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八十八章 無端之禍

  “張師弟,現在整個天魔武城的武者都在傳,說你已經達到玄極境的無上極境。◢隨*夢*小◢說щЩш.suimEnG.1a&@"&”像你這樣的絕頂天才,最是讓我佩服。我在玄極境的時候,也才達到玄榜第十二位,與無上極境相差不知多遠的距離。”

  陳曦兒的性格極好,相當健談,臉上始終掛著笑容。

  一雙藍色的瞳孔,就如寶石一般,閃爍著迷人的光芒。頭上的鈴鐺,輕輕碰撞,出規律而悅耳的聲音。

  與她同行,有一種春風拂面的感覺。

  張若塵道:“那只是傳言而已,想要達到玄極境的無上極境談何容易?”

  陳曦兒也輕輕點了點頭,她也不相信張若塵能夠達到無上極境,但是,這樣的話她是絕對不會說出口。

  她的臉上,依舊帶著甜美的笑容:“在玄極境,只要最快度達到每秒七十五秒以上,就能記入武市學宮的史冊。以張師弟的天資,就算沒有達到玄極境的無上極境,也肯定有資格被記入史冊。對吧?”

  陳曦兒在旁敲側擊,想要知道張若塵現在的最快爆度?

  天下武功,無堅不摧,唯快不破。

  除了一些特殊情況,度越快的武者,實力自然也就越強。

  張若塵的度達到每秒七十五米以上了嗎?

  天魔嶺三十六郡國的第一天才,張天圭,在玄極境的最快度也才每秒七十三米。在陳曦兒看來,張若塵的天資應該和張天圭在伯仲之間,能夠達到每秒七十五米的可能性并不大。

  張若塵裝著沒有聽明白她話中的意思,總不能告訴她,自己現在已經達到每秒八十米的爆度。

  陳曦兒若是知道這個消息,肯定會被嚇住。

  畢竟整個近古時代,也就只有九人在玄極境能夠達到每秒八十米的度。

  可以說,張若塵就是萬年以來的第十人。

  陳曦兒見張若塵沒有說話,便又問道:“我很好奇,既然師弟的修為已經達到玄極境大圓滿的巔峰。為何還不突破到地極境?”

  張若塵道:“武道境界突破得太快,未必是一件好事,我想先沉淀一段時間,讓真氣變得更加精純,將基礎打得更加牢固,再突破地極境也不遲。…@#…〞”

  “原來是這樣。”陳曦兒輕輕的點了點頭,又明眸皓齒的笑道:“以張師弟的天資。的確應該把基礎打得牢固一些,爭取在三十歲之前。突破到天極境。”

  說話間,兩人已經到達功勛塔的外面。

  張若塵花費三滴半圣真液,兌換了六百點功勛值。

  當他從功勛塔中走出來的時候,陳曦兒依舊還等在外面。

  至于小黑,卻不知所蹤。

  張若塵倒也不擔心小黑,它可是老成了精,不能用普通的蠻獸來衡量它。像它那么精明,就算是在武市學宮的內宮學府,也不可能吃虧。

  陳曦兒并沒有問張若塵兌換了多少功勛值。講解道:“張師弟,每一次進入修煉密室,需要花費一百點功勛值。進入密室一次,可以修煉半個月。另外,若是霍盛和趙明公還敢為難你,你直接來找我,我幫你收拾他們兩個。”

  “多謝陳師姐。”張若塵道。

  張若塵當然不可能真的去找陳曦兒。畢竟他和陳曦兒也只是萍水相逢,才見過兩次面而已,根本談不上什么交情。

  陳曦兒明眸皓齒的一笑,道:“你可是我的表姐夫,何必要跟我客氣?我還有別的事,就先離開。有時間,我們再聚。”

  張若塵盯著陳曦兒的窈窕背影,心中有些不舒服的感覺。

  最開始,陳曦兒給他的感覺還是很好,不僅長得美麗,而是平易近人。可是隨著張若塵與陳曦兒深入交流,卻現她似乎是在故意接近他。

  總感覺。她就像是籠罩在一層迷霧之中,讓人看不清她的真實面目。

  “她是故意接近我?”

  “怎么可能,她可是地極境中期的修為,又是大宮主的女兒,怎么可能會主動接近一個外宮弟子?”

  張若塵輕輕的搖了搖頭,覺得自己太自作多情,像陳曦兒那樣的天之驕女,眼界何等之高,怎么可能看得上一個下等郡國的王子?

  要說是因為黃煙塵的原因,那就更加不可能。“@"

  "陳曦兒既然知道他和黃煙塵已經鬧翻,怎么可能還會對他這么好?畢竟她和黃煙塵可是表姐妹。

  不過到目前為止,陳曦兒的確是他見過的性格最好的女子之一,不僅擁有深厚的背景,而且還樂于助人,談吐不凡,舉止優雅,絲毫都沒有貴族女子的刁蠻任性。

  相比之下,黃煙塵與她就相差了十萬八千里,不僅高傲蠻橫,而且做事毫無顧忌。誰敢得罪她,絕對是死路一條。

  正在張若塵暗暗對比黃煙塵和陳曦兒的時候,迎面走來三個穿著錦袍的內宮學員。其中一人,正是看守通圣山山門的趙明公。

  趙明公看到張若塵之后,臉上露出鷹隼般的殘酷表情,指著張若,道:“左師兄,他就是那個外宮弟子。”

  左冷玄站在最前方,停下腳步,立在張若塵的十步之外,眼中帶著幾分寒氣,道:“我還以為是誰,原來是最近出盡風頭的西院第一天才,張若塵。”

  趙明公的心頭微微一驚,道:“左師兄,你認識他?”

