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八章 武市

  走進武市,張若塵徑直向中心拍賣場走去。

  靈級下品的武技,不是那些一般的商鋪能夠吃得下,只有拿到中心拍賣場,拍賣給那些大家族,才能將武技的價值最大化。

  張若塵剛剛走進拍賣場,一個穿著整潔容顏俏麗的侍女便迎了上來,看到張若塵的那一副神秘的裝束,她絲毫都不覺得詫異,十分禮貌的道:“先生,你需要什么幫助?”

  “我要見你們中心拍賣場的大執事!”張若塵稍微將自己的聲音改變了一些,顯得頗為沉渾,聽上去就像是一個三、四十歲的中年人。

  這到底是什么人啊?一開口就要見大執事,看來來頭不小。

  “奴婢現在就去稟告大執事,但是大執事一般都很忙,要接待貴賓客戶,未必會有時間出來見你。你先稍等片刻!”

  說完這話,那一個侍女便立即走進一扇大門,前去稟告大執事。

  張若塵倒也不急,只是站在大堂中靜靜的等待。

  沒過多久,那一位侍女便帶領著一位穿著華貴衣袍的微胖老者走了出來,指向張若塵的方向,道:“大執事,就是那人。”

  大執事遠遠的向著穿著黑色斗篷衣的張若塵看了一眼,目光定格在張若塵的腳上,他那一雙蒼老的眼睛微微的一瞇,閃過一絲精芒。

  張若塵腳上穿的靴子,名叫“麒麟鑲金靴”,只有王宮中的人,才有資格穿這樣的靴子。

  張若塵自然是故意將自己的靴子露出,畢竟他要拍賣的是靈級下品的劍法,難免不會被人覬覦。以他現在的武道修為,根本保不住靈級下品的劍法。

  但若是讓人知道,他是宮里的大人物,那么還敢打他主意的人,估計就沒有幾個了。

  在自己的實力不夠強大的情況下,只能裝出自己很有實力的樣子,用來嚇唬嚇唬人,還是很有必要的。

  “來頭不簡單啊!”

  大執事看著張若塵腳下的那一雙靴子,心中如此想到。

  大執事對張若塵的態度立即變得恭敬起來,將張若塵當成了宮里的大人物,走到張若塵面前低聲說道:“大人,這邊請!”

  “嗯!”

  張若塵為了震懾住對方,背負著雙手,表現出十足的氣度,輕輕的點了點頭。

  大堂中的那些武者,看到大執事居然表現出這樣的態度,心頭都在暗暗猜測,看來中心拍賣場來了一位了不起的大人物。

  登上中心拍賣場的第三層,張若塵四平八穩的坐在最上方,接過侍女遞過來的茶杯,用著一種上位者的口吻說道:“我這里有一樣寶貝,想要寄放到中心拍賣場拍賣,將你們最頂級的鑒定師叫過來,幫我鑒定一下。”

  大執事看到張若塵的那一份氣度,更加肯定對方是王宮里面的重要人物,立即命人去請鑒定師。

  片刻之后,一位頭發花白的老者走了進來。

  老者,看上去七八十歲的樣子,一雙眼睛卻炯炯有神,將張若塵看了一眼,發現自己竟然看不透對方的修為,心頭不禁一驚。

  老者立即恭敬的對著張若塵一拜,“老朽就是中心拍賣場的首席鑒定師,不知道大人要拍賣的東西在什么地方?”

  看不透對方的修為,只有三種情況:第一種,對方的武道修為比他要高。

  第二種,對方修煉的功法,比他修煉的功法高明很多。

  比如,修煉人級功法的武者,一般便看不透修煉靈級功法的武者的修為,只能從對方的一些細節和展現出來的氣息,大致猜測對方的修為。

  當然,若是功法的級別相差不多,修為高的人,依舊能夠看透修為低的人的武道修為。

  第三種,對方的身上有隱藏修為的寶物。

  第二種和第三種情況并不常見,所以那一位老者本能的以為是第一種情況,以為張若塵的修為在他之上,所以才立即恭恭敬敬的對著張若塵行禮。

  要知道張若塵修煉的可是《九天明帝經》,何等高深的功法,除非是他刻意將體內的經脈展現出來,要不然的話,整個云武郡國估計都沒有幾個人能夠看透他的武道修為。

  再說,張若塵的前世本來就是天極境大圓滿的強者,雖然重生在一個普通人的身上,但是那一股對武道的理解和靈魂所攜帶的精氣神,與天極境大圓滿的武者并沒有區別。

  想要看透他的修為,除非對方的武道境界在天極境大圓滿之上。

  張若塵的手伸進衣袖,在時空晶石上面一摸,手掌直接進入時空晶石的內空間,將《天心劍法》的口訣取出來,遞給那一個頭發花白的老者。

  “我要拍賣的就是這一卷靈級下品的劍法!”張若塵淡淡的道。

  首席鑒定師剛剛接過“天心劍法”的口訣,就聽到張若塵的話,心頭微微一驚。竟然要拍賣靈級下品的劍法!

