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十四章 第一

  沒過多久,去清點狩獵成績的軍士,便回到王族武場。◢隨*夢◢小*說Щщш.suimeng.lā

  一位穿著銀鱗鎧甲的虎背熊腰的將軍,將一份記錄成績的卷冊,遞到云武郡王的手中。

  云武郡王接過那一份卷冊,微微的看了一眼,忽然,眼睛被排在第一的那個名字吸引住,嘴角露出一絲笑意,道:“葛乾,你來宣布今年王山狩獵的少年武者的成績吧!成績排名第一的人,賞賜,重玄弓。”

  站在下方的那些少年武者,聽到“重玄弓”三個字,全部都激動起來。

  據說,重玄弓乃是一件四品真武寶器,價值數萬枚銀幣。

  當然,重玄弓還有更深層次的意義。云武郡王年輕的時候,參加王山狩獵,獲得第一名,得到的賞賜就是重玄弓。

  誰會是這一次王山狩獵的第一名?

  那一位穿著銀鱗鎧甲的將軍,捧著卷冊,向著站在下方的那些少年武者看了一眼,道:“本次王山狩獵,一共四十三人參加,兩人死亡,九人狩獵失敗,成功獵殺到蠻獸的少年武者一共三十二人。”

  “排名第三十二位,司徒家族,司徒海,獵殺到一頭一階下等蠻獸,鬼影兔。”

  “排名第三十一位”

  “排名第十四位,六王子,張密,獵殺到四頭一階下等蠻獸,三頭蠻牛,一只鬼影兔。”

  六王子聽到自己的成績之后,微微皺了皺眉頭,本以為以自己獵殺到四頭一階下等蠻獸的成績,足以進入前十。

  “沒想到今年的競爭竟然如此激烈!”六王子的目光向著張若塵的方向看了一眼,臉上的失望的神色一掃而空,反而露出一絲笑意。

  在他看來,張若塵應該就是那九個狩獵失敗的人之一。

  想到此處,他的心中便好受多了,至少還有一個人墊底。

  穿著銀鱗鎧甲的將軍,繼續念道:“排名第十位,林家,林天武,獵殺到五頭一階下等蠻獸,四頭蠻牛,一只鬼影兔。”

  同樣是一階下等的蠻獸,獵殺到蠻牛和獵殺到鬼影兔,獲得的成績肯定不一樣。

  “排名第九位,顧家,顧離,獵殺到五頭蠻牛。”

  “排名第八位,白家,白萬里,獵殺到六頭蠻牛。其中,五頭蠻牛是用驚雷箭射殺,第六頭蠻牛是以白家的人級中品武技殺威拳殺死。”

  “排名第七位,林家,林濘姍,獵殺到一頭一階中等蠻獸,四頭一階下等蠻獸。”

  聽到自己的成績,林濘姍自然還是頗為滿意,畢竟她才十五歲,而且還是第一次參加王山狩獵,能夠有這樣的成績,已經算是相當優秀。

  她微微的挺了挺胸膛,向著張若塵看了一眼。同樣第一次參加王山狩獵,他卻一頭蠻獸都沒有獵殺到,這就是差距!

  “林家二小姐真的是太優秀了,年僅十五歲便能獵殺一階中等蠻獸,將來的成就不可限量。”

  “再過兩年,估計歲末考核就沒人能夠與她相爭了。”

  武場外,響起一陣陣驚嘆聲。

  當然,那些年輕武者中也有幾人露出不屑的神色,比如,司徒家族的第一天才,司徒臨江,又比如五王子和薛凱。

  這三人都是黃極境大極位的修為,修為最是強大,也是爭奪第一名的熱門人物。

  “排名第六位,國師府,薛紅秦,獵殺到兩頭一階中等蠻獸。”

  “排名第五位,鎮南元帥府,羅城,獵殺到兩頭一階中等蠻獸,一頭一階下等蠻獸。”

  “排名第四位,國師府,薛凱,獵殺到三頭一階中等蠻獸,兩頭一階下等蠻獸。”

  聽到這個成績,薛凱的臉色微微一沉,沒想到自己竟然連前三都排不進去。

  他本以為,以自己的成績,不是第一,就是第二。

  “可惡!”薛凱緊捏著拳頭,眼神十分冰涼。

  五王子和司徒臨江看到這一幕,臉上都露出一絲譏誚笑意。可是,他們臉上的笑容,很快就僵住。

  “第三位,五王子,張閩,獵殺到四頭一階中等蠻獸,一頭一階下等蠻獸。”

  “第二位,司徒家族,司徒臨江,獵殺到五頭一階中等蠻獸。”

  “第一位,九王子,張若塵,獵殺到一頭一階上等蠻獸,兩頭一階中等蠻獸。”

  公布出前三的名字之后,整個王族武場,無數人目瞪口呆,所有人的目光都向著張若塵盯過去。

  隨后,整個王族武場都震動起來。

  “天吶!九王子獵殺了一頭一階上等的蠻獸!”

