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216 思維不在一個頻道上

  一直忙碌的鄭仁踏踏實實的在胸外科的單間里住了兩天。

  每天睡的昏天黑地,可算是把之前缺的覺給補足了。

  蘇云這廝這兩天也沒出現,說是應酬多,鄭仁也沒理睬他到底干嘛去了。每天除了就是睡覺,再有就是……和謝伊人聊天,徹底過了宅男的癮。

  在靜點抗生素的第二天,就已經不發燒了,鄭仁也覺得身體情況飛速的好轉。

  還是年輕,鄭仁知道,所以恢復起來很快。

  在第二天,崔鶴鳴也從心胸外科的監護室轉了出來。鄭仁每天都要去和崔鶴鳴聊聊天,眼看著他恢復的速度很快,鄭仁心里舒暢。

  第三天一早,孔主任就拉著顧教授、包主任來鄭仁的病房“查房”。而且他生怕顧老不同意,來拉來運動醫學科的主任一起來。

  不同科室的大主任,一早匯聚在一起來查房,引發胸外科的騷動。

  鄭仁被一群老教授、大主任圍在病床上,問東問西。鄭仁也很無奈啊,這事兒怎么看怎么覺得荒謬。

  但是沒辦法,把自己當成患者吧,鄭仁這么想。

  沒等幾位老教授問太多東西,鄭仁就按照標準查房的程序,先是說清楚自己的癥狀、最近的感覺,以及各種運動查體動作。

  看到鄭仁恢復良好后,顧老這才放了心。

  “要是患者都像這樣,就好了,多省事。”運動醫學科的主任臨走的時候,留下這樣一句話。

  得到了顧老的允許,鄭仁這才離開胸外科。

  回頭看去,鄭仁心里竟然升起一種在這里生活了很多年的錯覺。

  “小鄭啊,這次給你找了五名患者。”介入科孔主任很嚴肅的說到,“你有信心嗎?”

  “信心?”鄭仁楞了一下。

  在他看來,不過是做臺手術而已,還要什么信心?難道孔主任又強迫癥,擔心極低概率的異位栓塞發生?

  “是!”孔主任嚴肅的看著鄭仁的眼睛,想要從中發現某些細節,“我說的是,重復你兩天前的手術,有信心做到嗎?”

  “每一臺手術都不一樣的。”鄭仁很迷惑,重復?每個患者有每個患者不同的情況,要不然為什么自己要做逆行64排t三維重建?

  每個患者的情況都不一樣,這么簡單的問題,身為國內頂尖三甲醫院的介入科主任,他怎么會不知道呢?

  奇怪。

  鄭仁的思維和孔主任的思維,在兩個不同的時空,越走越遠。

  孔主任聽到鄭仁的回答,心里咯噔一下。

  每個患者,都有不同的情況,那是不是意味著無法重復手術?

  如果無法重復的話……

  可千萬別弄出什么丑聞出來。

  “小鄭啊,你還年輕,機會還有很多,可千萬不能過于急功近利。”孔主任諄諄善誘。

  “哦,好的。”鄭仁應了一聲,沒有認真,也沒有不認真,他根本不知道孔主任說的是什么意思。

  見鄭仁平靜的表情,孔主任心里嘆了口氣。雖然他已經有強烈的不想讓鄭仁做手術了,但還是禁不住的好奇。

  只要自己做好監督工作,一旦發現弄虛作假,就直接停止,應該不會有大問題,孔主任心里拿定了主意。

  “都需要什么檢查?”孔主任問道。

  “常規入院檢查,以及核磁增強。64排t增強必須在本院做,我要自己動手,做逆行重建。”

  “逆行?”

  “嗯,以腫瘤瘤體做本體,尋找可能有血管增生的點,逆行尋找腫瘤的供養血管。”鄭仁回答的很坦蕩,沒有絲毫隱瞞的意識。

  這不會是他的說辭吧,孔主任對鄭仁愈發沒有信心。從鄭仁嘴里說出來的,都是自己這個老介入醫生沒聽到過的,事情到現在已經很明顯了。

  “術者做,效果最好。”鄭仁道。

  “術者……”孔主任似乎又找到一條“罪證”,別人做不行,只有鄭仁這個術者做才可以!

  應該沒什么檢查是只有術者才能做的吧,所有術前檢查都是輔助科室做好了,報告、片子發回來就可以。

  需要術者親自動手?這不是開玩笑呢么。

  “鄭醫生,你確定?”孔主任心里早已經沒有了之前發現新術式的火熱,他估計鄭仁和蘇云一定是用了某種方式弄虛作假。

  他看著鄭仁,眼神里有些惋惜。

  多好的年輕人啊,做介入手術的手法純熟,定位準確,細致耐心。如果不是弄虛作假……他根本不需要啊,只要慢慢的熬幾年,肯定會出頭的。

  年輕人,還是不穩重。這么著急出頭上位,揠苗助長了。

  孔主任輕輕嘆了一口氣。

  “您不舒服?”鄭仁見孔主任戲精上身一般,看自己的眼神似乎有什么深意,還嘆了口氣,到底怎么了?

  “……”孔主任無奈,搖了搖頭。

  “孔主任,你說的五個患者,現在在科室么?”鄭仁問道。

  “在。”

  “我可以開始看患者了么?”憋了兩天,鄭仁全身都洋溢著一股子想要做手術的斗志。

  “你確定?”孔主任又一次問出了同樣的話。

  只是,這句話的含義卻變了又變。

  孔主任今天怎么了?鄭仁很詫異。他為什么總是問自己是不是確定?難道他真的有選擇困難癥?

  “您那面要是沒什么問題的話,我這面隨時可以。”鄭仁想了想,用自己認為最合適的口吻回答道。

  “那就走吧。”孔主任道。

  兩人一路來到介入科,路上鄭仁給蘇云打了個電話,說好在介入科碰頭。

  進了介入科,孔主任帶著鄭仁來到醫生辦公室。

  鄭仁之前來過,熟門熟路,和每一個醫生都“假裝認識”的打招呼。

  他是分辨不出來到底誰是那天晚上值班的醫生,但都打招呼,肯定沒錯的。

  “這里,是五個患者的資料,你可以自行查閱。”一名醫生調出資料,孔主任沉聲說道。

  蘇云這時候來到鄭仁身后,瞄了一眼電腦上的病歷,便低下頭,好像對任何事情都不感興趣一樣。

  “小鄭啊,我問你件事。”孔主任見鄭仁開始調閱病歷,還是忍不住,語重心長的說到。

  “啊?您講。”鄭仁有些恍惚。

  “你真的確定可行嗎?”孔主任問道。

  “是您這兒有什么困難嗎?”鄭仁想了想,特別“善解人意”的問到:“要是有困難,不做也可以的。”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