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八十章 論張若塵的人品

  張若塵雖然沒有來過天魔武城,可是天魔武城的年輕武者,很多都聽過他的名字。◢隨*夢*小◢說щЩш.suimEnG.1a“&…〝…

  并不是因為張若塵的天資有多么驚人,而是因為張若塵和黃煙塵的訂婚,在天魔武城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天魔嶺三十六郡國的天才層出不窮,在天魔武城,名聲比張若塵更加顯赫的年輕高手,至少有數十人。

  若是真的排位,張若塵可能連前一百都排不進去。

  就算張若塵曾經在千水郡國擊敗了各國的王子,可是大家都知道,那是在同境界,張若塵才能奪得第一。真的交手起來,誰管你是不是同境界?

  就算你在同境界無敵,可是別人的修為比你高出一大截,修煉度也比你快,你的同境界無敵又有什么用?

  再說,千水郡國與天魔武城相距很遠,大家只知道張若塵在同境界擊敗了各國的王子,卻并不知道那一戰的過程,自然也就不會太看重張若塵。

  所以,真正讓張若塵出名的原因,還是因為他成為了煙塵郡主的未婚夫,讓很多人都羨慕和嫉妒。

  “以張若塵的實力,若是真的去武市斗場,要進入玄榜前兩百位,應該不是難事。”

  “那也未必,據說他的修為并不高。年輕一代的武者,能夠進入玄榜前兩百位的人,也就只有那么二十多位,不是人人都拍得進去。”

  “若是他真的擁有進入玄榜前兩百位的實力,恐怕早就已經去武市斗場爭奪玄榜排名。為何到現在都沒有去?”華九寒道。

  眾人都點了點頭,覺得華九寒說得有道理。

  “他和千水郡王的煙塵郡主訂婚,當時這件事在天魔武城引起了很大的轟動,大家都覺得他配不上煙塵郡主。”

  “張若塵雖然優秀,可是與天魔十秀比起來,還是差了一些,的確配不上煙塵郡主。天魔十秀在他的年紀的時候,全部都已經達到地極境。”

  “據說天魔十秀之中,有兩位已經放話。若是張若塵敢進入天魔武城,絕對不會讓他完好的出城。”

  在得知張若塵的身份之后,整個近天閣都變得喧囂起來,他們看張若塵的眼神都頗為怪異,既有欣賞,也有嫉妒,還有惋惜。

  林濘姍也看著張若塵。僅僅過去一年而已,曾經的那一個被她瞧不起的病弱少年。已經變得俊逸瀟灑,更是成為武市學宮西院的第一高手,甚至還和千水郡王的煙塵郡主訂婚。

  她已經有些后悔,當初不應該那樣對待張若塵。

  要不然的話,現在與張若塵訂婚的人,應該是她。〝""@…

  林濘姍雖然與張天圭訂婚,但是,卻根本不受張天圭的重視,甚至都只是遠遠的見過張天圭一面。在張天圭的眼中。她只是一個可有可無的女子。

  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此刻,黃煙塵就在近天閣,而且坐在近天閣第三層的一間雅間里面。

  雅間之中,一共有十多個天才俊杰,男的俊逸,女的貌美。每一個人在天魔武城都是赫赫有名的人杰。既有背景,自身也很強大。

  黃煙塵的身旁,坐著一個十分美麗的女子,與黃煙塵的年紀差不多,也長著一頭寶藍色的長,肌膚潔白如雪。五官精致,睫毛纖長,與黃煙塵的美貌竟然不相上下。

  這個女子,名叫陳曦兒,是黃煙塵的表妹,年齡僅僅只比黃煙塵小一個月。

  陳曦兒聽到樓下的議論聲,瞇著眼眸。笑道:“表姐,張若塵既然也來到近天閣,要不將他請上來,讓我們認識認識?”

  陳曦兒從小就喜歡和黃煙塵攀比,黃煙塵在五歲的時候,穿華麗的衣服,她就要穿更加華麗的衣服;黃煙塵在九歲的時候,使用四階真武寶器,她就要使用五階;黃煙塵進入武市學宮修煉,她也進入武市學宮修煉,而且直接進入內宮修煉。

  似乎任何事情,都要做得比黃煙塵更好,她才會甘心。

  現在,黃煙塵有了未婚夫,她就決定自己也要去找一個未婚夫,而且一定要比黃煙塵的未婚夫更加優秀。

  黃煙塵自然了解陳曦兒的性格,不想張若塵卷入這一場相互攀比的風波,道:“等他進入武市學宮的內宮,到時候,你們自然有很多見面的機會,不急在這一時。”

  陳曦兒的聲音酥軟,有些撒嬌的道:“可是人家現在就想見一見未來的表姐夫,人家真的很好奇,他是如何得到你這位心高氣傲的郡主殿下的青睞?”

