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七章 天心劍法

  は防§過§LV以下為錯字按拼音為準白渡Baidu以蝦Yixia嘿нèì炎哥管砍醉信張街張若塵倒也沒有什么情緒波動,淡淡的道:“那就恭喜表妹,今后我們也算得上是親上加親了。”

  說完這話,張若塵便轉身離開。

  第一次見面,張若塵對這一位美貌動人的表妹沒有什么好感,話不投機半句多,所以他便有些索然無味的離開。

  見到張若塵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林家的那些年輕武者全部都大失所望。

  怎么會這樣?

  看到張若塵無所謂的樣子,林濘姍的心頭也有幾分失落,盯著張若塵轉身離去的背影,有些不甘心的道:“你難道不想知道原因嗎?”

  林濘姍與誰訂婚,張若塵是真的一點興趣都沒有,不過她既然非要告訴他的樣子,他自然便勉為其難的停下腳步,輕輕的點了點頭:“你們訂婚的時候,我一定會到場祝賀。若是沒有別的事,我就去找娘親了。”

  剛剛說完這話,張若塵便看見林妃從林府內院走了出來。

  林妃的雙眼有些發紅,顯然是剛剛哭過,雖然已經將眼淚擦干,但是又怎么瞞得過張若塵?

  張若塵立即迎上去,關切的問道,“娘親,你怎么了?誰欺負你了?”

  林妃搖了搖頭,道:“沒事,我們回去吧!”

看林妃的樣子,怎么可能沒事?黑し巖し閣已上傳  見過林濘姍之后,張若塵對林家人便沒有一點好感。

  看到林妃此刻的樣子,張若塵對林家就更加沒有好感了。

  “慢著!”

  林奉先背著雙手,從內院走了出來,淡淡的向著張若塵看了一眼,從衣袖中取出一卷獸皮古書,道:“這是一套人級下品的修煉功法‘太阿決',可以開辟出七條經脈,拿去修煉吧!雖然不算是什么高深的修煉功法,至少可以完成洗髓沖脈,對你來說,應該是夠用了。”

  隨后,林奉先又命人取來兩份洗髓液,冷峭的道:“你的身上畢竟也有我們林家的血脈,這兩份洗髓液也一并拿去!”

  林妃深深的盯了林奉先一眼,露出一個感激的眼神,立即拉著張若塵的手,道:“塵兒,還不快謝謝舅舅。”

  張若塵看著林奉先那一副施舍的樣子,心中便十分不悅,難怪娘親會兩眼通紅,估計剛才娘親為了向他求一卷修煉功法,在他的面前沒少受屈辱。

  “不用他們林家人施舍,娘親我們走!”

  張若塵看也不看林奉先拿出的修煉功法和洗髓液,拉著林妃便離開林府。

  “給臉不要臉,還真將自己當成了王子。”林家的那些年輕武者全部都噗之以鼻,冷笑不已。

  林濘姍盯著那一個毅然走出林府的少年,心中更加詫異,總感覺那一位從小軟弱的表哥似乎變得有些不一樣了。

  “開啟了神武印記,他自然會變得硬氣一些。但是,他卻不知道十六歲才開啟神武印記,其實早已過了修武的黃金年齡。想那么多干什么,今后我們注定將是兩個世界的人。”

  林濘姍嘆了一聲,重新返回演武場,繼續修煉起來。

  出了林府,林妃道:“塵兒,你太沖動了。只要你能成為武者,能夠用武道強身健體,娘親就算受再多的委屈也無妨。”

  張若塵的身體站得筆直,轉過身盯著印著“林府”的金色匾額,斬金截鐵的道:“娘親,你放心吧!就算沒有林家的施舍,我也依舊能夠成為武者,而且還要是武者中的強者。”

  林妃輕聲的一嘆,不再繼續說下去,忽然又像是想到了什么,道:“塵兒,濘姍和七王子就要訂婚的事,你已經知道了吧?你可千萬不要太傷心!”

  張若塵笑了笑道:“娘親,你就放心吧!天下的好女子多得是,比林濘姍好的女子,總還是有的。”

  “你能這么想,娘親就真的放心了。”林妃欣慰的笑道。

  回到云武王宮,張若塵將最后一枚血丹服下,進入時空晶石的內空間,再次開始修煉龍象般若拳。

  煉到精疲力竭之后,他才坐下來短暫的休息。

  “娘親在林家受到的屈辱,我遲早要讓林家加倍的還回來。三年前,到底發生了什么事?看來得找機會向云兒姐姐詢問一番,當然我現在的首要目標是盡快沖擊到黃極境中期。”

  想要沖擊黃極境中期,就必須要服用洗髓液。

  一份洗髓液的價格,需要花費至少兩百枚銀幣才能買到。

  兩百枚銀幣,對張若塵可不是小數目。

  而且,他修煉的是《九天明帝經》,想要突破黃極境中期,一份洗髓液顯然是不夠。

  “有了!”

