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十六章 小極位

  以張若塵現在的體質和體內充沛的真氣,開辟第七條,第八條,第九條,第十條經脈,顯得輕而易舉。◢隨◢夢◢小◢說Щщш.sUimEnG.lā

  僅僅只是花費一天時間,便將五條經脈開辟成功,貫穿全身,形成五個周天循環。

  可是,當他開始開辟第十一條經脈的時候,終于感覺有些吃力。

  花費整整六個時辰,他才將第十一條經脈開辟成功,整個人累得虛脫,全身都被汗珠濕透,體內的真氣消耗了接近九成。

  當第十一條經脈開辟成功的時候,張若塵的身體微微顫抖了一下。

  眉心處,發出一聲悶聲。

  “轟!”

  達到黃極境小極位!

  氣池的容量,立即擴大十倍,變得足有五米見方的大小,與真正的池塘的大小相差無幾。

  氣池中,真氣涌動,氤氳一片。

  “果然!這一具身體還是太弱了,在黃極境小極位只能開辟出十一條經脈,必須想辦法增強我的體質才行。”

  若是別的武者知道張若塵此刻的想法,非要哭暈在練武場不可。

  要知道,能夠在黃極境小極位開辟出六條經脈,就已經可以稱為天才。

  能夠開辟出八條經脈,便屬于頂尖天才。

  開辟出十條經脈,簡直就如同妖孽,讓同境界武者只能仰望。

  七王子就是在黃極境小極位開辟出十條經脈,從而名震天下,在同境界無敵,被封為云武郡國第一天驕,將別的那些天才的光芒完全壓制下去。

  百年以來,整個云武郡國,也只有他在黃極境小極位開辟出十條經脈,再無第二人。

  當然,現在多了一個張若塵!

  “無論怎么說,總算是達到黃極境小極位了!也不知我現在的力量達到什么程度了?”

  張若塵將身上的污垢清洗干凈,換上一件藍色的長袍,從房間中走出去。

  他打算找一個沒有人的地方,測試自己的力量。

  云武郡國的王宮環山而建,將三座大山包裹在宮墻里面,分別為君山、王山、天子山。除了密密麻麻的宮殿式建筑,也有一些較為僻靜的園林和山塢。

  張若塵和林妃居住的是紫怡偏殿,相當于冷宮,與主宮殿群相隔較遠。

  走出紫怡偏殿,就是一處滿是積雪的密林。繼續向前,便是王宮中三座大山之一,君山。

  來到君山的下方,已經見不到絡繹不絕的宮女和太監,就連禁衛也幾乎看不到。

  “就在這里吧!”

  張若塵停下腳步,準備測試自己現在的力量。

  他的雙腿微微彎曲,形似一個馬步,又像是一只巨象傲然的站立在雪中。

  雙腿踩著步伐,不斷打出掌印,速度越來越快。

  “龍象般若掌第一掌,蠻象馳地!”

  張若塵的雙腿一蹬,全身的骨骼和肌肉完全繃緊,隨后猛然激射出去,一掌擊在石壁上。

  “嘭!”

  石壁上,裂出一道道縫隙,縫隙不斷擴大。

  五米高的石壁,轟然垮塌下來。

  張若塵踩著步伐,疾速向后倒退,避免被垮塌下來的碎石砸中身體。

  “這一掌的爆發力,差不多相當于八牛之力了!”張若塵輕輕的點了點頭。

  普通的黃極境小極位武者,只能爆發出四牛之力而已。

  他才剛剛突破黃極境小極位,就能爆發出八牛之力,已經算是相當不錯。隨著修為加深,能夠爆發出來的力量肯定更加強大。

  “再來試一試劍法!”

  張若塵從時空晶石的內空間中將閃魂劍取出來,握在手中,將真氣注入劍體。

  “嘩!”

  第一道力系銘紋被激活,閃魂劍的重量,立即達到一百五十三斤。

  隨后,第二道冰系銘紋也被激活,一股刺骨的寒氣從劍體中散發出來,使周圍的空氣都微微變得冰寒了幾分。

  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為,同時激活兩道銘紋,就已經是極限!

  最近半年,張若塵也不完全都是在煉體,很多時間其實花費在修煉“天心劍法”和“龍象般若掌”上面。

  功法、煉體、武技,三者缺一不可。

  天心劍法,靈級下品的劍法,整套劍法一共分為十二招。

  每一招劍法都無比精妙,蘊含多種變招,遠遠不是人級劍法可以比擬。

  黃極境的武者想要將天心劍法修煉成功,絕對要花費大量時間。哪怕是修煉其中一招劍法,也要耗費數月苦功才行。

  張若塵憑借著曾經修煉過天心劍法的記憶,花費了半年時間,也才修煉成功其中三招劍法。

  一百五十三斤重的閃魂劍,在張若塵的手中,就像沒有任何重量,運用起來十分嫻熟,如同變成身體的一部分。

  手臂一動,劍,已經先動。

  “天心指路!”

