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十二章 奪命劍客

  張若塵和九郡主剛剛到達黃級武斗宮外,便聽到武斗宮中傳來震耳欲聾的吶喊聲。

  緊接著,一具斷頭的尸體,被人從武斗宮中抬出來。

  張若塵向著那一具斷頭尸看了一眼,向黃級武斗宮的管事詢問道:“管事大人,這是怎么回事?”

  黃級武斗宮的那一位管事看上去三十來歲的樣子,長得頗為消瘦,嘆了一聲,道:“今天,黃級武斗宮來了一個奪命劍客,凡是和他交手的武者,全部被他一劍斬斷頭顱,無一例外。這已經是第八個了!”

  九郡主臉色微微一變,道:“僅僅只用一劍嗎?”

  那一位管事點了點頭,道:“太厲害了!我在黃級武斗宮待了十年,從未見過一位少年能夠將劍法修煉得如此狠辣、無情、冰冷,一劍出手,快如閃電。簡直太可怕了!你們猜他才幾歲?”

  九郡主道:“能夠一劍殺死黃極境大圓滿的武者,至少也有十八、九歲了吧!”

  那一位管事搖了搖頭,道:“他叫阿樂,今年十五歲。”

  九郡主頓時怔住。

  “十五歲的奪命劍客,有點意思,我們去看一看。”張若塵背著雙手,走進黃級武斗宮。

  此刻,戰臺上,站立著一個面黃肌瘦的少年。

  他看上去十四、五歲的樣子,穿著破爛的衣衫,手中提著一柄銹跡斑斑的鐵劍。鐵劍被染紅,滴落下一滴滴鮮血。

  他的身體站得筆直,就像是一尊雕塑,卻又散出一股懾人的殺氣。

  連殺八位武者,他身上的氣勢攀升到巔峰。

  在那一股強大的殺氣的沖擊下,根本沒有人再敢登上戰臺。

  張若塵向著站在戰臺中央的少年看了一眼,同樣是少年劍客,他能夠清晰的感受到那個叫做阿樂的少年身上的劍意和殺氣。

  張若塵輕輕的點了點頭,道:“天賦異稟,劍氣隨心。他的劍意境界。已經達到隨心中階,而且,劍意中還蘊含著殺意。”

  九郡主也在打量那個手持血劍的少年,道:“他似乎不是純粹的人族,而是,魔狼半人族的半人。”

  張若塵道:“沒錯!的確是魔狼半人!你看他的眼睛,簡直就像狼的眼睛一樣。竟然是淡淡的血紅色。”

  就在這時,遠處傳來一個陰冷的笑聲:“表弟。三年不見了,真是讓表哥十分想念啊!”

  張若塵向著笑聲傳來的方向望去,只見一個臉色蒼白的俊美男子,站在看臺上,正微笑著看著他。

  而且,還有一個熟人,林濘姍。

  林濘姍穿著白色的雪紡衫,腰間掛著香囊和環佩,似乎又長高了一些。身材婀娜,肌膚潔白如雪,黑色的長一直垂到腰間。

  不得不說,林濘姍的確長得極美,黛眉如畫,雙眸猶如星辰,紅唇晶瑩如寶石。脖頸纖長,酥峰微挺,玉腰纖細,雙腿筆直,簡直給人一種完美無瑕的感覺,猶如從畫卷中走出的傾世佳人。

  “表弟。你難道連表哥都不認識了?”林辰裕盯著張若塵,笑容十分陰柔,帶著幾分邪氣。

  見到林濘姍,張若塵便大致猜到林辰裕的身份。

  既然對方主動叫他,張若塵也不是一個無禮的人,于是走了過去,道:“的確好久不見。沒想到會在黃級武斗場中遇到。”

  九郡主低聲在張若塵的耳邊說道,“九弟,不要和林辰裕走得太近,此人品行不端,心術不正,陰險狡詐,不宜結交!”

  九郡主的聲音極微,卻依舊被林辰裕聽到。

  林辰裕的耳朵微微動了動,眼神一寒,嘴里出一聲冷哼,道:“九郡主,當著林某的面,說林某的壞話,這樣不太好吧!這就是王族郡主的教養?”

  就在林辰裕出一聲冷哼的時候,九郡主的臉色巨變,嘴里出一聲悶聲,向后連退三步。

  當她停下腳步的時候,嘴角溢出一絲鮮血,受了內傷。

  張若塵的心頭暗道,“好厲害的修為,至少達到了玄極境后期,甚至更強。”

  玄極境也分為七個小境界:初期、中期、后期、小極位、中極位、大極位、大圓滿。

  凡是跨入玄極境的武者,便算是跨入武道強者之列,進入軍營,至少都是一位將軍級別的人物。

  當然,在玄極境,每提升一個小境界,會更加艱難。

  林辰裕不愧是林家的第一天才,才剛剛二十歲罷了,便達到如此深不可測的境界。

  此刻,終于有第九位挑戰者,登上戰臺,去挑戰那一位十五歲的奪命劍客。

  要知道,前面八位,全部被那一位奪命劍客一劍殺死。還敢登上戰臺挑戰他的人,絕對是膽量過人之輩。

  “奪命劍客嗎?我韓斧來會一會你!”韓斧手持戰斧,站在了奪命劍客的對面。

  臺下,所有武者,全部向著戰臺上望去。

  這是第九場,挑戰者,竟然是擁有黃榜武者級別的戰力的韓斧。

  張若塵也和韓斧交過手,知道韓斧的強弱。

  九郡主將嘴角的血跡擦干凈,微微和林辰裕拉開距離,也盯向戰臺上方,道:“也不知道韓斧能夠接得住他幾劍?”

