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四十七章 左相門生

  柳信施展出一種身法武技,體內真氣運轉,身體就如一炮彈一樣的沖起五十多米高。

  “轟!”

  柳信落到戰武臺上,腳下出一聲巨響,將戰武臺震得顫動了一下。

  一股真氣浪,從腳下向四面八方涌去。

  柳信微微拱手,笑道:“在下柳信,見過天下第一劍法高手。不知道天下第一劍法高手,能不能也與在下比一比劍?”

  張若塵自然聽出柳信話中的諷刺,道:“對不起!我不是天下第一高手,你找錯人了!”

  說完這話,張若塵飛落下十八米高的戰武臺,腳尖在池中一點,猶如蜻蜓點水一般,輕飄飄的飛落到岸邊。

  張若塵根本就沒有打算要在論劍大會贏得第一,更不想迎娶十三郡主。現在,他打算離開,不想再去出風頭。

  柳信看到張若塵居然轉身就走,根本沒有與他交手的意思,心中就是一怒,眼神冷沉,道:“張若塵,你擊敗拓跋臨肅只是僥幸罷了,你知道自己不可能一直勝下去,害怕戰敗。所以,準備逃走,對吧?”

  “勝敗乃是常事,我為何要怕?我只是懶得理會一些不可理喻的人。”張若塵道。

  柳信的心中更加惱怒,道:“你說誰不可理喻?你自稱劍法天下第一,我只是虛心向你討教幾招,這也叫不可理喻?到底是誰不可理喻?”

  這一次論劍大會真的讓張若塵相當失望,不想再待下去。

  先前敗給張若塵的霍明,對張若塵恨之入骨,見到張若塵想要離開,便立即攔了上去。

  “張若塵,你若是留下與柳信一戰,我可以求父王收兵,不再攻打云武郡國。”霍明道。

  霍明剛才被張若塵打下戰武臺,摔得就像落水狗,丟盡臉面。所以一直想要找機會報復張若塵。現在,正好可以借助柳言的手,狠狠的教訓張若塵。

  這樣的機會,自然不能放過。

  張若塵道:“你的話當真?”

  霍明冷哼一聲,道:“我乃是一國王子,難道還會騙你?”

  在場聚集了數十個郡國的天才俊杰,霍明若是真的出爾反爾。必定被天下人笑話。

  張若塵之所以會來參加論劍大會,其實就是來求援軍。阻止云武郡國即將生的災難。

  若是四方郡國肯主動退兵,自然是最好不過。

  張若塵道:“好吧!既然如此,我就答應你。”

  霍明的嘴角一勾,露出陰狠的笑容,對著戰武臺上的柳信微微拱手,道:“柳公子,天下第一劍法高手張若塵已經答應與你比劍。”

  “多謝霍明王子勸說,要不然,柳某今天就不能領略到天下第一劍法高手的無上劍技。”柳信也露出一絲笑意。

  張若塵懶得理會他們兩人的一唱一和。重新登上戰武臺,道:“霍明,請記住我們之間的約定。”

  霍明道:“放心,只要你登上了戰武臺,無論是輸是贏,我都會勸說父王退兵。”

  突然,張若塵意識到霍明話中的漏洞。他說的是“勸說父王退兵”,那么四方郡王完全可以不聽他的勸告,依舊帶領大軍攻擊云武郡國。

  “這個霍明王子看似愚蠢,實際上卻十分陰險,心機很深!”張若塵的心頭暗道。

  雖然聽出霍明王子話中的陷阱,但是張若塵現在已經重新登上戰武臺。若是這個時候退下去,反而會被人笑話。

  “張若塵,你若是擊敗柳言,我拓跋臨肅必定帶領龍川郡國的軍隊,援助云武郡國。”拓跋臨肅用著鄙夷的眼神盯了霍明一眼。

  “多謝拓跋王子。”張若塵道。

  柳信卓然的站在戰武臺的中央,將劍抱在手中,盯著站在對面的張若塵。道:“真正的劍技,需要使用真氣才能貨出來。你敢不敢與我真正的一戰?”

  “你什么意思?”張若塵道。

  柳信自信滿滿的道:“我的修為達到地極境后期,你的修為只有玄極境中極位。我可以將境界壓制到玄極境中極位,與你同境界一戰,就是不知道你有沒有那個膽量?”

  經過前面三場的戰斗,柳信看出張若塵在劍法招式上的造詣極高,就算是他,也沒有十足的把握將張若塵擊敗。

  所以,他才提出要在同境界與張若塵一戰,這樣一來,他要將張若塵擊敗的機會就會更大。

  張若塵聽明白了他的意思,笑道:“你覺得不使用真氣,顯示不出自己真正的實力?”

  “沒錯。”柳信道。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你若是真的與我同境界一戰,恐怕連我一招都接不住。你可要考慮清楚!”