  荀歸海坐在陳曦兒的對面,冷哼一聲,“曦兒姑娘,在下勸你還是不要見他為好,見到之后,恐怕會讓你大失所望。”

  荀歸海的修為也突破到地極境,成為了武市學宮的內宮弟子。

  黃煙塵的眼神一寒,盯著荀歸海,道:“張若塵好與不好,恐怕還輪不到你來評價。”

  荀歸海道:“煙塵郡主,你千萬別被張若塵的花言巧語給騙了,據我所知,張若塵的人品相當低劣,與西院的女學員的關系相當曖昧。而且,他也是為了尋求千水郡主的支持,抵御四方郡國的吞并,所以才決定與郡主殿下訂婚。郡主殿下,他這是在利用你。”

  雅間中,眾人的眼神,全部都變得怪異起來。

  以前他們都沒有見過張若塵,只知道張若塵的修煉天賦似乎還不錯,卻根本不知道張若塵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人?

  聽到荀歸海這么一說,眾人都為黃煙塵感到不值。〞”&@”

  煙塵郡主何等美貌,何等優秀,就算要找一個比張若塵優秀十倍、百倍的女子,那也是易如反掌。

  荀歸海笑道:“而且,我聽說,張若塵以前相當喜歡他的表妹,只可惜別人根本看不上他。就是因為,他的人品太低劣。”

  “荀歸海,你打聽得挺清楚嘛!”黃煙塵冷笑道。

  荀歸海也不想將黃煙塵激怒,連忙道:“煙塵郡主,我這都是為你好,讓你看清張若塵的真面目。張若塵的修煉天資的確還算可以。但卻并不是無人可及,至少天魔十秀就比他更加優秀。”

  陳曦兒見到黃煙塵似乎就要動怒,連忙呵斥了一聲,道:“荀歸海,你還不住嘴。張若塵現在可是表姐的未婚夫,他就算有任何不是,也不是你可以說三道四。”

  荀歸海不敢得罪陳曦兒。連忙向黃煙塵賠禮道歉,道:“郡主殿下。剛才都是在下口無遮攔,請你贖罪。”

  荀歸海的話音剛落,近天閣的一樓,響起排山倒海一般的吵雜聲。

  陳曦兒連忙問道:“下面生了什么事?”

  聽到陳曦兒的吩咐,一個侍女連忙從雅間中走了出去。

  片刻之后,那一個侍女又返回雅間,道:“回稟各位貴客,下面正在競拍今天的八位陪食佳人。”

  雅間中的女子全部露出鄙夷的神情,對天月宮這樣的行為相當不齒。

  那些男性天驕的眼中卻露出幾分異光。顯得躍躍欲試。若不是想要在黃煙塵和陳曦兒的面前保留形象,他們之中肯定有人愿意花大價錢,去購買一位陪食,在天月宮渡過一夜。

  黃煙塵微微皺著眉頭,道:“不就是拍賣八位陪食佳人,為何會造成這么大的轟動?”

  那一位侍女有些猶豫,道:“因為。武市學宮西院排名第一的天才,與云臺宗府的西門關仁,正在爭奪今晚的頭食姑娘,價格已經被抬到一百五十萬枚銀幣的天價。”

  聽到侍女的話,雅間中的眾人的眼中露出幸災樂禍的笑容,所有人的目光。全部向著黃煙塵看過去。

  黃煙塵的臉上寒氣如霜,道:“你再說一遍,是誰在和西門關仁爭奪今晚的頭食姑娘?”

  那一位侍女更加膽怯,小心翼翼的道:“是武市學宮的西院的第一天才,張若塵。”

  荀歸海的心頭大喜,笑道:“現在大家應該信我的話了吧!”

  “張若塵的膽子也太大了,已經和煙塵郡主訂婚。還敢在外面胡作非為。煙塵郡主,在下愿意出手,幫你教訓那一個浪。蕩子。”一個頭戴紫金冠的男子站起身來,手捏一柄折扇,義憤填膺的說道。

  此人名叫左冷玄,今年二十八歲,在武市學宮的內宮排名第三十四位,修為達到地極境大極位,是一位有希望在三十歲之前突破到地極境大圓滿的天才。

  在天魔武城,能夠在三十歲之前,突破到地極境大圓滿的人物,才能被成為天賦異稟。

  若是三十歲都不能達到地極境大圓滿,那么就不能再稱為天才,只能算是普通武者中的一員。

  另一位天賦不在左冷玄之下的武者,也站起身,道:“只要煙塵郡主一句話,我現在就下去廢了那小子的雙手雙腳。”

  黃煙塵的心頭自然也十分憤怒,緊緊的抓著雙手,很想親自下去將張若塵的雙腿打斷。

  那家伙實在太可惡,果然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淫。賊。

  可是,黃煙塵還是忍住,很不想被陳曦兒看笑話,努力保持冷靜,道:“不急!我想先看看他能夠將價格抬到多高?”

