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十三章 銘紋公會

  張若塵收回閃魂劍,又是快速一劍刺出去,穿過爪子的縫隙,擊在黑色巨貓的眉心,發出一聲金屬碰撞的聲音,濺出一粒粒火花。

  “嘭!”

  四品真武寶器級別的閃魂劍,竟然無法破開它的肉身防御。

  黑色巨貓的修為并不強,相當于黃極境小極位的修為。防御力怎么會如此恐怖?

  “哈哈!本座的修為雖然比你弱一個小境界,可是本座擁有金剛不壞之身,武技高超,手段狠辣,完全可以跨越三個小境界戰斗。以本座現在的實力,就算與黃極境大圓滿的武者戰斗,也能戰個平手。少年郎,受死吧!喵!”

  黑色巨貓再次向著張若塵猛沖過去,身軀躍起兩米高,張開大嘴,咬向張若塵的肩膀。

  “天心破梅!”

  張若塵體內的真氣運轉全身,一劍刺出去,爆發出七道劍氣。

  當閃魂劍刺到黑色巨貓的面前的時候,七道劍氣匯聚成一道,擊在黑色巨貓的下巴的位置。

  黑色巨貓又是慘叫一聲,重重的墜落到地上,叫道:“好痛!痛死本座了!少年郎,你怎么會這么強?你只是黃極境中極位的修為,怎么可以爆發出黃極境大圓滿的力量?”

  “你擁有強大的體質,難道我就沒有?若是在同境界,或許我還比你弱幾分,可是我現在比你高一個境界,你便絕對不是我的對手。”張若塵提劍走了過去。

  黑色巨貓的確很強,若是在同境界,說不定,張若塵還真不是它的對手。畢竟,它可是擁有不死之身,簡直刀槍不入。

  黑色巨貓見到張若塵走過來,連忙道:“少年郎,本座覺得,既然咋們誰都奈何不了誰,何必還要戰下去?就算繼續戰下去,也是浪費時間。為何不坐下來,好好的談一談?”

  黑色巨貓的防御力的確很強,就連閃魂劍都破不開它的肉身防御,繼續戰下去,張若塵就算能夠將它擊敗,也絕對殺不了它。

  張若塵停下腳步,道:“你若是能回答我幾個問題,我倒是可以暫時與你和談。”

  黑色巨貓坐在地上,挺著渾圓的肚子,愜意的說道:“問吧!本座前知十萬年,后知十萬年,天上地下,婆娑世界,幾乎沒有本座不知道的事!”

  張若塵道:“須彌圣僧為何將你封印在乾坤神木圖里面?”

  “這個說來就話長了!當年,本座犯下滔天大罪,須彌圣僧覺得我罪孽深重,于是便將我封印到了乾坤神木圖。”黑色巨貓的一對大耳朵輕輕的搖晃,眼珠子滴溜溜的轉動。

  張若塵道:“到底是什么滔天大罪?”

  “殺人如麻,屠戮蒼生,為禍人間,殺龍取膽,焚天煮海……嗯,差不多就是這些吧!”黑色巨貓道。

  張若塵盯著黑色巨貓肥胖的身軀,道:“看起來不像啊!”

  “對啊!本座也覺得一點都不像,由此可見,那和尚很不講道理,亂給本座安置罪名,而且還將本座封印在畫卷世界空間。哎!本座都不知道上哪去講理?”黑色巨貓挺著一個大肚子,仰躺在地上,搖頭嘆息。

  張若塵道:“看起來不像壞人的人,反而壞得很徹底。看起來不像好人的人,有時卻能做出大勇大義的事。”

  “本座只是一只貓,不要將本座想得那么壞……喂……小子,你又干什么?”黑色巨貓道。

  “咻”的一聲,黑色巨貓被重新收進乾坤神木圖。

  “果然與我猜想的一樣,乾坤神木圖的力量可以將你鎮壓。我現在是乾坤神木圖的主人,只要的意念一動,就能將你重新收回畫卷世界空間。”張若塵捏著乾坤神木圖,微微一笑。

  “少年郎!你一定要保持冷靜,快放本座出來,本座保證向你效忠,今后絕對沒有異心。你讓本座去抓魚,本座絕對不敢去捉耗子。”黑色巨貓有些焦急的道。

  它已經被困在乾坤神木圖十萬年,好不容易恢復自由,自然不甘心又被收回畫卷中。

  張若塵不再理它,將乾坤神木圖放在一旁,開始研究八道基礎空間銘紋。

  “少年郎!想要刻錄出基礎空間銘紋,至少也要將精神力修煉到二十階。你現在才多大,根本不可能有那么強大的精神力!快將本座放出來,本座教你修煉精神力。”黑色巨貓的聲音從畫卷中傳來。

  “二十階嗎?我的精神力已經達到三十二階,基礎銘紋,對我來說,難度并不大。”

  張若塵盤坐在地,將《時空秘典》翻開,放在身前,仔細研究起來。

  “怎么可能?普通成年人的精神力只有十階左右,像你這樣的少年,精神力能夠達到八階就已經很不錯了。就算是一些天生精神力就強大的人,二十歲之前,也最多只能達到十五階。你的精神力,怎么可能達到三十二階的高度?”黑色巨貓有些不信的道。

  張若塵懶得理它,開始研究第一道基礎空間銘紋,點型銘紋。

  黑色巨貓的聲音又從畫卷中響起,道:“難道你從小就開始修煉精神力?也不對啊!以你的年齡,就算從小修煉精神力,能夠達到二十階就很厲害,怎么可能達到三十二階的高度?少年郎,你怎么比本座還能吹?”

