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百零一章 御氣百劍

  靈級上品的刀法,哪怕只是一招,也絕不容小覷。[隨_夢]小說w.SuiMеng.lā@"〝&#

  “天心劍法”只是靈級下品的劍法,無論是威力,還是變化,皆遠遠不如鐵駝背施展的碎月刀法。

  張若塵只修煉了“天心劍法”,這個時候,使用“天心劍法”,顯然是擋不住鐵駝背。

  就在鐵駝背一刀劈斬下來的時候,突然,以張若塵為中心,方圓百丈之內,所有戰劍都受到一股無形劍意的影響,不停顫抖起來。

  “怎么回事?”眾人大驚。

  那些邪道武者,使用雙手按住戰劍,戰劍依舊還是向著張若塵飛了過去,圍繞張若塵飛行。

  “嘩”

  接近百柄戰劍,全部飛到張若塵的頭頂上空,旋轉飛行,就像是眾劍侍主一般。

  就連林濘姍中的劍,也不受她的控制,飛了出去。

  “這是……御劍飛天……只有達到傳說中的劍心通明,才能做到。”林濘姍不可置信的盯著那一個神秘少年,簡直就像看一個怪物。

  他竟然達到劍心通明的境界?

  一旦劍心通明,就一定凝聚出“劍意之心”,使用“劍意之心”就能調動百劍、千劍,甚至萬劍。

  就連天極境之中,也從來沒有聽說有人能夠凝聚出“劍意之心”,達到劍心通明的境界。

  只有半圣,才能達到那個境界。

  一個十多歲的少年卻做到了,這是何等的驚人?

  若不是親眼看見,林濘姍是絕對不會相信。

  “就算是擁有天縱之資的七王子,也才達到劍隨心走的巔峰。他居然達到了劍心通明的境界,若是此事傳出去,天魔嶺三十六郡國第一個天才的寶座恐怕就要易主。”

  同時林濘姍也清楚,就算她將這件事說出去,估計也沒有人會相信她的話。

  鐵駝背看著滿天飛行的戰劍,也被嚇了一大跳,手中的戰刀不禁微微慢了一絲。

  就在這時。張若塵的嘴里吐出一個字:“刺!”

  手指向前一指,一百零二柄戰劍就像是受到指引,化為一條戰劍河流,急向著鐵駝背涌了過去。

  戰刀和戰劍碰撞,出“啪啪”的聲音。〝&@@…

  最終,鐵駝背劈出的一招靈級上品刀法被群劍擊潰,其中有三柄戰劍插在鐵駝背的身上。將鐵駝背打得倒飛出去,遭受重創。

  一招靈級上品的刀法。又怎么敵得過劍心通明的武者?

  “居然沒死!”張若塵有些詫異,不禁有些佩服鐵駝背的武道修為。

  若是換做別的地極境大極位的武者,遭受張若塵全力一擊,肯定已經被戰劍刺出數十個血窟窿,倒在血泊之中。

  鐵駝背雖然被三柄戰劍刺中身體,可是卻躲過要害,并不致命。

  “他才多大的年紀,怎么已經達到劍心通明的境界?”

  鐵駝背再次看向張若塵,簡直就像是看見鬼了一般。氣急敗壞的大吼一聲:“布陣!”

  黑虎堂在地火城的高手,幾乎全部趕來靈岳鎮。雖然先前被張若塵殺死了一批高手,可是依舊還有很多邪道武者沒有出手。

  鐵駝背一聲令下之后,很快就沖出一百零八人,再次將合擊陣法布置出來。

  “唰!”

  一道道陣法銘紋沖天而起,形成一個直徑百米的巨大光球,將張若塵和鐵駝背包裹在陣法之中。

  那些陣法銘紋。全部向著鐵駝背匯聚過去。

  鐵駝背身上的氣勢越來越強,手中的金背神刀的光芒也越來越明亮,衣服里面像是裝滿了風,完全鼓脹起來。

  在合擊陣法的加持之下,此刻的鐵駝背哪還像是一個地極境大極位的武者,簡直猶如已經跨入地極境大圓滿。

  “一座完整的合擊陣法。再加上一個地極境強者,威力就完全不一樣了!”張若塵的眉心輕輕一皺,終于感覺到壓力。

  畢竟張若塵和鐵駝背的武道境界差距很大,哪怕只是單對單的較量,也不輕松。所以,張若塵才不得不會將劍心通明的劍意力量爆出來,以此擊敗鐵駝背。

  現在。鐵駝背得到陣法的力量,自然變得更加強大,攀升到一個新的高度。

  “轟!”

  鐵駝背一刀斬了去,劈出一刀十多米長的巨大刀影,擊向張若塵的頭頂。

  張若塵的食指和中指捏在一起,調動氣海中的劍意之心,再次控制百劍。

  手指向著鐵駝背一點,百劍同時沖了出去。

  “轟隆隆!”

  巨大的刀影被百劍撕碎,化為一縷縷真氣。

  張若塵也不好受,胸口就像是被重錘擊了一下,五臟六腑猛烈震動了一下,一連后退三步,才將那一股力量給卸去。

  這是張若塵第一次后退!

  “必須先破陣法,才能擊敗鐵駝背。”

  張若塵的目光一掃,看到陣法的一處薄弱位置。

  他的手臂一揮,百劍同時向著那一處薄弱位置攻擊過去。

  “哏哏!想要破陣,哪那么容易?”

