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六十九章 兩個殺手

  林府。

  林濘姍收到消息,立即趕去林辰裕的住所,有些焦急的道:“哥,張若塵已經離開王宮,要去武市學宮,怎么還不動手?”

  林辰裕淡淡的一笑,道:“急什么?”

  “若是讓他到達武市學宮,就再也沒有機會殺他。”林濘姍的眼中帶著寒氣,對張若塵的恨意極深。

  林辰裕坐在椅子上,雙手合十,正在修煉一種邪功,全身散發出冰冷的寒氣。他閉著雙眼,淡淡的道:“濘姍,你就算信不過我,也應該信得過地府門。放心吧!他到不了武市學宮,就會被殺死。”

  “地府門?云武郡國最大的殺手組織,據說,曾經殺死過天極境武者。”林濘姍的眼睛亮了起來,若是真的請動了地府門的殺手,那么張若塵肯定是必死無疑。

  林辰裕笑道:“地府門何止是云武郡國最大的殺手組織,地府門在整個嶺西九郡也算是第一。這一次,地府門派遣的兩位殺手,都曾暗殺過至少一位玄極境小極位的武者。他們兩人同時出手,就算張若塵的修為達到了玄極境,也絕對是死路一條。”

  “我猜測,根本不需要等到中午,我們就能收到九王子殿下被暗殺身亡的好消息。到時候,王后娘娘肯定會給我豐厚的賞賜。哈哈!”

  林辰裕的雙目睜開,一雙瞳孔竟然是血紅色,給人一種異常猙獰的感覺。

  林濘姍的臉上也浮現出笑意,道:“既然是地府門派遣出去的殺手,自然是萬無一失。”

  除了張若塵,王城中,還有別的一些武者,也會前去武市學宮,參加今年的學宮考試。

  若是能夠考進武市學宮,那簡直就是鯉魚躍龍門,一步登天,得到用之不盡的修煉資源。僅僅只是想一想,也讓人感覺到十分興奮。

  這些武者,十分年輕,年紀都在三十歲以下,修為卻達到玄極境,每一個都不是弱者。此刻,他們全部聚集在武市斗場,靜靜的等待。

  張若塵到來的時候,武市斗場中已經聚集了三十多位年輕武者,既有男性武者,也有女性武者。

  “大家快看,九王子殿下居然也來了!”

  “真的是九王子,據說前不久,他才奪得黃榜第一,難道已經突破到玄極境了?”

  “既然來到武市斗場,肯定是達到玄極境了。真是不可思議,他修煉速度也太快了,不愧是武學奇才。”一位二十出頭的紫杉女子,手中捏著一根玉笛,盯著從車駕上走下來的張若塵,眼中閃過一絲異光。

  紫杉女子的對面,一個骨瘦如柴的男子與紫杉女子對視了一眼。兩人輕輕的點了點頭,目光同時向著不遠處的張若塵看過去,身上散發出一股淡淡的殺意。

  他們就是地府門派遣出的兩位殺手,年紀輕輕,修為都達到玄極境,堪稱天賦異稟。

  紫杉女子,名叫紫茜,長得十分美麗,在王城中有一定的名氣。但是,卻沒有人知道,她乃是地府門的殺手。

  骨瘦如柴的男子,名叫陳黎兵,顯得有些病態,看上去只有二十五歲的樣子。

  在沒有達到玄極境的時候,他在黃級武斗宮中連贏十場,在黃榜之上的最高排名是第十八位。

  正是因為他在黃級武斗宮中的優異表現,所以,才被武市錢莊招攬,成為武市錢莊的一位護衛隊長,在大量的修煉資源的培養下,修為突飛猛進,達到了玄極境后期。

  能夠成為黃榜武者的人,達到玄極境,在同境界絕對是頂尖強者,甚至能夠跨越境界殺人。

  紫茜和陳黎兵在地府門,屬于天才殺手。此次,他們的主要任務是潛入武市學宮,以方便完成今后在武市學宮的暗殺任務。

  刺殺九王子,對他們來說,只是上面安排的一個附加任務。

  若是刺殺成功,自然能夠獲得豐厚的報酬。

  要在不暴露自己的身份的情況下,將九王子暗殺,對他們來說,也是不小的挑戰。

  柳乘風立即迎上去,對著拱手一拜,笑道:“九王子殿下,柳某為以前的事,向你賠罪。”

  張若塵看到柳乘風那一副謙虛的樣子,微微有些詫異,道:“柳兄,你這是?”

