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十三章 獵殺青火鹿

  在決定獵殺青火鹿之前,張若塵便仔細的計算過。

  以他現在的修為,的確與青火鹿有很大的實力懸殊。而且,他還不能使用真武寶器,因為閃魂劍和沉淵古劍都放在時空晶石的內空間。

  一旦使用,就會將時空晶石暴露。

  若是換做別的任何一頭一階上等蠻獸,張若塵都沒有任何取勝的機會。

  可是,青火鹿卻不同,青火鹿的優勢在于速度,攻擊力和防御力都遠遠不如別的一階上等蠻獸。

  而張若塵的優勢在于,他擁有堪比天極境大圓滿武者的精神力和豐富的實戰經驗,可以先一步預判青火鹿的攻擊方位,做出最靈活的應變方式。

  所以,青火鹿的恐怖速度,未必就一定能夠碾壓張若塵。

  “吼!”

  張若塵就像挑釁一般,主動對著青火鹿發出一聲大吼。

  “嘩!”

  青火鹿被激怒,身上的火焰燃燒得更加明亮,化為一道青色的殘影,瞬間就沖到張若塵的身前,猛然撞了過去。

  在青火鹿沖過來的前一刻,張若塵便雙腿蹬地,借助彈力,沖起七米多高。

  “飛龍在天!”

  滂湃的真氣在十一條經脈中快速運轉,張若塵的體內像是發出低亢的龍吟,全身肌肉和骨骼的力量都調動起來,猛然一掌打了下去。

  可是,青火鹿的速度實在太快,張若塵這一掌并沒有將它擊中,而是打在了地面上。

  “嘩!”

  一道青色的影子閃過,出現在張若塵的身前,頭頂的青色鹿角,撞擊向張若塵的胸口。

  張若塵再次拍出一掌,與青火鹿硬拼了一擊。

  “嘭!”

  一股強大的沖擊力從掌心傳來,張若塵的右臂立即失去知覺。

  張若塵快速后退,向著自己的右臂看去,只見右手的手掌被青火鹿身上的火焰燒傷,就連衣袖都被燒成灰燼,露出手腕和臂膀。

  真氣在經脈中運轉,原本麻木的手臂,逐漸恢復知覺。

  “吱吱!”

  青火鹿再次攻擊上去,剎那之間,便出現在張若塵的身前。

  就在這時,站在遠處的九郡主一連射出兩支驚雷箭,皆是射向青火鹿的兩只眼睛。

  “嘭!”

  “嘭!”

  青火鹿的反應速度極快,用頭上堅硬的鹿角,將兩支驚雷箭打飛出去。

  “蠻獸馳地!”

  張若塵看準了機會,猛沖上去,借助身體的沖擊力,再次打出一掌,爆發出十六牛的力量,擊在青火鹿的頭頂。

  青火鹿的嘴里發出一聲悲鳴,頭頂裂出一道血縫,受了不輕的傷勢,反應變得遲鈍。

  “噗嗤!”

  趁此機會,九郡主開弓射箭,將最后一支驚雷箭射出去,準確無誤的擊穿青火鹿的左眼。

  “嘭!”

  驚雷箭的箭頭炸開,青火鹿的左邊頭顱被炸爛,眼球化為一團血霧。

  張若塵一個翻滾,到達那一頭劍齒赤虎的尸體面前,將劍齒赤虎嘴里的一根半尺長的利齒扳斷。

  受了重傷的青火鹿,身上的青色火焰也跟著熄滅,轉身就逃。

  張若塵抓起劍齒赤虎的一根利齒,就像是提著一柄短刃,猛然一腳蹬在樹干上,借助樹干的彈力,飛躍了起來。

  “噗嗤!”

  鋒利的虎齒,直插進青火鹿的眉心,將青火鹿的頭顱插穿。

  “嘭!”

  青火鹿掙扎了兩下,最終還是倒在地上,變得奄奄一息。

  張若塵將虎齒抽出,插進青火鹿的腹部,徹底結束了它的性命。

  九郡主立即趕過來,看著地上青火鹿的尸體,依舊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事,“九弟……你殺死了一頭一階上等的蠻獸。”

  張若塵向她盯了一眼,站起身來,用布條將灼傷的手掌簡單的包扎,道:“不是我,而是我們。”

  九郡主自然知道,自己并沒有幫上什么忙,若不是張若塵一掌打在青火鹿的頭頂,使青火鹿的速度變得遲鈍,她射出的驚雷箭,根本不可能射中青火鹿的眼睛。

  當然,她的心頭依舊十分開心,畢竟自己參與了獵殺那一頭一階上等蠻獸,而且,還成功了。

  九郡主興奮至極,立即向張若塵撲了過去,將張若塵抱住。

  “九弟,我們簡直就是最佳戰斗伙伴,配合太默契了!”

