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十八章 誰才是天才?

  最后一戰,九王子張若塵,對戰,司徒家族第一天才司徒臨江。隨夢小說w.suimeng.lā

  在歲末考核之前,張若塵還被眾人當成是一個剛剛開啟神武印記的廢物,可是現在,已經沒有人敢小看他,包括站在他對面的司徒臨江。

  “戰!”

  司徒臨江大吼一聲,立即將真氣注入長槍。

  烏黑色的長槍被火焰包裹,化為一條火焰長蛇,向著張若塵刺過去。

  司徒臨江十分清楚,張若塵的修為和力量絕對不如他,但是,張若塵對真氣和力量的控制卻十分精妙,讓他有些忌憚。

  想要贏張若塵,就必須狂攻猛打,讓張若塵毫無還手的力量。

  只要張若塵沒有出手的機會,那么,這一場戰斗,他就贏定了!

  司徒臨江的確要比薛凱強大得多,在槍法的運用上也十分完美,可是張若塵依舊一臉平靜,沒有絲毫驚慌和膽怯。

  “赤火靈蛇!”

  長槍的槍頭,就像是化為一條火蛇的蛇頭,緊追在張若塵的身后,刺向張若塵的背心。

  張若塵的身體一矮,避過長槍,手中的碧水劍猛然刺出去,直接刺向司徒臨江提槍的右手。

  司徒臨江后退一步,躲過那一劍,立即再次出手,以槍為棍,向著張若塵的頭頂猛然揮下去。

  長槍還沒有落下,一滴滴火花便已經落到張若塵的身上,將張若塵身上的皇蟒袍燒出一個個黑色的小孔。

  張若塵的心頭暗道:“好快的反應速度!”

  這個時候,絕對來不及躲閃。

  “天心劍鐘!”

  張若塵體內十一條經脈全部顯現出來,真氣源源不絕注入碧水劍,將碧水劍中的兩道冰系銘紋激活。

  他將身體一扭,橫劍擋去。

  “嘩!”

  一座三米多高的淡青色鐘影,將張若塵的身體籠罩,疾速旋轉,散發出冰冷的寒氣。

  司徒臨江一槍劈在淡青色的鐘影的表面,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給擋住,竟然無法將那一個鐘影擊碎。

  被擋住了!

  “轟!”

  那一股反震的力量,震得司徒臨江手臂發麻。

  就在這時,張若塵主動從劍鐘里面沖出來,一劍向著司徒臨江揮斬過去,揮出一道八米多長的劍氣。

  “天心指路!”

  又是一招靈級下品的劍法!

  司徒臨江的臉色微微一變,立即后退,躲過劍氣,隨后,再次大吼一聲,又是一槍向著張若塵刺過去。

  “啪啪!”

  因為出槍的速度太快,赤焰長槍與空氣發生劇烈的摩擦,槍尖被燒得通紅,落下一粒粒火花。

  張若塵并不和司徒臨江硬碰,立即騰空而起,躲過剛才那一槍。

  “愚蠢!人在空中無法借力,簡直就是活靶子。我看你如何躲得過我的第二槍?”

  司徒臨江的反應速度極快,雙腳蹬地,也彈射而起,一槍刺向張若塵的胸口。

  “誰說不能借力?我借你的力!”

  張若塵不停揮劍,與長槍發生碰撞。

  “嘭嘭!”

  碧水劍每一次撞擊在長槍上面,張若塵的方位就會發生一次微妙的變化。眨眼之間,張若塵一連劈斬出九劍,每一劍都劈在長槍上面。

  當第九劍落下的時候,張若塵已經落到司徒臨江的下方,司徒臨江反而懸在半空,成為了張若塵的活靶子。

  剛才那九劍,都是在一瞬間施展出來,若是眼力不夠的人,僅僅只能看到一連串劍影,根本看不出其中的玄妙。

  糟了!

  司徒臨江的心頭一亂,沒想到張若塵對力量的控制,竟然達到如此地步。

  優勢和劣勢,瞬間轉換。

  “嘩!”

  張若塵一劍刺出去。

  碧水劍完全被寒氣包裹,劍體的表面被一層冰晶包裹,白色的寒氣從劍鋒散發出來。

  此刻,司徒臨江還沒有落地,無法借力,自然也就無法躲避。

  “火蛇點睛!”

  司徒臨江緊咬著牙齒,也是一槍刺出去,一團赤紅色的火焰之力,從槍尖爆發出來。

  “轟!”

