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十一章 時空武魂

  張若塵將真氣運至右臂,五指捏拳,一拳擊向地面。

  “轟!”

  一聲巨響,地面猛然一震,出現一個直徑三米的大坑!

  大坑的周圍,全是碎裂的痕跡。

  觀察這一拳對地面造成的破壞程度,張若塵大概能夠預估到自己現在力量,自言自語的道:“不使用龍象般若掌,能夠爆發出七十八牛之力!若是使用龍象般若掌,應該能夠爆發出八十八牛之力。”

  “我現在才剛剛達到黃極境大圓滿的境界,還有不小的提升空間,說不定有機會達到一百牛的極限力量。”

  在黃極境,沒有人可以超越一百牛的極限力量。

  可是,只要武體足夠逆天,就能無限逼近一百牛,甚至是達到一百牛的力量。

  上一世,張若塵在黃極境的最強爆發力,達到九十四牛。在八百年前的那個時代,代表著黃極境的無敵。

  既然已經達到黃極境大圓滿,接下來,還想要提升自己的力量,會非常艱難。每提升一牛的力量,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以我現在的實力,應該可以橫掃那些黃榜武者了吧!”

  “我來試一試魂脈的力量!”

  魂脈,三十六條經脈中最為特殊的一條,連接著肉身和靈魂。

  對于一般的武者來說,靈魂是相當玄乎的東西,真實存在,卻又看不見,摸不著。

  張若塵盤坐在地,呼吸吐納,平心靜氣,全身心的去感受氣池中的那一股祭祀的力量。

  那一股祭祀的力量,是從血精之力中分離出來,就像是一條血紅色的細小河流,穿梭在氣池中。

  這就是魂脈!

  “嘩!”

  將真氣注入那一條血紅色的魂脈,魂脈開始顫動起來,沖破頭頂,就像是一道七、八丈高的紅色光柱。

  一個與張若塵長得一模一樣的靈魂虛影,出現在頭頂上方,完全被紅色的光芒包裹,似乎也在呼吸吐納。

  當然,這樣的景象,只有張若塵自己才能看到。

  若是外人,只能看到張若塵盤坐在地修煉,根本看不到紅色光柱和靈魂虛影。

  收到靈魂力量的影響,整個院落掛起一陣陣陰風,發出呼呼的聲音。

  “居然真的可以溝通靈魂,太奇妙了!”

  “只有天極境的武者,才能靈魂出竅,我才黃極境大圓滿就做到了!”

  張若塵的肉身和靈魂是由魂脈聯系在一起,魂脈有多長,靈魂就能離體多遠。天極境的武者,則沒有這樣的束縛。

  張若塵現在的修為實在太弱,魂脈只有八丈長。也就是說,他的靈魂最多只能離開身體八丈遠。

  要知道,天極境的武者的靈魂,最多可以離開身體一百里遠。只需要一個念頭,就能知道數十里之外發生的事。

  而且,天極境的武者,還能調動真氣淬煉自己的靈魂,使靈魂壯大,變成武魂。

  調動武魂的力量,就能夠操控天地,借用天地靈氣向敵人發起攻擊。

  所以說,每一位天極境武者,都是一位武道神話!

  要知道,張若塵曾經可是天極境大圓滿的強者,自然是將靈魂修煉成了武魂。而且,還是罕見的雷電武魂。

  可以將天地靈氣,轉化為雷電之力。

  也就是說,張若塵現在就能夠調動天地靈氣,施展出雷電之力。當然,也只能調動方圓八丈之內的天地靈氣。更遠的地方的靈氣,就無法調動了!

  “雷電之戈!”

  張若塵按照前一世的手法,調動天地靈氣,想要施展出雷電之力。

  可惜,失敗了!

  “怎么會這樣?我雖然重生到八百年之后,可是靈魂的力量,并沒有減弱,怎么會無法施展出雷電之力?”

  張若塵陷入苦思,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道:“難道說……我的神武印記變成了時空神武印記,武魂也跟發生了改變?”

  為了解開心中的疑惑,張若塵將封印在乾坤神木圖中的小黑放了出來,將心中的疑問說出,向它詢問。

  “黃極境大圓滿的境界,就能靈魂出竅?而且,還將靈魂修煉成了武魂?騙誰呢?”小黑不相信張若塵的話。

  隨后,它又道:“只有天極境大圓滿的武者,才能將靈魂修煉成武魂,你當本座沒有常識?”

  張若塵也不解釋,直接盤坐在地,將真氣注入魂脈。

  “嘩!”

  一道八丈長的紅色光柱,從張若塵的頭頂沖出來。

  靈魂虛影,懸浮在光柱之中,長得和張若塵一模一樣。

  靈魂出竅!

  別的武者,的確無法看到張若塵的靈魂虛影。可是,小黑卻不同,它的眼睛與常人不一樣,眼力超凡,居然能夠看到懸浮在光柱中的靈魂虛影。

  “你……你的靈魂……竟然真的達到武魂的級別了!這怎么可能?”小黑的眼睛不停閃爍,道:“你肯定隱藏了什么秘密,正常人不可能在黃極境大圓滿修煉出武魂。”

  張若塵道:“別的你就不要多問,你就告訴我,我的武魂,到底是什么武魂?”

