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九章 毫無懸念的新生第一

  獨孤林顯得頗為落寞,從小到大,第一次嘗到失敗的滋味,而且還敗得這么慘。

  以前,他走到哪里都是天之驕子,無敵于同輩武者,于是就養成了驕傲自負的性格。

  敗在張若塵的手中,他才發現原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誰都不敢說自己就是年輕一代的第一人。

  獨孤林盯著站在對面的張若塵,眼神復雜,嘴唇顫了顫,艱難的道:“我敗了!張……師兄……”

  張若塵看出獨孤林有些意志消沉,于是道:“今天是我贏了,可是將來,你未必不能重新贏回去。不是嗎?”

  孤獨林的眼中重新燃起斗志,瞳孔中,像是出現兩團火焰,道:“多謝張師兄指點。現在,我就想知道,張師兄剛才使用了幾成力量?”

  “十成。”張若塵道。

  “明白了!”獨孤林臉色再次變好了一些,退了下去。

  實際上,張若塵剛才只用了七成力量,但是為了不再打擊獨孤林,所以才說用了十成力量。

  善意的謊言,有時候也是給對方的鼓勵,畢竟張若塵和獨孤林并沒有深仇大恨,大家都是在為學院的榮譽而戰。

  獨孤林將赤明海打成重傷,廢掉了西院的一位的高手,讓西院士氣大減。張若塵自然就出手將他打成重傷,也廢掉東院的一位高手,打擊東院的士氣。

  就算受了重傷,服用丹藥,很快就能養回來,只是無法參加今天的四院新生聯合比武。

  遠處,端木星靈盯著張若塵,一雙美若星辰的眼眸之中,露出驚嘆的神色,道:“他的修為提升得也太快了,肯定已經達到玄極境中極位,力量相當驚人。”

  “以他現在的實力,已經不比排名靠后的那些玄榜武者弱多少。”黃煙塵道。

  端木星靈也點了點頭,美眸眨眨,嘴角露出一絲笑容,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三大院的副院主相互看了一眼,全部都露出無奈的神色,四院新生聯合比武還沒有開始,第一名就已經被確定了。

  在往年,還很少遇到這樣的情況。

  東院算是陪了夫人又折兵,本來想要打擊西院的士氣,沒想到卻損失了一位新生第一。

  東院副院主真的是欲哭無淚,心中頗為后悔,早知道就不該縱容獨孤林,應該及時阻止他和張若塵的戰斗。

  西院院主的臉都笑開了花,越看張若塵越覺得很順眼,只可惜沒能收他為親傳弟子,實在是一個遺憾。

  西院院主的臉色一肅,將真氣與聲音相融,宣布道:“四院新生聯合比武,正式開始。”

  在真氣的涌動之下,西院院主的聲音響徹整個西院,在山中久久回蕩。

  緊接著,青華副院主開始宣讀新生比武的規則。

  四大院的新生都是一百二十人,分成一百二十個小組。

  四大院的新生第一名,分為第一小組;四大院的新生第二名,分為第二小組……四大院的新生第一百二十名,分為第一百二十小組。

  第十一小組到第一百二十小組,每一個小組的第一名得到“三”積分,第二名得到“二”積分,第三名得到“一”積分,第四名得到“零”積分。

  前第十小組,一共加起來四十人,按次序排名。

  第一名得到“八十”積分,第二名得到“七十”積分,第三名得到“六十”積分,第四名得到“五十”積分,第五名得到“四十”積分,第六名得到“三十九”積分,第七名得到“三十八積分”……第四十名得到“五”積分。

  最后,所有學員的積分加起來,積分第一的學院,就是這一屆新生綜合第一的學院。

  很明顯,真正的交鋒是四大院新生前十的交鋒,積分差距也最大。

  無論是在武市學宮,還是在武道界,真正的頂尖高手起著決定性的作用。這也是武市學宮如此安排積分的原因!

  西院的新生,一共有一百一十八人參加比武。另外兩人分別是霍星王子和赤明海,一個已經死了,一個受了重傷。

  東院的新生,也只有一百一十八人可以參加比武,其中排名第一的獨孤林受了重傷,不能參加比武。曾經東院的新生第二,就變成東院新生第一的代表。

  北院和南院都有一些特殊情況,也只選出一百一十八人參加比武。

  西院武場,一共設立有十個比武臺,足有四米高,長寬都是十米。比武臺的四面八方都刻錄有陣法銘紋,只要是武者的攻擊撞擊在比武臺上,就會將陣法銘紋激活,形成一層保護光罩。

