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209 高不可攀的山峰

  鄭仁楞了一下,回頭看去。

  他下意識認為是哪位大佬和自己一起進來,自己累得有些恍惚,沒有發現。

  可是他回頭只看見蘇云低著頭,黑發被汗水打濕,貼在額頭上,略顯狼狽。

  這是怎么回事?

  鄭仁一愣,隨即聽到一個聲音說到:“鄭醫生,辛苦了。”

  嗯?和自己說話?不是吧!

  到這時候,鄭仁依舊沒有意識到示教室里的掌聲是給自己的。

  這里面坐的都是什么人,那可都是全國介入學科的大牛級人物,人家沒事兒閑的給自己鼓掌?

  一定是自己理解錯了。

  作為鄭心里特別有逼數仁,他肯定不會如此自戀,他又不是蘇云。

  “說話啊。”正愣神,蘇云在背后小聲說到。

  “”鄭仁覺得再做一臺手術,心都沒這么累。

  一屋子白發蒼蒼的老教授站起來,笑容滿面迎接自己,這畫面怎么就這么玄幻呢?

  “鄭醫生累了吧,進來坐。”李海濤反應還是很快的,見鄭仁愣神,心里知道這種場面眼前的這個小醫生沒經歷過,怕是失神了。

  作為救場的人,他馬上迎了上來,熱情和鄭仁握手。

  剛一碰到鄭仁的手,李海濤臉色一變。

  “鄭醫生,你發燒了么?”李海濤感覺出來鄭仁狀態不對,皮溫升高,手心滿滿汗水,濕膩膩的。

  鄭仁精神疲憊,無力的說到:“沒事,就是著涼了。”

  “早晨38.6度,現在估計39度。”蘇云在鄭仁身后說到。

  “”李海濤怔了一下,心念電閃,難道剛剛鄭仁做手術,是在發高燒的情況下做的?

  顧教授來到鄭仁身邊,關切的問到:“小鄭,身體不舒服?”

  “還好。”鄭仁勉強咧嘴微笑,“就是普通感冒,不礙事。”

  “你昨天也受傷了,是不是刀口感染?”顧教授問到。

  “不是,一早趙哥剛給我換了藥,說是沒事。”鄭仁回答。

  金耀武和穆濤等人站在示教室里,有些恍惚。

  剛剛顧教授來,等鄭仁的功夫,和其他相熟的教授聊天,把前天發生的事情講了一遍。

  前天醫院門診發生惡性案件,一名胸外科醫生重傷,早就在各種微博、微信群里傳瘋了。

  因為不是本家醫生,和方林也不熟悉,所以在場諸多教授以及弟子們沒有去探望,而是轉發微博并表達了自己的憤怒。

  這事兒竟然和那個做手術的鄭醫生有關系?而且聽顧教授說,他竟然肩部受傷?

  就算是知道鄭仁參加搶救的裴教授也只是了解了個大概。

  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那種義憤淡去,似乎有無數的利箭射穿金耀武、穆濤等人自尊的防線。

  肩膀受傷,還能做手術?

  而且不是一般的手術,是比普通外科手術更難的,要披著幾十斤的鉛衣,做更精細操作的介入手術?!

  這怎么可能呢?

  但他們也知道,顧教授不會說謊,更是沒有說謊的必要。

  穆濤終于知道,為什么術者的操作會略顯滯澀,卻又偏偏能跨過無數障礙。

  那特么是因為肩膀前天被歹徒砍傷了!

  積累了十幾年、幾十年的驕傲瞬間崩塌,穆濤心里連失望都沒有,腦海一片空白。

  金耀武不肯相信這都是真的,但鄭仁左側肩頭鼓起來的位置證明那里有包扎的痕跡。

  他不傻,當然不會質疑顧教授的話。

  但旺盛的好勝心燒的他無比難耐,一定要更努力才行啊,金耀武緊緊握著拳頭,找到了奮斗的方向。

  吳老和顧教授相熟,得知前天發生的一切,對這個小醫生很感興趣。

  走到鄭仁身邊,拍了拍他沒受傷的肩膀,夸獎道:“鄭醫生,沒想到你急診搶救的水平很高呀。”

  “我我是普外科醫生,現在在急診科做住院總,搶救熟練是應該的。”鄭仁微笑了一下,習慣性的謙虛。

  這下子,連吳海石吳老都愣住了。

  裴英杰教授和鄭仁打過交道,他有心理預期,還好說一點。但是其他人,全都傻了眼。

以介入手術技壓全場,獨占鰲頭的醫生,竟然不是介入科班出身的,而是一個普外科現在在急診  這都是什么亂七八糟的?

  說好的技術專精呢?

  說好的木桶理論已經不存在了呢?

  金耀武聽到鄭仁的話后,臉色極為難看,漸漸泛起青光。

  自己怎么能被一個普外科醫生比下去?如果說做外科手術,也還罷了。但做介入手術,自己竟然不如一個普外科醫生!

  穆濤也愣住了,鄭仁那天在CT室看片子的專注背影出現在他的腦海里。

  一個普外科醫生,一個急診科的住院總,用得著對影像專業這么專注嗎?

  難道不是ICU給全院擦屁股,全院給急診科擦屁股的嗎?

他怎么會  穆濤的心理落差最大,原本以為看了杏林園的直播的介入手術后,在吳老的督促下學習了64排三位重建,自己技能樹已經補滿,這次必然會輕松獲勝。

  可是,自己沒有敗給金耀武那廝,而是敗給了一個自己之前叫不出名字的小城市出身的還特么是普外科醫生,在急診科當住院總的小醫生。

  “這面的事兒,你們處理一下,有結果告訴鄭仁就行。”顧教授阻止了其他人的動作,“我帶鄭仁去換藥,要是傷口感染,可不得了。”

  其他教授們會給予同樣級別的教授一定尊重,尤其是顧教授說的在理。最重要的是,顧教授這種知恩圖報的行為讓人無法反駁。

  那小家伙的確挺有意思,原本對自己的學生、徒弟有些不滿的教授都忘記了勝負的事情,開始關注起鄭仁這個“小家伙”。

  鄭仁還在恍惚中,就被顧教授拉出示教室,一路往住院部走去。

  “你也真是的,發燒自己不知道嗎?怎么還跑來做手術?”顧教授一邊走,一邊埋怨。

  “還好,還好,做幾臺手術,出點汗,覺得好多了。”鄭仁憨厚笑了笑,解釋道。

  蘇云面無表情的跟在后面,他也想不懂,為什么眼前這個家伙就像是一座高不可攀的大山一樣,無法超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