  張若塵的右臂一抬,一劍揮斬出去。

  空氣中,立即出現一道刺耳的破風聲,一道劍氣飛了出去。

  “嘩!”

  地面上,留下一道七米長,三尺深的寒冰劍痕。劍痕經過的地方,草葉寸斷,石頭裂開,地面上都留下一道整齊的切口。

  就像是一條劍路!

  “天心破梅!”

  張若塵手臂一抖,一劍刺出去!

  閃魂劍化為一道藍色的光梭,出現七道幻影,就像是七柄劍同時刺出去。

刺在石壁上的時候,七道劍影的劍尖匯聚于一點,發出“叮叮”的聲音  石壁上,留下七個細小的劍孔,全部都是用劍尖刺出。七個劍孔,排列成一朵梅花的形狀。

  天心破梅破的不是梅花的梅,而是眉心的眉。

  一劍刺出去,在對方的眉心留下七個細小的劍孔,就像在對方的眉心印上一朵血色的梅花。

  只有將劍意修煉到“劍隨心走”的境界,才能將這一招修煉成功。

  劍意的境界,分為三重:劍隨心走,劍心通明,人劍合一。

  張若塵現在就是“劍隨心走”的境界,就算離“劍心通明”也相差不遠。

  除了“天心指路”和“天心破梅”兩招劍法,張若塵還修煉成功了一招防御性的劍法“天心劍鐘”!

  “天心劍鐘!”

  張若塵將體內的真氣源源不斷的注入閃魂劍,橫劍一擋,劍氣立即凝聚成一口淡藍色的大鐘的虛影。大鐘虛影,疾速旋轉,將張若塵的身體包裹在劍鐘里面。

  一旦施展出這一招劍訣,足以擋住黃極境大極位的武者的全力一擊。除非那一位黃極境大極位的武者也修煉了靈級劍法,才能破開張若塵的這一招防御性劍法。

  天心指路!

  天心破梅!

  天心劍鐘!

  張若塵不斷施展出三招劍法,以此來領悟“劍心通明”的劍意境界。當然,想要達到“劍心通明”,絕不是一朝一夕能夠做到。

  直到將體內的真氣耗盡,張若塵才重新返回紫怡偏殿。

  “還有十三天,就是歲末考核,爭取讓修為再提升一些。”

  張若塵盤坐在時空秘典,又將一枚聚氣丹服進嘴里,全力修煉起來。

  離歲末考核的時間越來越近,云武郡國的王子和郡主全部都在緊鑼密鼓的修煉,想要在歲末考核的時候一鳴驚人,大放異彩。

  歲末考核,只有二十歲以下的王族子孫和王親國戚才能參加,以此來增加年輕人的動力,提升年輕人的相互競爭力。

  往些年,張若塵連參加歲末考核的機會都沒有,只能站在臺下觀望。每到這個時候,就是他和林妃最難堪,最尷尬的時候。

  今年,或許會變得不一樣。

  張若塵在努力進步的時候,別的那些王子和郡主也在進步。

  張若塵和林妃曾經居住的玉漱宮,一間華麗的房間里面,傳出八王子張濟的大笑聲:“哈哈!終于突破黃極境小極位了!”

  蕭妃的臉上露出一絲欣慰,贊嘆道:“好!濟兒,以你現在的修為,雖然還無法與五王子和六王子相比,但是,至少你父王能夠看到你的進步,到時候肯定會有所賞賜賞賜。”

  八王子點了點頭,以自己的修為,的確和五王子、六王子差得很遠。

  六王子在去年歲末考核的時候,便是黃極境小極位巔峰的境界,現在很可能已經達到中極位。

  至于五王子就更加厲害,據說,已經突破到大極位。

  八王子冷冷一笑,道:“反正已經有人墊底,到時候,有他的存在,只會將我襯托得更加優秀。”

  “你說的是九王子?他不是才開辟出武道印記沒多久,估計連洗髓沖脈都還沒有完成,應該不會參加歲末考核。”蕭妃道。

  “嘿嘿!參不參加可由不得他。”八王子的嘴角微微一勾,臉上露出一抹不屑的冷笑。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