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十二章 清玄閣

  張若塵穿著一身白衣,身體站得筆直,微微詫異的看了云兒一眼,輕輕點了點頭,道:“成功了!已經突破到黃極境后期!云兒姐姐,你怎么還不去休息?”

  云兒聽到張若塵的話,整個人都懵掉了,心臟狂跳不已,心中說不出的激動,竟然有一種想要哭出來的感覺。◢隨*夢◢小*說Щщш.suimeng.lā

  “真是太好了!真是太好了!”云兒一邊抹著眼睛,一邊說道:“云兒說過要幫九王子殿下看守大門,就肯定不會離開。”

  張若塵心中生出幾分感動,將一枚血丹取出來,遞給云兒。

  “下雪了,別凍著了,你早點去休息吧!將這枚血丹服下,應該能夠暖和不少!”張若塵道。

  云兒接過血丹,緊緊的捧在手中,深深的點了點頭,一邊向自己的住處走去,一邊心中暗想著,今晚,恐怕將是一個不眠夜!

  將云兒送回去之后,張若塵再次回到滿是積雪的院落的中央。

  站在雪中,靜止不動,任憑雪花一片片落在頭頂和肩上。

  “靜如臥象,動如狂龍。龍象般若掌第二掌,飛龍在天!”

  忽然,張若塵猛然向地面踏了一步,無數雪花沖飛起來。他的雙臂和雙腿就像是化為一個疾速旋轉的渦輪,卷起無數白雪。

  借助腿部的蹬力,他的身體騰飛起七米多高,嘴里發出低亢的龍吟聲,一掌擊向十丈外的一塊千斤大石。

  “轟!”

  那一塊千斤大石立即四分五裂,殘石向著四面八方飛去,墜落到厚厚的積雪中。

  張若塵站在雪地中,盯著殘破的大石,帶著幾分欣喜,“終于將龍象般若掌第二掌修煉成功。現在,龍象般若掌的威力,堪比人級中品的武技。”

  不僅是第二掌“飛龍在天”,第一掌“蠻象馳地”也達到人級中品的武技的威力。

  若是張若塵修煉成第三掌,那么龍象般若掌的威力就堪比人級上品的武技。

  每多修煉成一掌,就會提升一個品級,變得更加高明和玄妙。

  “龍象般若掌第一掌,蠻象馳地!”

  張若塵腳踩步伐,狂沖出去,身體如同一頭疾速奔跑的蠻象,一掌打在空氣中,發出一連串的氣爆聲。

  無數雪花,被掌力震飛出去,在空氣中,融化成一滴滴冰水。

  “第一掌蠻象馳地雖然比第二掌的威力稍弱一分,可是的的確確達到人級中品武技的威力了。龍象般若掌,真是玄妙。”

  以他現在的力量,不說達到一頭蠻象的力量,至少是達到一頭蠻牛的力量了!

  在武修中,這被稱為“一牛之力”。

  要知道,并不是每一個黃極境后期的武者都能爆發出“一牛之力”。能夠爆發出“一牛之力”,在黃極境后期的武者中已經屬于中上水平。

  張若塵才剛剛修煉到黃極境后期而已,借助體內六條經脈的優勢,加上龍象般若掌的威力,就已經可以爆發出“一牛之力”,可謂是潛力無窮。

  隨著今后修為加深,肉身增強,他肯定能夠爆發出更加強大的力量。

  張若塵將院落中的殘石全部清理掉之后,重新返回房間,沒有再修煉,而是躺在床上,讓自己完全放松,進入沉睡。

  突破黃極境后期之后,終于可以安穩的睡一覺。

  他本以為需要三個月時間,才能達到這個境界。可是借助時空靈晶的時間力量和大量修煉資源,僅僅只用了半個月,就達到這個境界。

  在歲末考核之前,他有信心突破到更高境界。

  休息一夜,張若塵的精氣神再次變得十分飽滿,渾身充滿力量。

  “聚氣丹和煉體散已經消耗了大半,再去武市購買一些。”

  與林妃和云兒一起吃過早飯,張若塵便獨自一人離開王宮,向著武市中行去。

  來到丹市,走進一家叫做“清玄閣”的店鋪。

  這家店鋪開在十字路口,在丹市中屬于排名前三的大鋪,過往的武者大多都會進來看一看,有的來購買合適的丹藥,有的則是來販賣剛剛采集到的珍貴藥材。

  一位嘴角邊長著一顆黑痣的老者,不知什么時候,走到張若塵的身后,笑瞇瞇的問道:“這位公子,你是要購買聚氣丹?”

  張若塵心頭微微一驚,轉身向那老者深深的看了一眼。

  這個老者有些不簡單,居然可以無聲無息的走到張若塵的身后,若不是他主動開口說話,張若塵都難以發現他。

  絕對是一位武道高手!

