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十六章 全城戒嚴

  “噗!”

  驚雷箭飛出去,撞入羚馬古車,將八王子的背心擊穿。◢隨*夢*小◢說щЩш.suimEnG.1a

  箭頭炸開,化為一個拳頭大小的雷球,一道道閃電從雷球中釋放出來,在八王子的背上留下一個碗口大小的血窟窿。

  “唰!”

  一道矮胖的黑影,沖進車駕,只是刀光一閃,便將八王子的人頭割下來,裝進一個獸皮袋子里面。

  他的嘴里發出一聲陰笑,背著袋子,沖出羚馬古車。

  剎那之后,便消失在朦朧的夜色中。

  云兒察覺到異響,立即控制羚馬古車停下來,喚道:“八王子殿下,剛才發生了什么事?八王子殿下!”

  她小心翼翼的將車簾撩開,只見一具無頭死尸坐在里面,車中全是鮮血,簡直恐怖至極。

  云兒發出一聲尖叫,嚇暈了過去。

  一高一矮兩道黑影,疾速穿梭在王城中,沒過多久,來到護城河河邊。

  寒青蘿背負著雙手,高挑的身材,在月色下,拉出長長的倒影。

  她站在河邊的柳樹下,眸光盯著河中的一輪明月,淡淡的道:“任務完成了?”

  “回稟寒姑娘,任務比我們想象中要容易得多,一擊得手,他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那一個高瘦的黑衣人說道。

  另一個矮胖的黑衣人笑道:“什么少年天才,簡直不堪一擊,完全就是一個笑話。”

  寒青蘿輕輕的點了點頭,道:“你們兩人都是黃極境大圓滿的修為,而且又是職業殺手,要殺他,的確不是難事。人頭帶來了吧?”

  “帶來了!”

  高瘦黑衣人將獸皮袋子取出來,放在地上,將袋子打開,一顆血淋淋的人頭從袋子中顯露出來。

  寒青蘿向著袋子中的人頭看去,臉色微微一變,冷聲道:“你們確定自己殺的人是九王子?”

  高瘦黑衣人和矮胖黑衣人向著袋子中的人頭看去,心頭一驚,才發現自己殺錯了人。

  他們立即跪在地上,渾身顫抖,道:“寒姑娘,再給我們一次機會,我們一定將九王子的人頭斬下,送到你的面前。”

  “你們沒有機會了!”

  寒青蘿搖了搖頭,道:“你們沒有殺死九王子,卻殺死了八王子。犯下這么大的錯誤,就連我都要受到嚴重的責罰,你們以為你們還有活命的機會?”

  “寒姑娘饒命!”

  “寒姑娘饒命!”

  忽然,高瘦黑衣人和矮胖黑衣人同時閃電般的躍起,以最快的速度出手,向著寒青蘿攻擊過去。

  沒辦法,任務失敗,反而誤殺了八王子,犯下這么大的錯誤,他們兩人肯定會被寒青蘿處死。

  既然是死,為何不放手一搏?

  只要殺死了寒青蘿,他們便立即逃出王城。今后,天高地遠,只要他們躲起來,就算王后娘娘的勢力再如何龐大,也未必找得到他們。

  寒青蘿也只是黃極境大圓滿的修為,他們兩人聯手,又是出其不意,未必就沒有機會將她殺死。

  寒青蘿譏誚的一笑,五指化為爪形,指甲變得無比鋒利。

  “噗!”

  她的手爪,擊穿高瘦黑衣人的胸膛,將一顆血淋淋的心臟挖出來。

  高瘦黑衣人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心臟被寒青蘿捏碎,只感覺心口一痛,便直挺挺的倒在地上。

  隨后,寒青蘿又是快速一掌劈出去,手掌被一層寒冰真氣包裹。

  “嘩!”

  手掌揮過,比刀刃還要鋒利,直接將那一個矮胖黑衣人的頭顱斬飛出去。

  同樣都是黃極境大圓滿的修為,寒青蘿卻比他們強大太多。就算七、八個黃極境大圓滿的武者聯手,也未必是她的對手。

  她專修殺人技,一旦出手,一擊必見血。

  “八王子被殺死,必定會在王城造成巨大的震動,已經沒有機會再去刺殺九王子。我必須立即趕回王宮,將消息稟告王后娘娘,提前做好應對的策略。”

  寒青蘿將兩具尸體扔進護城河,擦干手掌的鮮血,便化為一道青色的影子,立即返回王宮。

  張若塵與佐恩一起交流,了解到很多關于銘紋的知識。

  同時,佐恩也講了很多關于煉器的學問,讓張若塵對煉器也生出了幾分興趣。

  單香菱繼續留下銘紋公會學習煉器,張若塵則先一步離開。

  走出銘紋公會,張若塵向著四周看了看,微微皺起眉頭,道:“云兒姐姐去哪了?她不會先一步回王宮了吧?不應該啊!”

