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四十四章 一劍擊敗

  寧尚書又道:“更加驚人的是,他在精神力上面的天賦。根據云武郡王所說,張若塵的精神力達到了二十九階。”

  “才十六歲,精神力就達到二十九階?”

  在場的眾人,全部都是頂尖強者,堪稱千水郡國最強大的一批人。但是,就連他們聽到這個消息,心頭也不能平靜,感覺到相當吃驚。

  寧尚書在最初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也跟他們一樣的吃驚。

  千水郡王點了點頭,做出一個很高的評價,道:“此子倒是一個奇才,若是能夠大力栽培,將來說不定能夠成為半圣。”

  “就看他這次論劍大會的表現了!”寧尚書笑道。

  金鳳宛。

  兩位玄極境大圓滿的天驕,同時登上戰武臺,開始比劍。

  他們比的都是劍招,并沒有使用真氣。

  也就是說,論劍大會其實就是在比誰的劍術更加高明,與修為的強弱并沒有太大的關系。

  兩位玄極境大圓滿的天驕,實力都很強,擁有玄榜武者級別的實力,總是能夠施展出讓人眼前一亮的劍法。

  十三郡主坐在上方,看著正在比劍的兩位天驕,感覺到十分無聊。

  在她看來,今天的論劍大會的第一,必定是荀歸海、柳信、拓跋臨肅、青赤白中的一個。

  他們四人里面,必有一個是她的駙馬,別的那些天才在他們四人的面前全部都只是庸才罷了。

  看他們比劍,根本沒有一點意思。

  就在這時,十三郡主突然看到站在人群最后方的張若塵,眼睛微微一亮,露出幾分冷色,心中暗道,“這個狂徒居然真的敢來參加論劍大會,真是太好了,現在就是收拾他的時候。”

  此刻,戰武臺上的兩位天驕,已經分出勝負。

  一個名叫“朱藝”的天才,取得勝利,將另一個名叫“羅空”的天才擊敗。

  看到站在戰武臺上的朱藝,十三郡主站起身來,明眸皓齒的笑道:“朱公子不愧是金夢郡國最為天才的王子,劍法超群,讓本郡主十分佩服。”

  聽到十三郡主的夸贊,朱藝受寵若驚,連忙躬身對著十三郡主一拜。

  十三郡主向著遠處的張若塵看了一眼,突然又道:“可惜啊!朱公子的劍法雖然很高,卻高不過云武郡國的九王子。本郡主聽說,云武郡國的九王子雖然只是玄極境中極位的修為,劍法卻比地極境的武者還要高明。而且,九王子還曾經對本郡主說過,當今天才,他稱劍法第二,就沒有人敢稱第一。”

  “轟!”

  聽到十三郡主的話,整個金鳳宛都炸開鍋。

  要知道能夠進入金鳳宛的年輕武者,沒有一個是弱者,全部都是頂尖的天驕。

  那個云武郡國的九王子,竟然敢聲稱自己劍法天下第一?

  如此狂妄!

  在場的年輕天才全部都被激怒,想要將那一位九王子擊敗,狠狠的羞辱他一翻。

  “一個下等郡國的王子,竟然也敢如此狂妄!”

  “就算是半圣弟子,也不敢說自己劍法天下第一,那小子居然敢放這樣的狠話,若是讓我知道他是誰,非要讓他見識一下,什么才是真的劍法高手。”

  “估計是一直待在下等郡國的井底之蛙,在下等郡國的年輕一代劍法第一,來到了千水郡國,想要排進年輕一代前一千都很難。”

  站在張若塵身旁的陳天書,笑道:“若是十三郡主說的都是真話,那么那一位云武郡國的九王子就真是一個奇葩,今天,他算是惹了眾怒。張兄,你覺得呢?”

  張若塵像是根本沒有聽到陳天書的話,他此刻終于明白十三郡主發給他論劍帖的原因。

  她真是用心歹毒!

  殺人有兩種方式,一種是棒殺,一種是捧殺。很顯然,十三郡主用的是第二種。

  明面上是在夸張若塵,實際上卻將張若塵推到所有人的對立面。

  此地不宜久留,張若塵準備離開。

  十三郡主自然不肯放他離開,看到張若塵想要走,于是立即揚聲道:“九王子,你要去哪里?你不是想要在論劍大會上一鳴驚人,震懾全場,怎么現在就急著離開?”

  眾人全部都順著十三郡主的目光望去,盯向正要離開的張若塵。

  本來張若塵就站在最后面,現在也只有他一個人離開,當所有人轉身看去的時候,自然就顯得相當引人注目。

  已經有人沖了上去,攔住要離開的張若塵。

  張若塵實在是不想招惹那一位十三郡主,轉身過,平靜的道:“十三郡主殿下,你確定你剛才說的都是實話?”

