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十八章 歲末考核

  見到云武郡王竟然沒有處罰張若塵,反而處罰了蕭妃,林妃長長的松了一口氣,立即將張若塵拉到一旁。

  林妃依舊有些不敢相信剛才發生的一切,道:“塵兒,你真的已經成為一名真正的武者了?”

  “是的!”張若塵點了點頭,不再隱瞞。

  “你才剛剛成為一名武者,就去參加歲末考核,萬一遇到危險怎么辦?”林妃有些擔憂。

  張若塵道:“就算什么都不做,難道就不會遇到危險?娘親,你不用擔心,我會盡力而為,量力而行。”

  只有年齡在二十歲以下的年輕武者,才能參加歲末考核。

  云武郡王一共有九個兒子和十三個女兒。

  五王子,六王子,七王子,八王子,九王子的年齡都在二十歲以下,除了不在王城的七王子,另外四位王子皆會參加考核。

  除了直系的王子和郡主,那些王親國戚的家族也會各自挑選出三名最優秀的年輕武者,參與到歲末考核之中。比如,林家。

  那些王親國戚已經紛紛趕來,聚集在王族武場的外圍,形成一個個陣營。

  王城中,一些重要的大人物,比如,地極境的武道強者,宗門的宗主,大型家主的家主,也收到邀請函,來到王族武場觀禮。

  “老板娘,往年王族的邀請函也送到清玄閣,可是你從來都沒有去過。今年,你怎么打算去觀禮?”墨翰林跟在秦雅的后面,有些不解的問道。

  雖是寒冬,秦雅卻穿著一身緋紅色的長裙,露出兩只雪白的玉臂,性/感的鎖骨,就好像根據感覺不到寒冷。

  秦雅的眼眸中帶著幾分媚俏的笑意,嘴唇紅潤而又晶瑩,道:“遇到了感興趣的人,自然也就想要對他多了解一些。”

  “老板娘說的是九王子?”墨翰林道。

  “呵呵!除了他,還有別人嗎?”秦雅笑道。

  兩個月前,張若塵去過清玄閣之后,秦雅便派人專門查過他。

  讓秦雅吃驚的是,那一個心志堅定的少年在以前的十六年,竟然沒有開啟神武印記,只是一個普通人。而且,他還體弱多病,常年臥病在床。

  甚至,她還查到張若塵在王宮中的凄慘處境,林妃和林家的恩怨,等等。

  可是,這樣一個少年,竟然花費十萬枚銀幣從清玄閣買走了大量丹藥和兩件真武寶器。

  他是哪里來的巨量銀幣?

  他的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

  在秦雅看來,那一位被眾人瞧不起的九王子,簡直全身都是迷,讓她琢磨不透。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她打算親自去觀禮歲末考核,想要看一看張若塵的身上到底還隱藏了多少秘密?

  “老板娘,你居然也來王族武場了?真是出人意料。”林奉先遠遠的便看到穿著一身緋紅長裙的秦雅,主動向對方打招呼。

  在林奉先的眼中,秦雅也是一個十分神秘的女人。

  他只是遠遠的看到過秦雅一次,并不算熟悉。可是他知道對方掌握著龐大的財力,足以影響整個王城的經濟運作,絕對不是一個相當簡單的女人。

  據說,武市中,十個掌柜里面就有五個在幫她做事。

  只不過,老板娘一貫都是神龍不見神尾,即便是一個大家族的家主想要見她一面也相當難。

  若是能夠和她結交,對林家來說,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秦雅向著林奉先看了一眼,眼眸微微一挑,道:“閣下是?”

  墨翰林低聲說道:“老板娘,他是林家家主,林奉先。”

  “林家?哦!有點意思!”秦雅的眸光一亮,立即露出優雅的笑容,道:“原來是林家家主,失禮,失禮!”

  林奉先沒想到秦雅竟然是一個如此好說話的女人,笑道:“兩年前,林某去清玄閣購買一批丹藥的時候,曾求見過老板娘。只可惜老板娘當時有急事要出門,林某也僅僅只是遠遠的看了老板娘一眼。兩年過去了,老板娘變得更加美麗了!”

  “兩年前……”

  秦雅完全沒有印象,但是,臉上依舊掛著笑容。

  她向著林奉先身后的那些林家的武者看過去,目光盯在林濘姍的身上,道:“這位應該就是林家二小姐吧?真是一位小美人,讓奴家都感覺到自愧不如。”

  林濘姍站在林奉先的身后,穿著如雪般的白衣,青絲搖曳,身材柔細,容顏清麗而又精致,簡直就是一位標準的小美人。

  可是要說老板娘的美貌不如她,卻也是未必。

  只能說,各有各的氣質。

  “老板娘,竟然認識小女?”林奉先有些詫異的道。

  秦雅自然不認識林濘姍,不過她卻調查過張若塵。其中,對張若塵影響最大的人之一,就是這位林大美人。

  所以,她就順便記下了林濘姍這個名字。

  秦雅笑道:“云武郡國四大美人之一,奴家自然是有所耳聞,據說,連身份尊貴的九王子殿下都一直在追求林姑娘。真是讓人羨慕!”

