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十一章 屠天殺地之皇

  “終于突破到黃極境中極位,果然只開辟出十九條經脈!”

修煉了三天,張若塵連續開啟了八條經脈,終于一舉沖擊到黃極境中極位  渾厚的真氣,在十九條經脈中快速運轉,充斥全身,渾然一體,一股前所未有的強大力量從經脈中散發出來。

  五王子修煉到大極位,也才開辟出十二條經脈。

  張若塵才中極位,便開辟出十九條經脈,可以說,武體已經相當強大。

  但是,張若塵上一世在黃極境中極位的時候,開辟出了二十條經脈,比他現在還要多一條。

  “雖然在蠻神池中修煉了一次,吸收了大量血精之力,使我的肉身強度提升了不少,可還是比不上我上一世的肉身。當然,我也有上一世不具備的優勢。那就是,我現在擁有強大的精神力和豐富的修煉經驗。”

  “想要在武道修為上面追上池瑤,甚至超越她,我就必須要比上一世做得更好,開辟出更多經脈。所以,我必須要讓肉身變得更加強大,比上一世還要強韌,將《九天明帝經》的‘經脈圖’上的三十六條經脈,全部開辟出來。”

  張若塵走出時空晶石的內空間,將開啟經脈的時候排出體外的污垢洗掉,便開始在院落里面練掌。

  “嘭!嘭!”

  每一掌打出,空氣都會跟著爆響。

  現在,他就算不使用龍象般若掌,也能打出十六牛的力量。

  若是使用出龍象般若掌,借助掌印的爆發力,甚至能夠達到二十五牛的恐怖力量。

  以他現在的力量,只需要三掌就能擊敗司徒臨江。就算遇到黃極境大圓滿的武者,他也有一戰之力。

  短短幾天的時間,張若塵的戰力便提升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搬回玉漱宮,林妃和張若塵的身邊,自然多了不少宮女和太監。

  反正在歲末考核的時候,張若塵已經暴露了自己的武道天資,所以,他也就不再藏著捏著,直接在玉漱宮的院落中練掌。

  “九王子真厲害了,據說,連五王子和六王子都不是他的對手,現在整個王宮的人都說九王子是一位修武奇才,足以和七王子相比。”一位十五、六歲的宮女,長得頗為倩麗,十分癡迷的盯著在院落中練掌的張若塵,雪白的臉腮浮現出兩抹淡淡的嬌羞的紅暈。

  只要是強者,自然能夠得到眾人的尊敬。

  只要是天才,當然也會成為很多少女的崇拜對象。

  看到正在練掌的張若塵,其中一個年紀稍長的宮女的眼中閃過一絲異色,悄然離開玉漱宮,來到王宮中的一座假山的后面。

  “稟告寒姑娘,九王子已經出關了!他的修為應該已經突破到黃極境中極位!”那一個宮女半跪在地,恭恭敬敬的說道。

  站在她對面的少女,身上也穿著宮女的裝束,淡青的宮裝,看上去十八、九歲的樣子,身材高挑,腰腿纖細。

  她名叫寒青蘿,王后身邊的四位近身女護衛之一。

四個近身女護衛,也是王后親手調/教出來的四大弟子  。她們專修殺人技,修為強大,手段狠辣,專門幫助王后清除異己。

  刺殺九王子的任務,王后便交給了寒青蘿。

  寒青蘿背負著雙手,嘴角輕輕一勾,道:“在校場比武的時候,他的修為就達到黃極境小極位的巔峰,加上在蠻神池中吸收了血精之力,以他的天資,若是沒有突破到黃極境中極位,那才是一件怪事!”

  寒青蘿的眼眸中帶著淡淡的殺氣,又道:“你繼續盯著他,只要他離開王宮,便立即向我匯報。”

  那一位宮女道:“屬下領命!”