  十三郡主冷哼一聲,道:“難道本郡主還會冤枉你不成?當時十哥也在場,他也聽得清清楚楚。”

  十王子身上的傷已經痊愈,站了出來,道:“沒錯,當時他的確在十三王妹的面前炫耀自己的劍術,自稱劍術天下第一,別的天才在他的面前,全部都是不堪一擊。怎么?九王子殿下,你現在又不承認了?”

  張若塵也不再爭辯,因為,現在就算爭辯也沒有用。

  金鳳宛的那些天才俊杰,全部面帶冷笑的盯著張若塵。坐在閣樓上的那些郡主和貴族女子,也都發出哧哧的嘲笑聲。

  唯獨只有先前與張若塵打過招呼的陳天書看出了一些端倪,料想是張若塵得罪了十三郡主和十王子,所以,才被十三郡主和十王子算計,想要借住在場的天才俊杰的手羞辱他。

  朱藝站在戰武臺上,譏諷的笑道:“九王子殿下,久聞你劍法天下第一,不知道在下能不能討教幾招?”

  眾人再次轟然笑了起來。

  十三郡主挺著胸膛,得意的盯著張若塵,那樣子就好像是在說,“這就是得罪本郡主的下場,本郡主不僅要教訓你,而且,還要你身敗名裂。”

  朱藝再次道:“九王子殿下,莫非是瞧不起在下,連賜教幾招不行嗎?”

  “也好!既然朱兄想要領教在下的劍術,那在下就與朱兄過幾招吧!”張若塵的目光中帶著幾分冷意,向著戰武臺上走去。

  本來張若塵是不想惹事,也不想參加什么論劍大會,但是,眾人卻非要逼迫他。

  張若塵并不是怕事的人,既然如此,那他就來會戰天下英才又如何?

  走到戰武臺的下方,張若塵的腳尖一踮,身體猶如一陣輕風,飛進陣法,輕輕的落到戰武臺上。

  其實,朱藝也沒有料到張若塵竟然真的敢和他比劍,見到張若塵登上戰武臺,朱藝便向他講解比劍的規則,道:“論劍大會,比的只是劍道,不比修為。你能聽懂我的意思了嗎?”

  很顯然,朱藝是將張若塵當成了愣頭青,唯恐他不知道論劍大會的比試規則。

  張若塵只是從衣袖中將閃魂劍取了出來,將戰劍拔出劍鞘,劍鋒中露出一抹寒光,鋒芒刺眼。

  將劍穩穩的捏在手中,張若塵道:“到底還比不比?”

  朱藝的眼神一冷,也不再和張若塵廢話,唰的一聲,將一柄五尺長的青鐵戰劍拔出。

  他快速向前沖去,一連踏出六步,每一步都是按照某一種玄妙的規律踩動,十分神奇,讓人很難琢磨他的出劍方位。

  僅從步伐來看,朱藝已經達到相當高明的水平,堪比一般的玄榜武者。

  張若塵站在原地,紋絲不動。

  “咻!”

  朱藝的步伐向左移動,一劍刺出,雖然沒有沒有使用真氣,劍鋒上依舊出現三朵劍花,展現出十分高明的劍技。

  剎那間,青色的劍鋒,就刺到張若塵的一尺以內。

  張若塵也立即出劍,后發而先至。

  就在朱藝的劍要刺到張若塵心口的時候,張若塵的劍,先一步抵在朱藝的頸部。

  朱藝感覺到喉嚨的位置出來一股涼意,喉嚨就像是被寒冰給封住,整個人猶如石化了一般,動都不敢動一下。

  他的劍離張若塵還有三寸的距離,而張若塵的劍已經刺穿他喉嚨外的皮膚,留下一個紅色的血點。

  只要他再敢動一下,張若塵的劍就能刺穿他的喉嚨。

  朱藝的雙腿有些顫抖,全身冒冷汗,道:“論……論劍……大……大會,禁止……殺……殺戮……”

  “唰!”

  張若塵盯了朱藝一眼,將劍收回,道:“你敗了!”

  見到張若塵收回劍,朱藝才長長的吐出一口氣,整個人都像是虛脫了一般。

  在場的天才俊杰,全部都驚異莫名。

  先前,敗給朱藝的那一位天才,驚出了聲:“僅僅一劍,擊敗朱藝,他的劍術也太厲害了!”

  只有真正和朱藝交過手的人,才會清楚朱藝的厲害。可是即便朱藝十分強大,卻依舊被張若塵輕松擊敗。

  十三郡主也露出幾分詫異的神色,狠狠的磨牙,道:“這個混蛋還有幾分真本事!”

  拓跋臨肅盯著站在戰武臺上的張若塵,道:“好劍術!劍法簡易,劍意高明,能夠化繁為簡,絲毫都不拖泥帶水。我倒想去會一會他!”

  拓跋臨肅,龍川郡國年輕一代的第一高手,年紀輕輕,便擁有地極境的武道修為。

  也正是如此,他才有資格坐在十三郡主的身旁。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