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十三章 秦雅

  器市,也有一座清玄閣,修建得宏偉華麗,堪稱是器市中的標志性建筑。

  憨子從衣兜里面摸出一塊巴掌大小的令牌,向看守清玄閣的侍衛亮了亮,便帶著張若塵向內院走去。

  內院中,一位侍女走進全是白色幔帳的涼亭,躬身一拜,道:“舵主,墨翰林介紹來了一位買家,他希望你能親自見一見。”

  那一個女子穿著大紅色的繡鳳長裙,坐在涼亭的中央,發髻高攀,頭發中插著三根金色的簪子,長著一雙明亮的美眸,緋紅的嘴唇,吹彈可破的肌膚,胸前是一對飽滿的酥峰,雖然遮著一層薄紗,依舊可以看到傲人的輪廓。

  看上去二十七、八的樣子,身上無處不透著一股誘人的風情。

  她就是清玄閣的老板娘,秦雅。

  秦雅的眼眸微微的上翹,笑道:“墨翰林介紹來的買家,難道是某個宗門的長老?又或者是某個家族的家主?還是算了吧!今天,有些倦了,就不見了!”

  侍女搖了搖頭,道:“都不是,只是一個看起來只有十六、七歲的少年。”

  “嗯?”

  秦雅生出幾分詫異,道:“平時墨翰林辦事挺靠譜,今天怎么做出這種糊涂事?”

  侍女道:“墨翰林從來不做糊涂事,他介紹來的人,肯定不是一般人。”

  秦雅點了點頭,眼眸瞇成一道縫,笑道:“似乎真的是一件挺有趣的事!我突然又不倦了,去看看那少年到底是什么來頭?呵呵!”

  張若塵坐在貴賓室中,捧著一只琉璃雕琢的茶杯,顯得十分平靜,在耐心的等待。

  憨子也大大咧咧的坐在下方的一張椅子上,大口的喝茶,就連茶葉都被喝進嘴里,不停的稱贊,好茶。

  片刻之后,外面傳來腳步聲。

  隨后,秦雅和兩個侍女從外面走進來。

  憨子立即放下茶杯,從椅子上跳了起來,簡直就像是老鼠見到貓一樣,恭恭敬敬的向秦雅行禮,低聲道:“拜見老板娘。”

  秦雅從憨子的身邊走過,向著張若塵看了一眼。只見,那個少年依舊鎮定自若的坐在那里,十分平靜,有著一種同齡人不該有的成熟和穩重。

  與此同時,張若塵也向秦雅看了一眼,打量著對方,心頭生出幾分驚艷,果然是一個妖艷動人的女子,她若是去誘惑男人,恐怕十個男人中就有九個會栽在她的手中。

  幸好張若塵的精神力強大,受到美色/誘/惑的影響并不大,開門見山的道:“老板娘,相信你也知道,我是來購買一件兵器,帶我去你們的兵器庫吧!”

  秦雅向著張若塵走過去,每走一步,胸前的一對飽滿的峰巒就會抖動一下,簡直波濤洶涌,香艷逼人。

  她明眸皓齒的笑道:“張少爺,你是打算購買一件什么樣的兵器?奴家的心里也得先有一個數,對不?”

  “劍!最好是‘真武寶器’級別的劍!”張若塵聞到一股淡淡的迷人幽香,那是秦雅的體香,格外讓人迷醉。

  那一股香味十分誘人,讓人充滿幻想,但是,卻又并不庸俗。

  真是一個誘人的妖女!

  秦雅第一次見到有男人能夠在她的面前保持平靜,況且對方還只是一個少年。少年的心性不正是最弱的時候?最經不起誘惑的時候?

  張若塵的眼神清澈,沒有一絲淫邪。

  “難怪墨翰林要我親自見他一面,果然厲害,一般的少年哪有如此堅定的精神力?”

  秦雅點了點頭,覺得張若塵更加有趣,笑道:“奴家的兵器庫里面,的確有不少‘真武寶器’級別的劍。既然張少爺是清玄閣的貴客,奴家便親自帶張少爺去兵器庫。”

  站在秦雅身后的小胖子憨子,使勁的向張若塵搖頭,那眼神就好像是在說,兄弟,千萬別和老板娘單獨去兵器庫,她會吃得你連骨頭都不剩。

  張若塵自然看到憨子的眼神,若有所思,道:“好吧!多謝老板娘帶路。請!”

  秦雅的胸臀飽滿,纖細的蠻腰就像柳枝一樣。她走在張若塵的前面,勾勒出優美的曲線,臀瓣扭動,長發就像黑色的瀑布一樣在背上搖曳。每走一步,豐腴的玉臀就會輕輕的翹動一下。

  哪怕只是一個背影,也能讓人移不開目光。

  難怪憨子會那么怕她。

  這樣的女人,若是溫順起來,肯定讓男人喜愛得很。可是,若她不溫順的話,就肯定會讓很多男人害怕。

  能夠克死七位相公,并且在武市中掌握著巨額的財富。這樣的女子,又豈會溫順?

