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百零四章 攝魂之眼

  紅蛛巨艦行過去之后,湖面漸漸平息下來。

  青衫老者長長吐出一口氣,道:“既然毒蛛商會的大人物來到地火城,武市學宮的那些學員,應該是不敢再來地火城。”

  “或許吧!”張若塵道。

  紅蛛巨艦的威勢的確驚人,可是卻未必嚇得住武市學宮的學員,至少張若塵的心中就沒有絲毫懼意。

  地火城,依舊還是要去。

  青衫老者向著張若塵瞥了一眼,眼中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走到小舟中央的位置,倒滿一杯熱騰騰的茶,端到張若塵的面前,笑道:“湖水冰寒,涼風刺骨。公子喝一杯熱茶,暖和暖和身子。”

  就在剛才倒茶的時候,青衫老者的手指微微抖了一下,一粒粒白色粉末從指甲縫落入杯中。

  張若塵自然看出青衫老者剛才倒茶時候的小動作,笑道:“我不渴,也不冷,還是老先生你喝吧!”

  青衫老者臉上的表情不變,依舊掛著笑容,道:“既然如此,老朽就將茶放在這里,公子待會渴了再喝。”

  青衫老者將茶杯放在張若塵的身前,轉過身,就要繼續去劃船。

  張若塵道:“我說了,讓你喝下,老先生沒聽清楚我的話嗎?”

  青衫老者的身體一停,眼中露出鋒銳的殺意,尖銳的笑了一聲:“小子,你倒是有些眼力,居然被你看出來了!”

  “唰!”

  青衫老者猛然轉身,手臂猛然一甩,打出十三根半尺長的金針,急速向著張若塵飛去,發出十三道氣爆聲。

  每一根金針都是一件一階真武寶器,金針的表面,一道冰系銘紋連接著針頭和針尾。一旦被真氣催動,爆發出來的威力,比普通的金針厲害十倍。

  張若塵依舊盤坐在船尾,絲毫都不緊張,顯得從容淡定。

  “嘩――”

  十三根金針飛到張若塵的身前一尺的位置,就被一層真氣罩給擋住,立即停了下來,懸浮在半空。

  “真氣護體罩!你是地極境強者?”

  青衫老者的臉色狂變,知道遇到了惹不起的人物,立即縱身而起,向湖中跳去。

  “嘩!”

  張若塵的手臂一揮,十三根金針立即倒飛出去,刺向青衫老者。

  “噗通!”

  青衫老者被十三根金針洞穿身體,慘叫一聲,掉落進湖中。很快,湖水就被染成了一片血紅,一具尸體,浮了起來。

  張若塵輕輕的嘆了一聲,站起身來,將真氣注入小舟。

  “咻!”

  小舟就像是離弦的箭,急速沖了出去,追著紅蛛巨艦的方位,向著隱霧湖的深處沖去。

  大概一刻鐘之后,湖中的霧氣變淡,一座島嶼的輪廓出現在張若塵的眼前。

  地火城就建在島上。

  島嶼的四面都是高達百米的陡峭絕壁,而且布置有陣法,一般人根本無法偷偷進出地火城,只能走島嶼南邊開鑿出來的正門。

  張若塵并沒有冒險直闖地火城,而是駕著小舟,停靠到島嶼南邊正門,給了一筆銀幣之后,自然也就順利被放進地火城。

  此刻,那一艘紅蛛巨艦也停靠在岸邊,毒蛛商會的武者,正將一批批奴隸從巨艦上面押解下來,運往地火城中。

  “快點走,不然抽死你。”

  一個穿著紫袍的武者,手持一根閃爍著電光的長鞭,厲聲的大吼。

  “啪!”

  鞭子抽了出去,打在一個身軀威武的戰奴身上,將那一個戰奴的背上打得皮開肉綻,鮮血淋漓。

  華青山背著雙手,從紅蛛巨艦上面走了下來,臉上帶著邪氣的笑容,道:“那一個戰奴是玄極境大圓滿的修為,相當值錢,你要省著點鞭打,萬一打死了,將你賣出去,恐怕也不夠賠。”

  “屬下明白。”那一個穿著紫袍的武者,立即跪在地上,嚇得渾身冒冷汗。

  站在眼前的這位,可是毒蛛商會的少主,更是被評為黑市年輕一代七大高手之一,在天魔嶺三十六郡國,絕對是頂尖級別的人物。

  區區一個毒蛛商會的侍衛隊長,哪敢得罪他?

  華青山看著那一個侍衛隊長十分恐懼的樣子,心中十分滿意,笑著點了點,道:“那一位煙塵郡主被關押在什么地方,帶我去見她。”

  那一位侍衛隊長有些為難的道:“會主已經下令,沒有他的允許,任何人都不能接近煙塵郡主。”

  “嘎嘎!”

  華青山的喉嚨里發出尖銳的笑聲,道:“連我都不行嗎?”

