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十七章 云武郡王

  林家,演武場。

  “天心指路!”

  林濘姍的五指捏著一柄星輝寶劍,一劍揮斬出去,空氣中,立即形成一道劍氣,在地面上留下一條七米長的劍路。

  堅硬的石板上,形成一道深深的劍縫。

  “啪啪!”

  林奉先雙手拍擊,走進演武場,笑道:“姍兒,你在劍道上的天賦,真是讓為父嘆為觀止。僅僅只用了不到三個月,就將一招靈級下品的劍法修煉成功。憑借這一招劍法,肯定能夠在歲末考核的時候所向披靡,成為最耀眼的那一個。”

  林濘姍道:“那也是因為我早就修煉到‘劍隨心走’的境界,對劍道有了很深的認識,所以才能在如此短的時間之內,將這一招劍法修煉成功。”

  林奉先點了點頭,道:“整個王城,在二十歲之前,能夠將劍意修煉到‘劍隨心走’的境界的年輕天才,絕對不到十個。你現在才十五歲而已,將來的成就不可限量。”

  林奉先離開練武場,林濘姍繼續修煉劍法。

  十三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

  外界的十三天,在時空晶石中,就是三十九天。

  在聚氣丹的幫助下,張若塵終于從黃極境小極位的初期,達到黃極境小極位的巔峰。氣池中的真氣的數量是十三天前的十倍,再次修煉圓滿。

  現在的他,隨手一拳打出去,就是十牛之力。

  若是施展龍象般若拳,借助武技的增幅,甚至能夠爆發出十六牛之力。

  一般的小極位武者,可以爆發出四牛之力。

  中極位武者,可以爆發出九牛之力。

  大極位武者,可以爆發出十六牛之力。

  也就是說,張若塵雖然只是小極位巔峰的修為,卻能爆發出和大極位武者抗衡的力量。

  張若塵并沒有去沖擊中極位,因為,就算他現在達到中極位,也最多只能在體內開辟出十六條經脈。

  要知道,他上一世在中極位的時候,可是開辟出了二十條經脈。

  “必須要想辦法提升體質,若是輸在起跑線上,將來拿什么去和池瑤女皇抗衡?”

  張若塵從房間中走出去,便看見云兒站在門外。

  “云兒姐姐,今天就是歲末考核的時間?”張若塵道。

  “對啊!”

  云兒點了點頭,顯得有些緊張,道:“九王子殿下,你可要小心,據說八王子已經突破到黃極境小極位。他若是知道,你現在也是一位武者,肯定會刻意爭對你。”

  “沒關系!并不是多大的事!”張若塵淡淡的笑了笑,又問道:“今天,娘親也會去觀看歲末考核吧?”

  “林妃娘娘肯定是要去,但是,她卻不知道你要參加歲末考核。”云兒的心中暗想著,若是林妃娘娘知道九王子殿下已經成為了一名武者,肯定會相當高興。

  “九王子殿下,云兒幫你換上皇蟒袍,現在就可以去王山的王族武場。”云兒道。

  此時,張若塵才看見云兒捧在手中的銅質托盤,盤中整齊的疊著一套繡著四爪巨蟒的金色長袍,發冠,玉帶,金靴。

  在云武郡王,只有王子才能穿皇蟒袍,郡主穿的則是皇雀袍。

  經過最近三個月的修煉、煉體,張若塵的體型和氣質早已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不再像曾經那樣的虛弱病態,而是給人一種少年英氣。

  穿上皇蟒袍,戴上發冠,整個人的氣質又是一變,簡直就像是的鯉魚躍龍門,皺鷹化鯤鵬,給人一種貴不可言的感覺。

  “九王子殿下,你……你真的比任何王子都要更像一位王子!”云兒盯著張若塵芳心不停跳動,情不自禁的被張若塵身上散發出來的氣質吸引住,臉頰上浮現出兩抹紅暈。

  張若塵笑了笑道:“云兒姐姐,我們去王族武場吧!”

  云兒輕輕的點了點頭,道:“林妃娘娘已經先一步趕去給大王請安,我們也快些過去,免得去遲了,那些嬪妃和王子又要亂嚼舌根。”

  王族武場,建立在王山下方。

  歲末考核是僅次于祭祀大典的王族盛會,就連云武郡王也停止閉關,親自參加歲末考核。

  王子,郡主,嬪妃,在天色還沒有亮開的時候,便先一步趕到王族武場等待云武郡王的駕臨。

  云武郡王坐在武場中最高的位置上,看上去四十來歲的樣子,留著兩撇整齊的胡須,散發出一股不怒自威的氣勢。他向著那些王子和郡主看了一眼,笑道:“七兒,沒有回來嗎?”

  王后坐在云武郡王的旁邊,道:“大王,半個月前,七王子便派人送回一封書信,因為遇到一件重要的事,暫時回不來。再說,以七王子的武道修為,參加歲末考核已經沒有意義了!”