  林家的一個十六、七歲少年武者,冷笑一聲,“九王子只是自作多情罷了,以他的資質,就算修煉一百年也不可能配得上姍兒妹妹。”

  另一個年齡稍大的林家少年武者,笑道:“歲末考核之后,姍兒妹妹就要和七王子殿下訂婚。九王子就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不僅愚蠢,而且可笑。”

  這兩個林家的少年武者,分別叫做林誠武,林天武。

  林濘姍、林誠武、林天武,便是林家挑選出現的最優秀的三位年輕天才。代表林家,參加歲末考核。

  秦雅摸了摸雪白的下巴,就像是發現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一般,道:“林小姐竟然要和七王子殿下訂婚,真是一件值得恭喜的事。若是消息傳出去,恐怕整個王城的女子都會因此而羨慕嫉妒吧!”

  林濘姍輕輕的抿了抿嘴唇,眼眸中,流露著幾分喜色。畢竟,能夠嫁給七王子,絕對是云武郡國無數女子的夢想。

  她現在離夢想已經很近了!

  歲末考核,分為文考和武考。

  文考并不受重視。

  就算在文考的時候拿到第一,也最多只是被贊賞幾句。只有在武考的時候,表現得優異,才能得到王族的豐厚獎勵。

  武考開始了!

  武考第一輪:考驗力量。

  武場中,放著一個個大小不一的黑色石盤,一共分為十個重量級。

  最小的石盤,直徑只有半米,重一百斤!

  最大的石盤,直徑達到三米,重達一千斤!

  按照年齡的大小順序,從小到大,依次去測試自己的力量。

  小郡主張雨霖第一個走進武場,今年,她才僅僅只有六歲而已,一米高的個頭,長得粉雕玉琢,乖巧可愛。

  “嘩!”

  小郡主走到那一塊直徑只有半米的黑色石盤旁邊,停下腳步,體內的真氣在經脈中運轉起來。她的雙手扣住石盤的邊緣,顯得有些吃力,終究是將百斤中的石盤舉起來。

  “嘭!”

  她奮力將石盤扔出去,石盤落到一米外的地面。

  小郡主有些失望的樣子,目光又盯向第二塊石盤。

  第二塊石盤重達兩百斤,小郡主使出渾身力量也無法將石盤舉起,最終只能放棄,退了下去。

  “小郡主,在四歲的時候,就開啟了神武印記,現在居然就能舉起一百斤中的石盤。真是了不起,將來肯定又是一位了不得的天之驕女。”

  坐在上方的云武郡王也輕輕的點了點頭,自己的子女中多出一位天才,他的心中自然十分欣喜。

  隨后,十郡主和十一郡主也測試力量,她們的年紀分別是十四歲和十歲。

  十郡主的修為達到黃極境中期,將一塊兩百斤重的石盤舉起,打出了七米遠。可惜,她卻無法將三百斤重的石盤舉起,最終只能放棄。

  十郡主也同樣達到黃極境中期,也將兩百斤重的石盤舉起,打出了六米遠。

  但是,考慮到十一郡主的年齡比十郡主要小四歲,所以綜合評價起來,十一郡主的表現更加優秀。

  前面三位郡主的年紀都在十四歲之下,而且都是女子,在力量上面要比男子弱一些,所以,最多也只能舉起兩百斤重的石盤。

  接下來,才是真正的天才之間的較量。

  林濘姍,今年十五歲,在除了三位郡主的武者中,她的年齡最小。所以,她成為下一個走進武場的年輕天才。

  她直接略過前面九塊石盤,走到第十塊石盤的面前。

  第十塊石盤,直徑達到三米,重達一千斤。

  “起!”

  林濘姍運轉體內滂湃的真氣,只用一只手,單手扣住比她的身體還要龐大的石盤,輕松將千斤重的石盤舉過頭頂。

  普通人根本無法想象,那么纖細的嬌軀,竟然能夠承受如此可怕的重量。

  她才十五歲啊!

  林濘姍的五指一扭,千斤重的石盤立即從掌心飛出去,落到十五米開外的地面,在地面砸出一個巨大的凹坑。

  “天吶!太厲害了!林家又誕生一位了不起的天才。”

  “只是一個女子而已,肉身無法和男子相比,卻能單手舉起千斤重的石盤,她的修為不知達到何等強大的地步了?”

  坐在上方的云武郡王也露出一絲驚嘆的神色,道:“這是誰家的天才少女?這樣的天賦,就算和九郡主比起來,恐怕也相差不多了!”

  王后對林濘姍的表現十分滿意,笑道:“大王,她乃是林家家主的女兒,名叫林濘姍。臣妾也覺得她十分優秀,有意想要讓她和七王子訂婚,結成連理。”

  “原來是那個小丫頭,本王對她倒是有些印象。以她的天資和家境,還是配得上七兒。”

  云武郡王微微皺了皺眉,目光向著站在武場邊緣的張若塵看去,又道:“不過,本王記得她小時候和九兒是不錯的玩伴,他們又是表兄妹,算得上是青梅竹馬。當初本王還和林家老爺子商量過,打算給他們定一門娃娃親。可惜,發生了三年前那件事,定親的事就不了了之了。”

  王后笑道:“大王糊涂啊!以林濘姍現在的天賦,又怎么可能看得上九王子?他們兩人已經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將來的差距只會越來越大。”

  “以她的天賦,就算給七王子做一位側妃,相信她也會相當愿意。林家也絕對不會放過這個討好七王子的機會。”

  云武郡王也輕輕的點了點頭,不得不承認九王子的天賦的確遠遠比不上林濘姍。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在武道界,男強女弱的結合,十分常見。

  可是女強男弱的結合,若是差距太大,無論是對男方還是對女方都絕不是一件好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