  鐵駝背好不容易占據上風,自然不希望看到張若塵將陣法擊破,于是從半空飛落下來,雙腿立馬,揮刀向著百劍斬了過去。

  鐵駝背的刀法的確厲害,僅僅一刀,就將百劍擊潰。

  “我要破你的合擊陣法,易如反掌!”張若塵道。

  鐵駝背冷笑一聲:“合擊陣法由我主持,威力不知比以前強大了多少倍,你還想破陣?你信不信,本堂主只需要十刀,就能將你劈殺在陣中?”

  “不信!”

  張若塵至少有三種方法,可以破陣。

  最簡單的方法,就是使用御風飛龍影的急,躲避鐵駝背的攻擊。換句話說,就是拖延時間。

  時間一久,那些布陣的邪道武者,自然也就堅持不住,陣法不攻自破。

  但是,張若塵卻不想使用這種方法,打算戰決。

  “百丈燎原。”

  張若塵體內的真氣涌出來。化為一屢屢靈火,覆蓋方圓百丈的空間,像是化為一片火海。

  空氣中的溫度,越來越高。

  以鐵駝背的修為,自然不懼靈火。

  可是那些黃極境、玄極境的邪道武者,卻根本扛不住靈火。

  “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先是引來百丈飛雪,造成冰天雪地的嚴寒。現在又喚來無邊火焰。這是要將我們全部燒死在這里?”

  “我的衣服燃燒起來了……啊……”

  “我的臉……堂主,救命啊!”

  那些黃極境的武者。雖然也有真氣護體,可是真氣稀薄,根本擋不住靈火。很快,他們身上的衣服燃燒起來,隨后頭和皮膚也被靈火點燃。

  片刻之后,一百名黃極境武者,向著四面八方逃去,使用各種方法撲滅身上的靈火。

  合擊陣法,頃刻之間就被攻破。

  “可惡!”

  鐵駝背見大勢已去。立即飛躍到飛云虎的背上,想要逃走。

  飛云虎展開雙翼,騰飛而起。

  鐵駝背微微松了一口氣,總算是逃出來,心頭暗道:“那個武市學宮的內宮弟子簡直太逆天,也不知是什么來歷。必須立即趕回地火城,結合各大勢力的高手。才能將他擋住。”

  突然,一個聲音,在鐵駝背的身后響起。

  “鐵駝背,你還想逃嗎?”

  不知何時,那一個戴著金屬面具的少年,站在飛云虎的背上。立在鐵駝背的身后。

  “噗嗤!”

  鐵駝背正要翻身而起,突然,脖頸一疼,腦袋飛了起來,只看見下方出現一具無頭的尸體。

  “那就是……我的身體……”鐵駝背的腦海中浮現出最后一個念頭。

  兇名赫赫的黑虎堂堂主,就這么死在張若塵的手中。

  張若塵將鐵駝背的頭顱給接住,收了起來。“黑虎堂堂主的人頭,至少也可以兌換一千點功勛值。”

  剿滅一個黑市的分會,就有一千點功勛值。

  殺死黑虎堂堂主的意義,遠比剿滅一個黑市分會的意義,更加重大。

  當然,地火城那樣的大型分會,意義又不一樣。別的十個黑市分會加起來,估計也就相當于一個地火城。

  地火城是云武郡國東南部最大的黑市,若是將地火城剿滅,對黑市來說,絕對是一個重創。

  當然,僅憑張若塵一己之力,想要剿滅地火城,還是一件難度相當大的事。

  “鐵駝背既然已經死去,那你也自由了。該去哪里,就去哪里吧!”

  張若塵輕輕的拍了拍飛云虎的頭顱,施展出御風飛龍影,從飛云虎的背上飛了下去,身體在半空停頓了九次,最后安然無恙的落回地面。

  “嗷!”

  飛云虎在云中,出一聲虎嘯,像是在感激張若塵的不殺之恩。

  隨后,它便扇著翅膀飛走,消失在天盡頭。

  雖然放走了飛云虎,卻并不代表張若塵會放走黑虎堂的邪道武者。

  該殺的人,還是得殺。

  見到張若塵殺死鐵駝背,那些黑虎堂的邪人,全部都被嚇破膽,那還敢與張若塵為敵?

  “大人,饒我們一命吧!今后,我們不敢再為黑市辦事了!”

  “只要大人饒我們一命,無論大人要我們做什么,我們都愿意。”

  他們全部跪在地上,不停磕頭,痛哭流涕的求饒。

  張若塵今天殺的人,比他以前殺得人加起來都多得多,根本不想再殺人。但是,放他們離開,似乎也是一件禍事。

  黑市中的武者,除了少數一些人,幾乎都是窮兇極惡之輩。張若塵才不會相信,他們真的會改過自新。

  怎么處置呢?

  林濘姍趕過來,杏眼之中帶著狠辣之色,道:“不能饒了他們,若是放他們離開,今后云武郡國的普通百姓又不知道有多少人會死在他們的手中。殺!全部都得死!”

  張若塵看來林濘姍一眼,眼睛一亮,道:“既然如此,那么他們就交給你來處置。”

  隨后,又補充了一句:“他們的人頭,你也可以帶回云臺宗府。”

  張若塵倒不是故意將這些邪道武者的人頭讓給林濘姍,實在是因為,他真的不想再殺人。

  殺人,本就不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

  既然林濘姍喜歡殺人,那就交給她去殺。

  張若塵向著遠處走去,準備前往地火城。

  “就算要殺人,也該去殺真正的邪道強者。”

  若是能夠將地火城剿滅,應該可以得到一大筆修煉資源和功勛值。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