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十五章 八強

  林濘姍和九郡主都是在最近三個月,武道修為才突破到黃極境中極位,可以說是實力相當。

  九郡主先一步走進校場,手中抱著一柄青色的真武寶器級別的戰劍,身姿窈窕,氣質優雅,立在校場的中央,美麗得就像是一幅畫。

  隨后,林濘姍也走進校場。

  九郡主的嘴角一勾,露出一絲笑意:“濘姍,據說你已經達到‘劍隨心走’的境界,本郡主倒要領教領教‘劍隨心走’到底有多強?”

  “錚!”

  她的手臂一抖,劍鞘立即飛出去。

  “碧水如濤!”

  九郡主知道林濘姍是一位勁敵,所以,剛一出手便施展出一招人級中品的劍法。

  劍招一出,立即形成七道劍影。七道劍影,又化為四十九道。

  四十九道劍影,連接成一片碧青色的水幕,發出水流般的聲音,向林濘姍壓了過去。

  林濘姍穩穩的站在原地,紋絲不動,眼神緊緊的盯著九郡主握劍的手。

  就在那一片水幕已經壓到林濘姍的面前的時候,她豁然刺出一劍,點在水幕的中心。九郡主的所有劍招,立即全部崩碎。

  “嘩嘩!”

  九郡主快速變招,劍法變得越來越犀利。

  林濘姍始終站在原地,并不移動腳步。

  只要刺出一劍,就能將九郡主的所有攻勢全部破去。

  站在校場外的張若塵輕輕的搖了搖頭,心頭暗道:“林濘姍對劍意的領悟已經達到‘劍隨心走’的境界,但是,九郡主對劍意的領悟還停留在‘見招用招’的程度。兩人的武道境界雖然相同,可是真正戰斗起來,九郡主卻絕對不是林濘姍的對手。不出意外,十招之內,九郡主就要敗!”

  就在這時,校場中的戰斗形勢,果然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林濘姍主動發起攻擊,向前跨出一步,手臂甩動,在空氣中形成一個巨大的劍花。

  九郡主立即后退,林濘姍步步緊逼。

  “嘩!”

  當劍停住的時候,鋒利的劍尖,正指在九郡主的心口處。

  “郡主,你敗了!”林濘姍道。

  九郡主收起碧水劍,從校場中走了下去,心頭十分難受,立到張若塵的身旁,道:“九弟,我的修為明明不比她弱,可是為什么會敗得那么快?”

  “劍意!你在劍意上面的造詣和她差的太遠了!等你也修煉到‘劍隨心走’的境界,自然就明白了!”張若塵道。

  緊接著,第二場比武開始了!

  站在校場中的兩人,分別是顧家的顧離,司徒家族年輕一代的第一高手司徒臨海。

  雙方的實力差距十分明顯,司徒臨海僅僅只用了三招,就將顧離一拳打出校場。

  “第五場,九王子張若塵,白家白萬里。”

  張若塵和白萬里同時走進校場。

  前兩輪的考核,張若塵可謂是出盡風頭,給眾人造成了不小的震撼。

  現在,那些前來參加歲末考核的武者,都想知道,他的真實實力到底有多強?

  校場外,林濘姍、九郡主、五王子、六王子,全部都將目光盯在張若塵的身上。他們也想知道,一個小極位的武者,如何贏一個中極位的武者?

  白萬里在王山狩獵的考核中成績排名第八,修為達到黃極境中極位,甚至能夠徒死蠻牛,絕對不是一位弱者。

  “九王子殿下,你先前說你最擅長用劍,可是我不擅長用劍。為了公平起見,我們便比試拳腳如何?”白萬里道。

  “那就比拳腳吧!”張若塵顯得無所謂的道。

  校場外,很多人都微微的皺了皺眉頭,因為他們知道,白家最擅長的就是拳法。

  九王子的修為本來就比白萬里弱了一個境界,現在又放棄自己擅長的劍法,肯定會更加吃虧。

  “殺!”

  白萬里將體內真氣全部調動起來,嘴里發出一聲大吼,施展出人級中品的武技“殺威拳”。

  “嘭!”

  他一腳踏在地面,將一塊石板震碎,猛然沖出去,一拳擊向張若塵的胸口。

  借助人級中品武技的威力,白萬里爆發出九牛之力,拳頭上散發出一層淡淡的光暈。

  張若塵站在原地,雙腿微微下沉,腿部的肌肉,背部的脊梁,雙臂的肌肉,全身上下每一處的力量同時調動起來。

  “嘭!”

