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三十六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

  “這些黑衣人,到底是什么來頭?”張少初問道。

  張若塵向著山道上看去,那二十位黑衣人已經全部被殺死,空氣中彌漫著濃郁的血腥味。

  “沒有留下活口?”張若塵微微皺眉。

  張少初嘆道:“本來是留了一個,但是卻服毒自殺。”

  僅憑張少初一個人的力量,自然殺不了二十位修為強大的黑衣人。其中有十三個黑衣人,都是被小黑殺死。

  看著滿地的尸體,張少初忍不住打了一個寒噤,再次看向小黑的時候,心頭也多了幾分畏懼。

  那一只貓,也太強了,實力不比九弟弱多少。

  “先搜看看,他們的身上有沒有什么線索?”張若塵道。

  張少初立即去搜查二十具尸體,想要從他們的身上收尋到線索。

  張若塵將地上的那一柄紫色樸刀撿起,將真氣注入樸刀,探查了一翻,道:“五階真武寶器,一共二十二道銘紋,價值十萬枚銀幣。嗯!還不錯!”

  將紫色樸刀收進空間戒指。

  “九弟,這些人的身上除了兵刃,就只有一些療傷的丹藥,除此之外,沒有任何可以證明他們身份的東西。”張少初搜出了數十瓶療傷丹藥,還有一大堆真武寶器級別的戰兵、弓弩。

  “這些丹藥和戰兵,應該也可以賣出數十萬枚銀幣。”張若塵使用空間戒指,將那些丹藥和戰兵全部收走。

  這一次張少初看得很清楚,那些丹藥和戰兵是被收進了一枚戒指里面。

  他以為看花了眼,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去,那些丹藥和戰兵果然全部消失。

  “空間寶物?”張少初驚異的道。

  “四哥,等你的修為達到地極境,我也可以送給你一件空間寶物。”張若塵肅然的道:“但是現在,你必須幫我保密。”

  張少初自然明白空間寶物的價值,連忙拍了拍胸脯,道:“九弟放心,就算打死我,我也絕對不會說出去。”

  隨后,他的臉上露出笑容,道:“九弟,我達到地級境,你真的可以送給我一件空間寶物?”

  張若塵道:“你的修為達到地極境,也就步入頂尖高手的行列,擁有自保能力。我當然可以送給你一件空間寶物!現在先不提這些,我們必須立即離開這里,我懷疑追殺柳傳神的人,不止這一波,還有別的高手。”

  兩人騎著蠻獸,以最快的速度,向著天岳關趕去。

  “我們必須在天黑之前,趕到天岳關。只要進入天岳關,就可以調動部分軍隊護送我們回王城。”張少初道。

  張若塵和張少初離開沒多久,又有兩隊黑衣人趕來剛才的山道。

  “半個時辰之前,這里發生了激斗,青峰舵主和二十位教眾全軍覆沒,此事必須立即稟告總舵主。”其中一個看上去頗為消瘦的黑衣人,站在崖邊,嘴里發出蒼老的聲音。

  “難道是武市錢莊的高手已經趕來云武郡國將柳傳神救走?”一位年輕的黑衣人問道。

  “應該不是武市錢莊的高手,他們沒那么快趕過來。”

  那一位年長的老者,仔細的察看地上的痕跡,道:“救走柳傳神的應該是兩個人,他們騎著二階蠻獸。你們看地上的蹄印,是向天岳關的方向。”

  “他們去了天岳關?”

  “應該沒錯。”那一位老者,道:“立即追上去,說不定還能在半路上攔截到他們。”

  “他們去天岳關就是自投羅網!”

