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六十七章 煉制空間戒指

  林濘姍站起身來,并沒有再看九郡主,而是將目光盯向張若塵,道:“表哥,一個月之內,記得將一百萬枚銀幣,送到林府。”

  說完這話,林濘姍和林辰裕帶著林家的三個護衛,灰溜溜的離開了王族練武場。

  走出王宮,林濘姍的眼中淌出屈辱的眼淚,冷聲的道:“九郡主居然如此侮辱我,她必須得死,還有張若塵。此生,我都不想再見到這兩人。”

  林辰裕的眼中閃過一道寒光,道:“放心吧!我已經去過黑市,花費重金懸賞張若塵的頭顱。只要張若塵敢離開王宮一步,就是他的死期。”

  “至于九郡主,要殺她更是輕而易舉的事。”

  “濘姍,你現在最重要的是努力修煉,爭取早日達到玄極境,到時候,根本不需要借助別人的手,靠你自己的實力,就能殺死九郡主。”

  林濘姍的眼中閃過一絲冷聲,道:“對!我一定要親手將九郡主千刀萬剮,以消心頭之恨。”

  林辰裕從衣袖中取出一只赤銅盒子,遞給了林濘姍,道:“這是一枚三品丹藥玄血丹,在你沖擊玄極境的時候,將它服下,可以增加三層的成功率。等你突破玄極境,就可以帶你去云臺宗府,以你的天資,要通過云臺宗府的考試并不是難事。”

  林濘姍將玄血丹收下,眼中露出一絲喜色,道:“突破玄極境,就可以去云臺宗府?真是太好了,到時候一定可以見到七王子殿下。”

  “那是當然。”

  林辰裕的嘴角露出一絲笑意,道:“七王子殿下現在可是內府弟子,地位超然。你若是能夠得到七王子殿下的寵幸,今后,少不了你的好處。”

  聽到林辰裕的話,林濘姍立即忘掉剛才的羞辱,心中生出一絲期待。七王子殿下是何等的驚才絕艷,在他的面前,張若塵只不過是一個小角色罷了。

  王族練武場。

  張若塵道:“九姐,你今天如此羞辱林濘姍,讓她在眾人的面前下跪,今后,她恐怕會使用極端的辦法報復你。”

  九郡主將碧水劍收回劍鞘,道:“我也沒打算要羞辱她,只是想要幫你要回一百萬枚銀幣。再說,本郡主又豈會怕她?就算借給她一個膽子,她也不敢動我們王族中人。”

  “希望是這樣吧!”張若塵取出一只青銅盒子,遞給九郡主,道:“九姐,這里面是一枚玄血丹,在你沖擊玄極境的時候,將它服下,可以增加三成的成功率。”

  張若塵購買玄血丹,本來是打算自己服用,沖擊玄極境。但是,他在王山中修煉到無上極境,引來諸神共鳴,在諸神的力量加持之下,直接突破到玄極境,所以,就沒有用上玄血丹。

  現在,他將玄血丹,送給了九郡主。

  九郡主絲毫都不和張若塵客氣,十分欣然的將玄血丹收下。

  別的那些王子和郡主都羨慕不已,要知道,玄血丹可是三品丹藥,價值十二萬枚銀幣,可以節省一年的修煉時間。

  一般的王子和郡主,根本購買不起。

  離開王族練武場,阿樂便向張若塵辭行,要前去黑市。

  “阿樂!”

  張若塵將要離去的阿樂叫住,意味深長的道:“一個月之后,我就要離開王城,前往武市學宮。但是,有一點我放心不下。”

  阿樂盯著張若塵,道:“九郡主?”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林濘姍受了如此大的侮辱,肯定會報復九姐,甚至有可能會對九姐下殺手。”

  阿樂道:“只要我還在王城,必定會暗中守護九郡主,不會讓林家人害了她。”

  “得到你的一句承諾,我便放心了!”張若塵笑道。

  阿樂不再多說一個字,向著王宮外走去,只留下一個孤獨而傲然的背影。

  張若塵一直覺得,花費一百萬枚銀幣,從林濘姍的手中將阿樂買下,是自己做的最劃算的買賣。

  可是一百萬枚銀幣,并不是一筆小數目。

  他現在一共只有八十九萬枚銀幣,還差十一萬枚銀幣,如何才能湊夠這一筆錢?

  “看來只能將希望寄托在時空戒子上面,只要能夠煉制出一枚時空戒子,絕對可以輕輕松松的賺夠十一萬枚銀幣。”

  “我現在已經達到玄極境,真氣更加渾厚,體內更有淡淡的諸神之力,應該可以將張型銘紋和縮型銘紋刻畫出來了。”

  八大基礎空間銘紋,前面六種銘紋,張若塵早就已經能夠刻畫出來。唯獨只有張型銘紋和縮型銘紋很難刻畫,一直都無法刻畫成功。

  要知道,張若塵的精神力十分強大,達到了三十二階。

  所以說,他以前刻畫不出張型空間銘紋和縮型空間銘紋,并不是因為精神力不夠強,而是體內的真氣不夠深厚。

  現在,他的修為達到玄極境,真氣猛增,自然就有更大的把握將張型空間銘紋和縮型空間銘紋刻畫出來。

  想到此處,張若塵便迫不及待起來,立即趕回玉漱宮。

  剛剛到玉漱宮的宮門外,甘梨將軍便提著斧頭迎了上去,對著張若塵一拜,道:“拜見九王子殿下。”

  “甘梨將軍,你有何事?”張若塵道。

  甘梨嘿嘿一笑,將一個包袱遞給張若塵,道:“這是財務府送過來的銀幣和靈晶,據說是九王子殿下在王山中獵殺的蠻獸,兌換的錢財。”

  “哦!”

