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六章 林濘姍

  張若塵、林妃、侍女云兒坐著一輛羚馬古車,徐徐的行出云武王宮。

  羚馬,并不是真正的馬,而是一種頭上長著獨角的蠻獸,身軀高達三米多,就像是一頭小象,奔跑的速度是普通戰馬的五倍以上。其中一些健壯的羚馬,甚至能夠做到日行三千里。

  羚馬古車也不知行了多遠,逐漸停了下來。

  張若塵從車中走下來,看著不遠處的金碧輝煌的兩扇大門,又看了看掛在大門頂部的金邊匾額,上面書寫著兩個蒼勁有力的大字:“林府!”

  他的心頭一動,娘親不就姓“林”?

  看這一座府邸的氣派樣子,林家并不是什么小家小戶,而是一派大家族的風范。

  若是娘親的娘家真的是大家族,又為何得不到娘家的支持,反而在郡王府中處處受到別的王妃的欺凌?

  肯定有隱情。

  林妃也從馬車中走下來,抬頭看了一眼那一扇即是熟悉而又陌生的大門,道:“塵兒,你肯定早就想要見濘姍了吧!現在你也開辟出神武印記,相信你和濘姍有很多話題可以談,你可一定要加油啊!”

  到現在為止,張若塵都不知道濘姍到底是什么人,聽到云兒和林妃的話,總有一種怪怪的感覺。

  在林妃的帶領下,張若塵和云兒一起走進林府。

  王妃回到家族,理論上是應該受到隆重的接迎,但是將林妃和張若塵接迎進大門的僅僅只是一個年長的管家。

  林妃被那一位老管家帶去內府,張若塵和云兒則留在外府,只有兩位侍女留下來接待他們。

  張若塵總感覺氣氛很不對勁,卻又不知道該如何詢問,只能繼續保持沉默。

  “九王子,你不去見濘姍嗎?她現在應該就是演武場,林家的那些年輕子弟,應該都在那里修煉。”云兒問道。

  被云兒和林妃提了幾次,張若塵的心頭便更加好奇,那一個叫做“濘姍”的女子到底是誰?去見一見,應該也無妨。

  “嗯!走吧,去林家的演武場。”張若塵點了點頭道。

  林家的內府。

  一座古色古香的廳堂中,林家的家主林奉先四平八穩的坐在太師椅上。

  他看上去三十來歲的樣子,嘴唇上方留著兩撇整齊的胡須,向著坐在對面的林妃看了一眼,道:“九王子乃是郡王府的后代子孫,就算開啟了神武印記,也該去郡王府的藏書閣挑選修煉功法,林妃娘娘為何要來林家索要修煉功法?”

  林妃輕輕的咬了咬嘴唇,道:“不是索要,是我請求大兄看在塵兒是你的親外甥的情分上,能夠給他一卷修煉的功法。”

  “嘭!”

  林奉先冷哼一聲,一掌拍在桌面上,道:“現在知道來求我這個兄長了?現在來跟我講情分?三年前,我去郡王府求你的時候,你怎么沒有看在辰裕是你的親外甥的情分上救他?你明知道,辰裕是我的嫡子,更是林家百年難出的一位絕世天才,只要你去求郡王,總能將他保住,但是,你卻沒有……”

  “三年前……”林妃十分的委屈,忍不住流淚,想要說出三年前的真相。

  但是,林奉先卻打斷了她的話,道:“你走吧!林家和你早就已經恩斷義絕,今后也不要再回來了。林妃娘娘。”

  “咚!”

  林妃直接跪在地上,不停流淚,聲音嗚咽的道:“大哥,你就如此絕情嗎?我要見爹。”

  “爹去了天魔嶺,三個月之后才會回來,你現在見不到他的。”林奉先淡漠的道:“還有一件事,濘姍和七王子殿下就要訂婚了,叫九王子殿下今后離濘姍遠一點。”

  林妃的心中更加絕望,道:“你明知道塵兒一直喜歡濘姍,他若是知道濘姍和七王子訂婚,會何等的傷心?再說,怎么會是七王子?”

  林奉先道:“七王子殿下在三歲的時候,便開啟七品神武印記,天資何等驚艷?以他如今的武道修為,整個云武郡國的年輕一代,根本沒有人可以望其項背。濘姍能夠和七王子殿下結成連理,對我們林家的將來有巨大的好處。”

  “九王子雖然和濘姍是表兄妹,小時候也是很好的玩伴,算得上青梅竹馬。但是,九王子畢竟資質平庸,十六歲才開啟神武印記,今生也不會有多大的成就,能夠修煉到黃極境后期應該就是極限了,與七王子根本沒法比。”

  林妃道:“濘姍也愿意與七王子訂婚?為了家族利益的結合,真的會幸福嗎?”

