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十章 拜月魔教的總舵主

  走出煉器房,張若塵便看見九郡主和單香菱。<隨夢小說щww.suimeng.lā她們兩人都是傾國傾城的美人,亭亭玉立,清純柔美,給人一種賞心悅目的感覺。

  此刻,她們都在爭搶小黑。

  “小黑!你要與本郡主一起玩耍對不對?”九郡主用著威脅的語氣說道。

  單香菱唇紅齒白,明眸含煙,柔聲的道:“小黑,跟我一起吧,我帶你去吃最好的美味!”

  九郡主抓住小黑的兩只耳朵,單香菱抓住小黑的尾巴,爭鋒相對,相互扯拉。她們都想將小黑奪過去。

  此刻的小黑,簡直苦不堪言。若不是害怕又被張若塵封印到畫卷里面,它已經出手將這兩個人類女子給宰掉。

  簡直太可惡了!

  本座可是屠天殺地之皇,什么時候變成了兩個女人爭搶的玩物?

  “吱呀!”

  煉器房的鐵門打開。

  見到張若塵和佐恩走出來,九郡主和單香菱幾乎同時放手,立即又恢復淑女形象。

  九郡主輕輕的整理自己的衣袖和袍衫,顯得高貴而典雅。單香菱用玉指輕輕的摸著自己的長發,顯得柔美而清純。

  “嘭!”

  小黑重重的摔在地上,摔得七葷八素,滿眼冒星星。

  若不是親眼看到,又有誰能想到云武郡國四大美人之二,竟然會為了爭奪一只貓大打出手?

  真的只是為了爭奪一只貓?

  不得不說,九郡主和單香菱都十分貌美,堪稱人間絕色。別的武者,能夠見到其中一位都會欣喜若狂,恨不得將自己的所以財富都獻給她,只求能夠讓美人一笑。

  張若塵也不管她們是不是四大美人之一,只是淡淡的道:“九姐,陪我去一趟清玄閣,我要去購買一尊煉器爐。”

  “好啊!”

  九郡主立即將地上的小黑抱起來,帶著幾分得意的樣子,眼角上挑,向著單香菱瞟了一眼。

  “九王子殿下,香菱也正好要去一趟清玄閣,不知道可不可以與你們同行?”單香菱的聲音柔美,帶著幾分空靈的語氣。

  張若塵也不覺得有什么不妥,便答應了下來。

  銘文公會和器市清玄閣離得很近,所以他們三人便沒有乘坐車架,而是步行前往清玄閣。

  讓張若塵沒有預料到的事,終于發生了!

  要知道,九郡主和單香菱都美麗動人,天姿國色,是很多武者的夢中女神。她們的追求者,多不勝數,足以從銘紋公會一直排到王城的城門。

  平時想要見到其中一位都難如登天,可是今天,兩位絕色佳人居然都跟在一個少年的后面,自然在武市中造成了巨大的轟動。

  “那不是赤云宗宗主的愛女,云武郡國年輕一代的四大美人之一,單香菱!簡直太美了,就像是從畫卷中走出的仙女。”

  “站在單姑娘旁邊的女子是誰?她的美貌,似乎不在單姑娘之下。”

  “你居然連九郡主都不認識?九郡主可是和單姑娘齊名的美人,在王城中,她的追求者多不勝數,而且大多都身份顯貴,武道修為高強。”

  不遠處的一座樓閣上面,兩個年輕男子相對而坐,也向著從下方走過的張若塵三人看了一眼。

  柳乘風的目光盯在張若塵的身上,眼神一寒,道:“單香菱和九郡主居然會和他同行,王城中什么時候冒出一個這樣的少年?”

  坐在柳乘風對面的男子,名叫司徒閣,乃是司徒臨江的兄長。

  司徒閣笑道:“柳兄,你居然連他都不認識,他可是云武郡王的第九子,不久前才獲得歲末考核的第一名,現在,他可是王城中最炙手可熱的少年天才。哪一個美人不愛天才?更何況九王子的身份尊貴,天資絕艷,就更加是年輕少女仰慕的對象。”

  柳乘風淡淡一笑,“我道是誰,原來是他。歲末考核第一名又如何?只是王族和王親國戚的少年一代中的第一罷了,放在整個王城的少年一代,他估計也就只能排進前十。放在整個云武郡國的少年一代,他估計連前二十都排不進去。我記得他的修為才黃極境小極位!哏哏!”