  張若塵的心頭一喜,立即將包袱接過來,感覺還頗為沉重。

  將包袱打開,看到里面的銀幣和靈晶,張若塵頓時開懷大笑。

  包袱里面裝著一百四十三枚靈晶,六百七十枚銀幣,加起來就是十四萬三千六百七十枚銀幣。

  要知道,張若塵在王山中,一共殺死了三頭二階蠻獸,三十頭一階上等蠻獸,一階中等蠻獸也是三十頭以上,還有部分一階下等蠻獸。

  一頭二階蠻獸的價格,幾乎都在兩萬枚銀幣以上。比如,二階蠻獸銀龍獅,全身都是寶,若是拿到武市去賣,一般都能買到三萬到四萬枚銀幣。

  一頭一階上等蠻獸的價格,在五千枚銀幣到一萬枚銀幣之間。

  一頭一階中等蠻獸的價格,一般在一千枚銀幣左右。

  “我在王山中待了半個月,便賺到十四萬三千六百七十枚銀幣。這還是因為在財務府兌換的原因,價格都偏低,若是拿到武市中的賣,價格估計會達到二十萬枚銀幣以上。”

  獵殺蠻獸,看似相當賺錢,其實并不是那么容易。

  張若塵之所以能夠獵殺到那么多蠻獸,那是因為,王山本來就是王族的狩獵場,圈養在王山中的蠻獸攻擊力都不算強,而且也根本不會出現二階上等的蠻獸和三階的蠻獸,危險程度相對低。

  若是換做天魔嶺,或者是通溟河,別說是玄極境初期的武者,就算是玄極境大圓滿的武者闖進去,想要在里面獵殺蠻獸賺錢,絕對是九死一生的事。

  地極境和天極境的武者,若是敢單獨進入天魔嶺的深處,或者是通溟河的死亡河段,十之也會隕落。

  所以,能夠得到十四萬三千六百七十枚銀幣,張若塵已經相當滿足,至少是湊夠了交給林濘姍的那一百萬枚銀幣。

  回到自己的住處,張若塵立即進入時空晶石的內空間。

  他將一支銘筆取出,又將一張靈紙放在地上。

  “一定要刻畫成功!”

  張若塵將真氣注入銘筆,快速在靈紙上面刻畫張型空間銘紋。

  達到玄極境,張若塵明顯感覺自己的動作更加流暢,落筆有印,僅僅只花費十個呼吸的時間,就將張型空間銘紋刻畫成功。

  “哈哈!成功了,終于成功了!”

  張若塵又開始刻畫縮型空間銘紋。

  這一次,他刻畫的速度更快,只用了八個呼吸的時間,就刻畫成功。

  張若塵繼續在靈紙上面練習,當練習到第十次的時候,他只需要三個呼吸的時間就能將張型銘紋和縮型銘紋刻畫成功。

  “八種基礎空間銘紋全部刻畫成功,真是太好了!引來第一次諸神共鳴,我的精神力似乎也提升了不少。也不知道,我的精神力達到多少階了?”

  張若塵的心情大好,準備開始煉制空間戒指。

  上一次,他雖然煉制出一枚空間戒指,但是,當時他沒有學會張型銘紋,無法擴張空間戒指的內空間。

  所以,那一枚空間戒指僅僅只是基礎空間戒指,內空間相當狹小,只有一立方米,只能存放少量的物品。

  現在,他學會了張型銘紋和縮型銘紋,將會煉制出多大內空間的空間戒指?

  張若塵有些期待起來,立即將一枚雕刻著鳳紋的白色戒指取出,捏在手中。

  第一步,先在白色戒指上面刻畫空間銘紋。

  張若塵花費不到一刻鐘的時間,一口氣刻完六道空間銘紋,無一失敗,全部成功。

  白色戒指的內部,構建出一座一立方米的內空間。

  接下來,就是最關鍵的地方,刻畫張型銘紋,擴展內空間的大小。

  張若塵手持銘筆,小心翼翼的在白色鳳戒上面刻畫,筆畫十分流暢,猶如行云流水。

  “轟!”

  張型銘紋剛剛刻畫成功,空間戒指的內空間便立即開始膨脹。

  一立方,兩立方,三立方……

  很快,空間戒指的內空間就達到八個立方的容量,而且,還在增加。

  張若塵將全身的真氣,源源不斷的注入空間戒指,用盡全身修為,想要將內空間的大小擴展到極致。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