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六十九章 出山

  真氣疾速流動,從掌心噴涌而出,注入那一滴半圣血液。

  “嘩――”

  半圣血液立即散開,化為一條一米多長的血氣蛟蛇,圍繞張若塵飛行。

  張若塵深吸一口氣,那一條血氣蛟蛇,直接被他吸進體內。

  “轟!”

  進入體內,血氣蛟蛇的強大圣力爆發出來,熾熱如火燒,讓寧小川的五臟六腑疼痛欲裂,心臟、血脈中的血液猶如沸騰起來。

  張若塵早有準備,取出一顆冰脈丹,快速服進嘴里。

  冰脈丹化為一道冰寒的涼氣,融入張若塵的身體,將張若塵的五臟、六腑、經脈、血脈保護起來。

  “太明玉凈天!”

  張若塵按照《九天明帝經》第二層的修煉方式,調動體內的三十六條經脈,快速吸收半圣血液蘊含的血氣和圣力。

  一縷縷血氣從張若塵的體內散發出來,化為一個直徑三米的巨大血繭,將張若塵包裹在血繭的中心。

  大概三天之后,冰脈丹的寒冰丹氣被張若塵完全吸收,半圣血液中的那一股火熱的力量,再一次爆發出來,像是要將張若塵燒成灰燼。

  張若塵將第二枚冰脈丹服下,第二股寒流涌入身體,再一次幫助張若塵抵擋半圣血液的熱量。

  又過去三天,張若塵將第三枚冰脈丹服下。

  半圣血液的血氣和圣力,不斷被張若塵吸收,全身每一個細胞都膨脹起來,像是要將張若塵的身體撐破。

  張若塵的武道修為,沖擊到一個臨界點。

  “轟!”

  眉心的氣湖,發出一聲劇烈的轟鳴,震得張若塵全身一顫。

  氣湖的容量不斷擴增,就像打開一個更加廣闊的世界。

  原本都要將張若塵的身體撐破的真氣,像是找到了一個宣泄口,瘋狂的向著氣湖涌去。那一股難受的腫脹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說之不出的舒爽感覺。

  氣湖的容量,擴增了整整二十一倍。

  別的武者,從玄極境大極位突破到玄極境大圓滿,氣湖只會擴增十倍。

  “應該是半圣血液中的圣力,使氣湖發生脫變,所以才能擴增到二十一倍的程度。”

  當然,氣湖擴增得越大,想要將氣湖中的真氣修煉圓滿,難度也會大增。

  突破境界的時候,張若塵體內的真氣數量增加了一倍,但也僅僅只是氣湖容量的十分之一。還要修煉出九倍的真氣,才能達到真氣圓滿。

  境界突破,張若塵依舊盤坐在地,繼續煉化體內殘余的圣力和血氣。

  又過去五天時間,張若塵才將體內的圣力,全部轉化為真氣。

張若塵的雙手抬起,劃出一個圓圈,將包裹住身體的血繭吸收進體內。血光在張若塵的皮膚表面一閃,隨后徹底消失  “現在,我只是剛剛進入玄極境大圓滿,境界還不穩定。”

  境界突破,張若塵能夠明顯感覺到自己的力量提升了一大截,讓他有些掌控不住。

  圣力和血氣畢竟不是張若塵自己修煉出來的東西,就算已經轉化為真氣,依舊很難駕馭,必須要花費時間來淬煉,促使新增的真氣徹底與自己的身體融為一體。

  張若塵又在時空晶石中修煉了三個月,每天絕大多數時間都在修煉掌法,通過練掌,將潛藏體內的半圣血液的力量全部激發出來。

  同時,也通過練掌,淬煉真氣,穩固境界。

  在練掌的同時,張若塵將身上剩下的十多滴半圣真液和四枚冰脈丹紛紛服下,完全煉化。

  每天,張若塵都要打出三萬次掌印。

  三個月下來,張若塵的象力九疊又提升到一個新的臺階。

  依舊站在十米之外,張若塵單手運氣,用肉眼都能看見張若塵身體周圍的真氣涌動,全部向著手掌匯聚過去。

  “象力九疊。”

  張若塵一連打出四道掌印,四掌合為一體,化為一個真氣凝聚的手掌虛影,帶著一股呼吸的破風聲,擊在石壁上。

  “轟!”

  石壁和地面猛烈一震,上方掉落下一塊塊碎石。

  石壁上,出現一個半米長的巨大手印,深深的凹陷下去。手印周圍的石壁已經裂開,出現無數細密的碎紋。

  要知道,這是張若塵站在十米之外,隔空打出的一掌。

  若是直接一掌擊在石壁上面,也不知會爆發出多么強大的破壞力?

  “這就是四倍力量的一掌?也不知將象力九疊修煉到大成,爆發出九倍力量的一掌,力量得達到什么層次?”