  她的一雙柔軟的玉臂,緊緊的勾住張若塵的脖子,胸前的一對充滿彈性的酥峰順勢壓了上去,差一點將張若塵撲倒在地上。

  張若塵抬起一只手臂,按住九郡主香肩,與她保持一定距離,淡淡的道:“我們該回去了!”

  九郡主看到張若塵如此冷漠的樣子,便跺了跺腳,皺著眉頭,道:“我可是你姐,又不會吃掉你,用不用總是一副很嫌棄的樣子?”

  張若塵走出虎嘯坡,翻身騎到羚馬的背上,向著九郡主盯了一眼,道:“走了!”

  九郡主翻了翻白眼,將手搭在張若塵的掌心,落到張若塵的身后,伸出一雙玉臂,抱住了張若塵的腰,將精致美麗的臉蛋靠在張若塵的背上,調侃道:“九王子殿下,快帶著你美麗的姐姐離開這個充滿殺戮的地方吧!”

  張若塵輕輕的搖了搖頭,駕著羚馬,立即沖出密林,向著王族武場的方向奔去。

  四十三位參加狩獵的年輕武者,已經有二十六位返回王族武場,只剩十七位還沒有回來。

  這個時候還沒有回來的武者,要么就是不小心死在蠻獸的嘴里,要么就是還沒有獵殺到蠻獸。

  “閩兒,這一次狩獵收獲如何?”五王子的生母霍妃娘娘問道。

  五王子的臉上帶著自信的笑容,道:“回稟娘親,你放心便是了,這一次王山狩獵,絕對沒有比我的成績更好!”

  “如此,便是最好不過。”霍妃娘娘點頭微笑。

  林奉先也向林濘姍投去一個詢問的目光,道:“姍兒,你是第一次參加王山狩獵,應該遇到了很多困難吧?”

  林濘姍搖了搖頭,也十分自信,道:“王山狩獵比我想象中更加輕松,沒有任何困難,我有信心,在這一輪的考核中,絕對能夠進入前十。”

  林濘姍向著王山的方向看了一眼,見到張若塵依舊沒有回來,便更加得意了幾分,心頭暗道,“看來他還沒有獵殺到蠻獸。畢竟才修武三個月,服用天材地寶可以在短時間之內將力量提升起來,可是卻無法提升一個人的戰斗經驗。”

  此刻,林妃也緊張起來,望眼欲穿的盯著王山的方向。

  隨后,參加狩獵的少年武者,陸陸續續的回來。

  這個時候回來的少年武者的臉上,大多都沒有喜色,愁眉苦臉的樣子,很顯然,他們在王山中并沒有獵殺到蠻獸。

  “九王子和九郡主怎么還沒有回來?可千萬別出意外了。”

  眾人都開始擔心起來,畢竟往年的王山狩獵,也有少年武者被蠻獸殺死。

  云武郡王微微的皺眉,就要立即派人進入王山去尋找九王子和九郡主。

  忽然,人群中響起一個聲音,“回來了!九王子和九郡主一起回來了!”

  林妃,林濘姍,別的那些王子和郡主,紛紛將目光盯向王山的方向,只見九王子和九郡主共乘一騎,從遠處飛馳而來。

  回到王族武場,張若塵和九郡主從羚馬的背上躍下,向云武郡王走去。

  “拜見大王!”張若塵道。

  “拜見父王!”九郡主道。

  云武郡主朗聲一笑,道:“九兒,你怎么和熙兒共乘一騎?”

  九郡主搶先說道:“父王,我和九弟在王山中遭到了鐵皮蠻牛的攻擊,我的坐騎受了重傷,所以,才只能和九弟共騎一頭羚馬。”

  云武郡王的目光盯向張若塵,道:“九兒,是這樣嗎?”

  “是的。”張若塵道。

  云武郡王點了點頭,盯著張若塵受傷的右臂,道:“九兒,你畢竟是第一次參加王山狩獵,第一次與蠻獸戰斗,而且,你在三個月之前才開啟神武印記,就算沒有狩獵到蠻獸,也不要太灰心。”

  “我明白!”

  張若塵也不解釋,只是淡淡的說道。

  九郡主的嘴唇本來是動了動,可是最終還是沒有說出來。

  六王子和五王子看到張若塵受傷的樣子,心中便十分開心。

  林濘姍的嘴角也微微一翹,上一輪的力量考核,張若塵的確出盡了風頭,可是真正要和蠻獸廝殺,他還是差得太遠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