  一般的基礎銘紋,只需要將精神力修煉到十五階,就有機會刻畫成功。

  可是,空間基礎銘紋十分特殊,比一般的基礎銘紋更加復雜,更加不穩定,必須要將修煉到精神力修煉到二十階,才有可能刻畫出來。

  “嘩!”

  張若塵將真氣凝聚到指尖,一指點了出去,形成一個光點,想要在空氣中將點型銘紋刻畫出來。

  一連嘗試了三十多次,全部以失敗告終。

  “哈哈!本座就說你吹牛吧!想要將精神力修煉到二十階以上,對普通武者來說,簡直難如登天。想要刻畫出空間基礎銘紋,就更加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黑色巨貓嘲笑的道。

  張若塵停了下來,自言自語的道:“第一次刻畫銘紋,果然還是有很大的難度,先用靈紙和銘筆練習吧!”

  煉丹師、煉器師最開始學習銘紋的時候,全部都是用銘筆在靈紙上面練習。想要將第一道銘紋在靈紙上面刻畫出來,至少都需要一年以上的時間來練習。

  張若塵第一次學習銘紋,居然就想用手指在空氣中將銘紋刻畫出來,自然不可能成功。

  張若塵站起身來,打算去購買銘筆和靈紙。

  “少年郎,帶本座一起出去吧!本座一定不會搗亂,本座什么都聽你的……”

  黑色巨貓的話還沒說完,張若塵便將乾坤神木圖重新卷起來,收進眉心,走出了時空晶石的內空間。

  隨后,張若塵便離開王宮,向著武市行去。

  張若塵剛剛離開王宮,一個宮女便立即趕去王后居住的宮宛,將消息傳給了寒青蘿。

  “他終于離開王宮了?真是太好了!安排一隊人馬,隨我一起出宮,今晚,將是一位少年天才的隕落之夜。”寒青蘿的眼眸中散發出寒光,美麗的嘴角露出一些邪異的笑容。

  張若塵來到武市,便徑直向著銘紋公會的方向行去。

  銘紋公會,乃是昆侖界最強大的組織之一,歷史無比悠久。第一中央帝國還沒有誕生的時候,銘紋公會便已經誕生。

  銘紋公會的旗下,一共有四大聯盟,分別為:煉丹師聯盟,煉器師聯盟,御獸師聯盟,奇人異士聯盟。

  只有在銘紋公會,才能購買到“銘筆”和“靈紙”。

  這兩樣物品,完全被銘紋公會壟斷,在別處,根本買不到。

  在昆侖界,每一座城池都有一座銘紋公會分部。做為云武郡國的王城,銘紋公會自然修建得十分宏偉,簡直就像是一座城堡。

  銘紋公會的外面,隨時都車水馬龍,人流不息,不僅有武者,還能看到穿著青色袍衫的煉丹師。

  煉丹師的袍衫的背部,一般繡著一座丹鼎。

  煉器師的袍衫的背部,一般繡著一柄鐵錘。

  除了煉丹師和煉器師,還有一些御獸師,堂而皇之的騎著蠻獸,走進銘紋公會。

  一位穿著煉器師袍衫的中年男子,看上去三十多歲的樣子,挺著胸膛,傲然的向著銘紋公會走去。

  “拜見佐恩煉器師大人!”

  那些站在銘紋公會外面的侍衛,全部對著他行禮,眼中帶著尊敬的神色。

  “嗯!”佐恩點了點頭,看都不看那些侍衛一眼,徑直走進銘紋公會的大門。

  “居然是佐恩煉器師大人,據說,他的精神力已經修煉到二十六階,是一位十分厲害的二品煉器師。”

  “佐恩煉器師大人一共收了十七位弟子,其中,八位都成為一品煉器師。王城中,想要拜佐恩煉器師大人為師的武者,多得數都數不過來。”

  “我聽說,佐恩煉器師大人收弟子的要求相當高。精神力達不到十二階的人,不收。年齡超過二十歲的人,不收。”

  “想要在二十歲之前,將精神力修煉到十二階,談何容易?只有那些真正的天才,才能做到。”

  此時,張若塵看到兩個熟悉的人影,正是八王子張濟和赤云宗宗主的女兒單香菱。

  他們也來到銘紋公會的外面。

  歲末考核之后,八王子在王宮中的地位,一落千丈。

  他的生母蕭妃被打入冷宮,同時,他也變成九位王子中修為最低的一個。在雙重打擊之下,八王子便一蹶不振。

  今天,他是陪同單香菱一起來到銘紋公會拜師,想要成為佐恩二品煉器師的弟子。

  武道天賦,他比不過張若塵。

  于是,他便想要通過別的方式,超越張若塵,重新挽回自己的地位。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