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百零五章 絕地伏殺

  常戚戚的武道修為,達到地極境中極位,又是一位二絕天才,在全力拼命的情況之下,甚至可以與地極境大圓滿的強者交鋒。隨{夢}小◢說шщЩ.suimEnG.1a&@"&”

  他的刀法,不可謂不強,猶如雷神護體一般,氣勢一往無前。

  華青山冷冷一笑,一只手背在身后,另一只手快伸出,一指彈在刀背上面,出一聲刺耳的錚鳴。

  “啪!”

  刀背上,出現一圈圈能量漣漪。

  刀身劇烈震動,一股強勁的力量傳出去,像是要將常戚戚的五指震斷。

  常戚戚踩著步法,向右橫移,一連后退十多丈遠,站穩腳步之后,有些震驚的盯著華青山,道:“黑市的年輕一代竟有如此強者?你難道是毒蛛少主華青山?”

  “哈哈!你還是有點眼力嘛!”華青山笑道。

  常戚戚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哭喪著臉,道:“運氣也太背了,怎么遇到了你?”

  左晟的臉色,也刷的一下,變得無比蒼白,根本沒有料到眼前這個男子,居然就是大名鼎鼎的毒蛛少主。

  毒蛛少主雖然只是地極境大極位的修為,可是戰力已經不比地榜上的強者弱多少。、

  根據外界的評估,若是毒蛛少主達到地極境大圓滿,必定能夠成為地榜上的一員。

  常戚戚和左晟雖然都是內宮學府的高手,可是以他們的武道修為,想要擋住毒蛛少主三招都是難事。

  常戚戚和左晟對視了一眼,立即向著左右兩個方向逃走。

  “既然已經來了毒蛛商會,你們以為還能逃得出去?”華青山冷峭的一笑,將一柄一尺三寸長的彎刀拔出,捏在手中。

  真氣從指尖涌出,注入彎刀。

  彎刀散出明月一般的光芒,從華青山的手中飛出,在空氣中劃出一個弧度,向著左晟斬了過去。

  左晟可是地極境小極位的高手。剎那之間就逃出二十多丈遠,眼看就要逃出庭院。

  “噗!”

  彎刀飛過,左晟的脖子被斬斷,頸部沖起三尺高的血柱。

  嘭地一聲,尸體和人頭,同時墜落到地上。…&〝"&

  彎刀在空中旋轉了一圈,再次飛回華青山的手中。

  “唰!”

  彎刀再次飛出。斬向常戚戚。

  常戚戚看見被斬殺的左晟,嘴里出一聲怪叫。猛然轉身,身體拔地而起,一刀劈了出去。

  “轟!”

  常戚戚的戰刀將那一柄彎刀崩飛,與此用時,他也被強大的沖擊力震得倒飛出去,落到地上,再次向著遠處逃遁。

  “居然能夠擋住我一刀,倒是有點本事。”華青山捏住戰刀,施展出身法。追了上去。

  “那一個毒蛛少主的修為果然厲害,就算十個鐵駝背加起來,也不是他的對手。”

  華青山離開之后,張若塵才從容不迫的走進庭院,很快就看見一座被陣法銘紋覆蓋的樓閣,此刻,黃煙塵就站在樓閣的二樓。

  黃煙塵自然看見剛才左晟、常戚戚、華青山的交手。很想沖出去,幫助他們一起對付華青山。

  可是每當她想要沖出去的時候,樓閣的外圍,就會出現密密麻麻的陣法,出雷電之力,將她逼退回去。

  “可惡!”

  黃煙塵看到左晟被華青山一刀斬殺。心中十分難受,畢竟那一位內宮學員是因為救她,所以才會死在華青山的刀下。

  當然,她也知道,以她的武道修為,就算沖出去,也不可能是華青山的一招之敵。

  “黑市中果然高手如云。以前小瞧他們了!”

  黃煙塵從小就集萬千寵愛于一身,在眾多郡主之中,既是最美貌的一個,也是天資最高的一個。她從來沒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也會變成階下囚。

  她很清楚,黑市的邪道武者之所以還沒有動她,那是因為她是千水郡國的郡主。

  黃煙塵的心中有些后悔,最開始端木星靈和張若塵就提醒過她,黑市和拜月魔教不是一般的邪道勢力,可是她卻并沒有放在心上,以為憑借自己的武道修為,再加上一些保命的手段,就算是天極境的武道神話也未必留得住她。

  就是因為她太過自負,所以才會被毒蛛商會的邪人暗算,成為了階下囚。

  就在這時,華青山提著血淋淋的彎刀,有些氣惱的從遠處返回。〞“〞…&

  黃煙塵居高臨下,站得筆直,一雙美麗的杏眸冷冷的盯著華青山,問道:“你殺死了常戚戚?”

  “那個家伙修為不怎么樣,逃命的本事倒是厲害,讓他逃走了!”

  華青山打量著上方的煙塵郡主,眼睛不禁一亮,感覺到十分驚艷,笑道:“妙啊!早就聽說煙塵郡主有國色天香的容顏,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華青山向前跨出一步,直接踏入陣法銘紋,向著樓閣上面行去。

  “咚!咚……”

  樓梯上,響起腳步聲。

  黃煙塵的臉色微微一沉,緊緊的盯著樓梯口的方向。

  雖然,她的修為并沒有被封住,可是以她的實力怎么可能是華青山的對手?

  怎么辦?

  就在華青山一步登上閣樓的時候。

  黃煙塵施展出御風飛龍影,化為一道殘影,以指為劍,主動向著華青山攻了過去。

  華青山站在原地,并沒有還手的意思,不屑的一笑:“郡主殿下,你還太弱了,若是再修煉兩年,或能與我一戰。”

  華青山后而先至,一掌打了出去,強大的掌風,還沒有擊到黃煙塵的身上,就將黃煙塵震飛了出去。

  “嘭!”