  戰劍和長槍撞擊在一起,寒氣和火焰相互沖擊,發出一聲金屬碰撞的巨響。

  一股龐大的力量,通過劍體,傳向手臂,震得張若塵向后倒退了七步。

  司徒臨江更加狼狽,直接向后拋飛出去,差一點就摔倒在地。幸好在最后關頭,一槍擊在地面,借助反彈的力量,雙腳平穩的落到地面。

  直到站穩腳步,他才發現,右手的衣袖完全被寒冰凍結。運轉體內的真氣,手臂一抖,衣袖立即破碎,化為一塊塊碎冰,墜落到地上。

  沒有停歇,兩人再次激戰在一起。

  一位穿著青鳩色官袍的老太監站在云武郡王的身后,驚嘆的道:“這才是真正的少年一代的天才之間的爭鋒,實在太精彩了!九王子殿下,不愧是大王的血脈,雖然只是黃極境小極位的境界,卻能和司徒家族的司徒臨江戰得旗鼓相當,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沒錯!九王子大器晚成,天資驚艷,將來的成就,不是我等可以想象。恭喜大王,賀喜大王,王族又誕生了一位絕頂天驕。”下方,一位穿著鎧甲的大將軍恭維的說道。

  聽到眾人的贊揚,云武郡王自然十分開心。沒辦法,事實擺在面前,九王子的確有逆天的武道天賦,若是在同境界,恐怕司徒家族的那一位少年一代的第一天才早就已經敗了!

  自己的子嗣,擁有絕頂的修煉天賦,又有哪個父親會不高興?

  云武郡王笑道:“九兒能夠擁有如此強大的戰力,絕非偶然,難道你們沒有發現,九兒雖然只是黃極境小極位的境界,可是體內卻已經開辟出十一條經脈。”

  “什么?黃極境小極位能夠開辟出十一條經脈?”

  站在云武郡王身邊的那些嬪妃、太監、王子郡主、將軍大臣,全部將目光盯向校場中的張若塵。

  若是張若塵沒有運行真氣,自然沒有人能夠看到他體內經脈的數量。可是,與司徒臨江一戰,張若塵不得不施展出全力,體內的經脈數量,便立即暴露了出來。

  當然,也只有那些修為強大的老輩武者,才能看到他體內的經脈數量。

  “十一條經脈!真的嗎?九弟竟然這么厲害?我記得七哥在黃極境小極位的時候,似乎也才開辟出十條經脈。”九郡主瞪大了一雙美眸,心中十分震驚。

  若不是剛才的話是從云武郡王的口中說出,她絕對不相信這世上還有人比七王子的天賦更高!

  武者開辟出來的經脈越多,武體就越強大,潛力也就更大。

  就像五王子,修為達到黃極境大極位,也才開辟出十二條經脈。那么,就算他修煉到黃極境大圓滿,體內也最多只能開辟出十五條經脈。

  也就是說,今后,他就算修煉到玄極境、地極境,體內的經脈也只有十五條,自然無法和那些在體內開辟出十六條經脈,十七條經脈的武者相比。

  在黃極境,武者多開辟出一條經脈,便多一分潛力。

  當然,在體內開辟出十五條經脈,已經比很多武者都要厲害。

  “十一條經脈!他才黃極境小極位,竟然就開辟出十一條經脈,這怎么可能?難道說,他比七王子的潛力還要大?”林奉先的心頭十分震驚,根本沒有想到,張若塵竟然天才到如此地步。

  這已經不是天才,簡直就是奇才、鬼才。

  林濘姍道:“爹!他真的已經開辟出十一條經脈?”

  林奉先點了點頭,心頭生出幾分悔意,早知道九王子的天資竟然如此驚艷,上一次林妃回林府求他的時候,他就不該擺出那樣惡劣的態度。

  甚至都不應該讓林濘姍和七王子訂婚,畢竟,就算林濘姍嫁給七王子,也最多只能成為一位側妃,根本不可能是正室。

  但是,林濘姍若是和九王子訂婚,以九王子曾經對她的愛意,還有他們相互之間的表兄妹的親情關系,絕對是正室無疑。若是能夠幫助九王子成為王位繼承人,將來,林家在云武郡國的話語權,肯定比現在要大得多。

  當然,現在說什么都晚了!

  “誰說九王子就一定不是司徒臨江的對手?看到沒有,誰勝誰負還說不準啊!呵呵!”秦雅笑道。

  墨翰林點了點頭,道:“九王子展現出如此強大的天資,將來的成就,未必就比那一位七王子低。今年的歲末考核之后,云武郡國的局勢又要發生不小的變動!”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