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七十四章 魔頭出世

  “嘩嘩!”

  四十多只豹頭血蝙蝠,每一只都堪比玄極境大圓滿的實力,將那十二位魔教高手給擋住。

  張若塵對著紫茜說道:“你現在就離開赤空秘府,通知等候在外面的幾位副院主,讓他們前來鎮壓拜月魔教和黑市的囚徒。”

  紫茜深深的看了張若塵一眼,立即將一只風之翼取出來,在真氣的催動下,風之翼中的銘紋被激活。

  紫茜的背上,長出一對巨大的光翼,向著遠處逃去。

  雖然她是黑市中人,可是卻對那些黑市囚徒沒有半點好感,自然要去通知外面的幾位副院主。

  “還想逃?”

  魔教囚徒之中,沖出一個披頭散發的兇悍婦人,一步十丈的向著紫茜追上,速度竟然比使用風之翼的紫茜還要快幾分。

  此刻,黃煙塵和張若塵且戰且退,接連殺死五位魔教囚徒。

  可是魔教囚徒的數量太多,又全部都是一等一的武道高手,很快就將他們兩人圍在中央,將他們的所有退路全部封死。

  “張若塵,快靠緊我。”

  黃煙塵的目光冷然,取出一卷半米長的黑色陣圖。她將陣圖打開,一道道烏黑色的陣法銘紋從陣圖中沖出來,覆蓋在地面,形成一座巨大的陣法。

  “轟隆!”

  陣法急速運轉,空氣中的靈氣,凝聚成無數鋒利的風刃,

  “哧哧!”

  魔教囚徒發出此起彼伏的慘叫,片刻之間,就有十多人在風刃的攻擊下遭受重創,被迫逃出陣法。

  黃煙塵取出的陣圖極其厲害,在她的全力控制之下,將所有魔教囚徒全部都給逼到十多丈之外,不敢靠近陣法。

  “風裂斷魂陣!”

  韓三賦走到陣法的邊緣,盯著站在陣法中的黃煙塵,道:“不愧是千水郡國的郡主,居然掌握著一卷如此強大的陣圖。有這一卷陣圖的保護,估計一般的玄極境大圓滿武者,一時半會兒,也奈何不了你。”

  “你想要試一試風裂斷魂陣的威力?”黃煙塵站在陣法的中心,站得筆直,依舊十分冷傲。

  張若塵站在黃煙塵的身旁,盯著那一個站在陣法邊緣的男子,直覺告訴他,那一個男子十分強大,絕對不是一般的地極境大圓滿武者可以比擬。

  韓三賦冷笑一聲,雙手合在一起,體內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一道道紫色的雷電,從他的體內涌出來,將他籠罩在雷電的中心。

  那些魔教囚徒,全部都露出恐懼的神情,快速向遠處退去。

  以韓三賦的身體為中心,方圓十米的空間完全被雷電覆蓋,化為一個巨大的雷球。

  “滅神掌!”

  韓三賦一掌劈在地面,無數雷電順著手臂涌下去,直接將大地給撕裂。

  一條巨大的裂縫,向著風裂斷魂陣蔓延過去。

  張若塵聽到“滅神掌”三個字,就已經意識到相當不妙。

  滅神掌,是拜月魔教七十二絕技之一,屬于鬼級下品的武技。

  韓三賦能夠修煉到滅神掌,在拜月魔教中的地位肯定極高,天資也絕對超過常人,不能用一般地極境大圓滿武者來衡量他的實力。

  張若塵看出韓三賦只是將滅神掌修煉到入門,連小成都不算,可是用來破風裂斷魂陣已經足夠。

  就在韓三賦打出滅神掌的時候,張若塵立即將風之翼激發出來,單手抓住黃煙塵纖細的蠻腰,將她抱起,以每秒一百米的速度,向著遠處飛去。

  “轟!”

  風裂斷魂陣被滅神掌破開,地面變得支離破碎,向著地底塌陷下去。

  在半空向下看,剛才風裂斷魂陣的位置,出現一個十多米長的巨大掌印,深深的向下凹陷。簡直就像巨人的手,向地面拍了一下,留下的痕跡。

  韓三賦望著張若塵和黃煙塵逃走的方向,正打算追去,突然,一股濃烈的血腥味,從遠處飄來。

  墨青龍嗅了嗅,也露出疑惑的神情:“哪里來的血腥味?”

  就在這時,一片血云從遠處急速沖過來,片刻之后,就出現在魔教囚徒的百米之外。

  那一片血云之中,站著一個全身血淋淋的美艷女子。

  她長著一雙緋紅的眼睛,穿著全是鮮血的衣袍,頭頂上方懸浮著一團金色的光暈,嘴唇微微一勾,露出兩顆長長的獠牙。

  “吸了你們的鮮血,我應該就能達到天極境。”陸函的嘴里,發出陰測測的聲音。

  墨青龍的臉色一變,道:“難道她就是那一只吸血的怪物?”