  在同境界,張若塵連洛虛都能擊敗,更何況是柳信?

  柳信只覺得張若塵的話是在羞辱他,冷哼一聲,道:“果然夠狂妄,你若是真的能夠一招將我擊敗,我就剁了我拿劍的手。”

  “你若真的想要剁手,我絕不攔你。”張若塵道。

  柳信向著張若塵手中的斷劍看了一眼,道:“我不想占你便宜,你先換一柄劍吧!”

  “要贏你,不需換劍。”張若塵道。

  “狂妄!”

  柳信將修為壓制在玄極境中極位,體內真氣迅運轉,將真氣注入長劍。

  “唰唰!”

  柳信腳踩步法,施展出一種靈級下品的度類武技,度快得驚人,呈現出五道幻影,同時揮劍向張若塵斬了過去。

  雖然將境界壓制在玄極境中極位,可是柳信畢竟是地極境的高手,修煉出的武技十分厲害。

  而且,他在劍法上的造詣的確很高,已經達到劍隨心走的高階境界。

  單論劍法,柳信的劍法比拓跋臨肅都要高明一些。

  張若塵看著撲面而來的五道人影,依舊一動不動,反而閉上了雙眼。

  “咻!”

  張若塵向左微微邁出一步,閃過其中一道人影的攻擊。隨后又向右橫移兩步,躲過第二道人影的攻擊。緊接著,他向后退了一步,躲過第三道人影的劍。最后,向后一仰,躲過第四道人影刺出的劍招。

  在臺下看去,柳信呈現出了五道人影,劍法急揮斬、連刺,每一招都精妙絕倫。

  張若塵卻呈現出九道人影,根本沒有出劍,甚至都沒有睜眼,卻能將柳信的攻擊全部躲開。

  戰武臺上,十多個人影快移動,很難分清哪一個是柳信的真身?哪一個又是張若塵的真身?

  就連一貫高傲自負的十三郡主,也看得目瞪口呆,心中很是震驚。

  半圣弟子青赤白輕輕的搖了搖頭,道:“柳信錯的離譜,他以為可以在同境界擊敗張若塵,可是在同境界,張若塵的實力卻比他強大太多。要擊敗他,就像按死一只螞蟻那么簡單。”

  十三郡主有些不信,道:“柳信在沒有突破地極境的時候,可是玄榜第十八的高手。在同境界,怎么會比云武郡國的那個土包子差那么多?”

  坐在一旁一直沒有說話的荀歸海,笑道:“郡主殿下有所不知,張若塵可是天魔嶺武市學宮的新生第一人,據說精神力已經達到二十九階,在整個昆侖界的歷史上,也是排名前十的精神力天才。”

  聽到荀歸海的話,十三郡主徹底怔住。

  青赤白道:“張若塵雖然不是天下第一劍法高手,但是,在同境界,恐怕還真沒有幾個人可以勝得了他。”

  十三郡主有些著急,哭喪著臉,道:“那怎么辦?若是他贏得了論劍大會的第一,那我豈不是要嫁給他?我才不要嫁給他。”

  荀歸海笑道:“郡主殿下不要擔心,青兄可是半圣弟子,據說已經將劍意修煉到劍隨心走巔峰的境界。若是青兄出手,要擊敗張若塵,絕對不是難事。”

  青赤白笑了笑道:“我在玄極境中極位的時候,劍意境界也才達到劍隨心走高階境界,在度上也比張若塵要弱一點,絕對不是他的對手。若是,我現在將境界壓制到玄極境中極位與他一戰,雖然能夠將他擊敗,但是卻勝之不武。”

  青赤白現在是地極境中期的修為,就算將境界壓制到玄極境中極位,有些東西也是無法改變。

  比如他的劍道境界,又比如他已經開辟出氣海,氣海中真氣儲量比張若塵氣湖中的真氣儲量要多出上萬倍。他將境界壓制到玄極境中極位,根本就不需要擔心真氣消耗。

  另外,地極境的武者的體質,也遠比玄極境武者強大。

  所以就算青赤白將修為壓制到玄極境中極位,也會占相當大的優勢。

  柳信雖然也是地極境的修為,可是他的劍法造詣,卻根本無法和青赤白相比。

  十三郡主道:“青赤白,本郡主命令你必須擊敗云武郡國的那個土包子,你若是不幫我,我就要嫁到云武郡國那么偏僻的地方。”

  若是在青赤白和張若塵之間選擇,十三郡主當然是選擇青赤白。

  青赤白微微苦笑,有些無奈,道:“若是柳信真的敗了,在下愿意出手與張若塵一戰。”

  青赤白也看出,張若塵是一個強勁的對手,就算他有諸多優勢,可是想要贏張若塵,依舊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