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三十五章 山道激戰

  張少初十分驚訝,四處尋找柳傳神,卻連一根毛都找不到。

  難道柳傳神被九弟放到雙頭血獅的肚子里面去了?

  張少初盯著雙頭血獅的肚子,又看了看鎮定自若的張若塵,心中暗下決心,回到王城,一定要求九弟將那一種秘術傳給他。

  “噠噠!”

  鐵蹄聲越來越近。

  很快,一群帶著金色面具的黑衣人,騎著高大的羚馬,殺氣騰騰的沖到張若塵和張少初的對面。

  一共二十一人,全部都是武道強者,背著弓弩、戰劍。

  每一個黑衣人的身上都沾著鮮血,臉色的金色面具,顯得頗為猙獰。所有人的目光,全部盯著張若塵和張少初。

  剎那間,山道上的氣氛,變得十分肅殺。

  其中一個身軀高大的黑衣人,瞪著張若塵和張少初,沉聲的道:“你們兩個是什么人,為何出現在這里?”

  張少初顯得無所畏懼,挺了挺胸膛,用鼻孔瞪著那黑衣人,傲然的道:“這條路是我家修的,我為何不能出現這里?”

  最前方的那一個黑衣人,聲音冰冷的道:“你們有沒有看見一個受了重傷的中年人?”

  “沒有。”張若塵平靜的道。

  張若塵能夠感受到那一個黑衣人身上強大的氣息,那一股氣息與紅耶將軍身上的氣息很相似。

  也就是說,那一個黑衣人的修為,很可能達到了地極境。

  若是他們真的是在追殺柳傳神,那么就最好不要招惹他們。

  那一個黑衣人將張若塵和張少初仔細的打量了一翻,向著身后的那些黑衣人一招手,道:“我們走。”

  張若塵和張少初都微微松了一口氣。

  就在這時,一個黑衣人的聲音響起:“舵主,地上有血跡。”

  最前方的那一個黑衣人立即向地上看去,果然發現一灘新鮮的血跡。那一個黑衣人立即抬起頭,眼神冰冷的向張若塵望去。

  “動手。”

  既然已經敗露,張若塵果斷出手,揮動閃魂劍,向著那一個修為最強的黑衣人斬了過去。

  張少初也立即取出奪命鐮刀,殺入黑衣人之中,看似肥胖的身體,卻擁有極其矯健的身手。

  剎那之間,張少初就連殺三人。

  “真是麻煩!”小黑將一頁書紙扯下,用兩根貓爪子捏住,將真氣注入書頁。

  書頁的表面,出現一層淡淡的光暈。

  “噗嗤!”

  書頁飛出去,比利刃還要鋒利,將一個玄極境初期的黑衣人的頭顱斬飛。

  張若塵爆發出自己的最強力量,雙臂發力,一劍劈到那一位黑衣人的頭頂。

  “好小子,隱藏得夠深,你將那一個受了重傷的人藏到什么地方去了?”黑衣人將背上的紫色樸刀取下,橫刀一擋,擋住了張若塵全力一擊。

  “轟!”

  黑衣人座下的鈴馬,承受不住那一股強大的力量,四腿骨折,悲嘶一聲,倒在地上,墜落下懸崖。

  張若塵見到黑衣人擋住他全力的一劍,眼睛一瞇,道:“果然是地極境的強者。像你這樣的強者,在云武郡國,每一個都有名有號。你到底是誰?”

  “嘭!”

  張若塵又是一劍斬出去,在冰系銘紋的力量之下,劍氣中帶著寒勁,讓黑衣人的身上結上一層寒霜。

  那一個黑衣人連退三步,再次盯向張若塵,心中頗為驚訝。

  他根本沒有料到一個十多歲的少年,爆發出來的戰力,卻并不比他弱多少。

  要知道,他可是修煉了四十多年,才有現在的修為。

  那少年才多少歲?

  “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黑衣人的手腕用力,一股渾厚的真氣從體內被爆發出來,將張若塵震退。

  張若塵悄悄的將空間領域釋放出來,將黑衣人覆蓋在空間領域之中,道:“你們為何要殺柳傳神?”

  “柳傳神果然是被你救下,哏哏,小子,你闖大禍了!老實將柳傳神交出來,本舵主可以留你全尸。”黑衣人站在懸崖邊,橫刀而立。

  “若是我沒有猜錯,你的修為是地極境初期。”張若塵道。

  地極境的修為,在云武郡國,絕對屬于獨當一面的武道強者,完全可以建立一個家族,一個宗門。進入軍營,也是將軍級別的人物。

  黑衣人笑道:“你害怕了?”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我是想說,憑你的修為,還殺不了我。”

  “狂妄!地極境的強者都殺不了你,你以為你是玄榜武者?”黑衣人道。

  張若塵不再多言,將閃魂劍中的十四道銘紋全部激活,腳踩步法,向著黑衣人攻擊過去。

  “天心指路!”

