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零四章 生死臺

  生死臺是一座高達三十米的白色石臺,九丈見方,用一塊塊打磨平滑的萬斤巨石堆砌而成。

  在生死臺的下方,插著密密麻麻的尖銳鐵刺。每一根鐵刺都有兩米長,其中一些鐵刺的尖部似乎還殘留著血跡。

  若是武者從生死臺上摔落下去,就算不被摔死,也會被鐵刺給洞穿身體。

  所以,一旦登上生死臺,就必須要分出生死,就算想逃都逃不掉。

  風知林對自己的實力十分自信,已經先一步登上生死臺。

  他卓然的站在生死臺的中央,顯得英姿颯爽,目光向著四周望去,看著那些站在看臺上的美麗女學員,露出從容瀟灑的笑容。

  這一戰,他有必勝的信心。

  “九弟,你可一定要小心!”張少初緊握住張若塵的手,眼中帶著擔憂的神色。

  張若塵笑道:“無妨,只是一個風知林而已。”

  “張若塵!”

  紫茜從眾多學員中走了出來,穿著白色的武衣,纖細的蠻腰上纏著一根腰帶,勾勒出纖細柔美的身姿。

  周圍的那些學員,全部眼睛都看直了。他們沒有想到云武郡國的學員中竟然有如此美麗的女子,就算和那三個女魔頭比起來也不差分毫。

  眾人情不自禁的讓出一條路,就像眾星捧月一樣,將紫茜圍在中央。

  紫茜走到張若塵的面前,深深的盯了她一眼,沒有露出任何情緒波動,道:“殺死風知衣,我也有份。還是我代替你去和風知林決斗吧!”

  張若塵看著紫茜,在她身上,感受到一股奇妙的氣息。

  “你達到玄極境中極位了?”張若塵的眼睛一亮。

  紫茜點了點頭,道:“沒錯。”

  張若塵并不驚訝,畢竟紫茜擁有圣者血脈,再加上她得到了兩千點功勛值的獎勵。完全能夠在武市學宮兌換到大量的高級修煉資源。

  以她的天資,加上大量修煉資源,在一個月之內沖破瓶頸,突破到玄極境中極位,并不算太夸張。

  要知道,張若塵僅僅只是服用靈肉,并沒有刻意去修煉功法。全部時間都用來修煉武技,也只用了一個多月就突破境界。

  張若塵和紫茜最大的優勢。就是不缺修煉資源。

  “恭喜你了!”

  張若塵又道:“但是,我和風知林已經約好在生死臺上一戰,你來晚了。你下次再和他約戰吧!”

  紫茜的眼中閃過一絲異色,再次道:“張若塵,你有把握擊敗風知林嗎?”

  “應該不是難事。”張若塵笑道。

  聽到張若塵的話,站在不遠處的四方郡國的武者,全部都暗罵一聲,“狂徒!”

  “等著瞧吧!張若塵以為擊敗了聶玄、王朗、青海天就有多了不起,卻不知道。他們三人沒有一個能夠敵得過風知林一招。”

  “等上了生死臺,張若塵必然會后悔。”

  遠處,謝長老看到張若塵一步步登上生死臺,心頭有些著急,就要施展身法追上去阻止張若塵。

  若是張若塵登上了生死臺,那就一切都晚了!

  就在這時,一道銀色的虛影。從謝長老的身邊閃過,將手掌按在了謝長老的肩上。

  “司徒長老,你這是干什么?”謝長老的眼中射出寒光,十分惱怒的道。

  司徒長老依舊將手掌按在謝長老的肩上,阻止謝長老趕過去,笑道:“謝長老。稍安勿躁。兩個小輩決斗而已,你何必要插手進去吧?”

  謝長老看著遠處就要登上生死臺的張若塵,心頭更急,道:“難道你不知道張若塵是西院歷史上第四個闖過武塔第三層二關的天才?若是他被風知林殺死在生死臺上,對西院來說,將是何等重大的損失?”

  司徒長老收起臉上的笑容,冷哼一聲:“天賦高又如何?在第一輪學宮考試的時候。他殺死了近百位考生,讓學宮損失了多少英才?小小年紀就如此嗜殺,等他成為了強者,豈不是要造成更多的殺戮?這樣的天才,武市學宮不要也罷。”

  謝長老道:“司徒長老,你親眼看見張若塵殺人了嗎?”

  “自然有人親眼看見。”

  司徒長老的眼神冷峭,又道:“再說,張若塵殺死了風知林的親弟弟,難道風知林就不能為自己的親弟弟報仇?”

  另一位長老也趕了過來,不想司徒長老和謝長老鬧得太僵,于是勸道:“謝長老,咋們只是學宮的長老,只要負責給他們授課就行。至于學員之間的恩怨,我們還是盡量不要參與進去。若是什么事都需要長老來幫他們解決,只會讓這些學員養成依賴的思想,對他們沒有好處。”

  司徒長老笑道:“霍長老說得沒錯,張若塵既然是天才,就應該多磨練他。若是連風知林這一關都過不了,那只能說明他沒有成為強者的命。”

  若是在別的時候,聽到司徒長老的這一番話,謝長老說不定就信了。

  可是現在張若塵就要和風知林在生死臺決斗,可以說是必死無疑,還磨練個屁啊?