  撞破房門,黃煙塵倒飛了進去,墜落在地板上。

  黃煙塵只感覺全身經脈都像是被震斷,使不出一點力量,嘴角掛著一絲血液,回頭看了華青山一眼。

  他怎么會如此強大?

  在年輕一代,黃煙塵從來沒有敗得這么慘。

  華青山雖然說是黑市年輕的七大高手之一,實際上已經快要接近三十歲,并不算真正的年輕。黃煙塵在二十出頭的年紀,敗在他的手中。一點也不冤枉。

  當然,武道修為越強,衰老的度越慢。華青山看上去,依舊只有二十歲左右的年紀。

  華青山走了進去,看著地上的黃煙塵,就像是看著一只待宰的羊羔,笑道:“煙塵郡主的性格。果然與傳說之中一樣冷傲倔強。但是,我就喜歡像郡主這樣冰冷、傲氣的女子。因為我堅信,再如何的冰冷的女子到了我的手中,也會變得熱情似火。至于你的傲氣,多打幾次,也就不傲了!對吧?哈哈!”

  “你找死!”黃煙塵貝齒緊咬,想要從地上站起,可是剛剛一動,一股撕心裂肺的痛楚就從體內傳來,如同要將她的身體撕碎一般。

  “哇!”

  一口鮮血。從黃煙塵的體內吐出,靚麗的臉蛋變得更加蒼白,猶如一張白紙。

  華青山坐到房間上方的椅子上面,顯得十分從容淡定,笑道:“郡主殿下,在下勸你還是不要掙扎,免得傷得更重。你剛才被我的斷脈碎心掌擊中。若是你強行運轉真氣,輕則修為全失,重則經脈盡斷、心碎臟裂,死得好不凄慘。”

  “斷脈碎心掌,我可是修煉了整整五年,整個武市學宮的內宮學府。估計也是有三個人才能接住我這一掌。”

  黃煙塵的眼中閃過一絲絕然,正要強行運轉真氣,與華青山拼死一戰。

  忽然,房間之中,毫無征兆的多出一人。

  那是一個少年,穿著一身白衣,臉上戴著金屬面具。

  “唰!”

  他的手中捏著一柄斷劍。度快如閃電,一劍斬向華青山的脖頸。

  兩人本來就近在咫尺,那少年的度又快得驚人,幾乎在一瞬間,斷劍就已經斬到華青山的頸部。

  在那一個神秘少年出現的時候,華青山也是微微一驚,以他的修為,怎么會有人能夠如此輕易進入他十步之內,自己卻毫無察覺?

  雖然震驚,可是華青山的反應度卻是極快,在戰劍斬過來的時候,他的身體立即后仰,險之又險的避過了剛才那一劍。

  “哧!”

  冰冷的劍氣,將華青山頸部的皮膚割開,留下一道淺淺的血痕。

  因為劍氣過于陰冷,華青山的身上竟然出現一片白色的寒霜,幾乎將他的上半身完全凍住。

  張若塵暗嘆了一聲,只差一絲,就能將華青山殺死。

  既然沒有偷襲成功,張若塵絲毫都不停留,立即后退,單手將黃煙塵抓起,向著閣樓外沖去。

  像華青山那樣的高手,若是第一劍無法將他殺死,那么張若塵就再也沒有第二次機會。

  至少以張若塵現在的武道修為,現在只能立即逃走。

  華青山也被驚了一跳,對方的劍法也太快,差一點就死在那一劍之下。

  他第一次感覺到死亡離自己竟然如此之近,而且對方還僅僅只是一個少年。

  “啪啪!”

  華青山震碎身上的寒冰,冷哼一聲,“還想逃?”

  張若塵抱著黃煙塵剛剛沖出大門,華青山就從后面急追了上來,度比張若塵更快。

  “唰!”

  刀光一閃。

  華青山將彎刀從刀鞘中抽出,五指用力,彎刀劃出一個弧度,饒過張若塵和黃煙塵,從前面向著張若塵斬了過去。

  若是張若塵出手抵擋彎刀,就必定會被華青山追上。

  若是張若塵不出手抵擋彎刀,他的脖子就會被斬斷。

  沒辦法,張若塵不得不停下腳步,揮劍一斬,使用出旋轉巧力,將迎面飛來的彎刀挑飛。

  “嘭!”

  雖然使用了巧力,可是彎刀上面的力量依舊十分強大,震得張若塵手臂麻,微微向后倒退了一步。

  此刻,他終于明白為何左晟會被華青山一刀殺死,彎刀上面的力量,果然不是常人可以抵擋得住。

  而且,彎刀并不是沿著直線飛行,攻擊方向充滿變數。

  張若塵也是達到劍心通明的境界,所以才能擊中彎刀,將彎刀挑飛出去。

  若是換成別的地極境武者,估計連彎刀的飛行軌跡都看不清,就已經死在彎刀的刀下。

  “張若塵,你不是華青山的對手,將我放下,我去擋住華青山,你才有一絲逃走的機會。”黃煙塵的聲音依舊十分冷傲,可是卻顯得有幾分虛弱,瞪大一雙美麗的眼眸,冷冷的盯著張若塵。

  張若塵道:“你怎么認出是我?”

  “你以為戴上一張面具,我就認不出你?白癡!”黃煙塵的眼皮上翻,白了張若塵一眼,就要從張若塵的手中掙脫出去,準備拼死與華青山一戰,為張若塵爭取逃走的時間。

  黃煙塵十分清楚,若是張若塵帶上她的話,兩人都逃不出去。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