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十五章 二十階

  “八王子殿下的天賦,的確讓人驚嘆,若是努力修煉,五年之內,有望達到一品煉器師的級別。”佐恩贊嘆的說道。

  八王子臉上露出更加得意的神色。

  張若塵和單香菱走了過去。

  “赤云宗,單香菱,拜見佐恩煉器師大人。這是父親給你的信!”單香菱將一封信取出來,遞給了他。

  佐恩將信開打,看完信的內容之后,又將單香菱打量了一番,道:“你父親在信中提到,你的精神力已經達到十六階了?”

  單香菱點了點頭,道:“沒錯!”

  佐恩將信重新折好,道:“我和你的父親赤云宗主也算得上是老朋友了,既然你有天賦,我自然會收你的弟子。從今天開始,你便是我的第十九位弟子。”

  單香菱的心頭一喜,連忙躬身一拜,道:“學生拜見老師!”

  “真是太好了!師妹,我現在也是佐恩煉器師的弟子,今后,我們可以一起修煉精神力,學習銘紋和煉器!”八王子欣喜的道。

  單香菱直接無視八王子,向著張若塵看去,向佐恩介紹,道:“老師,這位乃是云武郡國的九王子,他想向你請教一些關于銘紋的知識!”

  佐恩盯了張若塵一眼,道:“我收弟子有兩個規矩,二十歲以上,不收;精神力沒有達到十二階,不收。若是達不到標準,就算是一位王子,也沒有資格成為我的弟子。”

  八王子譏誚的一笑,在他看來,張若塵的武道天賦的確很高,可是精神力上面的天賦卻未必比得過他。

  張若塵看著佐恩,道:“閣下誤會了!我不是來拜師,只是想要請教一些關于銘紋的知識。”

  別的那些武者見到佐恩,全部都表現得恭恭敬敬,讓他習慣了高高在上的感覺。可是張若塵卻直著腰桿與他說話,自然讓佐恩頗為不悅。

  張若塵并不是傲慢,只是想要以一種平等的態度,與佐恩一起交流。在精神力的修煉上面,張若塵甚至比佐恩還有強大一大截,完全沒必要仰視他。

  佐恩冷哼一聲,道:“好高騖遠!想要刻畫出銘紋,首先就要修煉精神力,精神力越高,刻畫銘紋的成功率才越高。若是你的精神力連十五階都沒有,就絕對不可能將銘紋刻畫成功。”

  “年輕人,你的精神力達到十五階了嗎?”

  張若塵問道:“你的意思是說,只要我的精神力達到十五階,就可以向你請教關于銘紋的知識?”

  “哏哏!精神力達到十五階,僅僅只配做我的弟子。想要與我平等的交流銘紋知識,除非你的精神力達到二十階。”佐恩傲然的道。

  精神力達到二十階,一般就能成為二品煉器師。

  達到十五階之后,精神力每提升一階都十分艱難,想要修煉到二十階,簡直難如登天。要不然的話,二品煉器師也不會那么稀少,就連整個赤云宗也沒能招攬到一位。

  “二十階嗎?我試一試。”

  張若塵的目光盯向不遠處的那一塊測神石,直接走了過去,輕輕的將手掌按在測神石的表面。

  “二十階?他從來都沒有修煉過精神力,怎么可能達到二十階?”八王子的嘴角微微上翹,帶著一抹冷笑。

  佐恩道:“真是一個狂徒!就算是一個天賦異稟的精神力天才,也不可能在二十歲之前,將精神修煉到二十階。”

  單香菱露出幾分好奇的神色,她相信,張若塵應該不會做沒有把握的事!

  難道他的精神力真的那么逆天?

  張若塵閉上眼睛,將精神力不斷注入測神石。

  “嘩――”

  測神石的表面,立即出現一圈圈光紋。

  一圈光紋,兩圈光紋,三圈光紋……

  每一道光紋,便代表一階精神力。

  當測神石上面的光紋數量,達到二十圈的時候,佐恩震驚得下巴都要掉在地上,目瞪口呆,就像看妖孽一樣的看著張若塵。

  “不可能,不可能……”八王子的臉色煞白,嘴里不停的念著,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

