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十一章 武市錢莊

  “九王子殿下,整個云武郡國一共只有兩尊七階真武寶器級別的煉器爐。其中一尊,由銘紋公會的會長掌握著。而另一尊,就是你眼前這一尊。”

  秦雅帶著張若塵走進兵器庫,來到一尊三米多高的青銅煉器爐的下方。

  這一次倒不是他們兩人單獨進來,九郡主、單香菱、墨翰林也跟在一起。

  張若塵盯著眼前的大鼎,點了點頭,這一尊青銅大鼎讓他十分滿意,道:“這一尊煉器爐的價格應該很昂貴吧?”

  若是不昂貴,早就已經被別的煉器師買走。

  秦雅微微抿嘴一笑,道:“自然十分昂貴,別的煉器師問價,奴家告訴他們的價格都是兩百萬枚銀幣起。既然是九王子殿下,奴家自然要給出一個半價,一百萬枚銀幣,不能再少了!”

  “一百萬枚銀幣,也太昂貴了,你這是在搶吧?”九郡主看秦雅很不順眼,有些不悅的道。

  單香菱也暗暗吃驚,要知道,整個赤云宗一年的收入差不多也才五十萬枚銀幣。一只煉器爐,居然要賣一百萬枚銀幣。

  太貴了!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不貴,很便宜。七階真武寶器的兵器,至少都是一百萬枚銀幣。七階真武寶器級別的煉器爐就更加昂貴,至少都是兩百萬枚銀幣。老板娘,你這樣做生意,就不怕虧得血本無歸?”

  “再多的銀幣,又怎么能填補內心的空虛?若是九王子殿下能夠陪奴家一夜,這一尊煉器爐就算白送給你,又如何?”秦雅媚眼如絲,含情脈脈的盯著張若塵,眼神無比勾人。

  張若塵干咳了兩聲,道:“我會盡快湊齊一百萬枚銀幣,希望老板娘暫時不要將煉器爐賣出去。在下……先告辭了!”

  說完這話,張若塵逃命似的快步走出兵器庫。

  九郡主追了上去,道:“九弟,你真的要買那一尊煉器爐,一百萬枚銀幣可不是一筆小數目。王族雖然每個月都會給各位王子和郡主發銀幣,但是,根本不可能籌齊一百萬枚銀幣。”

  “我一個月能夠領取到三千枚銀幣做為開銷,在各位郡主中,已經是最多的了。你一個月估計最多也只能領到五千枚銀幣吧?”

  張若塵道:“九姐,你放心便是,不用領取王族的銀幣,我也能很快籌齊一百萬枚銀幣。”

  七階真武寶器級別的煉器爐,不是在任何地方都能買到,自然不能錯過。

  只要擁有煉器爐,他就能源源不斷的煉制出空間戒指,到時候,還會缺銀幣?

  現在,他還剩八十萬枚銀幣,全部存在武市錢莊。

  如何賺取另外二十萬枚銀幣?

  張若塵看了看戴在自己拇指上的空間戒指,忽然,靈光一閃,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道:“武市錢莊!”

  秦雅從兵器庫中走出來,收起臉上的笑意,目光盯著張若塵、九郡主、單香菱離開的方向,道:“在歲末考核的時候,他便能做到一心二用,顯然是將精神力修煉到二十階以上。”

  墨翰林站在秦雅的身后,微微動容,道:“他才十六歲,應該不太可能將精神力修煉到二十階吧!”

  “本來我也覺得不太可能,畢竟一個人的精力有限,不可能武道天賦逆天,精神力也如此逆天。但是,他既然來購買煉器爐,說明是想成為一名煉器師。說不定,他的精神力真的十分厲害!”

  秦雅的眼睛微微一瞇,道:“墨翰林,你去銘紋公會查一查,九王子最近一段時間,肯定去過那里。我想知道,他的精神力到底達到什么程度了?”

  “我現在就去查!”墨翰林對著秦雅一拜,立即退下去。

  “小家伙,你真是越來越讓我好奇了!”秦雅伸出殷虹的香舌,輕輕的添了添紅唇,笑得就像一只狐貍精一樣。

  坐在車駕上,張若塵、九郡主、單香菱,向著武市錢莊趕去。

  九郡主問道:“九弟,你去武市錢莊干什么?難道你在那里存了一百萬枚銀幣?”

  張若塵笑了笑,道:“以前倒是有一百萬枚銀幣,可是用了不少,現在只剩差不多八十萬枚銀幣。”

  聽到這話,坐在車駕中的單香菱眼睛微微一亮。

  “八十萬枚銀幣?怎么可能?九弟,你哪來如此龐大的財富?”九郡主自然十分震驚,有些不太相信。

  別說是九郡主,就算是王城中任何一個家族的家主,也很難一次性拿出八十萬枚銀幣。

  林家雖然能夠拿出一百二十萬枚銀幣來購買靈級下品的劍訣,可那是整個家族的財力,并不是林奉先自己的財力。

  林奉先能夠一次性拿出五十萬枚銀幣,就很不錯了!

