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七十七章 箭道高手

  張若塵和紫茜疾速穿梭在危機重重的密林之中,尋找四方郡國的武者的蹤跡。

  夜色中,時常傳出一聲聲凄厲的慘叫。

  “你們是……誰……啊……”

  “我乃是四方郡國魏武大將軍之子……你……噗……”

  四方郡國的武者,本來還在謀劃狙殺云武郡國的武者,想要給云武郡國的武者一個沉痛的教訓。但是,他們卻先遭到兩個神秘人的殺戮。

  一夜之間,腥風血雨。

  紫茜的追蹤秘術和嗅覺都十分厲害,哪怕四方郡國的武者藏得再如何隱秘,也最終會被她給找到。

  到子夜的時候,紫茜已經殺死了八位武者,就連她身上的紫衣都被染紅,變成血衣。

  張若塵并不反感殺人,但是,他自己不會輕易出手殺人,就算要殺人,也是他覺得該死的人。

  “已經殺了八人,還差十二個。”

  紫茜提著血淋淋的劍,打算繼續去獵殺四方郡國的武者。

  “危險!”

  張若塵一把抓住紫茜的香肩,將她向后拖了三米遠。

  “唰!”

  一根紫色的驚雷箭,從虛空中飛過,撞擊在不遠處的一塊千斤大石上面。

  轟然一聲,千斤大石四分五裂。

  若不是張若塵出手將她拖走,剛才那一箭就能射穿她的頭顱。

  紫茜的背心冒冷汗,用著感激的眼神看了張若塵一眼,隨后,目光向著剛才驚雷箭飛出來的方向望去,道:“好厲害的箭法,差點連我都被射殺。四方郡國的年輕武者之中,擁有如此箭法的人,只有一個。風家,風知衣。”

  風家,乃是四方郡國八大七流家族之一,以箭道聞名嶺西九郡,堪稱“箭道世家”。

  風知衣是風家數一數二的箭道天才,年僅二十四歲,已經達到玄極境小極位。而且,將箭道修煉到隨心中階。

  要知道,四方郡國的年輕武者之中,僅僅只有三人修煉到玄極境小極位。

  黑暗之中,傳來一個男子的聲音,道:“不愧是云武郡國年輕一代的第一高手,居然知道是我。但是,讓我更加吃驚的是九王子殿下,在下十分好奇,你是如何察覺到我隱藏在暗處?”

  風知衣自然十分吃驚,因為,在同境界,幾乎沒有人能夠避開他必殺的一箭。

  更何況,剛才那一箭還是偷襲。

  張若塵自然不會告訴他,自己擁有強大的精神力。

  張若塵將空間領域釋放出來,將方圓十米籠罩在空間領域之中,以防風知衣再次射出驚雷箭。他道:“你的箭法太差了,當然不可能射中我們。”

  “你是第一個敢嘲笑我們風家箭法差的人!你難道不知道,兩年前的墨河之戰,就是我爺爺使用鎮鹿弓和開碑箭,將你的父親云武郡王射傷?哈哈!”風知衣大笑道:“只可惜那一箭稍微偏了一點,要不然,已經取了云武郡王的狗命!”

  張若塵的眼神一沉,道:“你似乎很有成就感?”

  風知衣笑道:“那是自然,因為我爺爺射傷云武郡王,大王賞賜給了我們風家一座城池,奴隸八萬。”

  “你要知道,那一座城池,曾經是云武郡國的城池。那八萬奴隸,曾是云武郡國的子民。只要四方郡國滅了云武郡國,我們風家將會得到更多的封賞,到時候,就算是你,也只是我們風家的奴仆。我叫你學狗叫,你就不敢學人叫。”

  張若塵道:“你是想激怒我,然后尋找我身上的破綻?”

  “哈哈!激怒你又怎樣?你能殺得了我?”風知衣笑道。

  張若塵道:“既然如此,那我今天就殺一個人試一試。”

  “唰!”

  張若塵將閃魂劍取出來,捏在手中,以極快的速度,沖進黑暗的叢林之中。

  僅僅只是一個呼吸的時間,張若塵便找到隱藏在黑暗中的風知衣。

  風知衣自然沒有料到張若塵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心頭微微一驚,立即彎弓搭箭,連射三箭。

  風家的人級上品的武技,三裂破云箭。

  三支驚雷箭,就如三道紫色的流光,疾速飛出去。

  “嘭!嘭!嘭!”

  張若塵連揮三劍,空氣中出現三道劍影,三根驚雷箭全部被挑飛出去。

  “怎么可能?”

  風知衣對自己的箭法信心十足,在如此近的距離之下,連射三箭,就算是玄極境中極位的武者,也不可能全部躲過去。

  但是,張若塵不僅不躲,反而將三支箭全部挑飛。

  就連追上來的紫茜,也被剛才那一幕給驚住。即便是她,也不敢保證,在二十米之內,將風知衣的三箭全部擋下。

  他們自然不知道張若塵擁有空間領域,在風知衣的三支箭進入張若塵的十米之內的時候,張若塵就能輕輕松松的看到三支箭的飛行軌跡。要將三支驚雷箭挑飛,自然不是難事。

  張若塵將三支箭挑飛之后,沒有半點停留,繼續沖過去。

  剎那之間,張若塵便已經沖到風知衣的面前,手臂搭得平直,一劍刺出。

  劍隨心走高階的劍意,爆發出來,張若塵簡直就像是劍神附體,劍鋒之上出現半丈高的劍芒。

  風知衣已經沒有再射出驚雷箭的機會,于是便以弓為武器,向著張若塵橫劈過去。

  要知道,他可是玄極境小極位的武者,又怎么會懼怕一個玄極境初期的武者?

