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章 開啟神武印記

  は防§過§LV以下為錯字按拼音為準白渡Baidu以蝦Yixia嘿нèì炎哥管砍醉信張街張若塵現在所在的國家,名叫“云武郡國”,只是昆侖界東域成千上萬個郡國中的一個。

  所謂的郡國,其實就是第一中央帝國的第一個郡,每年必須要向第一中央帝國上貢和納稅。

  郡國的國君,稱為“郡王”。

  張若塵現在的身份,就是云武郡王的第九子。

  平躺在冰冷、堅硬的木床上,張若塵依舊在思索明天祭祀大典的事。

  “這具身體的原主人,到十六歲居然都沒有開啟‘神武印記',肯定是被諸神拋棄的人。我要怎么做,才能有更大的機會開啟‘神武印記'?”

  在昆侖界,想要開啟“神武印記”,必須得到神靈的認同。

  被稱為,武權神授。

  在祭祀大典的時候,神界和昆侖界之間會出現一條天地神橋,連接兩界。諸神在享用祭品之后,將會賜給一些有天賦的人類“神武印記”,幫他們開啟修煉之門。

  天賦越高的人,就能越早得到“神武印記”。

  張若塵的上一世,還在胎腹中的時候,就開啟“神武印記”,可謂是天生奇才。

  這一世,到十六歲,居然都沒有開啟“神武印記”,那基本上就是被諸神遺棄的的人。就算明天再參加祭祀大典,幾乎也不可能獲得“神武印記”。請黑じ巖じ閣,謝謝!

  張若塵無法入睡,從床上坐了起來,手中捏著一枚棗核形狀的白色晶石,兩頭尖銳,中間立體,晶瑩剔透,沒有絲毫雜質。

  他開始研究這一枚白色晶石,或許,它可以幫助自己,得到某位神靈的認可,開啟“神武印記”。

  這一枚白色晶石,是在他十六歲成人禮的時候,明帝送給他的禮物。

  張若塵也不知道這一枚白色晶石到底是什么東西,只是將它貼身佩戴在身上。沒想到,來到八百年后,它居然依舊還在自己的身上。

  “我會從八百年前來到八百年后,說不定就與它有關。”

  張若塵緊緊的捏著白色晶石,閉上雙眼,腦海中浮現出父親明帝的身影,也不知父親還活在世上沒有?

  這一夜,王城下起了大雪。

  第二天清晨,整個王城都被厚厚的積雪覆蓋,一座座朱紅色的宮殿、樓閣、亭臺,全部裹上了一層冰雕雪衣。

  冬至日,全年最寒冷的一天。

  整個王城的武者,匯集到諸皇祠堂外,在郡王的帶領下,祭祀諸神。

  諸皇祠堂外,用巨石堆砌著一座古老的祭臺。祭臺上,不僅綁縛著數以萬記的牲畜,牛、羊、豬……,還有很多用鐵鏈鎖住的強大蠻獸。

  文武百官、武道修士、王子嬪妃,無數等待開啟神武印記的少年和少女,甚至是一些還在襁褓中的嬰兒。

  這是一場舉國盛典,不僅僅只是王城,在云武郡國的每一座城池,每一個小鎮,每一個村落都要舉行祭祀。

  “哏哏!九弟,你都十六歲了,就算參加祭祀大典,也不可能獲得‘神武印記',何必來丟人現眼?”八王子張濟背負著雙手,冷峭的一笑。

  六王子就站在八王子的身邊,冷著一張臉,道:“都說龍生九子,各有不同。父王何等英雄的人物,卻生出你這個廢物,十六歲了,連‘神武印記'都沒有開啟,王族的臉都被你丟盡。你活在這世上干什么?為什么不去死呢?”

  這句話說得有些過,但卻是在場幾位王子的心聲。

  帝王家的親情,最是單薄,這一刻體現得淋漓盡致。

  在昆侖界,能夠開啟“神武印記”的人并不多,十個人中也最多只有一個。可以說,每一位武者的地位都極高。

  當然對于武道強者來說,又是另一回事。武道高手的血脈強大,子孫后代也會將強大的血脈傳承下來,開啟“神武印記”的概率也就大得多。

  云武郡王一共有九個兒子,其中八個都開啟了“神武印記”,唯獨只有張若塵,已經十六歲,卻依舊沒有開啟“神武印記”,淪為王族的笑柄。

  很多人都笑稱為他“虎父犬子”。

  甚至在朝中還有一些風言風語,聲稱張若塵并不是云武郡王的親生兒子。雖然只是流言,卻也讓王族中人的臉上無光。

  所以,別的那些王子,大多都認為張若塵是王族的恥辱,根本沒有將他當成親兄弟,恨不得他早些死掉。

  最近幾年,就連云武郡王都有些疏遠張若塵和林妃。在別的嬪妃和王子的排擠下,在昨夜,張若塵和林妃終于被趕出主殿,被迫搬去了偏殿。

  張若塵只是默默地站在那里,并不理會五王子和八王子。

  在沒有足夠的實力之前,任何的口舌之爭,只會讓別人更加的看輕你。

  林妃與別的那些王妃站在一起,看到備受排擠的張若塵,心痛不已,但是,卻一點辦法都沒有。

  “祭祀大典,開始!”

