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二章 陷入包圍

  “煉化接近兩百枚三清真氣丹,才將氣湖修煉圓滿,太浪費了。”

  雖然修為提升了一大截,可是張若塵的心情卻并不是很好。

  兩百枚三清真氣丹,接近一百萬枚銀幣的價值。若是讓別的武者知道他如此浪費丹藥,非要被氣得吐血不可。

  “三清真氣丹只是二品丹藥,對我來說,效果已經很差,就算繼續服用,也不會再有太大的效果。”

  張若塵還剩三百四十枚三清真氣丹,打算帶回西院低價賣給新生,然后,再去購買三品丹藥。

  在外面,一枚三清真氣丹可以賣出五千枚銀幣的價格,張若塵若是只賣三千枚銀幣一枚,肯定會遭到瘋搶。特別是那些玄極境初期和玄極境中期的學員,三清真氣丹可以快提升他們的修為。

  打定主意之后,張若塵就將剩下的三百四十枚三清真氣丹收起來。

  “血氣凝獸。”

  張若塵全身被緋紅的血氣包裹,身后凝聚出一只七米高的巨大蠻獸虛影和一條血紅色的七爪神龍虛影。

  修為提升之后,血氣濃烈,象影和龍影也變得更加凝實,栩栩如生,就像是能活過來一樣。

  此刻的張若塵猶如龍象合體,散出強大的武道氣息。

  以他現在的修為,就算不激血脈的力量,也能爆出每秒五十二米的度。激出血脈的力量,能夠爆出每秒五十四米的度。

  “還算不錯,再讓真氣沉淀一段時間,使增加的真氣和血肉筋脈完全融合,就能沖擊玄極境中極位。”

  這一次,他在時空晶石中修煉了一個多月,外界也就過去了十多天而已。

  張若塵從時空晶石中走出來,就感受到一股強大的蠻獸氣息,抬頭看去,只見一頭五米高的血紅色獅子站在面前。

  它長著兩個碩大的頭顱。眼睛比張若塵的拳頭還要大,嘴里長著兩排巴掌長的鋒利牙齒,看到張若塵之后,立即出兩聲驚天動地的嚎叫,震得張若塵耳膜疼。

  二階上等蠻獸,雙頭血獅。

  幾乎在一剎那之間,張若塵便將閃魂劍取出來。捏在手中,指著雙頭血獅。劍鋒之上吐出半米長的劍光。

  “少年郎,莫要緊張,那只是本皇收服的坐騎。”小黑坐在地上,架著一個火堆,正在烤一只巨大的牛腿。

  那一只牛腿足有兩米多長,估計得有兩百多斤重,已經被烤得金燦燦,出濃郁的肉香。

  遠處,一只鐵皮蠻牛王的尸體倒在落葉之中。卻少了一只大腿。很顯然,那一只大腿已經被小黑給烤熟。

  “你收服的坐騎?雙頭血獅可是二階上等蠻獸,戰力堪比玄極境大圓滿的武者,它會乖乖的臣服于你?”張若塵道。

  小黑顯得頗為不屑,道:“區區一只二階上等蠻獸而已,若是本皇的修為沒有被封印,它給我做食物的資格都沒有。現在。它能夠做本皇的坐騎,簡直就是它的榮幸。小雙,對吧?”

  那一只雙頭血獅的兩顆碩大的頭顱,輕輕的點了點,然后,趴在小黑的身前。

  張若塵將閃魂劍收起來。走到雙頭血獅旁邊,盯著雙頭血獅的雙眼,將精神力釋放出來。

  片刻之后,張若塵收回精神力,笑道:“我猜得果然沒錯,你在雙頭血獅的眼球上面刻錄了御獸銘紋。”

  馭獸師一般都是在蠻獸的眼球、皮、骨頭上面刻錄御獸銘紋,從而達到駕馭蠻獸的目的。

  被張若塵揭穿。小黑絲毫都不覺得尷尬,道:“那又如何?至少它現在是我的坐騎,你有本事也去收服一只蠻獸坐騎?”

  張若塵道:“我不用那么麻煩,直接使用功勛值去學宮兌換一只蠻獸坐騎就行。一只二階上等的蠻獸坐騎,也就兩百點功勛值到五百點功勛值而已。若是我愿意,甚至還可以去兌換一只三階蠻獸坐騎。”

  巨大的牛腿,已經烤熟,小黑正打算慢慢品嘗。

  “唰!”

  忽然,劍光一閃,牛腿上面最肥美了十斤頭被割下,拋了起來,落到張若塵的手中。

  “很久沒有嘗到肉的味道……嗯……真香,多謝了!”張若塵捧著那一塊金燦燦的牛肉,用手指撕下來一塊,放進嘴里,細細的品嘗,十分享受這種感覺。

  最近半年,張若塵一直都是用血丹代替食物。再一次嘗到烤肉的味道,心情說不出的愉悅。

  “味道不錯,小黑,你的手藝比王族的御廚還要好一些。”張若塵贊嘆道。

  小黑忍了又忍,最終還是沒有火,舌頭舔了舔嘴唇,忍氣吞聲的道:“只要你吃得高興就好。”

  沒辦法,它的命運,現在完全被張若塵掌控。不忍,還能怎樣?