  柳乘風笑道:“自從在黃級武斗場兩次敗在九王子殿下的手中,我是痛定思痛,決定改過自新,重新做人。沒想到,竟然一通百通,修為立即突破到玄極境。”

  張若塵仔細的看著柳乘風的眼睛,笑道:“恭喜柳兄。”

  “若不是九王子殿下的激勵,我恐怕也不會這么快突破到玄極境。”柳乘風笑道。

  武市錢莊的莊主柳傳神與另外幾位武市錢莊的大人物,一起走進武市斗場,頓時將所有武者的目光都吸引過去。

  柳傳神向著張若塵走了過來,笑道:“九王子殿下,本莊主與郡王在年輕的時候,可是生死之交,關系莫逆。今后,你和乘風以前有一些恩怨,希望能夠看在本莊主的面子上原諒他。若是你們一起考進武市學宮,一定要相互照應,相互扶持。”

  隨后,柳傳神的目光狠狠的向著柳乘風盯過去,道:“乘風,你做事太猛撞,遇事不夠冷靜,我要你今后多向九王子殿下學習,將九王子殿下當成你的榜樣。”

  柳傳神何等精明,自然看得出張若塵的逆天天資,自己的兒子是肯定比不上。若是自己的兒子能夠多和張若塵交往,將來自然會有無窮的好處。

  柳乘風道:“不用爹吩咐,我也一定會多向九王子殿下學習。”

  若是柳乘風真的改過自新,決定重新做人,張若塵自然也可以摒棄前嫌,不再追究以前的事。

  柳乘風也的確算得上是一位天才,年僅十七歲就能達到黃極境大圓滿,后來又成為黃榜武者,二十歲突破玄極境。

  這樣的天才,在整個云武郡國也找不出來幾個。

  因為柳傳神站在張若塵的身旁,紫茜和陳黎兵根本沒有下手的機會。

  到了中午的時候,聚集到武斗宮的玄極境年輕武者,達到六十八人。整個云武郡國,凡是要前去武市學宮的武者,已經全部到齊。

  “嘩!”

  天空傳來一聲震耳的鷹啼,響徹大半個王城。

  一只巨大的血羽鷹,從云層中飛出來,雙翼展開,足有七十多米長,簡直就像是一座血紅色的小山,從天穹之上飛下來。

  一股龐大的氣勢,從血羽鷹的身上散發出來,讓站在下方的那些玄極武者都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壓力。其中一些修為較弱的武者,更是雙腿發軟,渾身冒冷汗。

  “血羽鷹可是三階上等蠻獸,戰力堪比地極境大圓滿的武者。若是論破壞力,血羽鷹的破壞力比地極境大圓滿的武者更加恐怖。”一位玄極境的年輕武者有些顫抖的說道。

  另一位年輕的女性武者,道:“我曾在天魔嶺的外圍見過一只血羽鷹,那一只血羽鷹僅僅只是吐出一口火焰,便讓一個小鎮變成了焦土,所有人全部被燒死。”

  聽到眾人的議論聲,那些從來沒有離開過王城的貴族子弟,全部都被眼前這一頭血羽鷹嚇得臉色蒼白。

  張若塵卻顯得鎮定自若,向著頭頂上方望去,只見一個身穿銀袍的中年男子站在血羽鷹的頭頂。

  銀袍男子的身體站得筆直,背上背著一口古劍。他身上的氣勢,似乎比血羽鷹更加強大幾分。

  柳傳神背負著雙手,笑道:“謝長老,好久不見。”

  銀袍男子站在血羽鷹的頭頂,道:“柳長老,今年云武郡國就只有這么幾十個人參加學宮考試?我記得去年云武郡國一共有一百零三位玄極境武者去參加學宮考試,但是,卻只用三個人通過考試,成為了學宮的外宮弟子。”

  柳傳神是云武郡國武市錢莊的莊主,但是,在武市錢莊的內部,他與銀袍男子一樣,都是長老的身份。

  柳傳神笑道:“謝長老放心,今年考進武市學宮的人,肯定比去年要多,而且,說不定還有意外的驚喜。”

  “哦!”

  聽到柳傳神的話,謝南天的心頭一動,道:“難道云武郡國誕生了什么絕頂天才?可以排進學宮考試的前十?”

  柳傳神神秘的一笑,道:“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謝南天知道柳傳神是一個做事滴水不漏的人,云武郡國肯定是誕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天才。一定要將那一個天才找出來,提前收為弟子。

  謝南天的目光盯向下方的六十八位玄極境武者,最好,盯在了紫茜的身上,嘴里發出一聲輕咦。

  紫茜才二十二歲左右樣子,卻已經達到玄極境小極位,即便是在武市學宮的外宮,也絕對算是天才。

  “看來柳傳神指的就是她。”

  謝南天的眼中露出一絲笑意,輕輕的點了點頭,道:“既然所有人已經到齊,便全部到血羽鷹的背上,我們現在就去武市學宮。”

  六十八位玄極境武者,紛紛施展身法,飛躍到血羽鷹的背上,各自尋找一處位置坐好。

  張若塵與柳乘風并排而坐,忽地,聞到一股淡淡的香風。

  張若塵轉過身向著左邊看去,只見一個紫衣女子坐在他的旁邊,長得十分美麗,身材也格外完美,尤其是那一對酥峰格外高聳,弧度渾圓,像是會將紫衣撐破一般。

  張若塵只是向她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

  “嘩!”

  當所有人都坐到血羽鷹的背上,血羽鷹騰飛而起,轉眼間就飛出王城,向著天魔嶺的方向飛去。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