  “你開啟了時空神武印記,修煉出來的自然就是時空武魂!”小黑搖了搖頭,覺得張若塵的天資實在太變態,讓它都感覺到難以接受。

  “時空武魂?”張若塵道。

  小黑道:“你將《時空秘典》拿出來,翻到第三頁,上面有關于時空武魂的講解。”

  張若塵立即將《時空秘典》取出,翻到第三頁,果然看見最上方寫著四個古字――時空武魂。

  第三頁,密密麻麻全是細小的文字,記錄了很多關于時空武魂的內容。

  整整看了一下午,張若塵才將那些內容全部記下來。

  只不過,他能夠理解的內容,卻不到十分之一。

  “修煉出時空武魂,就可以開始修煉空間領域和時間印記。”張若塵將《時空秘典》合上,繼續去思考自己剛才記下的相關知識。

  小黑道:“少年郎!本座得提醒你一句,你現在的修為還太弱,以你體內的真氣儲量,根本支撐不起空間領域,也不可能凝聚出時間印記。最好還是等到突破到玄極境,再開始修煉空間領域。”

  張若塵道:“不用你提醒,我也明白這個道理。空間和時間的力量太深奧,太強大,以我現在的修為,很難將那兩股力量駕馭。”

  張若塵將《時空秘典》收起來,道:“等到突破玄極境,再修煉空間領域。我的修為已經達到黃極境大圓滿,龍象般若掌卻才修煉出兩掌,可以開始修煉第三掌了!”

  修煉功法和修煉武技,必須達到一個平衡。

  只有修煉成功龍象般若掌的第三掌,才能將龍象般若掌的威力,提升到人級上品的級別。

  接下來的幾天,張若塵絕大多數時間都花費在修煉龍象般若掌第三掌。

  同時,他也會花費大量時間,繼續練習“張型銘紋”和“縮型銘紋”,想要早日將八種基礎空間銘紋全部學會。

  將八種基礎空間銘紋全部學會,就能煉制出內空間更大的空間戒指。只要將空間戒指賣出去,他就能解決缺錢的窘境。

  到時候,又可以使用大量銀幣去購買丹藥,快速提升自己的武道修為。

  要知道,他為了購買煉器爐,將所有積蓄全部花光,現在可是窮的叮當響,身上連一千枚銀幣都拿不出來。

  若是再過一段時間,依舊無法將八種基礎空間銘紋全部學會,他就連血丹都快服用不起了!

  這一天,九郡主又來到玉漱宮。

  見到張若塵在園中練掌,便立即沖了過去,道:“九弟,你還有心情煉掌?難道不知道林家的那一位天之驕女和七哥訂婚了?”

  張若塵收回體內的真氣,停了下來,問道:“林家的哪位天之驕女?”

  九郡主露出一個無語的表情,道:“當然是你的表妹,林濘姍!消息剛剛從宮中傳開,據說父王和王后娘娘已經同意了,婚期就定在明年的丹秋節!”

  “哦!”

  張若塵輕輕的點了點頭,沒有任何情緒變化,向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喂?什么意思?濘姍就要嫁給七哥了,你就一點都不傷心?今后,你可就要叫她嫂子了!”九郡主追了上去。

  張若塵換上了一件嶄新的武服,將冰火麒麟甲穿在武服的里面,道:“他們林家人和七王子訂婚,與我何干?我為什么要傷心?九姐,既然你來了,就再隨我一起去一趟黃級武斗宮。”

  “去黃級武斗宮干什么?難道……”

  九郡主俏麗的臉上,露出一絲驚異的神色,一只纖纖玉手捂著嘴唇,有些發顫的道:“我聽說,你在蠻神池一連修煉了二十四天,難道修為突破到黃極境大圓滿了?”

  張若塵笑著點了點頭。

  “真是一個變態,修煉速度怎么會這么快?”九郡主美眸瞪得滴溜圓,下巴都要掉在地上。

  要知道,她也是一位武道天才,年僅十六歲,便達到黃極境中極位。可是與張若塵比起來,她感覺自己就是一個庸才。

  張若塵和九郡主駕著一輛華麗的古車,駛出了宮門,向著黃級武斗宮趕去。

  黃級武斗宮是一個賺錢的好地方,若是能夠再連贏十場,就能得到一百萬枚銀幣的獎勵。

  如此多的銀幣,足夠張若塵購買大量丹藥,用來沖擊玄極境。

  至于,八種基礎空間銘紋,還是慢慢學習刻畫。、

  心急吃不了熱豆腐,越是著急,反而越難刻畫成功。

  “九王子殿下,你終于又出宮了。這一次,你不會再像上一次那樣好運了!”寒青蘿從一處宮墻后面走出來,背著雙手,盯著遠去的車駕,臉上露出一絲冷寒的寒意。

  張若塵和九郡主剛剛離開王宮,王后娘娘的四大弟子之一的寒青蘿,也跟著離開王宮,向著黃級武斗宮的方向趕去。

今天還有一章,較晚!求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