  張若塵和小黑將整支牛腿全部吃完,張若塵吃了二十斤左右,小黑吃了兩百斤。一人一貓的飯量,簡直大得驚人。

  其實這也很正常,據說,天極境武者一頓可以吃下一只數千斤重的蠻獸,可以將蠻獸的血肉,轉換為自身的力量。

  張若塵將小黑脖子上的時空晶石摘下來,重新收回,站起身,伸了一個懶腰,道:“我要回魔風谷修煉,你去不去?”

  “不去!我要采集一些藥材,煉制一些丹藥。”小黑道。

  張若塵道:“你煉制丹藥干什么?”

  “當然給你。”小黑頓了頓,又道:“你的修為變強,我的實力才能跟著變強。我一定要贏姓黃的那個丫頭,太囂張了,本皇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囂張的人類。”

  小黑的修為,全部被封印在乾坤神木圖。張若塵的修為越強,能夠解開的封印就越多,它的實力自然就越強。

  可以說,張若塵和小黑現在完全就是一跟繩子上的螞蚱,若是張若塵死了,小黑也會被重新封印到乾坤神木圖。

  “你還會煉丹?”張若塵露出幾分笑意。

  小黑道:“本皇博學多聞,圣手無極,別說是御獸煉丹,就算是煉器、布陣、呼風喚雨、點石成金,那也是輕而易舉的事。”

  張若塵站在林中,臉色變得凝重,做出一個噤聲的手勢,道:“噓!”

  “噓?噓什么噓?本皇還有很多別的本事,比如,召喚陰兵,溝通日月,冰封萬里……”忽的,小黑的貓耳朵動了動,似乎也聽到什么聲響,立即閉嘴。

  它的嘴里吹出一口寒氣,面前的火堆立即熄滅,那些沒有燃盡的樹枝出“哧哧”的聲音,蒙上了一層白色的寒霜。

  火堆熄滅,周圍變得漆黑一片。

  那一只趴在地上的雙頭血獅似乎也感受到了什么,兩顆頭顱抬了起來,嘴里吐出一口帶著血腥味的濁氣。

  張若塵閉上雙眼,將真氣運至雙耳,半晌之后,道:“我們被包圍了,大概兩千位人類武者。”

  “張若塵,你到底招惹了什么強敵?”小黑問道。

  張若塵沉思片刻,道:“我明白了!嶺西九郡在天魔嶺都駐扎有軍隊,其中四方郡國駐扎的軍隊最多。霍星王子恨我入骨,見我離開西院,肯定會去軍營調遣軍隊來殺我。”

  “他怎么知道我們的行蹤?”小黑道。

  “軍營中,有一種蠻獸,叫做三頭犬,只要跟著我留下的氣息,就能將我找到。”張若塵提著閃魂劍,眼神變得無比銳利,道:“準備迎戰。”

  “不逃嗎?”

  “逃不掉。”

  “張若塵,給我一百枚靈晶,本皇可以布置一座烈焰朱雀陣,或許可以對他們造成一定的威脅。”小黑道。

  張若塵想也沒想,就將一百枚靈晶取出,丟給了它。

  小黑得到靈晶,將靈晶一枚一枚的埋進地底,用貓爪子在地面上刻錄陣法銘紋。

  沒過多久,一座覆蓋方圓五十米的烈焰朱雀陣就被布置出來,只需要用真氣催動銘紋,就能將陣法激活。

  “只能布置一座低等級的陣法,希望能夠擋住這一支精銳軍隊。”小黑回到張若塵的身旁,顯得十分疲憊。

  此刻,四面八方都傳來沉重的鐵蹄聲,一支支青銅火炬將夜空照亮,在林中,形成一片火海,將張若塵和小黑圍在中央。

  張若塵一眼掃過去,果然是四方郡國的軍隊,穿著厚厚的鐵甲,騎著蠻獸坐騎,修為幾乎全部都是黃極境小極位的修為,其中一部分更是達到黃極境中極位。

  “嘩嘩!”

  大概五百位軍士半跪在地,將鐵線弓拉開,弓弦上搭著驚雷箭,全部都指向中央的張若塵。

  訓練有素,整齊劃一,絕對是真正的精銳。

  “噠噠!”

  霍星王子騎著一頭二階蠻獸下等蠻獸,從軍隊中走出來,以高傲的姿態盯著站在不遠處的張若塵,笑道:“張若塵,本王子以為你早就已經落荒而逃?”

  張若塵冷眼的看著四面八方的軍士,鎮定自若的道:“我就想確定到底是不是你,所以,才在這里等你。”

  “你是故意在這里等我?我看你是等死吧!”霍星王子臉上帶著譏諷的笑容。

  “你以為憑他們就能殺得了我?”張若塵笑道。

  霍星王子咧嘴一笑,道:“你以為你是天極境強者,能夠以一己之力抗衡一支軍隊?實話告訴你,本王子帶來的可是兩千虎烈軍精銳,別說是你,就算是一位地極境強者被包圍,那也是死路一條。”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