  張若塵努力控制自己的眼神,盡量不要落到秦雅的身上。

  “見過老板娘!”

  兩排鎮守在兵器庫大門外侍衛,立即單膝跪下,他們的目光都緊盯著地面,目不斜視,不敢多看秦雅一眼。

  他們全部都誠惶誠恐,就像站在他們面前的并不是一位絕色美人,而是一位勾魂使者一樣。

  只有秦雅和張若塵走進兵器庫,其他人全部留下外面。

  看著張若塵跟在秦雅走進幽深的大門,憨子搖頭嘆息了一聲,已經能夠預料到張若塵的下場。

  與老板娘單獨進入兵器庫的買家,只要是男人,就沒有一個能夠完整的從兵器庫中走出來。

  有的人被斬斷了手,有的人變成了太監,有的人被挖掉了眼珠子,還有的人甚至連腦袋也沒有了!

  并不是老板娘故意要傷害他們,而是那些管不住自己的手,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非要去非禮老板娘。

  其實,每一次老板娘才是受害人,她不得不奮起反抗,給對方留下一些教訓。

  正是因為這個原因,那些被老板娘斬斷了手,挖掉了眼珠子,變成了太監的人,根本不敢聲張出去。

  對他們那種有頭有臉的人來說,這件事一旦宣揚出去,就太不光彩了!

  清玄閣的兵器庫很是巨大,分成一個個隔室,有劍室、刀室、槍室、錘室、斧室……,其中,劍室的規模最大。

  在云武郡國,絕大多數武者,更喜歡用劍做為兵器。

  武器,分為“凡器”和“真武寶器”。

  凡器,是普通人使用的兵器。

  真武寶器,是武者使用的兵器。也只有武者,才能發揮出真武寶器的真正威力。

  根據煉造兵器的材料的品級,真武寶器中的銘紋的數量,可以將真武寶器分為九階。

  一階真武寶器的品級最低。

  九階真武寶器的品級最高。

  張若塵剛剛走進劍室,便感覺到一股奇異的波動,那一股波動是從角落中一柄斷劍中散發出來。

  那一柄斷劍的劍身,足有一掌寬,雖然劍尖已經斷了,可是劍身依舊還有四尺長。

  劍體,看上去樸實無華,甚至就連劍身都生出一粒粒銹斑。

  “沉……淵……”

  看到那一柄斷劍,張若塵整個人都怔了一下,立即快步走了過去。

  秦雅笑道:“張少爺真是好眼力,那是一柄有近千年歷史的古劍,沉重無比,鋒利異常。煉劍的材料也十分特殊,至今也沒有鑒寶師能夠鑒定出它是用什么金屬煅造而成。”

  “若是它沒有被損壞,至少也應該是七階真武寶器,甚至更高品級。”

  “可惜了!如此好了一柄寶劍,卻被斬斷了,就連劍體中的銘紋也全部斷裂。這柄劍,除了鋒利一點,就沒有別的價值了。張少爺若是要買,奴家便以一階真武寶器的價格買給你。”

  “多少錢?”

  張若塵將沉重無比的斷劍緩緩的提起來,捧在手中,輕輕的拭去劍柄上的一層銹跡,銹跡下面露出“沉淵”兩個古字。

  沉淵古劍。

  秦雅見張若塵似乎十分喜愛那一柄斷劍,心中不禁有些后悔,一階真武寶器就算再貴,也只能賣到五百枚銀幣,還不如一枚聚氣丹的價值。

  “一千枚銀幣。”

  她將價格抬高了不少。

  “買了!”張若塵十分干脆的道。

  別說是一千枚銀幣,就算是一千萬枚銀幣,張若塵也要將沉淵古劍買下來。

  因為,這一柄古劍,就是他八百年前使用的配劍。

  當初池瑤公主,現在的池瑤女皇,送給他的劍。

  “人亡,劍也亡。既然我又重新活過來,劍也該重生了!沉淵,我會讓你洗盡鉛華,重現光芒。”張若塵撫摸著沉淵古劍,就像是在撫摸著自己的情人,眼神十分迷離。

  這就是劍與人的緣!

  秦雅卻有些無語,這人到底是不是男人?明明一個活色生香的大美人站在他的面前,而且還是在孤男寡女的兵器庫中,但他卻死死的抱著一柄斷劍。

  難道一柄斷劍,比她更好看?

  要知道,別的那些男人,若是單獨和她進入兵器庫,肯定已經向她撲了上去。

  秦雅雖然十分厭惡那些男人,直接出手廢了他們的手,挖了他們的眼珠子,斷了他們的命根子。可是,并不代表她就不喜歡男人因為她而瘋狂,因為她而變成色中餓鬼。

  她很享受將男人挑逗得欲/火焚身,然后,又無情的出手,讓他們清醒,讓他們欲哭無淚的過程。

  可是現在,張若塵卻看都不看她一眼。

  只要是一個美麗的女人,就肯定會很不甘心!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