  “要知道,每一頭一階上等的蠻獸都堪比一位黃極境大圓滿的武者,他才黃極境小極位的修為,是如何做到的?”

  “不可能吧!僅僅修煉了三個月就獵殺到一頭一階上等蠻獸,這也太逆天了!”

  整個王族武場,不知多少人震驚得說不出話。

  最近十年的歲末考核,只有七王子成功的獵殺過一階上等的蠻獸,現在,九王子居然也做到了。

  云武郡王自然也十分高興,道:“葛乾,將本王的重玄弓取來,本王要親自交給九兒。”

  “且慢!”

  張若塵從那一群少年武者中走了出來,道:“獵殺那一只一階上等蠻獸,乃是我和九郡主合力完成,成績不能完全記在我的身上。”

  九郡主也走了出來,笑道:“父王,這一次王山狩獵多虧九弟出手相救,要不然女兒很可能已經死在蠻獸的爪下!而且,獵殺那一只一階上等蠻獸,女兒也沒出多大的力氣,根本沒幫上什么忙。”

  “哈哈!九兒,你說重玄弓歸誰?”云武郡王看到張若塵和九郡主相互謙讓,心中便更加高興。

  張若塵道:“我擅長用劍,不擅長用弓。大王,你便將重玄弓賜給九郡主吧!”

  張若塵走上前去,抓住重玄弓,遞給了九郡主。

  “九弟,你”九郡主十分受寵若驚的樣子。

  她雖然十分想要得到重玄弓,可是她卻更加清楚,重玄弓根本不屬于自己。

  張若塵淡淡的道:“這是你應得的,畢竟,沒有你的幫助,我不可能將青火鹿殺死!再說,還有下一輪校場比武,若是我在校場比武中取勝,得到的賞賜只會更加豐厚。”

  “既然如此,姐姐就不客氣了。校場比武的時候,你可一定要加油,以你的實力,不說第一,前五還是有很大的機會。”九郡主欣然的接過重玄弓,一雙纖細的玉手,輕輕的撫摸著黑玉弓骨,說不出的喜悅。

  張若塵將重玄弓送給九郡主,第一是因為,在獵殺青火鹿的時候,九郡主的確出手相助。

  第二,他其實也是想要和九郡主交好,相當于結交一位盟友。畢竟,在王宮中,他和林妃是孤立無援,就算他現在展現出一定的實力,可是與那些真正的武道強者比起來,還是差得太遠。

  多一位盟友,他和林妃的處境,就會好很多。

  第三輪考核,校場比武。

  只有在王山狩獵中獵殺到蠻獸的年輕武者,才能參加第三輪考核。

  第三輪考核的前五名,賞賜都十分豐厚,可以獲得進入“蠻神池”修煉的機會。

  若是獲得第一名,賞賜就更加豐厚。

  所以,所有人都十分重視“校場比武”,摩拳霍霍,要將自己的全部實力都發揮出來,爭奪前五的名額。

  五王子冷哼一聲,道:“九弟,你真是深藏不露啊!咋們校場上一較高下?”

  張若塵道:“若是真的在校場上遇到,那也只能一戰了。”

  張若塵感覺到一雙目光在盯著他,于是望了過去,看到站在遠處的林濘姍。

  林濘姍的確長得十分美麗,五官精致,紅唇晶瑩,身材纖細,雙腿修長,站在人群中,就給人一種鶴立雞群的感覺。

  林濘姍的確沒有想到張若塵竟然成長得如此之快,竟然能夠獵殺到一只一階上等的青火鹿。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不過,她已經達到“劍隨心走”的境界,而且還修煉成了一招靈級下品的劍法。若是真的在校場上遇到,她有信心將張若塵擊敗。

  王山狩獵的前十,不用參加預賽,直接進入決賽。

  成績排在后面的二十二人,要通過戰斗,決出六位強者。決賽的人數,就是十六人。

  兩個時辰過去,預賽結束,六位強者誕生。

  六王子和九郡主都是六位強者之一,與王山狩獵前十位的少年武者,一起進入決賽。

  “決賽,第一場。九郡主張羽熙,對決,林家林濘姍。”那一位穿著銀鱗鎧甲的將軍道。

  誰都沒有料到,一場居然是“王城雙艷”之間的對決,美女與美女之間的戰斗,自然看點十足,眾人都開始期待起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