  十個比武臺,同時進行。

  戰斗進行得很快,到中午的時候,就全部結束。

  張若塵毫無意外的成為四院新生第一,為西院爭取到八十積分。新生之中,根本沒有人能夠擋住他一招。

  在比武開始之前,大家就預料到結果,并沒有太過驚奇。張若塵這樣的天驕,即便是在武市學宮,也要很多年才會出一個。

  西院最大的驚喜是紫茜,以玄極境大極位的修為,擊敗東院的新生第一和北院的新生第一,成為今年四大院的新生第三,為西院爭取到六十積分。

  西院以總積分五百三十九分,成為今年的新生綜合第一。

  南院為新生第二。

  東院雖然損失了新生第一孤獨林,可是依舊十分強勢,以微弱的差距輸給南院,成為新生第三。

  北院為新生第四。

  新生排名第一,得到十滴半圣真液的獎勵。

  新生排名第二,得到九滴半圣真液的獎勵。

  新生排名第十,得到一滴半圣真液的獎勵。

  拿到四院的新生第一,對張若塵來說,并沒有太過喜悅。

  張若塵真正的目標是下一場的西院季度考核,只有進入西院的排名前十,他才能參加兩個月之后的中級遺跡探索考試。

  中級遺跡之中,有機會找到遠古的寶物,還能得到最殘酷的歷練,絕對是一次重要的機會,不能錯過。

  陀木子為了中級遺跡探索考試,等了數年,一直壓制境界,沒有突破到地極境。洛水寒、黃煙塵、端木星靈也都在等這一次十年一遇的機會,錯過了這一次,就要再等十年。

  張若塵不可能再等十年,兩個月之后,他一定要進中級遺跡,參加探索考試。

  其它三大院的學員并沒有離開,對西院的季度考核頗為感興趣,想要見識西院的頂尖高手到底有多強?

  季度考核的規則:

  西院的每一個學員都有排名,排名低的學員可以挑戰排名高的學員,每一個學員只有兩次挑戰機會。

  挑戰成功,就可以獲得新的排名。

  挑戰失敗,保持原來的排名。

  依舊是十個挑戰臺,每一個學員都可以自由挑戰。

  柳乘風登上其中一個挑戰臺,站在挑戰臺的中央,道:“我要挑戰第七百六十四名。”

  柳乘風本來的排名是第八百零九名,最近,他的修為提升到玄極境中期,所以,第一次挑戰,選擇了一個稍微保守的名次。

  西院排名第七百六十四位的學員,名叫謝玄,同樣是一個年輕的男子,修為達到玄極境后期,比柳乘風要高出一個境界。

  一連交手二十多招,柳乘風使用一招靈級下品的劍法,將謝玄擊敗。

  “柳乘風挑戰勝利,取代謝玄,成為西院第七百六十四位。謝玄自動下降一個名次,七百六十五位。”站在挑戰臺旁邊的一位長老宣布道。

  謝玄下降一個名次,后面的學員,自然也全部下降一個名次。

  柳乘風還有一次挑戰的機會,但是,他并沒有立即使用,打算先看看別人的挑戰,然后再慢慢尋覓挑戰的對手。

  只有兩次機會,必須小心使用。

  十座挑戰臺,學員絡繹不絕的登上挑戰臺,挑戰比自己排名高的學員。

  在考核之前,他們就已經仔細研究過,對每一個學員都進行過調查,要挑戰誰,他們早就心中有數。

  最精彩的還是排名前十的挑戰,因為,兩個月之后就是中級遺跡探索考試,所有人全部都掙破頭想要擠進前十。

  特別是排名第十一到第五十的學員,幾乎全部都是玄極境大圓滿巔峰的修為,實力相差不大,只要有機緣,很快就能躋身前十。

  一個背著雙劍的年輕男子,走上挑戰臺,身體站得筆直,神情冷漠,道:“我要挑戰第十位,金月銘。”

  下方圍觀的學員,將雙劍男子認出來。

  “他是墨青龍!”

  “墨青龍上一次季度考核僅僅只是第四十七位,才過去短短三個月時間,他居然敢挑戰金月銘?等著瞧,金月銘最多只需三招,就能將他擊敗。”

  學員中,走出一個二十來歲的女子。

  她的嘴里發出一聲冷哼,雙腿一蹬,躍上挑戰來,站在墨青龍的對面,道:“墨青龍,你居然敢挑戰我,莫非是將‘雙劍斬鹿訣’修煉到了小成?”

  雙劍斬鹿訣,靈級中品武技,必須要精神力達到二十階以上的武者才有可能修煉成功,是一種相當厲害的武技。

  墨青龍沒有多余的話,將背上的雙劍拔出,握住手中,言簡意賅的道:“是不是修煉到小成,戰過之后,你自然會明白。”

  求票票!第一百(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