  單香菱也十分震驚,盯著張若塵,美眸中散發出漣漣的光華。

  當測神石上面出現二十圈光紋的時候,張若塵停止釋放精神力,收回自己的手掌。

  佐恩看得出張若塵有所保留,他的精神力強度絕對不止二十階。

  他的態度發生一百八十度的轉變,立即迎上去,笑道:“原來九王子殿下竟然是一位精神力強者,在下剛才多有得罪,還請九王子殿下不要見怪。”

  年僅十六歲,精神力就能達到二十階以上,今后的成就絕對不是常人可以想象。說不定將來他還需要張若塵的指點,所以,他立即改變自己的態度,主動向張若塵示好。

  張若塵道:“我就想向大師請教一些關于銘紋的知識和刻畫銘紋的技巧!”

  “沒問題!九王子殿下,請隨老夫來,我們去一處僻靜的地方,一起交流精神力和銘紋上面的學問。”佐恩笑容可掬的說道。

  張若塵點了點頭,便和佐恩一起向著銘紋公會的一座大殿中行去。單香菱也立即跟了上去。

  從銘紋公會中走出來,八王子的臉色陰沉,心中無比憤怒。

  “真是太可惡了!張若塵那一個廢物,以前,我扇他一巴掌,他都不敢還手。現在居然騎到我的頭上來了,他的天資怎么可能那么高?怎么可能?”

  八王子恨得咬牙切齒,忽地,看到停在銘紋公會外面的一輛羚馬古車。

  那是張若塵的車駕!

  此刻,云兒坐在羚馬古車的車轅的位子,靜靜的等待張若塵,時不時向著銘紋公會的方向看去。

  看到八王子走過來,云兒的臉上露出幾分恐懼的神色,立即行禮,道:“拜見八王子殿下!”

  八王子冷沉著臉,道:“本王子要回宮,送我回去。”

  云兒的臉上露出難色,有些害怕的道:“可是……可是這是九王子殿下的車駕……”

  “啪!”

  八王子一巴掌扇出去,將云兒打得飛出了三米之外。

  云兒的臉被打得腫脹充血,一個五指印記立即冒起來,嘴里不斷吐血,腦袋發昏,下巴脫臼,感覺自己想要要死了一樣。

  八王子一腳踩在云兒的身上,面目猙獰的道:“九王子是王子,本王子難道就不是不王子?你只是一個婢女,也敢違抗本王子的命令?信不信本王子一句話,就能讓你父母變成蠻獸的血食,讓你變成最低價的妓/女?哼!”

  說完這話,八王子便一甩衣袖,登上了羚馬古車,吼道:“還不快駕車?得罪了本王子,本王子讓你生不如死。”

  云兒的心頭十分恐懼,她只是一個婢女,八王子只需要一句話,就能讓她家破人亡。

  她艱難的站起身,忍著臉上的疼痛,坐到羚馬古車上面,駕著古車,向著王宮的方向行去。

  八王子坐在古車中,緊捏著雙手,眼中帶著陰沉的神色,“張若塵,你肯定得到了什么了不起的寶物,要不然,不可能在短短三個月之內變得如此厲害。”

  “我還有機會,只要我控制住林妃,以林妃的性命來要挾他,他肯定會乖乖的將那件寶物交出來。只要得到那件寶物,我的修為也能突飛猛進,成為武道高手。”

  “等我成為武道強者,第一個要死的人就是張若塵。還有單香菱那賤人,到時候,我要讓你變成本王子胯/下的玩物。哈哈!”

  夜晚的街道,行人變得越來越少。

  兩個黑衣人,站在街道旁邊的屋頂,盯著從下方行過的羚馬古車。

  “那就是九王子的車駕?”其中一個高瘦的黑衣人陰沉沉的道。

  他的背上,背著一柄鐵線弓和十支驚雷箭,全身散發出冰冷的殺氣。

  另一個矮胖的黑衣人,冷笑道:“肯定是他無疑。你看那一個駕車的宮女,與寒姑娘給我們的畫像一模一樣,正是九王子身邊的婢女。九王子此刻,就在車中。”

  “嘎嘎!刺殺一位王子,真是太讓人激動了!只要完成了這一次任務,寒姑娘肯定會給我們豐厚的獎勵。”

  那一個高瘦的黑衣人,抽出一只驚雷箭,搭在弓弦,對準那一輛羚馬古車!

  這一章算昨天的,今天,還有兩章!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