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203 連我大成都都無法改變的性格

  鄭仁用右手和略有些不便的左手一路摸,捋著患者的腸道。切開,剝離,把一個又一個息肉取下來。

  王總注意到,鄭仁切除的息肉都是蒂長10cm以上的那種。

  估計在鄭仁判斷中,蒂越長,短期內就越是容易有再次腸道套疊、絞窄、壞死的風險。

  風險不大的息肉,鄭仁并沒有炫技一般的處理掉,而是直接忽略。

  這讓王總對鄭仁有了更大的好感,人家是真心為了患者著想,而不是要在自己面前顯擺什么。

  鄭老板不容易啊,王總腦海里忽然出現了這樣一個想法。

  隨后他忽然意識到鄭仁為什么左手看起來有些不方便。

  鄭老板現在還算是傷員,自己怎么能拉他上手術呢?王總開始自責起來。

  可是換自己做?這句話王總始終說不出口。

  看鄭仁略有些別扭的姿勢下,手術依舊行云流水一般,摸到,切開,剝離,每一步都干凈利落,他認為自己做不到這一點。

  為了患者,還是辛苦一下鄭老板吧,王總最后想到。

  四十分鐘后,病理盆已經換了兩個,每一個里面都裝滿了帶著長蒂的息肉。看上去……跟肉山一樣。

  “好了。”鄭仁放下持針器和反握在手里的剪刀,手掌向上。

  “老板,這是帝都,你沒帶器械護士來。”幾秒鐘后,器械護士沒有反應,蘇云低著頭,小聲說到。

  “……”王總聽到蘇云的話,頓時淚流滿面。

  難怪人家是老板,都特么有自己專屬的器械護士……

  “溫鹽水沖洗,吸引器,戴套。”鄭仁溫聲說到。

  “鄭老板,您下去休息吧,這面我來就行。”王總馬上說到。

  鄭仁想了想,道:“那辛苦了。”

  蘇云瞄了一眼,也隨即轉身下了臺。

  “呃……”王總這回是真的哭了,云哥兒,我讓鄭老板下去休息,你倒是幫幫我啊。

  雖然只剩下關腹這一個步驟了,但手術不是一個人做的啊。

  “你想讓我當助手?”蘇云用“詫異”的目光看了王總一眼。

  “你,刷手,來關腹。”王總只好讓一線再上臺。

  這位云哥兒,傳說中可是不得了的人,王總捫心自問,自己可用不起他。

  遠的不說,光說人家跟的老板,看上去那么年輕,手術做的那叫一個溜。

  一只手都比自己強……

  這種少見的pj綜合征,人家不僅能辨證,還會手術,術式竟然是早就扔到一邊多少年不見人用的開腹切息肉的術式。

  人,總是要有點逼數的。

  王總就是一個特別有逼數的人。

  “又讓你蒙對了。”來到更衣室,蘇云瞄了一眼鄭仁,認真說到。

  “算是吧。”鄭仁已經對蘇云的嘴炮無敵免疫了,無所謂的說到。

  “中午有飯局,你去不去?”蘇云看了一眼手機,問到。

  鄭仁剛琢磨是不是趁著有時間找蘇云一起去逛逛街,看給謝伊人……還有其他人帶點什么回去。聽蘇云這么一說,猶豫了一下,道:“我就不去了,我再去ct室溫習一下片子,你忙你的。”

  “好無趣的一個人。”蘇云道:“這是你第一次來帝都吧。”

  “以前上學的時候,坐火車,在帝都中轉。”鄭仁道,“那時候沒有直接入川的火車。”

  “少不入川,真難想象,在成都上學、實習,竟然能培養出你這樣的性格。”蘇云習慣性開噴,“你這木頭性子,真是連我大成都都沒辦法改變嗎?”

  “我?”鄭仁一邊小心的換衣服,一邊回答,“還好吧,算不上是木頭。”

  “木頭從來都不會說自己是木頭。”

  兩人又像是拌嘴一樣聊了幾句,換好衣服后,蘇云直接離開,說是有幾個飯局要去應付一下,晚飯就別等自己了。

  鄭仁想了想,還是覺得留在這兒等一下王總好一些。

  做了人家的手術,臨走的時候總不能不打招呼才是。

  半個小時后,王總下臺。來到更衣室,見鄭仁坐在光禿禿的椅子上看著,有些意外。

  “下來了,王總。”鄭仁笑呵呵的招呼道。

  “您……”

  “蘇云有飯局,就走了,我在這兒等會,看看這面術后還有什么事兒沒有。”鄭仁微笑,道:“不知道這面的規矩。”

  “沒什么事兒。”王總連忙笑道:“中午您準備吃點什么?”

  “沒事就好,我中午要去ct室閱片,明兒有手術。”鄭仁道。

  “科研的那個?我之前都不知道有這事兒,自從方林出事兒,打聽了一下,據說是被您給救的,才知道您是來參加科研的。”王總道。

  “不是參加科研,是裴教授給我個名額,來這兒漲漲見識。”鄭仁客氣說。

  “您看您說的。”王總笑呵呵說到:“以您的手術水平……”

  說到這里,王總忽然意識到那個科研好像是泌尿外科的科研,據說手術是介入手術。

  可剛剛看鄭總做了一臺極為古老的普外科術式,手法純熟,王總認為鄭仁做腸道手術的水準肯定在自己之上。至于有沒有自家老板高,就不好判斷了。

  這只是自我安慰的想法,王總知道,不說別的手術,就剛剛做的切腸道取息肉的手術,自家老板做的肯定不如鄭老板。

  但……科研和普外科手術有關系么?好像沒有吧。

  王總覺得自己有點亂。

  “要是沒事,我就先告辭了。”鄭仁客客氣氣的微笑道:“有機會再見。”

  “鄭老板,留個聯系方式。”王總恍惚中差點沒忘記留鄭仁的鄭仁和王總交換了手機號,又加了微信好友,這才慢慢悠悠走出手術室。

  “鄭總,您出來了。”馮旭輝第一時間來到鄭仁身邊,像是鄭仁走到太陽下,影子隨即出現一樣。

  “嗯,馮經理,不用這么客氣,您忙您的,我這面沒什么事兒。要是有事兒,我肯定給您打電話。”鄭仁道。

  “您這話說的,把您照顧好,就是我的任務。”馮旭輝的姿態放的很低,誠懇的說到:“就怕鄭總您嫌我煩。”

  鄭仁沒遇到過上趕著的廠家銷售經理,不知道該如何處理這方面關系。見馮旭輝說的誠懇,就點了點頭。

  “您中午吃點什么?”馮旭輝問道。

  “去醫院門口的小吃店,吃口面。”鄭仁道:“我請客,你別跟我搶。”

  馮旭輝心想,一頓大董都請了,怎么會差這么一頓面條。

  不過能和鄭仁一起吃飯,總比上不去桌面強。既然鄭仁說了,推辭了兩次,兩人直奔醫院外的小吃店走去。

新的一天,繼續求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