  “嘭!”

  一擊交手,兩人同時后退。

  風知衣看了看被劃傷的手腕,臉色微微一變,道:“好厲害的劍法,若是換成一位玄極境后期的武者,估計已經被你斬斷了手臂。”

  “你們風家得到了我們云武郡國一座城,我現在就先送風家的一位天才下地獄。”張若塵道。

  風知衣譏誚的笑道:“就連云武郡王都差點被我爺爺射殺,你算什么東西?剛才只是我一時大意,現在,戰斗才剛剛開始。”

  “始”字剛剛落下,風知衣的嘴里就吐出一根銀色的細針。

  銀色細針,出其不意,向張若塵的心臟飛去。

  一旦被刺穿心臟,必死無疑。

  誰能想到,風知衣的嘴里還藏著一根針?

  若是換做別的武者,就算是玄極境中極位的武者,估計也會被他暗算而死。

  可是他卻偏偏遇到了張若塵,在銀色細針飛進張若塵十米之內的時候,張若塵就已經察覺到危險,立即揮劍一擋。

  那一根銀色細針倒飛出去,從風知衣的脖頸邊上險之又險的飛過去,留下一道淺淺的血痕。

  風知衣摸了摸脖頸邊的血口,更加吃驚:“你居然擋住了我的彈舌箭?”

  所謂的彈舌箭,指的就是用舌頭將藏在嘴里的箭彈射出,以達到出其不意的效果。說話之間,就能將人殺死。

  彈舍箭,乃是風家的秘技,堪稱例無虛發,常常能夠殺死修為比自己高的武者。

  “你也接我一劍試一試!”

  “天心破梅!”

  張若塵踩著步伐,一劍刺出去。

  絢爛的劍光,一分為七,簡直就像是一朵梅花在虛空綻放。

  風知衣連連后退,可是無論他怎么退,七道劍芒就是如影隨形的跟著他,離他越來越近。

  風知衣終于還是慌亂起來,雙目瞪大,道:“靈級劍訣……你……”

  “噗!”

  七道劍氣,同時刺穿風知衣的眉心,穿過腦袋,從風知衣的后腦勺飛出去。

  風知衣的眉心,出現一朵細小的血紅色的梅花。七滴血液從眉心溢出,就像是梅花的花蕊和六塊花瓣。

  張若塵將閃魂劍收回劍鞘,走了過去,使用劍鞘在風知衣的胸口一點。

  “嘭!”

  風知衣的身體,筆直的倒下去。

  紫茜站在不遠處,盯著張若塵的背影,嘴里長長的吐出一口氣,久久之后才道:“我以為你不會殺人!”

  張若塵道:“我不殺他,他就殺我,能有什么辦法?再說,你先前也聽到了,是他自己要找死,難道怪我?”

  紫茜道:“你才玄極境初期就能殺死玄極境小極位的武者,以你的天資,若是不被人殺死,必定能夠成為玄榜武者。”

  張若塵道:“主要還是因為風知衣是箭道高手,適合遠距離戰斗,不適合近距離戰斗。在近距離的戰斗中,他的實力也就相當于玄極境后期的武者。”

  紫茜也點了點頭,若是近距離和風知衣交手,她也有把握在三招之內,將風知衣殺死。

  “風知衣乃是風家的頂尖天才,花費很多資源才能培養起來,風家人對他寄予了厚望。他死在武市學宮的考試之中,風家的那些老人肯定會氣得暴跳如雷。”紫茜道。

  張若塵蹲下身,從風知衣的身上搜出一只盒子。盒子里面裝著八顆獸眼,相當于四頭二階下等蠻獸。

  “我只需要搜集十顆獸眼,就可以通過第一輪考試,現在只差兩顆。”張若塵微微一笑,并沒有因為第一次殺人,而產生心理抵觸。

  張若塵的心理素質,比很多天極境的武者都要強大。

  隨后,張若塵又從風知衣的身上搜出三十二枚靈晶和一張二星貴賓卡。

  至少要在武市錢莊存夠十萬枚銀幣,才能擁有二星貴賓卡。

  “不愧是六流家族的天才,真是富有。”

  就算張若塵得到二星貴賓卡也沒用,因為,要使用二星貴賓卡,必須在卡上滴一滴本人的血液,才能將卡上的特殊禁制解開。

  只有解開禁制,才能在武市錢莊提起銀幣。

  即便張若塵現在收集一些風知衣的血液也沒用,畢竟風知衣已經死了,血液很快就會失去活性。血液一旦失去活性,便解開不貴賓卡上的禁制。

  紫茜看到張若塵手中的二星貴賓卡,道:“用風知衣的直系血親的血液,也能解開貴賓卡的禁制!據我所知,風知衣的一位親生兄長,就在武市學宮的外宮修煉,也是一位天才強者。”

  “既然如此,那就先收起來吧!”張若塵將那一張二星貴賓卡收起來。

  十萬枚銀幣,對他來說,也是一筆不小的財富。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