  戰劍一揮,拖出一道七米長的劍氣,在地面上,留下一道長長的劍路。

  黑衣人沒有想到,那小子不僅不逃,反而還主動攻擊他。

  “來得好。”

  黑衣人雙手捏著紫色樸刀,受到真氣的激發,銘紋被激活,刀鋒上出現一縷縷紫色的電光。

  “轟!”

  一刀斬破劍氣。

  黑衣人連踏三步,在地面上留下三個深深的腳印,在踏出最后一步的時候,身體騰飛起來,一刀向張若塵劈斬下去。

  刀中蘊含雷電之力,以他的身體為中心,四周的空氣中出現一縷縷游離的電光,全部都匯聚到刀鋒。

  張若塵根本無法后退,因為,身后就是懸崖。

  “天心滿月!”

  閃魂劍在空氣中畫出一個圓圈,明亮的劍光,讓劍圈猶如一輪明月,懸浮在張若塵的頭頂。

  劍招擊出,與紫色樸刀發生激烈碰撞,劇烈的聲響傳出去,久久的回蕩在山岳之間。

  “嘩啦啦!”

  張若塵腳下的石頭碎裂,一塊塊碎石滾落下懸崖,掉進險峭的深淵。

  “唰!”

  黑衣人急速變招,身體在半空旋轉三百六十度,一連劈出三刀。

  每一刀都蘊含雷電之力,猛烈無比,就算是一片崖壁,估計都已經被劈碎。

  張若塵只能被動防御,施展出御風飛龍影,在狹窄的山道上快速飛掠,盡量避免和黑衣人正面碰撞。

  “地極境強者果然厲害,以我現在的實力,可以與地極境初期的武者抗衡,但是,想要擊敗地極境初期的武者太難了!”張若塵的心頭暗道。

  幸好張若塵的速度與黑衣人在伯仲之間,若是換成司空術來和黑衣人交手,估計十招之內就會落敗。

  “真是奇了,這小子竟然與我交手五十多招都沒有敗,莫非他真的是玄榜武者?”黑衣人越戰越心驚,終于意識到眼前這個少年不好惹。

  不是地極境武者,戰力卻并不比地極境武者弱多少。

  只有玄榜武者,才有這樣的本事。

  整個云武郡國,僅僅只是十八位玄榜武者,最年輕的一個都已經三十五歲。

  十多歲就成為玄榜武者,天資得有多高才能做到?

  “魔刀三疊。”

  黑衣人施展出一招靈級下品的刀法,渾身的氣勢大增,一刀斬出去,化為三道刀影。而且,他手中的紫色樸刀也跟著劈過去,斬向張若塵的脖頸。

  地極境武者施展出來的靈級武技,威力極強,根本不是玄極境武者施展出來的靈級武技可以比擬。

  刀氣還沒有劈到張若塵的身上,張若塵身上的衣袍就已經被無形的力量,撕裂出一道道口子。

  “天心風雨!”

  張若塵豁然騰飛起來,將劍隨心走巔峰的劍意境界爆發出來,劍如驚鴻,在紫色樸刀的刀鋒上游走,刺向黑衣人的心口。

  黑衣人的臉色巨變,驚呼道:“劍隨心走高階的境界?不,是劍隨心走巔峰的境界……怎么會……”

  一般來說,就算是天極境的武道神話,也很少有人能夠修煉到劍隨心走的巔峰境界。

  一個玄極境的少年,將劍法修煉到如此境界,簡直可以用妖孽來形容。

  先前,張若塵施展的劍法,一直保持在劍隨心走中階的境界,并沒有施展出真正的力量。

  不到萬不得以,不想將自己的底牌暴露出來。

  既然已經暴露,那么黑衣人就必須得死。

  黑衣人果斷舍棄紫色樸刀,想要躲過張若塵必殺的一劍。

  可是他還是小瞧劍隨心走巔峰境界的劍招的威力,才剛剛向后退了半步,閃魂劍就刺進他的心臟。

  “哧!”

  閃魂劍的劍尖,從黑衣人的背后刺出,低落下一滴滴鮮血。

  黑衣人看著刺穿心臟的劍,感覺到劍的冰涼,緊咬著牙齒,大吼一聲,“那就同歸于盡吧!”

  調動體內最后的力量,黑衣人向著張若塵撞了過去,將張若塵撲下懸崖。

  張若塵的臉色也微微一變,沒想到地極境武者的生命力如此之強,已經被刺穿心臟,竟然還有反撲的力量。

  “九弟。”張少初的臉色一變,立即向崖邊沖過去。

  就在這時,張若塵化為一道虛影,提著血淋淋的戰劍,從懸崖下方飛了上來,穩穩的落到地上。

  張若塵長長的吐出一口氣,道:“太險了,幸好修煉了御風飛龍影,要不然就真的與他同歸于盡。今后一定不能這樣大意了!”

  張少初想到張若塵在挑戰臺上施展的那一種驚艷的速度類武技,心中暗想,“那應該就是御風飛龍影,有機會得求九弟教我才行。我若是學會那一種速度類武技,就算是地極境武者想要殺我,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