  那一位老者笑了笑,自我介紹:“老朽,墨翰林,乃是這一家丹鋪的掌柜。”

  “原來是掌柜,在下姓張。”張若塵點了點頭,又道:“我要購買五十枚聚氣丹,三十份煉體散。不知道清玄閣有沒有足夠多的存量?”

  墨翰林的心頭微微一驚,好大一筆單子,只有那些大家族才會一次性購買如此多的修煉資源。單個武者購買這么多丹藥,太少見了。

  聚氣丹和煉體散都不是便宜的東西,尋常武者根本買不起。

  “若是張少爺去別家,說不定真的買不到這么多丹藥。真是巧了,我們清玄閣正好有一批聚氣丹和煉體散,絕對能夠滿足張少爺的需求。”

  墨翰林取出一個算盤,噼噼啪啪的撥弄一番,嘴角微微一笑,道:“五十枚聚氣丹,三十份煉體散,原價是八萬枚銀幣。不過,張少爺一次性采購如此大的份量,自然有一定的優惠。嗯!你就付七萬二千枚銀幣吧!”

  張若塵笑道:“掌柜,你真是一個爽快人,今后購買丹藥,我都在你這里買了。”

  張若塵身上所剩的銀幣已經不多,不夠支付如此大一筆巨款,于是便先去武市錢莊提取了二十萬枚銀幣出來。

  花費七萬二千枚銀幣,加上之前剩的銀幣,他的身上總共還有十三萬五千枚銀幣。

  完成這一筆大買賣,墨翰林的臉都要笑成花,道:“張少爺,不知道,你還購不購買別的東西?”

  張若塵道:“我要購買的東西,掌柜你這里肯定沒有賣。”

  墨翰林道:“難道張少爺是要買一件趁手的兵器?”

  張若塵對這位掌柜更加高看幾分,道:“掌柜好厲害的眼力。”

  墨翰林笑了笑道:“做了幾十年的掌柜,見過的武者沒有一萬,也有八千,還從來沒有見過幾個人隨身不佩戴兵器。這樣吧!我們清玄閣在器市也有分店,我讓一個小伙計,帶你過去。”

  片刻之后,墨翰林找來一個十五、六歲的小胖子,對他說道:“憨子,立即帶這位尊貴的張少爺去器市,告訴老板娘,張公子是我們清玄閣的貴客,在價格上要給張公子適當的優惠。”

  叫做憨子的小胖子瞪大了一雙眼睛,使勁的搖頭,道:“不去!不去!我才不要見老板娘,老板娘能夠勾走男人的魂。見到她,就死定了。”

  墨翰林氣急敗壞,粗聲道:“你又不是男人,你現在頂多只能算是一個半大的男孩子,有什么好怕?好吧!你若是不去,這個月就不發給你聚氣丹了。”

  憨子頓時急了,連忙道:“別,別,我去,我去!我去還不行!”

  憨子向著張若塵走過來,恭恭敬敬的道:“張少爺,請吧!”

  張若塵點了點頭,跟著憨子,向著器市行去。

  張若塵總覺得這位清玄閣的掌柜有些古怪,似乎不是一般人。當然,他并不擔心對方心存歹意,畢竟武市中有軍隊看守,管理十分嚴格,根本沒有人敢在武市中亂來。

  憨子低聲的道:“張少爺,你真的要去老板娘那里買兵器?老板娘可是能夠勾走男人的魂!張少爺,你是男人嗎?”

  “額我也只是男孩子!”張若塵道。

  憨子長長的松了一口氣,道:“那就太好了!”

  憨子長得白白胖胖,頭上扎著一個沖天辮,長著兩只招風耳,眼睛小得就像黃豆一樣。

  張若塵有些好奇,道:“你說老板娘能夠勾走男人的魂,難道老板娘長得十分漂亮?”

  憨子點了點頭,道:“老板娘自然長得十分漂亮,簡直國色天香,性感妖嬈,一個眼神盯過來,就讓人的小心臟撲通撲通的跳,看她一眼都會讓人臉紅心亂。但是,你不知道的是,老板娘已經嫁過了七位老板。”

  “嫁過了七位老板?”張若塵有些詫異。

  憨子又道:“對啊!七位老板都死了,全部死在洞房花燭夜。”

  張若塵道:“七位老板死后,他們的產業呢?”

  “自然都是老板娘的了!就連我們家掌柜,也只是給老板娘打工而已。”

  憨子低聲道:“老板娘簡直就是天煞孤星,勾魂使者轉世,狐貍成精,任何男人見了她都很難活過三天。幸好我們都是男孩子,應該不會被她勾走魂兒。”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希望吧!”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