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九十八章 不堪一擊

  聽到張若塵的話,那些邪道武者先是微微一怔,隨后轟然大笑。

  一個手持碗口粗的鐵棍,騎著一頭鈴馬的邪道武者,笑道:“小子,你不會是傻了吧!放我們一條生路?你以為你是天魔十秀?”

  金斑巨虎的背上,林濘姍抬起頭來,向遠處的那一個戴著面具的少年看了一眼,生出幾分熟悉的感覺。

  張若塵的氣質變化很大,又帶著金屬面具,林濘姍根本沒有將張若塵認出來,只覺得有點眼熟。

  林濘姍看得出來,那一個少年是故意攔住黑虎堂的邪人的去路。他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敢和黑虎堂作對?

  林濘姍的心中生出一股求生的,叫道:“我是云臺宗府的弟子,求閣下救我一命,必有重謝。”

  “你若是再敢多說一句話,割了你的舌頭。”聶政韓瞥了林濘姍一眼,冷沉的說道。

  林濘姍被聶政韓強大的武道氣息震懾住,立即閉上嘴巴,楚楚可憐的盯著遠處的那一個少年。

  現在,那一個少年,就是她的唯一希望。

  聶政韓盯著遠處的張若塵,沉聲道:“閣下莫非真的想要與黑虎堂作對?”

  張若塵面無表情的道:“我再說一遍,只是想要去地火城,你若是為我帶路,可以饒你們一命。當然,你們黑虎堂的人作惡太多,必須受到懲處。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你還想要處罰我們?”聶政韓道。

  “我只是覺得,你們應該被關押十年,或者二十年。”張若塵道。

  “好大的口氣,我姬老三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

  那一個手持鐵棍的武者,騎著鈴馬,猛然向著張若塵沖了過去。

  “轟隆隆!”

  鈴馬奔跑,震動地面。

  姬老三的修為達到玄極境大極位,乃是聶政韓的左膀右臂,手中的血魂棍是一件三階真武寶器,不知殺死過多少武道高手。

  真氣涌入血魂棍,棍中的九道火系銘紋,在一瞬間就被激活。

  碗口粗的血魂棍,完全被火焰包裹,發出“哧哧”的聲音。

  “嘩!”

  姬老三單手持棍,猛然向著張若塵的頭頂攻擊下去。一股熾熱的火浪,化為一道道火焰流光,向著張若塵涌了過去。

  張若塵站在原地,動也不動一下。

  姬老三的心頭一喜,原來遇到了一個傻子,肯定是被自己的氣勢給驚住,所以才嚇得動都不敢動一下。

  林濘姍的心也提到嗓子眼,一雙明眸緊緊的盯著遠處那一個少年,難道他真的只是虛張聲勢?

  “轟!”

  血魂棍在離張若塵的頭顱只有半尺的地方,竟然被一層真氣罩給擋住,反彈了回去。

  姬老三只感覺一股巨大的力量,從血魂棍上面用來,將他的拇指和食指之間的虎口震裂,手中的血魂棍脫手飛了出去。

  哐當一聲,血魂棍掉落在地,將一塊千斤巨石砸碎。

  姬老三嚇得魂飛魄散,驚呼道:“護體真氣罩!大家小心,他是地極境的武道高手。”

  姬老三騎著鈴馬,立即逃了回去。

  張若塵并沒有出手擊殺姬老三,依舊站在原地,顯得十分平靜。

  黑虎堂的那些邪道高手,全部都被嚇得臉色蒼白,不可置信的盯著對面的那個少年。

  雖然那個少年的臉上戴著金屬面具,眾人卻依舊能夠看出,他的年紀并不大,絕對不會超過二十。

  如此年輕,就達到地極境,也太可怕吧!

  聶政韓在黑虎堂可是第四號人物,也是五十多歲的時候,才達到地極境。

  聶政韓將銀色巨斧取出來,捏在手中,目光警惕的盯著張若塵,道:“閣下是武市學宮的內宮弟子?”

  張若塵的嘴角微微一勾,道:“沒錯。”

  黑虎堂的那些邪道武者,全部都緊張起來,本來他們都知道武市學宮的高手趕來了靈岳鎮,早就有心理準備。可是親眼看到武市學宮的高手,心中依舊十分緊張。

  那可是武市學宮的內宮弟子,絕對是一等一的強者。

  “布陣!”