  此時,張若塵已經登上,站在了風知林的對面。

  謝長老緊咬著牙齒,怒氣騰騰的瞪了司徒長老一眼,最終還是沒有將怒火爆發出來。畢竟司徒長老的修為在他之上,與司徒長老交手,他必敗無疑。

  現在也只能期望張若塵能夠死里逃生,雖然希望很渺茫。

  司徒長老看著甩著衣袖走上看臺的謝長老,老臉上露出一抹譏誚的笑意,隨后,他又將目光盯向生死臺,臉上的笑容更加暢快。

  張若塵是不是頂尖天才,與他的關系并不大,因為張若塵既不是被他接引到西院,也不是他的親傳弟子,所以,就算張若塵死在了生死臺上,那也只能怪他命薄。

  “多謝司徒長老!”

  霍星王子從夜色中走出來,對著司徒長老恭恭敬敬的一拜。

  隨后,他將一個紫金盒子。遞給了司徒長老,笑道:“這是父王送給長老的一枚天云丹,希望能夠幫助長老的修為更上一層樓。”

  司徒長老接過紫金盒子,將盒子打開了一道縫隙,縫隙中,立即逸散出濃烈的藥香。

  司徒長老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將紫金盒子收了起來。道:“只是舉手之勞而已,郡王太客氣了!”

  霍星王子笑道:“鏟除張若塵。對著長老來說,只是舉手之勞,但是,對于我們四方郡國來說,卻是一件天大的事。云武郡國已經誕生了一個張天圭,若是再誕生張若塵,十年之后,嶺西九郡還有誰是云武郡國的對手?”

  司徒長老道:“老夫本就是四方郡國的一員,自然有義務幫助郡王掃清這些潛在的威脅。張若塵既然來到西院。老夫自然不能讓他成長起來。”

  霍星王子點了點頭,望著生死臺上的兩人,笑道:“今晚之后,西院就不會再有張若塵這個人了!”

  “嘭嘭!”

  生死臺四周的十六根銅柱的頂部,發出一連串爆響。十六團火球,在銅柱頂部的火盆中燃燒起來,將夜色照亮。

  “你倒是夠膽量。居然真的敢登上生死臺。”風知林盯著張若塵,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顯然不是在夸贊張若塵,而是嘲笑張若塵愚蠢。

  張若塵背著雙手,站得筆直,衣衫如雪,笑道:“說那么多干什么?戰吧!”

  風知林的眼神一冷。道:“好!既然你想早點死,那我就成全你!”

  兩人的目光,同時向著生死臺邊緣的兵器架看過去。

  兵器架上面,擺放著各種兵器,劍、刀、鏜、槍、鞭、矛、棍……,一共三十一種兵器。

  凡是登上生死臺的武者,不能帶自己的兵刃。只能使用生死臺上的兵器。

  可以說,誰先奪到兵器,誰就更占優勢。

  “唰!”

  風知林先一步動身,化為一道白影,沖向生死臺上的兵器架。他看中了一柄放在兵器架第三層的鐵劍,正要去拿起那一柄鐵劍。

  五指一抓,卻抓了一個空。

  張若塵站在風知林的身旁,將鐵劍捏在手中,用手指輕輕的彈了彈,道:“劍中沒有刻錄銘紋,只是一柄普通鐵劍。不過煉造鐵劍用的材質不錯,似乎加有真鐵在里面,不會輕易被折斷。”

  “你……”

  風知林盯著近在咫尺的張若塵,臉上盡是驚色。

  剛才明明是他先動身去取劍,但是,張若塵比他后出發,卻先一步將劍取走。

  這說明什么?

  這說明張若塵的速度在他之上!

  站在看臺上的學員,看到這一幕,全部都被震驚住。

  “張若塵的速度竟然還在風知林之上?”

  “敢登上生死臺,果然還是有真本事。”

  “張若塵的速度如此快,幾乎是立于了不敗之地。”

  “那可不一定,若不是在生死臺上,或許風知林的確無法擊敗張若塵。但是,生死臺畢竟只有九丈長,張若塵雖然在速度上占了優勢,可是能夠躲避的范圍只有那么大。風知林要殺他,應該不是難事。”

  “你們都忽略了最重要的一點,張若塵的修為比風知林低太多,真氣儲量絕對遠遠不如風知林。就算他的速度再快,風知林也能夠憑借深厚的真氣,將他耗死。”霍星王子冷聲的道。

  別的那些學員也覺得有理,紛紛點了點頭。

  “一群無知的人!”端木星靈輕輕的搖了搖頭,眸光向著黃煙塵看過去,笑道:“塵姐,你可是親口說過,張若塵若是擊敗風知林,你就饒他一命。”

  黃煙塵盯著生死臺的方向,道:“等他贏了再說。”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