  他猛然一掌打出去,與白萬里打出的“殺威拳”碰撞在一起。

  “咔嚓!”

  一聲骨頭斷裂的聲音響起!

  “你敗了!”張若塵重新站直身體,淡淡的說道。

  白萬里扶著手臂,感覺整條手臂都失去力量,向后退了十多步,有些驚恐的盯了張若塵一眼,“你……你的力量怎么會那么強?”

  別說是白萬里弄不明白,站在校場外的那些年輕武者,也完全看不懂。

  要知道,白萬里剛才那一拳的爆發力,足有九牛之力。可是九王子沒有使用任何武技,竟然一掌震碎了白萬里的手臂骨骼。

  對于一個小極境的武者來說,這根本就是不可能做到的事!

  只有那些武道修為強大的老輩武者,才看出了一些端倪。

  “白少爺的手臂并不是被震斷,而是被扭斷。”那一位穿著銀鱗鎧甲的將軍說道。

  “被扭斷?怎么可能?我明明看見九王子只是打出了一掌,怎么可能扭斷白少爺的手臂?”一位年輕武者道。

  那一位穿著銀鱗鎧甲的將軍說道:“九王子殿下對力量的控制精妙到了極點,將全身每一寸肌肉和骨骼的力量都爆發出來,而且,在一掌打出去的時候,掌法力量本來就帶著一股扭力。”

  “僅僅只是一瞬間,那一股扭力便消失,你們自然看不出來。別說是你們,就算是以我現在的境界,也不能將力量控制到如此精妙的地步。”

  要知道,說出這話的人,乃是云武郡王的貼身侍衛長葛乾,自然沒有人懷疑他的話的真實性。

  “九王子竟然如此厲害!天吶,他才修煉三個月啊!就算是七王子,也沒有如此逆天的天賦吧?”

  “這一次歲末考核之后,九王子的名字必定響徹王城,成為年輕一代的風云人物。”

  在眾人的驚嘆聲中,張若塵走出了校場。

  又是三場武斗,終于決出了前八強。

前八強分別是:五王子,司徒臨江、薛凱、張若塵、林濘姍、羅城、林天武、六王子  接下來,就是爭奪前四強。

  也就是說,只要贏得下一場戰斗,就能穩進前五,獲得進入蠻神池中修煉的機會。

  “第一場,九王子張若塵,林家林濘姍。”

  聽到自己對手的名字,張若塵微微抬起頭,自言自語的道:“也太巧了!“

  他向著林濘姍的方向看了一眼。

  此刻,林濘姍也將目光望過來,盯在張若塵的身上。

  九郡主站在張若塵的身旁,嘴角帶著幾分笑意,道:“九弟,姐姐知道你喜歡濘姍,可是濘姍卻根本不喜歡你。你千萬別憐香惜玉,必須要使用出全力,姐姐還等著你給我報仇!”

  張若塵的臉色平靜,走進校場。

  “表哥,沒想到你十六歲才開啟神武印記,已經過了最佳修武年齡,修煉速度竟然也能如此之快。真是不可以思議!”林濘姍柔聲的說道,那一張精致的臉上帶著一絲淺淺的笑容。

  她的紅唇輕輕的抿著,秀麗出塵的站在張若塵的對面,給人一種清新脫俗的美麗。

  見到張若塵和白萬里的戰斗之后,林濘姍自然不敢再小瞧張若塵。她知道站在對面的少年,已經不是曾經的那一個廢物,而是一位武學奇才。

  她沒有信心能夠擊敗張若塵,她甚至覺得,張若塵比五王子、司徒臨海、薛凱更加可怕,更加讓她感到不安。

  當然,她并不相信張若塵會真的對她出劍,因為,她十分清楚,張若塵一直都深愛著她。

  為了她,張若塵曾經可是在最寒冷的冬天,無怨無悔的在林府外足足等了她一夜。

  當第二天早上,她去將張若塵叫醒的時候,張若塵全身都凍僵了。從那之后,張若塵本來就很弱的體質,就變得更差了,常年都臥病在床。

  曾經,她的確看不起張若塵,就算張若塵在寒冬等了她一夜,她也只是覺得張若塵愚蠢,根本不覺得他癡情。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現在的張若塵可是一位武學奇才,有這樣一位武學奇才深愛著她,她自然也就生出一種莫名的虛榮。

  “表哥,我們之間還需要戰嗎?你應該知道,前四強,對我來說,真的很重要。”林濘姍柔聲的道。

  她的那一雙晶瑩美麗的眼眸中,帶著幾分誘人的柔情,楚楚可憐的盯著站在對面的張若塵。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