  張若塵一拍額頭,暗罵自己太蠢,明明自己擁有一座巨大的寶庫,卻還整天為賺取銀幣費神。

  要知道,他的上一世可是明帝之子,翻閱過很多高品級的功法和武技,全部都記在腦海中,隨便拿出一本修煉功法和修煉武技也能賣出天價。

  《九天明帝經》和龍象般若拳在整個昆侖界都是神功寶典級別的東西,自然不可能拿出來販賣。

  他的記憶中,還有別的一些低品級的功法和武技,隨便拿出一本,在云武郡國也能造成不小的轟動。

  張若塵立即找來紙張和筆墨,將一套靈級武技“天心劍法”默寫下來。

  天心劍法,已經是張若塵記憶中品級最低的武技。

  靈級下品。

  “靈級下品的武技,在云武郡國應該算得上是頂尖武技了,就算是林家那種大家族,最強大的武技,估計也就是靈級下品,而且最多只有一兩套,做為鎮族的絕學。”

  要知道,在云武郡國,很多武者是沒有機會修煉武技。就算是人級下品的武技,對他們來說也是了不起的寶物。

  價格最低的人級下品的武技,至少也要賣三百枚銀幣,其中一些厲害的人級下品的武技,甚至能夠賣到一千枚銀幣以上,普通的武道散修根本買不起。一些武者為爭奪一本人級下品的武技,甚至不惜與人拼命。

  至于靈級下品的武技,一旦拿出去賣,就算是那些大家族的家主也會心動不已,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將武技買回去。

  多一本靈級武技,家族的底蘊就會增加一大截。

  將天心劍法的修煉方式寫完,張若塵又在紙張上面畫出每一招劍法的小圖。

  張若塵將體內為數不多的真氣,全部凝聚到筆尖,將真氣和武道意境,全部凝畫到劍招圖式之中。

  將體內的真氣耗盡,也僅僅只是畫完一幅圖。

  張若塵立即盤坐起來,運轉《九天明帝經》,將氣池中的真氣修煉滿,便開始畫第二幅圖。

  整整花費半天時間,才將“天心劍法”的十二招圖式全部畫完。

  他的修為雖然已經不在,但是眼力卻還在,對武道的理解也還在,畫出的每一招劍法都十分精妙,與“天心劍法”的最初本上面畫出的劍招沒有什么區別。

  “以我現在對武道的理解,畫出靈級下品的武技,已經是極限。若是要我畫靈級中品的武技圖錄,估計就只能畫出靈級中品的武技的三分之一意境。”

  武技秘籍,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拓印和復制。

  普通人就算將“天心劍訣”的口訣和劍招圖式默寫下來,那也只是徒有其形,就算將劍法修煉成功,也根本不可能達到靈級下品劍法的威力。

  張若塵上一世是天極境大圓滿的強者,也僅僅只能畫出靈級下品的劍法的神韻,再高級別的武技,他就畫不出全部神韻了。

  “靈級下品的劍法,應該能夠賣出一個不錯的價格。”

  張若塵并沒有立即就帶著“天心劍法”去武市,而是等到了天黑,才向著宮門的方向行去。

  “九王子殿下,這么晚還要出宮?”守衛宮門的兩位禁衛說道。

  兩位禁衛也知道九王子和林妃被趕去了偏殿居住,也就意味著他們在王宮里面失勢了。所以他們的臉上并沒有恭敬的神色,甚至都沒有對張若塵行禮。

  張若塵并不是曾經的那個懦弱的張若塵,目光銳利的盯了那兩位禁衛一眼,微微挺起胸膛,道:“本王子要去林府找濘姍表妹,還不立即打開宮門?”

  張若塵畢竟是王孫貴胄,兩位禁衛自然不會真的得罪他,他們將宮門打開,目送著張若塵離開。

  “硬氣什么?若他不是云武郡王之子,早就已經不知死了多少次。”其中一位禁衛冷啐了一句。

  “據說林家的那一位天才女子林濘姍就要和七王子訂婚了,他居然還不死心,真是夠愚蠢。”另一位禁衛不屑的說道。

  張若塵自然不是真的去找林濘姍,只是找這樣一個借口出宮而不被人懷疑。

  走出王宮,張若塵便從時空晶石里面取出一件寬大的黑色斗篷衣,將整個身體都裹在斗篷衣里面,走進了燈火通明的王城。

  黑暗中,根本沒有人能夠看清他的臉。

  沒過多久,張若塵便穿過一條條繁華的街道,走進武市。

  王城別的那些地方,只能算是“俗市”。“武市”所占的區域,只有整個王城的十分之一大小,卻是云武郡城最繁盛的地方。

  武市又分為五個區域:丹市、器市、獸市、奴市、中心拍賣場。

  武市在一定程度上決定著整個云武郡國的興衰,所以,郡國對武市的管理十分嚴格。

  每一個進入武市的入口都有軍士在把手,只有武者,或者身份高貴的人,才有資格進入武市。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