  說完這話,那一位宮女便退了下去,重新回到玉漱宮。

  張若塵練完掌法之后,便回到自己的房間,進入時空晶石的內空間。

  盤坐在內空間的中央,取出一枚聚氣丹,吞入腹中,開始煉化。

  以他現在的修為,完全可以將聚氣丹的丹氣全部吸收,一絲也不會浪費。

  僅僅只是花費一個時辰,就將一枚聚氣丹的丹氣全部吸收,轉化為真氣。

  只不過,張若塵在突破到中極位的時候,氣池的容量又變大了十倍。一枚聚氣丹的丹氣,也并沒有讓氣池中的真氣增加多少。

  他的身上只剩下兩枚聚氣丹,又花費兩個時辰的時間,將這兩枚聚氣丹也煉化。

  總共煉化了三枚聚氣丹,體內的真氣也才比原來多了五分之一,想要將氣池中的真氣修煉圓滿,估計要服用上百枚聚氣丹。

  “聚氣丹對我的作用越來越弱,等我修煉到黃極境大極位,估計就完全沒有作用了,看來必須要購買品級更高的丹藥才行。”

  聚氣丹和煉體散都是一品丹藥,境界較低的武者服用和使用,效果自然十分明顯。

  隨著,武者的修為提升,一品丹藥的作用會越來越低,必須服用二品丹藥,才能繼續保持快速的修煉速度。

  就在張若塵打算離開時空晶石的內空間,去購買更高品級的丹藥的時候,忽然,他的目光盯在內空間中的那一座石臺上面。

  石臺上面,放著一幅畫卷和一本銀色的鐵書《時空秘典》。

  “我的修為已經達到黃極境中極位,應該可以將畫卷打開了!”

  那一副畫卷,十分沉重,在黃極境初期的時候,張若塵根本都無法將畫卷拿起來。

  根據《時空秘典》第一頁上面的記載,只要張若塵的修為達到黃極境小極位,就能將畫卷打開。

  張若塵調動體內的真氣,向著右手手臂匯聚過去,抓住畫卷,緩緩的將畫卷拿起來。

  “好沉重的畫卷,至少有八百斤重!”

  控制自己的力量,張若塵捏著畫軸,將畫卷平鋪在地,緩緩的打開。

畫卷上面,畫著一幅氣勢恢宏的莽荒圖錄,高大的山岳,奔騰的古河,陡峭的崖壁,在畫卷的中央立著一棵龐大的古樹  古樹比云層還要高,每一根樹根都像一條虬龍,足有一座山峰那么巨大。每一片樹葉,都能將一座湖泊蓋住。

  “世上怎么會有如此高大的樹?”張若塵微微的一笑,輕輕的搖了搖頭。

  忽然,一個聲音響起:“誰說沒有?真是沒有見識,居然連撐起昆侖界的神樹‘接天神木’都不認識,真是讓本座很失望。”

  張若塵微微一驚,向著內空間中望去,但是,卻并沒有發現外人。

  聲音是從哪里傳來?

  “誰在說話?”張若塵暗暗戒備起來,沉聲的問道。

  那一個聲音再次響起,道:“難道你沒有看到,我在畫中?”

  “畫中?”

  張若塵更驚,道:“你是接天神木?可是,史書上記載,接天神木在中古時代,就被人給斬斷了。”

  “中古時代?”那個聲音再次響起。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中古時代距離現在,已經過去了十萬年。話說,你真的是接天神木?傳送中的接天神木,真的存在?”

  那一個聲音的主人發出一聲嘆息,道:“怎么可能?你不是都說了,接天神木被人給斬斷了,我怎么可能是一顆樹?”

  “那你到底是什么人?”張若塵盯著畫卷,再次問道。

  “我不是人!”那一個聲音說道。

  張若塵道:“……”

  那個聲音又響起,道:“我是一只貓!”

  緊接著,那聲音又道:“你可不要小看本座,本座還有一個響當當的名號,屠天殺地之皇。像本座這樣偉大的強者,根本不是時間可以磨滅得了,就算過去十萬年,也會在史書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頁。少年郎,你肯定聽說我的名號吧?”

  “沒有!”張若塵想了想,然后,搖了搖頭。

  忽地,張若塵在畫卷上發現了一些端倪,接天神木的下方,果然有一只米粒大小的黑色小貓。若是不仔細看,根本無法將它看見。

  “你到底是一只貓,還是一幅畫?”張若塵總感覺很詭異。

  那個聲音道:“哎!都給你說過了,我是屠天殺地之皇,當年做了一些錯事,所以才會被封印到畫卷世界空間。現在,只有你可以放本座出來。”

  “為什么只有我可以放你出來?”張若塵道。

  “因為,你開啟了時空神武印記,可以使用空間的力量,可以打開畫卷世界空間的封印。你要知道,從古至今,也只有那么三、五個人才開啟了時空神武印記。少年郎,你很幸運啊!”那個聲音道。

  張若塵算是大致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笑了笑,道:“可是我為什么要將你從畫卷中放出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