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十九章 震撼

  接下來要進入武場測試力量的人,就是張若塵。

  “九弟,你可要小心了,別被巨石壓斷了腰。”站在一旁的八王子,眼神陰冷的一笑。

  王族武場的外圍,一位武者譏笑的道:“九王子參加歲末考核就是自取其辱,三個月的時候太短暫了,想要完成洗髓沖脈都很難,想要將一百斤的石盤舉起來,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小郡主才六歲就舉起一百斤的石盤,九王子現在已經十六歲,不用猜也知道他肯定將石盤舉不起來。這才是真正的丟人!”

  “與其出來丟人,他就不該參加歲末考核。”

  張若塵根本不理會那些議論聲,眼神顯得十分平靜,波瀾不驚的向著武場中走去。

  張若塵走過去的時候,正是林濘姍走回來的時候。

  相隔五步的距離,兩人同時停了下來,相互盯著對方。

  林濘姍深深的盯了張若塵一眼,搖頭嘆息:“表哥,你不該參加歲末考核的,以你的資質,就算完成了洗髓沖脈,也不可能舉起一百斤重的石盤。你這樣做,不僅是自己出丑,林妃娘娘和王族也臉上無光。何必呢?”

  張若塵眉頭一皺,道:“濘姍表妹,你的確很優秀,天資不錯,可是也不能將別人貶得一文不值吧?”

  林濘姍盯著張若塵,眼眸中更多了幾分失望,“你為何就聽不進去勸告呢?對你來說,普普通通的過完一生,才是最好的選擇。為何偏要去修武?你根本不適合走這一條路的!”

  本來,看在小時候和張若塵是不錯的玩伴的情份上,她才勸張若塵不要去自取其辱。

  可是張若塵太固執了,也不看看自己有幾斤幾兩?

  對于這種不自量力又不聽人勸告的人,林濘姍也無話可說,只是覺得張若塵太愚蠢了。

  “你自己珍重吧!”林濘姍仰著雪白的下巴,向著武場外走去。

  兩人,擦肩而過。

  林濘姍走出武場,受到了無數年輕武者的追捧和夸贊,猶如眾星捧月一般,將她圍在中央。

  年僅十五歲,就能夠舉起千斤重的石盤,而且還能將石盤扔出十五米遠,這樣的力量,讓在場很多比她年紀稍大的年輕武者都自愧不如。

  而且她還長得那么美麗,貴為云武郡國四大年輕美人之一,注定會成為萬眾矚目的天之驕女。

  “恭喜林家主,林家又誕生了一位天才。以林小姐的天資,整個王城的年輕一代,恐怕也沒有幾個能夠和她相比。”一位王城中的武道名宿贊賞的說道。

  王家家主笑道:“據說,林小姐就要和七王子訂婚了,真是郎才女貌啊!”

  林奉先聽著眾人的奉承,自然也十分舒心。

  當然,也有不少人將目光盯向站在武場中的張若塵,絕大多數人的臉上都帶著戲謔的笑意。

  凡是和王族有些交情的家族,對這位體弱多病的九王子都有一定的了解。

  天資絕頂的七王子和廢物一樣的九王子,簡直就像是兩個極端,讓人不敢相信他們居然都是云武郡王的兒子。兩人的差距太大了,一個是龍,一個是蟲。

  可以說,九王子參加歲末考核,在眾人看來,簡直就是一個笑話。

  當然,坐在王族武場外的秦雅卻不這樣認為,見到張若塵走進武場,她終于像是睡飽了一樣,睜開了一雙美麗的眼眸子。

  “真是讓我期待啊!”她的最近露出一個迷人的弧度。

  在萬眾矚目下,張若塵走到第一塊石盤的面前,停下了腳步。

  這個時候,武場外,響起了一大片笑聲。

  已經十六歲,卻只能選擇第一塊石盤來測試自己的力量,還有比這更好笑的事嗎?

  除了面帶嘲笑之色的八王子之外,另外幾位王子和郡主的臉色都一片鐵青。他們覺得,張若塵就是在給王族丟臉,讓他們也臉上無光。

  張若塵在第一塊石盤的身邊停留了片刻,便繼續向第二塊石盤走去,接著走向第三快石盤……

  “他在干什么?”眾人表示不解。

  張若塵走到第十塊石盤的面前,終于停下腳步。

  “什么?他想舉第十塊石盤?也太不自量力了吧!若是我沒有記錯,他三個月前才開啟神武印記。”

  八王子冷哼一聲,道:“以他的天資,就算修煉三十年,也不可能將千斤石盤舉起來。愚蠢啊!”

  林濘姍也盯著站在第十塊石盤旁邊的張若塵,輕輕的搖了搖頭。

  在眾人的目光都盯在張若塵身上的時候。

  “轟!”

  張若塵一腳踏在地面,一股滂湃的真氣從腳掌傳到地下。氣浪,以他的腳掌為中心,向著四面八方傳去。

  在真氣的震動下,那一塊千斤重的石盤,立即飛起一米多高。

  張若塵伸出一只手,動作行云流水,將直徑三米的巨大石盤給接住,以五根手指做為支撐,就像是端著一個碟子,輕輕松松就將石盤舉過頭頂。

  看到這一幕,整個王族武場立即安靜下來,很多人連呼吸都忘記了。

  張若塵的身體站得筆直,宛如一根標槍,舉著千斤重的石盤,就像是沒用任何力量一樣,顯得十分輕松。、

  “這……這怎么可能?”八王子的臉色變得慘白,嘴唇有些顫抖。

  那些王子和郡主也全部目瞪口呆,腦袋里面一片空白,不敢相信站在場中的那個少年會是九王子。

  就在眾人還在震驚的時候,張若塵猛然一拳打在石盤的底部。

  “轟!”

  千斤重的石盤被打得飛了起來,足足飛了五米高。

  隨后,石盤又以更快的速度下落。

  在速度的沖擊下,加上石盤本身的重量,那一股沖擊力絕對遠遠超過一千斤。

  可是,張若塵再次穩穩的將石盤接住,隨后,他單手托著石盤,十分平穩,十分緩慢,將石盤輕輕的重新放回地面。

  “轟!”

  整個王族武場都炸開鍋了!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這一幕,剛才張若塵露的那一手,絕對比林濘姍剛才表現出來的力量,更加讓人震撼。

  他才十六歲,而且,三個月前才開啟神武印記。

  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卻發生在了眾人的眼前。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