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百零二章 待宰的肥羊

  只聽見身后傳來,此起彼伏的慘叫聲。張若塵回頭看了一眼,林濘姍果然沒有手下留情,所有黑虎堂的武者,幾乎全部都被她殺死。

  她倒不是嗜殺,而是因為每一顆黑虎堂邪道武者的人頭,帶回云臺宗府之后,就能換到一筆修煉資源。對她來說,最缺的就是修煉資源。

  張若塵輕輕的搖了搖頭,飛落到雪花雕的背上,駕馭著雪花雕沖天而起,飛入了云端。

  林濘姍抬起頭,看著那一個站在雪花雕背上的神秘少年,眼眸中露出幾分異樣的神情,既有崇拜,也有愛慕。

  相比于七王子,她覺得這個戴著金屬的少年,更加讓她心動。他充滿神秘、優雅、強大、驚艷,在他身上,幾乎找不到缺點。

  “濘姍,那人是誰?”斷了一臂的林辰裕,趕了過來,斷臂處的經脈被封住,傷口已經沒有流血。

  林濘姍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他是誰,只知道他是武市學宮的內宮弟子。”

  林辰裕看到滿地的殘尸,心中十分震撼,道:“黑虎堂的那些邪道武者,全是都被他殺死?”

  林濘姍點了點頭,又道:“但是那些低境界的邪道武者的人頭,他卻根本沒有帶走,反而留給了我。”

  林辰裕道:“對于他那種級別的人物來說,根本看不上那些低境界的邪道武者。還有另外一件事,云臺宗府傳來主人的消息,主人已經出關,而且,近日就會趕回云武郡國。”

  “七王子殿下出關了?”林濘姍有些驚訝。

  林辰裕點了點頭,道:“三天之內,主人應該就會趕來地火城。以主人現在的修為,必定能夠一舉剿滅地火城,我們也可以跟著得到一筆資源。”

  林濘姍的目光盯著那一只飛遠的雪花雕,道:“恐怕七王子趕來地火城的時候,地火城已經被他剿滅。”

  “就算是一位天極境的武道神話,也不敢說就一定能夠剿滅地火城。以那一個武市學宮內宮學員的實力,若是沒有別的內宮學員的援助,幾乎不可能撼動地火城。”林濘姍冷冷的一笑。

  林濘姍見識到張若塵的強大實力之后,卻不認同林辰裕的話,道:“大哥,我們現在怎么辦?是回王城?還是在這里等待七王子殿下?”

  林辰裕沉思了片刻,陰沉沉的笑道:“你不是對那一個武市學宮的內宮弟子很有信心,那我們就去地火城。我也很想知道,他到底有多強?”

  地火城是一座巨大的市場,并不是秘密的組織,在云武郡國的東南部的影響力極大,很多武者都會前去地火城購買修煉資源。

  所以,張若塵哪怕隨便找一個武者帶路,也能找到地火城。

  離靈岳鎮五十里之外,有一座隱霧湖,常年被煙霧籠罩,十丈之外,看不清任何事物。常常有船客,迷失在湖上,最后化為一具浮尸。

  據說,地火城就建在隱霧湖之中,只有黑市的內部成員的船,才能找到走出迷霧的路,到達地火城。

  張若塵讓雪花雕在山林中等他,然后就單獨向著隱霧湖行去,來到湖畔的一座頗為繁華的湖畔碼頭。

  碼頭上,停著十六條巨大的艦船,其中十條最大的艦船上,全部插著黑虎堂的大旗。

  不用猜也知道,那十條艦船是在接黑虎堂的堂主。可惜他們并不知道,黑虎堂的堂主已經死在張若塵的手中。

  看到張若塵出現在碼頭上,那些打扮成船夫模樣的黑市武者,全部都將目光盯過去,其中一些人的眼中露出敵意,另一些人的則向著張若塵走了過來。

  其中一個六十來歲的老者,盯了張若塵一眼,道:“客官,你這是要去哪里?”

  “地火城!”張若塵道。

  那些原本就對張若塵有敵意武者,將一件件兵刃拔出,更加防范起來。

  老者不動聲色的笑道:“地火城在半個月之前就已經閉城,除了一些熟客之外,不再對外開放。”

  張若塵的嘴角微微一勾,道:“地火城是要防范武市學宮的高手嗎?”