  云武郡國的國師站在祭臺上方,捧著一卷祝文,朗誦起來。

  隨后,祭臺上方,吹起大法螺,大號角,一位位彩衣婀娜的宮女敲響編磬、編鐘、镈鐘等十六種樂器。

  接著,斬殺牲畜,以血祭天。

  “嘩——”

  濃郁的血氣,化為一根粗壯的光柱,直沖天穹,將云層擊碎,沖入浩渺的天穹。

  突然,一粒星光從天外飛落下來,落到一個六歲小男孩的眉心,與小男孩的身體融為一體,化為一個赤紅色的“神武印記”。

  人群中,發出一聲驚呼,“薛都統的幼子,才六歲就開啟神武印記了!”

  “赤焰神武印記,屬于四品神武印記。太厲害了,將來前途無量!”

  神武印記也分品級,從一品到九品。

  一品神武印記最弱小,九品神武印記最強大。

  所有人都用羨慕的目光,盯著那一個六歲的小男孩。

  六歲就開啟四品神武印記,堪稱天之驕子,將來的成就絕對不低。

  云武郡國的眾多武將之中,一個長得魁梧的男子拍著胸脯,朗聲大笑,興奮不已,“好!不愧是我薛亮的兒子,今晚都統府擺宴,各位可一定要來賞光。哈哈!”

  “嘩!”

  天空之上,又飛下來無數星光,落入一位位少年、少女的眉心,化為化為一個個神武印記。

  其中,以一品神武印記最多,能夠開啟二品神武印記的少年都少之又少,最厲害的人,依舊是那一位薛都統的兒子,四品神武印記,讓所有人都望塵莫及。

  開啟神武印記的人,畢竟是少數,大概只有總人數的十分之一。每個人都興奮莫名,終于得到神靈的認可,開啟了武道之門。

  那些沒有開啟神武印記的少年和少女,全部都十分失落,有的人更是痛哭失聲,可謂是幾家歡樂幾家愁。

  眼看著祭祀就要結束,但是,張若塵卻依舊沒有開啟神武印記。

  十六歲都沒開啟神武印記,幾乎就是不可能還能開啟神武印記,今后只能做一個平庸的普通人。

  所有人都將他忽視,就像角落里的一粒塵埃,根本不受關注。

  林妃最開始也抱著一絲幻想,希望自己的孩兒能夠創造出奇跡,開啟神武印記。就算不能成為武道強者,至少能夠強身健體,不至于再被病魔折磨。

  隨著祭祀接近尾聲,林妃的希望,再次變成失望,甚至是絕望。

  就在張若塵都以為自己無法開啟神武印記的時候,被他緊捏在手中的白色晶石,微微亮了一下。

  在祭祀結束前的最好一個剎那,一粒星光,從天而降,落到張若塵的眉心,化為一個白色的圓形神武印記。

  “嘩!”

  一股灼熱的感覺,從眉心傳來,旋即傳遍全身。

  開啟了!

  張若塵興奮無比,終于開啟神武印記。

  只要開啟神武印記就好,哪怕是一品神武印記,他也絲毫不在乎。

  本來沒有人注意張若塵,但是,在張若塵開啟神武印記的那一剎那,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那不是九王子,他都十六歲了,而且體弱多病,居然還能開啟神武印記!”很多人都以一種不可置信的眼神盯著張若塵,覺得很不可思議。

  站在張若塵身旁的六王子和八王子也瞪大了眼睛,露出驚異的神色。

  這怎么可能?

  林妃向著張若塵看過去,看到張若塵眉心的神武印記之后,欣喜的流下眼淚,立即沖到張若塵的面前,將張若塵肉身的身體緊緊抱住,“塵兒,你終于做到了!做到了!”

  云武郡王身邊的一位老太監,走到張若塵的面前,笑盈盈的道:“恭喜林妃娘娘,恭喜九王子殿下開啟神武印記!王后讓老奴來請九王子殿下過去,她要親自檢測九王子殿下開啟的神武印記的品級!”

  “王后!”

  林妃臉上的笑容立即僵住,有些緊張的將張若塵護在身后。

  “娘親,我們去見王后吧!”

  張若塵察覺到林妃的微妙變化,心中暗道,看來這個王后娘娘不是善人,得多加小心。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