  “我不是怪物,我是半圣。”

  陸函發出一聲刺耳的嘯聲,沖進魔教囚徒之中,一把抓住墨青龍的脖子,一口咬了下去。

  “吱吱!”

  墨青龍忍住脖子上傳來的痛疼,將雙劍拔出,同時刺向陸函的腹部和頸部。

  “嘭!嘭!”

  陸函的腹部和頸部出現一層金色的光暈,散發出一圈圈圣力漣漪,十分輕松的擋住墨青龍的雙劍。

  那是半圣之光在守護她的身體,根本不是墨青龍的力量可以破得開。

  墨青龍不停反擊,卻沒有任何作用,根本傷不到陸函。

  沒過多久,墨青龍的雙臂垂下,靜止不動,身體變得干癟了下去。

  他體內的血液,被陸函吸干,變成一具干尸。

  看到這一幕,拜月魔教的那些囚徒,全部都被嚇得膽寒。

  韓三賦倒吸了一口涼氣,有些驚駭的盯著那一個長著獠牙的美麗女子。他還沒有來得及去救墨青龍,墨青龍就已經被吸干鮮血,只剩一層皮和骨頭。

  張若塵摟著黃煙塵纖細的柳腰,將她抱在懷中,將真氣不斷注入風之翼,向著遠處急速逃竄。黃煙塵的身體十分柔軟,身上散發出的淡淡幽香。

  若是讓武市學宮別的學員看到這一幕,恐怕會嫉妒得抓狂。

  借住風之翼,很快張若塵和黃煙塵就飛到赤空秘府的大門,重新落回地面。

  “真是奇怪,韓三賦的修為那么強大,怎么沒有追上來?”就要逃出赤空秘府,黃煙塵卻沒有一絲喜色,反而露出凝重的神情。

  “那人叫做韓三賦?”張若塵道。

  黃煙塵點了點頭,道:“整個天魔嶺三十六郡國,只有韓三賦修煉了滅神掌。此人在拜月魔教中的地位頗為特殊,曾經是景月郡國的魔教總舵主,名氣極大。”

  張若塵道:“以他的實力,若是要追我們,就算我們又風之翼也逃不掉。除非他遇到了大麻煩,根本沒有精力來對付我們。”

  張若塵本來還想收取陸函身上的半圣之光,可是黑市和拜月魔教的囚徒全部都逃出來,打亂了他的計劃。

  繼續留在赤空秘府,只會成為黑市和拜月魔教的囚徒的攻擊對象。

  “還不放開我?”黃煙塵冷冷的盯了張若塵一眼。

  張若塵這才發現自己竟然依舊還將黃煙塵抱在手中,剛才一直在思考魔教囚徒的威脅,渾然忘了他們已經落回地面。

  立即將黃煙塵放開,張若塵絲毫都不覺得尷尬,道:“我們必須要立即離開赤空秘府,現在的赤空秘府太危險了!”

  張若塵和黃煙塵剛剛走出赤空秘府的大門,就看見提劍而立的紫茜,在她旁邊是端木星靈和小黑。

  那一個拜月魔教的兇悍婦人,站在另一頭。

  她只有一只獨眼,另一只眼睛的位置覆蓋著一塊金屬片,臉上也滿是傷疤,顯得十分猙獰。

  她名叫秦穆,修為達到地極境小極位,在魔教之中也算是頂尖高手。

  秦穆本來是去追殺紫茜,可是卻在赤空秘府的大門外遇到端木星靈和小黑,將她給攔了下來。

  在張若塵和黃煙塵趕來的時候,她們已經對峙了很久。

  端木星靈看著站在對面的秦穆,笑盈盈的道:“秦穆,你雖然是地極境小極位的修為,可是在赤空秘府中已經關押了六年,現在還剩多少力氣?我若是你的話,肯定掉頭就逃。”

  秦穆看著端木星靈,又看了看那一只巨大的黑貓,最后目光向著黃煙塵和張若塵看過去。

  若是單打獨斗,在場任何一個人都不是她的三招之敵。

  可是這些人全部都掌握著真武寶器,身上又有各種底牌,戰斗起來,她未必就一定能夠取勝。

  秦穆緊咬著牙齒,瞪著張若塵,道:“你們怎么從韓三賦的手中逃脫?”

  其實,張若塵也不想和一位地極境小極位的強者為敵,若是真的戰斗起來,就算所有人聯手,也未必是秦穆的對手。

  張若塵道:“他們應該是遇到了大麻煩,你最好還是回去助他們一臂之力。”

  秦穆并不懷疑張若塵的話,以韓三賦的實力,若不是遇到了別的強者,張若塵和黃煙塵根本不可能從他的K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