開烏黑的戰弓,將一支支破車箭指向張若塵。

  另外數十位侍衛,手持長槍,將逃出毒蛛商會的所有路口,全部堵死。

  在那一群侍衛的前方,站著兩個身軀魁梧的地極境高手,正是先前那兩個看守黃煙塵的侍女。

  “小子,放棄抵抗吧!你不可能逃得出去,就算逃出毒蛛商會,也不可能逃得出地火城。”華青山笑道。

  “放箭!”

  其中一個地極境侍女,看見張若塵沖過來,立即下令。

  數十支破車箭,發出呼嘯的聲音,猶如箭雨一般,向著張若塵飛了過去。

  以破車箭的爆發力,就算是地極境強者的護體真氣罩,也不可能擋得住。

  眼看張若塵就要萬箭穿心而死,可是那些飛向張若塵的破車箭,卻全部轉換方向,圍繞張若塵旋轉了一圈之后,反而向著追在身后的華青山飛去。

  華青山看著那些轉換方位的箭矢,眼睛微微一縮:“那小子果然相當古怪,莫非他擁有控制空間的力量?”

  數十支破車箭,將華青山給擋住了一個呼吸的時間。

  就這一個呼吸的時間,張若塵沖進那一群侍衛之中,將十多個侍衛撞飛了出去。

  “找死!”一個地極境修為的侍女,向著張若塵攻擊過去。

  她的手臂,比張若塵的大腿都要粗一圈,手掌散發出銀光,就像是白銀鑄煉而成的肉身。

  一掌打出,掌力直接形成一片颶風,猶如一片黑云向著張若塵頭頂壓下去。

  “噗!”

  張若塵揮劍一斬,破開掌法。

  劍氣將那一個地極境修為的侍女的頭顱斬開,留下一道血線。

  那一個地極境的侍女頓時停在原地,失去生息,嘭的一聲,倒在了地上。

  張若塵取出一枚雷珠,注入真氣,向著那一群侍衛之中扔去。

  “轟!”

  雷珠炸開,一道道閃電,從雷珠之中涌出來,將數十位武者同時劈得渾身焦黑,衣衫襤褸,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當雷光散去,張若塵和黃煙塵已經消失不見。

  “他們逃不掉,立即給我追。”

  華青山的臉色陰沉,根據張若塵和黃煙塵留下的氣息,率先追了出去,片刻之后,他就追出毒蛛商會。

  剛剛追出毒蛛商會,張若塵和黃煙塵的氣息就消失不見。

  華青山停下腳步,向著四周看去,卻根本找不到張若塵和黃煙塵的影子,“怎么會這樣?”

  “少主,沒有人。”

  “少主,他們像是憑空消失了一般,消失得無影無蹤。”

  毒蛛商會的那些武者,紛紛趕回來,向華青山匯報。

  華青山緊捏著雙手,冷沉的道:“他們不可能逃出地火城,現在開始,關閉地火城,只許進,不許出,一只蒼蠅也不要放出去。”

  黃煙塵是千水郡國的郡主,可以給毒蛛商會換取大量修煉資源,可以說是奇貨可居。

  現在,她被人救走,絕對是毒蛛商會巨大的損失。

  若是不能將黃煙塵找回來,華青山也要受到商會高層的重罰。

  華青山道:“將所有人全部派遣出去,就算掘地三尺,也要將他們兩個給人找出來。”

  華青山并沒有發現,就在離他只有數十丈遠的地方,一只巴掌大小的黑貓,脖子上掛著一枚晶石,正大搖大擺的向著遠處行去。

  張若塵和黃煙塵逃出毒蛛商會之后,就立即進入時空晶石的內空間。然后,張若塵又將小黑送了出去,讓它帶著時空晶石離開。

  小黑畢竟只是一只貓,誰都不會將注意力放到它的身上。

  “小黑,以最快的速度趕去城門,爭取在封城之前,逃出地火城。”張若塵將聲音融入真氣,傳出時空晶石,告訴小黑。

  小黑看著遠處關閉的城門,只見一道道陣法銘紋浮現出來,將城門完全覆蓋,道:“恐怕還是遲了一步,逃不出去了!”

  離小黑不遠的一座小巷,身材矮瘦的常戚戚躲在里面,也看著遠處關閉的城門,低聲罵了一句,“這下完了!”

  “喵!”

  一只黑貓站在常戚戚的腳下,伸出一只碩大的腦袋,盯著遠處的城門,也發出一聲嘆息。

  常戚戚的眼睛一亮,伸出一只手,將地上的小黑貓給抓了起來,在貓肚子上揉捏了一陣,笑道:“在地火城,居然還能撿到一只貓,真是奇了!”

  常戚戚又捏了兩下,軟軟的,暖暖的。

  小黑瞪大了一雙眼睛,很不瞞常戚戚在它身上胡亂揉捏,怎么看都覺得他的動作十分猥瑣。

  “看來只能先躲到朱雀樓,希望學宮的強者能夠盡快趕來。”常戚戚將小黑揣進衣兜,身體一矮,化為一道殘影,向地火城中一處繁華地段趕去。

  時空晶石里面,黃煙塵好奇的打量四周,十分確定,這里絕不是空間手鐲的內空間,因為空間手鐲的內空間根本不可能這么穩定,而且也不可能有如此濃厚的靈氣。

  只能說明,張若塵的身上有一件真正的空間寶物,他們現在就在那一件空間寶物之中。

  “張若塵,你到底是什么人?”黃煙塵忍住傷勢,一雙寶藍色的秀目緊緊的盯著站在眼前的少年,眼中盡是疑惑。

  黃煙塵本以為自己對張若塵已經十分了解,可是今天看見張若塵和華青山交手,她才發現,自己以前見到的都只是張若塵的冰山一角。

  他的身上,到底還隱藏了多少秘密?

  張若塵將臉上的金屬面具摘下,露出一張俊逸清秀的臉,取出一只玉瓶,從里面倒出一枚療傷丹藥,遞給黃煙塵,道:“先養傷!”

  “我沒受傷……呃……你先告訴我……你到底是誰,是不是故意想要接近我?”黃煙塵的嘴里又溢出鮮血,卻依舊十分固執,將張若塵的開,咬著嘴唇,眼神筆直的盯著他。

  區區一個個下等郡國的王子,能夠擁有那么多匪夷所思的手段?甚至能夠控制空間。

  她絕對不相信,張若塵沒有別的身份。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