  張若塵道:“若是韓斧能夠接得住他的第一劍,就能保住性命。若是接不住第一劍,恐怕也是死路一條。”

  “一劍殺死韓斧?不可能吧!”九郡主道。

  張若塵不再多言,只是盯著戰臺。

  “噗!”

  僅僅一個剎那,韓斧的人頭便從戰臺上飛出去,就像皮球一樣落到地上。

  第九場,勝!

  略微的寂靜之后,整個武斗宮中再次響起震耳欲聾的吶喊聲和驚嘆聲。

  “居然……真的只用了一劍,我連他怎么出劍都沒有看清,只看見一道劍影閃過去!”

  “他使用的是什么品級的劍法?”

  “太快了,根本看不清他出劍。”

  “即便是天才絕頂的九王子,上個月和韓斧交手的時候,也用了八十多招,才將韓斧擊敗。”

  “一位更加天才的少年武者,就要崛起了嗎?”

  九郡主也有些目瞪口呆,道:“九弟,你能接住他一劍嗎?”

  張若塵笑了笑,道:“他的劍的確很快,卻也有致命的破綻。別人看不出來,我卻能看出來。當然,天下武功,無堅不摧,唯快不破。他出劍的度那么快,就算有破綻,也能用度來彌補。若是在一個月之前,還真不好說!至于現在……”

  張若塵沒有再說下去,繼續看向戰臺。

  終于,那一個十五歲的奪命劍客,迎來了第十場戰斗。

  與他交手的人,乃是黃榜排名第十七的一位老者,蘇橫。

  可惜,依舊只是一劍,蘇橫便死在他的劍下,變成一具無頭尸,倒在了血泊之中。

  太無敵了!

  連勝十場,每一場只用一劍。

  哪怕是面對黃榜武者,也不例外。

  這樣的一位少年劍客,簡直比一個月前的九王子的表現,還要更加逆天!

  很快,黃級武斗宮的負責人,便爭對他在戰臺上的表現,做出評價。

  黃榜第六!

  這還是因為,沒有人能夠逼他使用出真實實力,所以才評價為黃榜第六。若是他將真實實力全部展現出來,排名說不定會更高。

  奪命劍客阿樂,依舊是一臉的冰冷無情,提著血淋淋的鐵劍,從戰臺上走了下來。

  不喜不悲!

  直到他的目光看到林濘姍的時候,終于露出了幾分柔色,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動得有些快,立即移開目光,道:“林小姐,我完成了對你的承諾,連贏十場,一場也沒有輸!”

  林濘姍露出甜美的笑容,輕輕的摸著阿樂的肩膀,道:“阿樂,以你如此強大的天賦,肯定會有很多大勢力想要拉攏你。你又何必要留在林家做一個下人?”

  阿樂輕輕的咬了咬嘴唇,盯著林濘姍的那一張絕美的容顏,道:“阿樂只愿永遠守護在林小姐的身邊,別無他求。”

  在他看來,眼前的女子是那么的完美,那么的圣潔,只要能夠守護在她的身邊,就是一件幸福的事。

  林濘姍笑著點了點頭,可是她的眼神深處,卻有一絲鄙夷一閃而逝。

  林濘姍的目光盯向張若塵,帶著幾分傲然,笑道:“表哥,你修煉的也是劍,若是你和阿樂交手,你能接住阿樂幾劍呢?”

  張若塵向著阿樂看了看,若有所思,淡淡的道:“有人愿意守護你,你便好好珍惜吧!”

  說完這話,張若塵便看也不看林濘姍一眼,直接向著戰臺上走去。

  林濘姍見到張若塵登上戰臺,美眸微微一凝,“他不是已經成為黃榜武者,怎么又登上了戰臺?難道……”

  “咦!有點意思!”林辰裕微微一笑,眼中閃過一絲殺意。

  或許,在戰臺上將張若塵殺死,也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

  林辰裕對著阿樂招了招手,道:“阿樂,你過來!”

  “少爺,有什么吩咐?”阿樂道。

  林辰裕笑道:“好好的看著,戰臺上的那個少年,他可是濘姍的追求者之一。待會說不定,還要你出手,將他殺死!有把握嗎?”

  “在我眼中,只有兩種人,一種是活人,一種是死人。不是他死,就是我死。”

  阿樂目光盯向戰臺,眼神變得無比銳利,整個人都像是化為了一柄劍。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