  云武郡王有些失望,道:“七兒不能參加歲末考核,今年未免少了很多期待。”

  八王子的生母蕭妃,向前走出一步,道:“大王,七王子不能參加歲末考核,但是,九王子今年卻可以參加。”

  “哦!九兒?”云武郡王的目光向著林妃盯過去。

  蕭妃笑道:“三個月前,九王子便開啟了神武印記。”

  “是嗎?哈哈!林妃,這樣的好消息,你為何沒有在第一時間告訴本王?”云武郡王心情大好。畢竟,九王子也是他的親生兒子,也是唯一一個沒有開啟神武印記的王子。

  九位王子,全部開啟神武印記,云武郡王自然十分高興。

  林妃輕輕的咬著嘴唇,低聲道:“九王子才剛剛開啟神武印記而已,不敢驚動大王。”

  云武郡王道:“只要九兒能夠開啟神武印記,就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就算將來的成就有限,也終究是一名比普通人強大的武者。九兒在哪里?還不叫他出來見本王。”

  八王子冷冷一笑,“大家都到齊了,九弟卻遲遲不來,哏哏,開啟了神武印記就是不一樣,好大的派頭。”

  就在這時,張若塵穿著皇蟒袍,從高高的石階下方走了上來,道:“八哥,你這樣在背后說人壞話真的好嗎?”

  張若塵顯得氣宇軒昂,走到八王子的身前,眼神銳利的盯了他一眼。

  八王子緊捏著拳頭,顯得十分憤怒,以前的張若塵哪敢以這樣的口吻對他說話?真是無法無天了!

  張若塵抖了抖衣袖,向著前方走去,向著坐在上方的云武郡王看了一眼,拱手一拜,道:“拜見大王!”

  聽到張若塵對云武郡王的稱呼,在場所有人全部驚住。

  霎時間,氣氛變得有些肅殺,所有人都摒住呼吸,大氣都不敢出一下。

  云武郡王盯著下方的張若塵,道:“你叫我‘大王’?”

  王后冷哼一聲,道:“九王子,你好大的膽子,這是想要不認你的父王了?”

  “咚!”

  林妃心驚膽顫,立即跪在地上,急忙解釋道:“大王,塵兒肯定是一時疏忽,才會叫錯。”

  “我沒有叫錯!”

  張若塵卓然而立,身體站得筆直,目光如炬的盯著云武郡王,道:“為人父者,必能教其子。請問大王,我從小體弱多病,做為父親,你教過我什么?幫過我什么?關心過我嗎?”

  “為人夫者,必有恩義,情義,道義。請問大王,我娘親在被王后杖責的時候,你對她可有情義?三年來,娘親備受欺凌,你對她恩義何在?我和娘親在寒冬深夜被趕出居住的地方,被迫搬去偏殿,猶如被打入冷宮,請問道義何在?”

  “既然不能為人父,又不能為人夫,敢問一句,我叫一聲大王,難道有錯嗎?”

  第一次有人敢以如此口吻對云武郡王說話,周圍已經嚇跪了一大片。那些宮女和太監跪在地上,全部顫抖不已。

  此刻,云武郡王的臉色十分冷沉,向著坐在旁邊的王后看了一眼,沉聲道:“誰下的命令?是誰將他們趕去偏殿?”

  王后依舊平靜的坐在那里,目光向八王子和蕭妃冷冷的盯了一眼。

  “咚!咚!”

  八王子和蕭妃立即跪在地上,渾身發軟,冷汗不停從額頭冒出。

  “是……是臣……臣妾!”蕭妃的聲音有些發顫。

  雖然是王后下的命令,可是,蕭妃哪敢把王后供出來?

  云武郡王冷哼一聲,道:“你一個人?”

  蕭妃向著旁邊的八王子看了一眼,緊咬著牙齒,道:“只有臣妾一個人!”

  “好吧!既然你想要一個人把責任擔下來,那么今后你便一個人去紫怡偏殿居住吧!”云武郡王道。

  聽到這話,蕭妃便知道自己是真的被打入冷宮,今后再難有翻身的機會,渾身一軟,直接暈了過去。

  蕭妃被抬下去之后,云武郡王的從座位上站起來,與張若塵四目相對,道:“看來你已經完成洗髓沖脈,成為了一名真正的武者,的確變得和以前不一樣了!好!沖你這一份難得的血性,今天,本王便破例原諒你一次。你要不要參加歲末考核?”

  張若塵的目光中帶著堅定的神色,不卑不亢的道:“當然要參加!”

  “好!哈哈!不愧是本王的子嗣,有種!”云武郡王朗聲大笑了一聲。

  這是一個以武為尊的世界,真正的強者,要的就是三口氣,一口硬氣,一口骨氣,一口傲氣。

  若是今天張若塵表現得畏畏縮縮,怕這怕那,就算開啟了神武印記,云武郡王也不會賞識他。

  跪在地上的八王子,緊緊的捏在五指,目光陰毒的盯著張若塵,心中暗道,“張若塵,你現在就盡情的得意吧!在歲末考核的武場上,我一定要狠狠的將你踩在腳下,讓你清楚的認識到,誰才是真正的強者!”

  本書已經簽約,可以打賞了!老魚撒潑打滾的求打賞,求扔票!求5分!求書評!各種求!

  今后,每天穩定兩章更新!

  附加一句,若是有書友打賞盟主,老魚就加更一章。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