  兩隊黑衣人,同時向著天岳關追去。

  張若塵和張少初都是王子的身份,進入天岳關,便立即前往城主府。

  隨后,張少初又立即前往軍營,調遣了五千精銳軍隊,將整個城主府保護了起來。

  這一切都是張若塵的意思,要知道就連天極境的武道神話都被打成重傷,由此可見對方的勢力絕對想到龐大,不能掉以輕心。

  鎮守天岳關的大將軍,名叫陳玉禪,在云武郡國的軍中,屬于排名前三的強者,對云武郡王忠心耿耿。

  雖然陳玉禪的修為沒有達到天極境,可是卻掌握著一件八階真武寶器,擁有和天極境強者抗衡的實力。

  最主要的是,天岳關布置有護城大陣,一旦將陣法開啟,就算是天極境強者,也要被陣法誅殺。

  張若塵并沒有告訴陳玉禪躲進城主府的原因,只是讓陳玉禪加強防御。今晚,天岳關說不定會發生一場血戰。

  陳玉禪是一個小心謹慎的人,早就聽說過關于這位九王子的事跡,所以,對此事相當上心,以為是四方郡國的高手在追殺九王子。

  于是,他立即派人將消息傳回王城,希望云武郡王能夠派遣高手來護送九王子和四王子。

  與此同時,天岳關的某一處住宅,正亮著明亮的燈火。

  一個帶著金色面具的黑衣人,走進住宅,在一位侍女的帶領下,來到一座亭子的外面。

  那一個黑衣人將臉上的金色面具摘下,露出一張蒼老的臉。若是張若塵在這里,就能將他認出來,正是清玄閣的掌柜,墨翰林。

  秦雅坐在亭子的中央,身前放在古箏,玉指在琴弦上撥動,奏出一曲柔美動聽的琴樂。

  墨翰林靜靜的等在亭子外,并沒有打擾她的雅興。

  一曲揍罷,余音裊裊。

  秦雅用白色的絲綢,輕輕的擦拭著纖細的玉指,漫不經心的道:“柳傳神死了嗎?”

  她的聲音十分柔媚,聽在耳中,有一種酥麻的感覺。

  墨翰林道:“回稟總舵主,柳傳神……應該是被人救走。”

  秦雅笑了笑,道:“哦!誰那么大的膽子,竟然敢救拜月神教要殺的人?”

  墨翰林道:“若是情報屬實,柳傳神應該是被九王子和四王子救走,現在就在天岳關的城主府。”

  “哪一個九王子?”秦雅的黛眉微微的一挑,露出幾分感興趣的樣子。

  墨翰林知道總舵主對張若塵頗為感興趣,于是就如實稟報,道:“張若塵。青峰舵主和二十位教眾在天岳山中與張若塵和張少初遭遇,全軍覆沒。”

  得知一個分舵的高手全軍覆沒,秦雅沒有絲毫動容,反而露出笑意,道:“呵呵!我果然沒有看錯張若塵,在短短一年不到的時間,就擁有殺死地極境武者的實力。”

  “根據武市學宮那邊傳來的消息,張若塵不僅獲得了四院新生第一,而且還是武市學宮歷史上的第一精神力天才。據說,同境界的洛虛,也不是他的對手。”

  墨翰林的心頭十分驚訝,第一驚訝的是張若塵的天資,第二驚訝的是總舵主居然對張若塵的事如此上心。

  “此子是提前除掉,還是想辦法將他拉攏到本教?”墨翰林問道。

  秦雅站起身來,站在亭子的邊緣,眺望著天空,道:“小圣女對他頗為感興趣,已經已經傳訊給我,讓我務必保他一命。”

  “既然是小圣女的意思,那我們還是不要得罪他。再說,就算他回到云武郡國,也已經改變不了大局。”墨翰林沉思片刻,又道:“那我們還殺不殺柳傳神?柳傳神可是天極境的強者,若是留他性命,必定后患無窮。”

  秦雅道:“反正我們已經暗中接收了武市中半數以上的產業,整個云武郡國的經濟命脈已經被我們控制了一半。剩下的殘局,就交給黑市的人去收拾吧!再說,陳玉禪掌握著喚風珠,不是那么容易對付,我們犯不著去冒險。”

  墨翰林點了點頭,道:“那我們就坐山觀虎斗,若是黑市和天岳關的守軍兩敗俱傷,那就最好不過。”

  天岳關,城主府。

  為了幫助柳傳神療傷,張若塵特地派人去購買了一枚四品療傷丹藥“玄劫丹”,花費了六十萬枚銀幣。

  服下玄劫丹,柳傳神身上的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愈合,結上疤痕,就連被斬斷的手臂,也快速長出一層皮膜。

  沒過多久,柳傳神便醒了過來,依舊十分虛弱。

  外傷容易痊愈,內傷卻很難醫治。

  柳傳神看到站在房間中的少年的背影,略微感覺到有幾分熟悉,有些虛弱的道:“敢問少俠,柳某怎么會在這里?”

  張若塵立即走過去,詢問道,“柳莊主,你終于醒了!追殺你的到底是什么人?”

  見到救自己的人,竟然是張若塵,柳傳神眼中露出哭笑不得的神色,嘆道:“原來是九王子,真是沒有想到,才過去幾個月而已,柳某便欠下你一條性命。”

  柳傳神顯得頗為疲憊,但他畢竟是天極境的武道神話,底子深厚,雖然身受重傷,卻依舊從床上走了下來。

  真氣在體內運轉了一個周天,柳傳神的精神狀態好了很多,一股不怒自威的武道氣勢,從身上散發出來,像是讓整個房間的空氣都凝固。

  柳傳神嘆息了一聲,道:“武市錢莊在云武郡國的產業,幾乎全軍覆沒。上萬名武市錢莊的重要成員被殺,三千八百多家店鋪被吞并,礦山、牧場、錢莊全部被奪走,損失慘重。武市錢莊對云武郡國的經濟,徹底失去控制,數百年來建立的根基,一夜之間蕩然無存。我有罪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