  遠處,一個皮膚黝黑的男子,冷笑一聲:“我看你就像是武市學宮的學員,小子,最好老實交代清楚你的身份,要不然,別說是去地火城,這里就將是你的亡命之地。”

  張若塵的眼睛微微瞥了一眼,取出一塊令牌,道:“我是朝廷中人,前往地火城,購買一些修煉資源。”

  張若塵并不打算直接去闖地火城,畢竟,對于地火城現在的實力,他并不是十分清楚。所以,他決定暫時先不暴露武市學宮學員的身份,而是換成朝廷的身份。

  那一個老者向張若塵手中的令牌盯了一眼,眼睛微微一亮,道:“金龍令!你是云武郡國的王親貴胄?”

  張若塵將令牌收了起來,道:“沒錯。”

  “既然是王族中人,為何身邊沒有侍衛和隨從?”老者疑惑的道。

  黑市和官方勢力,在表面上,雖然是敵對關系。可是暗中,依舊有很多朝廷中人,會悄悄的前往黑市之中購買修煉資源。

  其一,那是因為,一些獨特的修煉資源,只有在黑市中才能買到。

  第二,朝廷中人也會得到一些來歷不明的寶物,拿到黑市里面銷賬。甚至,黑市中的一些勢力,也與朝廷中的官員有千絲萬縷的關系。

  王族中人來黑市購買修煉資源,并不是一件奇怪的事。

  奇怪的是,王族中的那些王孫公子,哪一個不是前簇后擁,帶著一大堆仆人和侍衛?所以,看到張若塵如此低調,那一位老者自然就有些懷疑。

  張若塵道:“若是我帶著大批侍衛和仆人,你會允許我前去地火城?”

  “當然不會。”那一個老者道:“今時可不同往日,半個月前,地火城主親自下令,嚴查進入地火城的武者。特別是朝廷中人,每日進城人數,絕對不能超過十人。”

  張若塵笑道:“看來地火城還是挺防范朝廷。”

  老者直言不諱的道:“若是在別的時候,地火城自然不會將朝廷放在眼里。可是最近武市學宮和黑市交戰,朝廷的軍隊很可能也會參合進來,地火城也就不得不多加防范。”

  張若塵的雙手一攤,道:“你看我只是孤身一人,不知能不能前往地火城?”

  “當然可以。”

  張若塵只是一個十多歲的少年,老者自然不會認為他能夠對地火城造成威脅。地火城中若是有一個王族的人,朝廷的軍隊攻打地火城的時候,反而會有所顧忌。

  “但是想要去地火城,必須要付船費。”老者瞇著眼睛笑道:“而且,別怪老朽沒有提醒你,地火城的秩序可是相當混亂,相當黑暗。一個王孫公子單獨前去地火城,很可能會成為肥羊,被人給宰了!”

  “無妨!”

  張若塵隨手抓出打一把銀幣,塞到老者的手中,道:“現在就載我去地火城。”

  出手闊綽,隨手就是一大把銀幣。

  看著張若塵的包袱,那些船夫的眼睛全部的亮了起來,其中的一些人的眼中甚至還露出殺意。

  接過銀幣,老者的態度大變,立即獻媚的一笑,躬身行禮,“公子,你請上船,老朽親自載你去地火城。”

  張若塵登上了一只小舟。

  那一個青衫老者站在船頭劃著船槳,水面上出現一圈圈漣漪。小舟很快就進入茫茫白霧之中,消失在湖面上。

  “隨手就抓出一大把銀幣,至少也有三十枚,絕對是一頭肥羊。”

  “一個王族的紈绔弟子,居然也敢單獨前來地火城,真是不知‘死’字怎么寫?”

  “可惜被賀老頭捷足先登,真是可惡。”

  “便宜那個老家伙了,干了這一票,說不定賀老頭就能增加上萬枚銀幣的身家。”

  “我看還不止。”

  那些打扮成船夫模樣的邪道武者,全部都將張若塵當成了一個富得流油的肥羊,十分羨慕的盯著小舟離去的方向。

  不用猜也知道,那個王族的少年,肯定會被賀老頭給干掉,變成隱霧湖底的一具沉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