  張若塵也沒有什么避諱,反正等他購買了煉器爐,他擁有的財富數量依舊會暴露。

  況且,以他現在的身份,在王城中恐怕還沒有幾個人敢明目張膽搶奪他的銀幣。

  單香菱柔聲的道:“九王子殿下就算有八十萬枚銀幣,可是要賣煉器爐,依舊還要差二十萬枚銀幣。”

  張若塵道:“所以,我要去和武市錢莊做一筆生意。至于做什么生意,暫時還不能告訴你們。”

  武市錢莊肯定對空間戒指相當感興趣。

  空間儲物的寶物,對武市錢莊來說,用處太大了!

  與武市錢莊做生意,能夠將空間戒指的利益最大化。

  武市錢莊,修建得十分華麗,隨時都有大量身穿鎧甲的侍衛守護在錢莊的四面八方。

  若是論防御力,武市錢莊的防御力僅次于云武郡國的王宮。

  張若塵、九郡主、單香菱剛剛從車駕上面走下來,一個人影便走過來。

  “拜見九王子殿下,九郡主!老朽乃是武市錢莊的第九管事,給兩位請安。”一個留著山羊胡須的老者,立即迎上來,臉上掛著笑容,恭恭敬敬的對著張若塵和九郡主一拜。

  張若塵道:“你認識我?”

  第九管事笑道:“老朽若是連九王子殿下都不認識,就不配做武市錢莊的管事了。”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既然如此,那就好辦了!我有一筆不小的生意想要和武市錢莊的莊主商談,還請管事大人代為引薦。”

  “哏哏!你以為你是誰?區區一個王子而已,也敢讓莊主親自和你談?云武郡王親自前來還差不多。”柳乘風從武市錢莊的大門中走出來,昂首挺胸,神情倨傲,眼中帶著幾分不善的神色。

  他似乎是有意想要和張若塵攀比,所以,也帶著兩個年輕美麗的侍女,十四五歲的樣子,都長得十分俏麗。

  只不過,他的那兩個侍女,與九郡主、單香菱比起來,無論是美貌還是氣質都差了太遠。

  柳乘風傲慢的道:“你若是真的有生意,以本公子的身份,完全可以和你談。”

  張若塵將柳乘風打量了一番,淡淡的道:“我要談的生意,以你的身份,恐怕還不夠資格。”

  “什么?你知道本公子是什么身份?”柳乘風的臉上露出冷色。

  “還真不太清楚!”張若塵道。

  柳乘風道:“那你聽好了!本公子乃是武市錢莊莊主之子,柳乘風。你就算沒有見過我,應該也聽過我的名字吧?”

  “抱歉!我真沒有聽過!”張若塵直接無視柳乘風,對著第九管事說道:“管事大人,請你向莊主稟告一聲,若是莊主不見我,我立即離開。”

  “九王子殿下稍等。”

  第九管事立即趕去稟告武市錢莊的莊主。

  若是以前的張若塵,自然不會受到這樣的重視。可是現在卻不同,他在歲末考核的時候的表現,早就已經被王城中的各大勢力暗中關注。

  沒有人會小覷一個絕頂的天才,誰都說不準他將來會不會成為云武郡國的大王?

  見到張若塵居然無視他,柳乘風的心頭便更加憤怒,感覺自己在單香菱的面前丟了臉面。

  “等著瞧吧!我父親絕對不會見你。你的這點武道修為,在我父親的眼中,只能算是一只小螞蚱。”柳乘風冷笑道。

  張若塵只是抱著雙臂,靜靜的等待,根本沒打算理會柳乘風。

  九郡主和單香菱的眼中也露出幾分鄙夷的神色,覺得柳乘風太沒有素質,而且也太狂傲,與九王子比起來相差太遠了。

  “九王子?他要和我做生意?”

  柳傳神背著雙手,站在湖畔,身上的氣息散發出來,就像一座巍峨的山岳一樣,給人一種高山仰止的感覺。

  “沒錯!若是莊主不見,我現在就去打發他離開。不過……”

  “不過什么?”

  第九管事跪在地上,繼續說道:“那是另一件事,上一次在中心拍賣場拍出靈級下品劍訣的神秘人的身份,已經查清楚,正是那位九王子。他在武市錢莊一共有八十萬枚銀幣的財富!”

  “哦!小小年紀竟然擁有如此龐大的財富!這幾個月,他到底得到了什么樣的奇遇?”

  柳傳神的嘴角露出一絲笑意,道:“看來還是可以見一見他,說不定能夠給我帶來驚喜。”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