  “他可是煙塵郡主的未婚夫,我怎么可能不認識?”左冷玄冷峭的道。

  趙明公的臉色一變。

  他自以為張若塵只是一個外宮弟子,卻沒有想到他居然還是煙塵郡主的未婚夫。

  這下糟了!

  煙塵郡主是出了名的狠人,在西院就被人稱為“女魔頭”,若是得罪了她,自己今后在武市學宮還能好過?

  而且,煙塵郡主和陳曦兒又是表姐妹。

  煙塵郡主的未婚夫和陳曦兒走在一起,似乎也并沒有什么不妥,畢竟他們以后也是親戚。

  趙明公越想越害怕,恨不得抽自己一個耳光,怎么會干出這么愚蠢的事?

  左冷玄的心頭,也有些納悶。陳曦兒怎么會和張若塵走在一起?

  當時他也在天月樓,十分清楚張若塵因為拍買頭食姑娘,已經與煙塵郡主鬧掰。陳曦兒是黃煙塵的表妹,也該排斥張若塵才對。

  問題一定出在張若塵的身上。

  “張若塵,你是不是和煙塵郡主鬧翻了,又想去巴結陳師妹?我可警告你,最好離陳師妹遠一點。”左冷玄道。

  在左冷玄看來。煙塵郡主肯定是已經和張若塵退婚。張若塵為了尋求庇護,所以才去抱陳曦兒的大腿。

  張若塵道:“我和陳師姐走近一點又如何。似乎也不關你的事吧!再說,你到底是誰?我們認識嗎?”

  左冷玄氣急敗壞,自己可是武市學宮排名前五十的武道高手,在天魔武城也有不小的名氣。張若塵居然不知道他是誰?

  他總覺得,張若塵是在故意羞辱他。

  左冷玄還沒有動手,站在左冷玄身后的岳千帆卻先一步走了出來,呵斥道:“張若塵,你也太狂妄了!左師兄,在武市學宮可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做為武市學宮的學員,你怎么可能不認識左師兄?”

  “抱歉,我真沒有聽過左師兄的大名。”張若塵不想和他們說下去,直接向著通圣山的方向行去。

  在他看來,早點將御風飛龍影修煉到大成,才是正事。

  只要將御風飛龍影修煉到大成,就算是地極境大圓滿的武者想要殺他。他也有把握逃走。

  左冷玄十指緊捏,若不是顧及自己的身份,肯定會親手教訓張若塵一頓。

  畢竟,他在武市學宮也是排名前五十的高手,若是傳出去,他對付一個外宮弟子。對他的名聲影響很大,肯定會被陳曦兒瞧不起。

  但他也不打算就這么輕易放過張若塵,于是微微轉身,向岳千帆使了一個顏色。

  岳千帆心領神會的點了點頭,向著張若塵沖過去,攔住張若塵的去路,獰笑道:“聽說張師弟乃是百年難遇的天才。就連荀歸海都敗在你的手中。不知道張師弟能不能也與我過幾招?”

  不等張若塵回答,岳千帆跳躍而起,一拳擊向張若塵的腹部。

  他不是來和張若塵比武,而是要教訓張若塵。

  拳頭上,光芒閃爍,強大的氣浪瘋狂的涌動,猶如一片巨潮向著張若塵拍打過去。

  “嘩!”

  張若塵身上的白袍被岳千帆打出的拳風,震得飛揚起來,身體猶如被風吹起的落葉,向后飄飛。

  張若塵控制住身體重心,雙手平舉,駕馭著岳千帆的拳風,輕飄飄的落在地上。

  “如此近的距離,他居然都能躲過去。難怪能夠擊敗荀歸海,果然有幾分真本事。”岳千帆一拳擊空,立即又打出第二拳。

  他的拳頭,猶如金石般堅硬,在空氣中,出啪啪的聲音。。

  岳千帆的武道修為,達到地極境后期,體內真氣渾厚精純,猶如大江長河中的水流一般,源源不絕。

  以他的實力,完全可以和地極境小極位的強者抗衡,比剛剛成為內宮弟子的荀歸海要強大得多。

  張若塵并不和岳千帆硬拼,腳踩步法,橫移了一步,躲過岳千帆的全力一拳。

  “你以為躲得了幾拳?與地極境武者比度,真是找死。”

  岳千帆冷笑一聲,強行扭動腰軀,度狂增,幾乎在一瞬間便追上張若塵,五指伸開,化為一道掌印,劈向張若塵的脖頸。

  岳千帆的度達到每秒八十五米,若是換做別的玄極境大圓滿武者,估計還沒有反應過來,就死在他的手中。

  就在岳千帆以為自己這一擊,必定能夠得手的時候。

  張若塵的身影,突然一分為九,沖向九個不同的方向,隨后又從九個方向,反向他攻擊過去。

  既然對方咄咄相逼,張若塵也不是軟柿子,決定反擊。

  既然要戰,那就看誰的拳頭更硬?

  此刻,陳曦兒站在一座高塔上面,背負著雙手,亭亭玉立的模樣,遠遠的望著岳千帆和張若塵的戰斗,看到張若塵剛才爆出來的度,嘴里出一聲輕咦。

  陳曦兒正是因為知道左冷玄的到來,所以才先一步離開。但是,她并沒有走遠,一直在關注張若塵,想要知道張若塵會用什么辦法來化解眼前的危機?

  卻沒有想到,竟然有意外的現。

  張若塵剛才爆出來的度,讓她感到吃驚。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