  張若塵并沒多想,畢竟是在武市,治安穩定,應該不會出事,估計是有急事先一步離開了。

  隨后,他便前往丹市,打算是購買一些高品級的丹藥,幫助自己修煉。

  再次來到清玄閣。

  他剛剛走進大門,墨翰林便立即迎出來,滿臉堆笑,道:“九王子殿下,又要購買丹藥?老板娘已經吩咐過,只要是九王子殿下購買丹藥,全部算半價。”

  “老板娘竟然如此慷慨?”張若塵微微訝然。

  墨翰林瞇著眼睛笑道:“老板娘可不是對誰都如此慷慨,也只有九王子殿下,才有這樣的待遇。”

  張若塵問道:“三清真氣丹多少錢一枚?”

  三清真氣丹是二品丹藥,與聚氣丹的藥效相同,但是,藥力卻要強大十倍以上。而且,服用三清真氣丹修煉出來的真氣,比服用聚氣丹修煉出來的真氣,更加純凈。

  “五千枚銀幣,一枚。”墨翰林伸出五根手指,對著張若塵搖了搖。

  好貴!

  這種級別的丹藥,就算是那些大家族的頂尖天才,也不可能每天服用,估計半年才能給他們發一枚。

  煉器師和煉丹師都太賺錢了!

  張若塵道:“我要購買十枚。”

  “十枚三清真氣丹。”墨翰林記下之后,又道:“九王子,還需要購買別的什么丹藥?”

  “再給我一百枚二品血丹。”張若塵道。

  上一次購買的血丹,已經服完,必須重新購買。

  以張若塵現在的武道修為,已經可以消化二品血丹的血氣。

  一般的黃極境大圓滿武者,也只是服用一品血丹。但是,張若塵卻不在乎多花錢,只要修為能夠快速提升,花再多錢都值得。

  二品血丹的價格雖然比一品血丹要貴很多,可是對身體的好處也要多得多。

  一品血丹的血氣,只能為武者提供一天的能量。可是二品血丹,卻能為武者提供三天的能量。

  “二品血丹,三十枚銀幣一枚。一共一百枚!”墨翰林又記了下來。

  張若塵繼續在柜臺上尋找,忽然,看到一種幫助武者淬煉身體的三品丹藥,天象赤火丹。

  張若塵現在最迫切的就是提升自己的體質,肉身越強,對將來的修煉的幫助就越大。

  將修煉當成是修建一棟建筑,那么最重要的就是地基,地基越牢固,建筑才能修建得越高。

  黃極境的修煉,就是淬煉肉身,開辟經脈,為武者將來的修煉之路打基礎。

  “天象赤火丹,多少錢一枚?”張若塵問道。

  墨翰林的眼睛一亮,道:“天象赤火丹是三品丹藥,使用天象的骨髓、血液煉制而成,而且,還加入了赤火蓮子,價格十分昂貴。八萬枚銀幣一枚。”

  就算再貴,張若塵也要買。

  張若塵問道:“清玄閣一共有多少枚?”

  “一共七枚!”墨翰林道。

  “好!全賣了!”張若塵道。

  隨后,張若塵又購買了二十份洗髓液和一瓶療傷丹藥。

  墨翰林托著算盤,噼里啪啦的算了半天,道:“十枚三清真氣丹,五萬枚銀幣。

  一百枚二品血丹,三千銀幣。

  七枚天象赤火丹,五十六萬枚銀幣。

  二十份洗髓液,四千枚銀幣。

  十枚圣涅丹,兩萬枚銀幣。

  一共加起來就是六十三萬七千枚銀幣,算成半價,就是三十一萬八千五百枚銀幣。”

  就算張若塵早有心理準備,也被驚了一跳,竟然花費了三十多萬枚銀幣。七枚天象赤火丹的價格太昂貴,幸好算成半價,還在張若塵的接受范圍之內。

  “若是將七枚天象赤火丹全部煉化,我的體質肯定能夠達到上一世的水平。”張若塵的心頭暗道。

  將三十一萬八千五百枚銀幣付給清玄閣之后,張若塵的資產便只剩八十萬枚銀幣,而且,全部都存在武市錢莊。

  張若塵剛剛離開清玄閣,就看見一隊穿著鎧甲的軍士騎著戰駒,從大街中央急沖過去,卷起一大片煙塵。

  旁邊一個武者,望著急沖過去的軍士,低聲嘆道:“也不知誰那么大的膽子,居然殺死了八王子,現在全城戒嚴,就連武市的進出口都被封閉了!”

  “八王子被人殺死了?”

  張若塵明明記得,在銘紋公會還見過八王子,怎么才沒多久,他就被人殺死了?

  “轟隆隆!”

  一個隊軍士沖過來,整齊的跪倒在張若塵的面前。其中,最前面的是一個老太監,恭恭敬敬的道:“九王子殿下,大王召你立即回宮!”

今天星期一,沖擊榜單!希望大家多打賞,多投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