  張若塵的心中十分激動,就算現在再遇到一只長著八只觸手的黑色地底蠻獸,也有一戰之力。

  經過最近三個月的修煉,張若塵體內的真氣儲量達到氣湖容量的三成。真氣數量,達到沒有突破境界前的六倍。

  “進入赤空秘府已經兩個多月,是時候出去收取半圣之光。”

  雖然只過去兩個多月,可實際上,張若塵已經修煉了半年時間。

  張若塵向著最開始掉落下來的洞穴行去,從地底,不斷將被封住的洞口破開。

  花費兩天時間,張若塵才艱難的從地底爬出來,重新來到鬼霧山的半山腰。

  旁邊是一只青色巨蝎的尸體,尸體中的鮮血已經被吸干,只剩一塊塊青色的甲殼。

  張若塵倒吸了一口涼氣,“陸函融化半圣之光后,竟然變得如此恐怖,居然連蠻獸的血液也要吸取。”

  只要陸函能夠吸收到足夠多的血液,修為就能不斷變強。

  若是她現在的力量,已經達到天極境的級別,即便張若塵掌握著金云半圣的血液,也很難從她身上將半圣之光收走。

  若真是那樣,赤空秘府中的人類修士和蠻獸,估計全部都要變成她的血食。

  張若塵急速向山下沖去,一路上都能看見蠻獸的干癟尸體,全部都是被吸干鮮血而亡。

  “必須要盡快叫她找到,不能讓她成長起來。”

  張若塵施展出最快速度,沖出鬼霧山。

  張若塵跟隨陸函離開的時候,留下的血跡,一路前行,尋覓她的蹤跡。

  達到玄極境大圓滿,張若塵的最快速度達到每秒七十五米,已經超過現在《玄榜》第一的那一位強者。同時,他的最快速度,也超過張天圭在玄極境大圓滿的速度。

  最主要的是,他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完全可以去沖擊玄極境的無上極境。

  驀地,張若塵的耳朵輕輕的動了動,聽到打斗的聲音,聲音是從一座石窟中傳出。

  “難道是陸函?”

  張若塵立即變得小心謹慎,將一滴半圣血氣取出,用真氣包裹,捏在手掌心,向著那一座石窟靠近過去。

  石窟中。

  紫茜穿著一襲白色的武袍,肌膚雪白如玉,秀發烏黑如瀑,身材修長得猶如柳枝,一雙纖細高挑的長腿踩著步法,快速移動。

  “噗嗤!”

  她手中的袖中魚腸劍,將一位身體干癟的老者心臟刺穿,然后快速后退,躲到石窟的角落。

  紫茜的一雙美麗的眼眸,緊緊的盯著依舊還圍在石窟大門外的三位老者,眼睛眨也不眨一下。

  石窟中,已經躺著四具尸體,全部都是被她殺死,有的被刺穿心臟,有的被刺穿眉心,有的被割斷脖子。

  紫茜也受了很重的傷,嘴角掛著血絲。她背上的衣袍被一道掌印震碎,露出大片雪白細膩的玉膚。

  只不過,雪白的肌膚上卻有一個血紅色的掌印,一粒粒血珠從掌印之中溢出,將她的后背完全染紅。

  若不是那七位邪人想要活擒她,恐怕她就不只是受傷那么簡單。

  七位邪人,已經死了四位,剩下的三人全部都是地極境的武道高手。

  “臭娘們,居然連殺我們四人,若是被老子擒住,非要將你蹂躪致死。”一個眼角掛著傷疤的中年男子冷聲的說道。

  他的雙臂比普通人要粗一倍,呈古銅色,充滿爆炸性的力量,向著紫茜走了過去,道:“將那一件八階真武寶器交出來,本座可以饒你不死。”

  紫茜將劍橫在身前,忍著背部的疼痛,眼前的三位地極境武道高手,就如三座大山擋在她的身前,讓她感覺到有些絕望。

  在三位地極境武道高手的圍堵之下逃走?

  那是不可能的事。

  若是到最后實在沒有逃走的希望,她會選擇在第一時間,咬碎嘴里的毒丸。絕對不能被他們活擒,要不然的話,她的下場比死還要凄慘。

  紫茜的眼中帶著寒光,道:“屠云,我可是地府門的人,你敢搶我找到的寶物,難道不怕地府門報復?”

  那一個眼角掛著傷疤的中年男子,名叫屠云,也是黑市中的兇人。

  十年前,屠云在火龍郡國屠殺了上百人,搗毀武市錢莊七處產業,后來被武市學宮的一位內宮弟子擒住,關押到赤空秘府的炎河煉獄。

  不久之前,一位潛伏在武市學宮的學員中的黑市成員,將炎河煉獄的封印打開,將黑市中的那些邪人、兇徒全部放了出來。

  與屠云在一起的另外兩人,分別叫做霍剛、陳離道。

  屠云的修為達到地極境中期,霍剛和陳離道則是地極境初期的修為。

  陳離道冷笑一聲,道:“你說你是地府門的殺手,我們就會信你?我們只知道你的身上穿著武市學宮的衣袍,那你就是武市學宮的學員。”

  霍剛嘴角一勾,淫。邪的笑道:“看到她身上的那一件衣服,我就很不爽,不知道將衣服扒下之下,又是什么景象?嘿嘿!”

  屠云點了點頭,笑道:“老子被關在炎河煉獄已經十年,十年都沒有碰過女人,沒想到剛剛逃出來,就遇到這么漂亮的一個絕色美人。就算她是地府門門主的女兒,老子今天也要玩她,大不了玩完之后,一刀殺死,誰知道是我們干的?”

  “既然大哥都已經發話,那就讓我親自來擒拿這個美人。我倒要看看,她的衣袍里面到底有多少分量?哈哈!”霍剛盯著紫茜微微聳起的雙。峰,眼睛瞇成一道細縫。

待會還有一章,先求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