  首席鑒定師立即將卷在一起的紙張展開,仔細研究起來。

  站在一旁的大執事,也立即走過去,一起查閱那一份“天心劍法”的口訣。

  首席鑒定師和大執事都是武道高手,很快就鑒定出結果,同時點了點頭。

  “的確是靈級下品的劍法的口訣,不知道大人的手中掌握了多少招劍招?”大執事問道。

  口訣和劍招配合在一起,才能發揮出靈級下品劍法的真正威力。

  就算大執事和首席鑒定師強行將“天心劍法”的口訣記下來,若是沒有與之相配合的劍招,那么記下來的口訣就沒有任何用處。

  張若塵道:“整套劍法,一共十二招。劍法的最初本已經遺失,我手中掌握的“天心劍法”是由一位天極境的強者親手畫出的劍招圖式,與劍法的最初本,并沒有任何區別。”

  首席鑒定師沉思了片刻,道:“既然如此,那就給“天心劍法”的起拍價定為二十萬枚銀幣。但是有一個前提,拍賣成功之后,買主要對“天心劍法”的劍招和口訣進行檢閱,若是檢閱出并不是靈級下品的劍法,拍賣結果便不做數。”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一切都按拍賣場的規矩辦!”

  “天心劍法”的拍賣,就在今天晚上,成為中品拍賣場今晚的壓軸物品。

  在拍賣場開始之前,中心拍賣場便立即將消息傳給了王城中的各大家族。

  各大家族的重要人物,紛紛攜帶巨資趕到武市,都想將那一套完整的靈級下品劍法拍買到手。

  張若塵并不關心拍賣過程,只關心拍賣的結果。

  大概兩個時辰過去,拍賣會結束,拍賣的結果也出來了。

  在各大家族的爭奪中,“天心劍法”的價格被抬高到一百二十四萬枚銀幣,最終被林家的家主奪到手。

  “居然是林家!”張若塵聽到這個結果之后也微微詫異了一下。

  沒過多久,在大執事的帶領下,林家家主林奉先,林家的一位族叔林德,還有云武郡國四大年輕美人之一的林濘姍,從外面走了進來。

  “林家主,這位大人,就是‘天心劍法’的主人。”大執事的臉上帶著笑意,向著坐在最上方的張若塵指過去,

  林奉先的目光在張若塵腳上的那一雙“麒麟鑲金靴”上面停留了片刻,輕輕的點了點頭,微微拱手,道:“在下林家家主林奉先,不知大人如何稱呼?”

  在進來之前,林奉先就聽大執事描述過這個神秘人,知道對方大有來頭,很可能是王宮里面的大人物。

  所以,林奉先走進來后,才主動放低自己林家家主的姿態。

  見到林奉先和林濘姍,張若塵便更加小心起來,以防被他們認出。

  張若塵干咳了兩聲,聲音變得沉渾:“你們無需知道我的名諱。這是‘天心劍法’的口訣和劍招圖式,林家主拿過去檢閱一番吧!”

  說話間,張若塵從衣袖中將口訣和劍招圖式取出來,放到了桌上。

  林奉先并沒有檢閱“天心劍法”的口訣,他相信,中心拍賣場在拍賣之前,就已經鑒定過口訣。

  他將“天心劍法”的劍招圖式展開,只見紙張上面刻畫著十二幅小人圖。

  若是普通人看那十二幅圖,根本看不出任何特殊之處,但是當林奉先的目光落在紙張上面,那十二個手持長劍的小人就像是活過來了一般,站在紙張上舞動劍法。

  每一招劍法都精妙絕倫,蘊含著博大精深的武道意境,哪怕只是學會其中一招,就已經受用無窮。

  “這一套劍法在靈級下品的武技中絕對屬于頂尖級別,簡直買得太值了!”林奉先的心頭無比激動。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