  林奉先盯著林妃,淡漠的道:“你錯了,這本就是濘姍自己的決定!”

  林家的演武場,十分開闊,足有半個足球場那么大。

  一個個穿著青色武衣的林家年輕子弟,正在演武場上修煉武技,有的在修煉拳法,有的在修煉劍法,有的在修煉刀法。

  他們屬于林家的精英,每一個都開啟了神武印記,專心致志的修煉。同時也有林家的長輩在演武場中對他們進行指點,一派欣欣向榮的氣象。

  張若塵點了點頭,心頭暗道,“林家在云武郡國也算得上是大族了。”

  忽然,張若塵的目光盯在一個身材纖細的少女的身上,不禁有些驚艷。

  只見那少女看上去也就只有十四、五歲,身材嬌小玲瓏,黛眉如柳葉,眼眸明亮似星辰,肌膚雪白似靈玉,好一個美人胚子。

  她手持一柄散發著淡淡星光的寶劍,散發出淡青色的劍芒,無數劍氣環繞在她的身體周圍,跟隨著她的步伐游走,翩若驚鴻,婉若游龍,劍法簡直精妙到了極點。

  “真氣外放,劍隨心走。她的武道修為至少也達到了黃極境中極位,比八王子強大太多了。”張若塵心頭暗道。

  “咦!那不是九王子嗎?他居然還來林府?”一個林家的年輕子弟看到站在演武場外的張若塵,露出幾分冷冽的笑意。

  “肯定又是來找濘姍妹妹,可惜啊,濘姍妹妹現在根本都懶得見他。”

  “聽說他也開啟了神武印記。”

  “嘻!十六歲才開啟神武印記,能有什么做為?若他不是濘姍妹妹的表哥,說不定連林家的大門都進不了。”

  “聽說濘姍妹妹就要和七王子訂婚了,真是郎才女貌啊!”

  “嘿嘿!據說那一位九王子一直都暗戀濘姍妹妹,你們猜,若是他聽說濘姍和七王子殿下就要訂婚,會是什么表情?”

  林家的那些年輕武者全部都停下修煉,盯著站在演武場外的張若塵,指指點點,議論紛紛,時而發出戲謔的笑聲。

  林濘姍也停止練劍,向著站在演武場外的張若塵看了一眼,纖細的玉臂輕輕一揮,手中的星輝寶劍便精準的插進五米外的劍鞘。

  林濘姍走到張若塵的面前,看了看張若塵單薄的身體,道:“表哥,好久不見,聽說你也開啟了神武印記?”

  在很小的時候,林濘姍和張若塵還是很好的玩伴,算得上是青梅竹馬,但是后來林濘姍開啟了神武印記,大多數的時間便花費在修煉上面,與張若塵越來越疏遠。

  三年前的事情發生之后,她便再也沒有去過云武王宮。張若塵雖然常年多病,卻依舊時常去林家找她,哪怕是能夠見她一面,也會覺得相當開心。

  但是,能夠見到她的次數卻越來越少,最近半年更是從未見到過她。她都是派遣一位侍女出來,將張若塵打發離開。

  “原來她是我的表妹。”

  現在的張若塵可以說是第一次見到林濘姍,對她并沒有什么感覺,所以顯得很平靜,謙虛了一句:“的確是開啟了神武印記,不過王后娘娘說只是沒有品級的神武印記,自然是不能和表妹的神武印記相提并論。”

  林濘姍點了點頭,仰著雪白的下巴,高傲得就像一只白天鵝,道:“你畢竟已經十六歲了,能夠開啟神武印記,也算是上天對你的恩賜。今后一定要努力修煉,雖然不能成為武道強者,但是至少可以強身健體,不用常年臥在病床上,對你來說……至少可以做一個正常人了。”

  張若塵微微的皺了皺眉,點了點頭,道:“我今后一定會努力修煉,爭取追上表妹你的修為。”

  林濘姍自然知道張若塵喜歡她,聽到張若塵的話,就以為張若塵依舊不死心,還想繼續追求她。

  “誒!表哥,我的修為已經達到黃極境中極境,離大極境也只有一步之遙。以你的資質,估計一生也修煉不到中極境,對你現在來說最應該做的就是腳踏實地的修煉,不要盲目的追求一些不該追求的東西,做人不能好高騖遠,不然會反受其害。”林濘姍一語雙關的說道。

  張若塵的眉頭皺得更深。

  林濘姍有些同情的看了張若塵一眼,道:“表哥,還有一件事情我要告訴你,希望你不要太傷心。三個月之后,等到郡王出關,我和七王子殿下應該就要訂婚了。”

  “有好戲看了!嘿嘿!”

  林家的那些年輕武者,全部都心頭大樂,紛紛將目光盯向張若塵,想要看張若塵會是什么樣的反應?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