  聶政韓大吼了一聲。

  黑虎堂的那些邪道武者,全部分散開,形成一個巨大的圓圈,將張若塵圍在中央。

  每一個邪道武者的手中都捏著一塊玉石,將真氣注入玉石,玉石中便飛出一道陣法銘紋。

  數十道陣法銘紋交匯在一起,形成一個巨大的陣法,將數十個邪道武者完全連成一體。

  “合擊陣法。”

  張若塵站在陣法的中央,并沒有驚慌,點了點頭,道:“有點意思。”

  合擊陣法,在武道界使用得十分廣泛。

  陣法師將陣法銘紋,提前刻錄在玉石之中,被成為“陣基”。武者只需要將真氣注入玉石陣基,將能將陣法銘紋激發出來。

  陣基的數量越多,武者的修為越強,合擊陣法的威力就越大。

  一套合擊陣法,最少只有兩塊陣基,只需要兩個武者就能催動陣法。

  有的超級合擊陣法,甚至可以有上萬塊陣基,威力強大無比。

  一般來說,十個黃極境小極位的武者,使用合擊陣法,完全可以對付一個玄極境初期武者。

  其實,合擊陣法就是讓武者在短時間之內,將體內的真氣激發出來,聯合在一切,爆發出超越自身數倍的力量。

  控制這種合擊陣法,武者的真氣會消耗得相當快。

  若是布陣的武者的真氣耗盡,那么陣法也就不攻自破。

  黑虎堂的邪道武者,一共足有六十七人,其中五十七人都是黃極境的修為,九人是玄極境的修為,只有聶政韓的修為達到地極境。

  六十七人都掌握著玉石陣基,其中聶政韓手中的玉石陣基,足有二十道陣法銘紋。每一道陣法銘紋都十分粗壯,就像是二十根陣法柱子,將陣法完全支撐起來。

  那九個玄極境武者的玉石陣基,有的控制三道銘紋,有的控制十道銘紋,也頗為粗壯,形成陣法的第二層支柱。

  剩下的五十七位黃極境武者,他們都只控制著一道陣法銘紋。

  六十七位武者,在合擊陣法的作用下,將力量完全結合在一起。

  “這一套合擊陣法,至少也要花費一百萬枚銀幣,才能買到吧!”張若塵的心頭暗道。

  “火龍鎖。”聶政韓大吼一聲。

  陣法銘紋完全活躍起來,不停旋轉,凝聚出一縷縷火焰。

  那些火焰交匯在一起,形成一條十多米長的火龍。火龍扇著雙翼,伸出一雙巨大的龍爪,向著張若塵的頭頂拍了過去,

  “不堪一擊!”

  張若塵一掌打了出去,一股強大的掌力涌出,形成一個一米多長的真氣掌印。

  “嘭!”

  真氣掌印,直接將火龍崩碎。

  “好厲害!”聶政韓的心頭一驚。

  剛才那一條火龍的力量,足以一爪將聶政韓打成重傷,可是卻被對付一掌崩碎。那少年的修為簡直就是深不可測!

  “開天裂地!”

  聶政韓將手中的銀色巨斧舉起來,所有陣法銘紋,全部向著銀色巨斧涌過去。

  銀色巨斧散發出刺目的光芒,劈斬下去。

  一個十多米長的巨大斧影,破開虛空,帶著一股強大無匹的氣勢,向著張若塵的頭頂劈了下去。

  那一柄銀色巨斧,是一件六階真武寶器,里面有三十五道銘紋。以聶政韓的修為,根本不可能同時激活三十五道銘紋。

  可是借住合擊陣法的力量,聶政韓卻將銀色巨斧中的三十五道銘紋,完全激活,爆發出恐怖無比的力量。

  張若塵的手臂一伸,原來掉落在地上的血魂棍,在真氣的引動下,飛到他的手中。

  血魂棍雖然只是三階真武寶器,可是掌握在張若塵的手中之后,卻爆發出無與倫比的力量。

  “轟!”

  張若塵的手臂一揮,血魂棍與銀色巨斧碰撞在一起,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

  血魂棍被強大的力量震碎,化為無數碎裂的鐵塊,向著四周的邪道武者飛了出去。

  “噗!噗……”

  十多個邪道武者被碎裂鐵塊擊穿身體,倒飛出去,趴在地上哀嚎。

  聶政韓也被強大的沖擊力,震得向后倒退了十多丈遠,手臂上裂出一道道血痕,五指疼痛欲裂,銀色巨斧差一點就從他的手中飛了出去。

  張若塵只是隨手一擊,合擊陣法便被打得四分五裂,就連黑虎堂的第四號人物聶政韓,也被打得受傷。

  “大家快逃,這人不是我們可以對付得了!”聶政韓叫了一聲,立即跳到金斑巨虎的背上,想要騎著金斑巨虎逃走。

  “先前給過你們機會,你們沒有珍惜。現在你們以為還逃得掉?”

  張若塵施展出御風飛龍影,向前跨出一步,直接飛出數十丈的距離,懸立在聶政韓的頭頂上方。

  聶政韓的臉色一變,手持銀色巨斧,向著上方劈去。

  “嘭!”

  張若塵一掌向下拍擊,一股強大的掌力涌了下去,將聶政韓打得拋飛出去,身體撞擊在墻壁上面,將墻壁撞穿。

  轟然一聲。

  整間房屋垮塌下來,將聶政韓埋在廢墟里面。

  聶政韓全身血淋淋,從廢墟中爬出,有些恐懼的盯著對面的那個戴著面具的少年,咬著牙齒,道:“即便是……武市學宮的內宮,也沒有幾個人的修為……達到你這樣的程度,他們每一個都是威名赫赫的存在。你到底是誰?”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