  今晚,近天閣的頭食姑娘,是一個十七歲的美麗女子,穿著紅色的冰蠶絲長衣,身材修長,粉面桃腮,朱唇晶瑩,絕對是一位萬里挑一的美人。

  她也是一位半人,來自孔雀半人族,所以背上長著一對七彩羽翼。據說,她還是一位天資不低的武者,修為達到黃極境小極位。

  武道修為雖然不高,可是勝在她的容顏清麗,舞姿美妙,極有女人味,很多男人都想將他占為己有。

  最開始喊價的人相當多,可是價格過一百萬枚銀幣之后,喊價的人就只剩下張若塵和云臺宗府的西門關仁。

  一百萬枚銀幣,就算是對地極境武者來說,也是一筆巨大的財富,可以購買很多修煉資源。沒有人愿意為了一個女人,花費如此多的銀幣。

  張若塵之所以會喊價,那是想幫張少初買一位王子妃。

  之所以價格過一百萬枚銀幣之后,還會繼續喊價,那是因為對于張若塵來說,一百萬枚銀幣與兩百萬枚銀幣并沒有什么區別。

  只需要將一枚空間手鐲賣出去,自然可以賣出大量銀幣。

  他不缺這點錢!

  “一百八十萬枚銀幣。”張若塵喊出下一個價格。

  西門關仁冷沉,繼續喊價,道:“兩百萬枚銀幣。”

  西門關仁是云臺宗府外府的第一高手,在玄榜上排名第十三。而且,他還是云臺宗府的一位副府主的孫子,所以,他也同樣不缺錢。

  西門關仁和林辰裕、林濘姍坐在同一桌,也是華九寒邀請的客人之一。

  “九弟,要不還是算了吧!為了一個女人,花費兩百萬枚銀幣,根本不值得。”張少初低聲的道。

  坐在一旁的柳乘風搖了搖頭,道:“四王子殿下,現在放棄已經遲了!現在可不是爭奪一個頭食姑娘那么簡單,而是武市學宮西院的大師兄和云臺宗府的大師兄之間的博弈。若是大師兄現在放棄,就等于是告訴別人,我們武市學宮不如云臺宗府。今后我們西院的學員見到云臺宗府的弟子都抬不起頭來。”

  張若塵淡淡的一笑,道:“四哥,你不要擔心,只是一些銀幣而已,并不是多大的事。”

  張若塵不想再和西門關仁討價還價,決定盡快將那一位頭食拍買下來,于是喊出了一個天價,道:“四百萬枚銀幣。”

  “轟!”

  整個近天閣都炸開鍋,所有人都震驚不已!

  張若塵竟然將價格直接抬高了一倍,如此高的價格,別說是買一個女人,就算是買一千個女人也夠了。

  西門關仁沉默了半晌,最終還是沒有繼續加價,畢竟他的錢財并不多,只有一百多萬枚銀幣。若是花兩百萬枚銀幣將那一個頭食姑娘買下,他還需要去借一部分的錢財。

  借幾十萬枚銀幣,對他來說,并不是難事。可是要他卻借幾百萬枚銀幣,那就不是一筆小數目。

  西門關仁向著林辰裕看了一眼,輕輕的搖了搖頭,歉意的道:“我無法再加價了!”

  林辰裕輕輕的點了點頭,表示理解。

  隨后,林辰裕站起身來,向著張若塵望過去,笑道:“一年不見,沒想到表弟竟然已經變成一位風流人物,為了一個陪食女子可以花費四百萬枚銀幣,真是讓表哥佩服。就是不知道,若是煙塵郡主知道此事,會作何感想?”

  別人都以為張若塵和黃煙塵已經訂婚,肯定關系親密。

  但是,只有張若塵自己知道,他和黃煙塵只是暫時訂婚,用來解決各自的麻煩,將來不可能真的在一起。

  所以,張若塵顯得相當輕松,自信的笑道:“表哥盡可放心,就算煙塵郡主知道此事,她也絕對不會有任何意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