  柳乘風微微咧嘴一笑,顯得十分輕蔑。

  司徒閣看到過張若塵和司徒臨江的那一戰,知道張若塵很厲害,道:“他以黃極境小極位的修為,便能擊敗黃極境大極位的少年天才,絕對不是一位好惹的人物。若是他的修為突破到黃極境中極位,估計就能和大圓滿的武者短暫的抗衡。”

  柳乘風道:“怎么可能?大圓滿的武者體內的經脈完全固定,武體大成,根本不是黃極境大極位的武者可以比擬。就算他突破到黃極境中極位,在大圓滿的武者的手中也絕對走不過三招。”

  司徒閣笑道:“柳兄的武道修為,在王城少年一代足以排進前三,已經達到黃極境大圓滿的巔峰,就算九王子真的天資絕艷,在他沒有達到黃極境大圓滿之前,也絕對不可能是柳兄的對手。”

  所謂的少年一代,指的是二十歲以下的武者。

  柳乘風在十七歲的時候便達到黃極境大圓滿,除了那一位擁有逆天之資的七王子穩穩的壓在他的頭頂。別的少年天才,沒有一個是他的一招之敵。

  柳乘風的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譏誚的道:“可惜那位九王子還太弱了,要不然的話,倒是一個不錯的對手。以他現在的修為,我是完全提不起興趣。”

  司徒閣笑道:“柳兄只對香菱姑娘有興趣吧?只可惜香菱姑娘似乎更喜歡九王子,若是柳兄真的喜歡香菱姑娘,可要主動一些才行,要不然,她就要變成九王子的女人了。”

  “哼!以本公子在武市錢莊的地位,也未必就比九王子差多少。想要一個女人,還不是一句話的事?”柳乘風道。

  柳乘風的父親,柳傳神,乃是武市錢莊在云武郡國的掌舵人。武市錢莊的財力雄厚,籠絡的強者多不勝數。

  可以說,柳傳神掌握著一股相當龐大的力量,控制了云武郡國的經濟命脈。

  柳乘風乃是柳傳神的兒子,在少年一代,自然也是呼風喚雨一樣的人物。

  若是他真的想要得到單香菱,只需要向赤云宗宗主傳達一下自己的意思,赤云宗宗主就肯定會欣喜的將自己的女兒嫁給他。若是攀上武市錢莊,對赤云宗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但是,柳乘風卻并不是想要娶單香菱,只是想要玩弄一下,就像是玩弄一個妓女一般。

  以他的身份和武道天資,早就已經有更好的聯姻對象。區區一個宗主之女,用來睡一覺就行了,玩膩了,直接扔掉。

  器市,清玄閣。

  秦雅著雪白的嬌軀,舒服的躺在玉石鑿出的浴池中。

  浴池中,是一種乳白色的液體,散發出淡淡的白色寒氣,將她凹凸有致的嬌軀完全籠罩在里面。她的胸臀豐滿,玉腰纖細,雙腿筆直,整個嬌軀在寒霧中若隱若現,格外的誘人。

  若是有男子看到如此景象,非要噴血不可。

  此刻,墨翰林就坐在浴池外,全身都繃緊,根本不敢向浴池中看去,聲音有些發顫的道:“總舵主,武市錢莊在云武郡國一半的財務都被我們蠶食,已經無法和我們一戰,是不是應該對柳傳神動手,將武市錢莊在云武郡國的分布完全瓦解?”

  秦雅瞇著一雙美眸,一根根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落下一粒粒水珠。

  她的那一張晶瑩而紅潤的嘴唇輕輕的動了動,道:“不急!武市錢莊的實力還是很強,不只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簡單。而且,我們若是對武市錢莊動手,云武郡國的官方勢力肯定會插手進來。”

  “云武郡王不會允許云武郡國的經濟命脈被我們掌控,況且,黑市也早就想要對武市錢莊動手,讓他們先斗吧!我們就躲在暗處,繼續等待時機!”

  墨翰林輕輕的點了點頭。

  “噠噠!”

  腳步聲響起。

  一個侍女走了進來,對著浴池的方向躬身一拜,道:“老板娘,九王子殿下來到清玄閣,他要購買一尊七階真武寶器級別的煉器爐。”

  墨翰林坐在這里,早就已經冷汗淋淋,豈能放過這個機會,立即站起身來,道:“老板娘,我去接待他!”

  “慢著!既然是九王子殿下,奴家又怎能不親自去接待?”

  秦雅睜開了一雙美眸,立即從浴池中走出來,將一層紅色的薄紗裹在身上,包裹住誘人的玉體。一粒粒香艷的水珠從潔白的玉背上滑落,噠噠的落在玉石上。

  張若塵是第一個不受她誘惑的男子,精神力和意志絕對遠超常人,秦雅對他十分感興趣。

  而且,她懷疑張若塵的背后有一位超級強者,要不然,張若塵不可能在三個月之內,修為就達到黃極境小極位。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