  那一位侍衛隊長緊咬著牙齒,道:“少主,請不要為難我們,我們只是奉命行事。”

  “好吧!我不為難你!”華青山笑道:“你抬起頭來。”

  “屬下不敢。”那一個侍衛隊長依舊低著頭。

  “我叫你抬起頭來!”華青山的聲音變得尖銳,生出一股冷意。

  那一位侍衛隊長十分害怕華青山,只得抬起頭,向著華青山看了過去。

  華青山的臉上露出一絲古怪的笑意,瞳孔中出現一絲絲綠線,最后完全變成詭異的綠色,散發出妖異的光芒,道:“帶我去見煙塵郡主。”

  “是!”

  那一位侍衛隊長的眼神變得呆滯,就像木偶一般,站起身來,向著地火城中行去。

  “武市學宮的內宮學員,千水郡國的郡主,真是讓我期待。嘿嘿!”華青山的嘴里發出陰沉沉的聲音,跟了上去。

  華青山和那一位侍衛隊長離開之后,張若塵從一條小巷里面走了出來,仿佛自言自語一般:“黑市的年輕一代,竟然有如此強者,居然將攝魂之眼都修煉成功。”

  “攝魂之眼”是十分玄妙的靈級上品的武技,修煉難度極大,詭異莫測,很少有人能夠修煉成功。

  在張若塵的印象中,只有天極境武者才能借住強大的武魂,將“攝魂之眼”修煉成功。

  但是,張若塵看得出來,華青山的武道修為沒有達到天極境,由此可見,他的天資絕對相當之高。特別是他的精神力,絕對已經達到二十五階以上。

  只有強大的精神力,才能控制得住“攝魂之眼”。

  在黑市,將攝魂之眼修煉成功的邪人,半數以上都是臭名昭彰的采花大盜。在攝魂之眼的力量之下,又有哪一個女子能夠反抗得了他們?

  同時,他們也要采補女子身上的陰氣,鞏固自己的武魂,以免被攝魂之眼給反噬。

  “正好借住這個機會,找到黃師姐。”

  張若塵將空間領域的力量釋放出來,扭曲空間,瞬間就消失不見,就像隱身了一樣。

  以張若塵現在的境界,在使用空間扭曲的力量之后,除非是天極境的強者,要不然,沒有人可以將他識破。

  毒蛛少主的修為雖然強大,可是張若塵卻不得不跟上去,誰叫黃煙塵現在是他的未婚妻?

  就算拼死,也要將黃煙塵帶出來。

  隱匿身跡之后,張若塵悄悄的跟在華青山的身后,來到毒蛛商會在地火城的分部。

  在那一位侍衛隊長的帶領之下,華青山來到一座布置有陣法銘紋的庭院外面。華青山輕輕揮了揮手,那一位侍衛隊長就退了下去。

  兩個侍女立即向華青山跪拜行禮,“拜見少主。”

  華青山道:“煙塵郡主就被關押在里面?”

  “是。”兩個侍女同時說道。

  華青山臉上一笑,揮了揮手,道:“你們都退下,這里沒你們的事了!”

  “可是少主……”

  兩個侍女都是武道高手,修為達到地極境,在毒蛛商會也屬于一等一的強者,負責看守煙塵郡主。

  她們本來還想說什么,可是當她們看到華青山的眼睛的時候,立即變得呆滯,對著華青山躬身一拜,道:“遵命。”

  隨后,兩個侍女就退了下去。

  華青山笑著搖了搖頭,走進那一座庭院。

  他剛剛走進庭院,卻又停下腳步,干笑了一聲,道:“還想躲藏?出來吧!”

  站在五十步之外的張若塵微微一驚,立即停下腳步,難道華青山竟然發現了他?

  就在張若塵準備強行出手的時候,兩聲尖銳的破風聲響起。

  “咻!咻!”

  兩道人影飛了出來,速度快如閃電,沖進庭院,一前一后,站在了華青山的兩個方向。

  那兩人的身上都穿著武市學宮內宮學員的武袍,修為不俗,一人用的是戰刀,一人用的是長槍。

  “哈哈!武市學宮的內宮學員這么快就趕來了地火城,有點意思。你們怎么稱呼?”華青山顯得十分從容淡定,斜著眼睛,盯著眼前的兩個武市學宮的內宮學員。

  “左晟!”那一個手持長槍的男子,傲然而立,身上英氣十足,修為已經達到地極境小極位。

  華青山搖了搖頭,道:“沒有聽說過,我倒是聽說武市學宮的內宮有一個叫左冷玄的人,武道修為似乎還不錯。”

  “那是我的堂兄。”左晟道。

  華青山笑道:“原來也是大乾郡國左家的弟子,你的修為比你的堂兄可要差了很多。”

  另一個手持戰刀的學員,身材矮瘦,眉毛濃黑,瞪了左晟一眼,叫道:“跟他廢話那么多干什么,先救人行不行?”

  華青山轉過目光,笑道:“你又叫什么名字?”

  “小子,你聽清楚了,爺爺名叫常戚戚。”

  那一個矮瘦學員報上名號之后,立即飛身而起,腳踩三步,飛掠到華青山的近前。他的每一步都踩在虛空,沒有落地,雙刀握刀,向華青山劈斬了下去。

  看似矮瘦,可是常戚戚爆發出來的力量卻異常驚人。戰刀之中響起風雷巨聲,四道紫色的雷電驚人從刀鋒中涌了出來,隨著刀氣一起,劈向華青山的頭頂。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