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201 不服高人有罪

  (3/5)

  王住院總露出一絲難色。

  蘇云嘴角馬上泛起鄭仁熟悉的那種看到就想上去抽他一嘴巴子的微笑,問道:“沒做過?心里沒底?”

  王總搓了搓手,尷尬的笑了笑,默認了蘇云的說法。

  “老板,你做過么?”蘇云問道。

  鄭仁想了想,要說沒做過也是真的,可是之前完成的與子同袍任務給了自己1天的任務時間,完成耗費了不過2個小時而已。

  要是去系統手術室學學,估計也用不了多久。

  是說做過好呢,還是沒做過好呢?

  一向實話實說的鄭仁犯了難。

  見鄭仁沉默,王總知道,這種極少見的疑難雜癥,診斷是一回事,看過、記住就能做到。

  可是治療則是另外一回事。

  診斷明確,并不代表治過。

  “不麻煩了,我上去試試,不行就找老板來。”王總道。

  蘇云也不知道鄭仁在想什么,輕輕拍了一下他受傷的肩膀,力度適中,帶來疼痛感,卻又不影響傷口。

  鄭仁疑惑。

  “問你話呢,老板。”蘇云不悅。

  王總看傻了眼,這特么都哪跟哪。換自己,敢這么跟老板說話?怕不是老板一腳就把自己踢走,一輩子都別想混出頭。

  云哥兒牛逼,

  鄭老板脾氣真好。

  估計這個老板,是叫著玩的,王總心里想。

  “略懂。”鄭仁道:“不伸手,觀觀臺,要是有問題,一起研究唄。”

  王總頓時對鄭仁的印象又好了幾分。

  這位老板,年輕,卻絕對不氣盛。他真怕蘇云的這個老板和蘇云一個操蛋脾氣,直接上去就做手術。

  要是那樣的話,自己還要不要臉了!

  “那就辛苦鄭老板了。”王總見蘇云要說話,馬上接著鄭仁的話頭應了下來,“我去給手術室打電話,準備手術。”

  王總把鄭仁、蘇云讓進辦公室,自己去忙碌起來。

  如果鄭仁判斷是正確的話,患者的腸道估計已經出現壞死。其實自己之前判斷的絞窄性腸梗阻和腸套疊也沒什么區別,都需要手術切除一段腸道。

  手術越早,切掉壞死腸道越短,患者術后恢復的也就越快。

  時間不等人,都是圈里人,這時候也沒人挑自己毛病。

  蘇云手里拿著手機,正在擺弄著。鄭仁則從窗戶遠遠的看風景。

  外科大樓很高,所以看的遠。

  中國樽經典的弧線型能清晰的看到,鄭仁很喜歡。

  “網上搜了一下,這病還真有。”蘇云忽然說道。

  鄭仁點了點頭。

  “你一個海城的小大夫,哪學的?”蘇云的問題總是很直接,很尖銳。

  “看一遍手術就會,你不也一樣?我只不過比你略強了那么一點點而已。過段時間,你要是去開寵物醫院,這輩子都無法超過我了。”鄭仁毫不猶豫的懟了回去。

  雖然知道鄭仁這是最簡單、最樸實的激將法,但蘇云瞳孔中戰斗的火焰已經被鄭仁點燃。

  鄭仁瞥了一眼,見蘇云那副樣子,就像是被紅布激怒的公牛一樣,咧嘴笑了笑。

  真是年輕人啊,脾氣火爆。

  想這事兒的時候,鄭仁似乎忘記了自己還要比蘇云小了幾個月。

  幾分鐘后,王總打印出來術前交代,把小患者的父母叫到辦公室,開始交代病情。

  蘇云注意到小患者的父親嘴邊也有一枚黑痣,但手上似乎沒有。

  但當王總詢問他是否有腸套疊病史的時候,小患者的父親給予了否定的答案。

  不是說基因遺傳么?這是怎么回事?

  他瞄了一眼鄭仁,見鄭仁也在觀察著小患者的父親,上下打量,蘇云甚至能“覺察”到鄭仁大腦高速運轉散發出來的熱量。

  “鄭老板,怎么回事?”蘇云湊過去,小聲問道。

  “術后和患者家屬交代,有時間去做腸鏡看看。”

  蘇云下意識的點了點頭,估計患者的父親是屬于癥狀不重的那個類型,所以沒有出現腸套疊的病情。

  雖然不重,但估計腸道息肉也不少。這種息肉是有可能出現惡變的,能早切除就盡早切除,免得有后患。

  交代完畢,王總電話聯系,患者已經做完了腹部CT,正在往回趕。

  王總一邊打開電腦的一個工作站,輸入病歷號,找到病人剛剛做完的CT影像,一邊讓他抓緊時間回來下胃管、尿管,好上手術。

  CT影像是很典型的腸套疊,隱約能看見一些息肉分散在腸管里。

  當然,這是鄭仁事先說明后逆推的。

  要是不知道PJ綜合征,是無法做出這樣的判斷的。

  “鄭老板,厲害了!”王總看著片子,贊嘆道:“昨兒聽說您搶救方林,胸部插注射器針頭排氣,徒手捏住肝門止血,我就覺得您牛逼,沒想到疑難雜癥上您的診斷更牛逼。”

  話雖然粗俗,但此時此刻,不用點臟話,王總覺得無法表達自己內心深處的尊重。

  當然,換做老教授,即便是尊重他也不會這么說,鄭仁畢竟和王總年齡還差了幾歲,比他更年輕。

  比自己年輕,還比自己強,那就沒什么好說的了。

  除了牛逼之外,還能怎么說?要自己妒火中燒的去挑戰?那不是作死么,王總可沒那么傻。

  不服高人有罪,王總一直信奉這句話。

  “您客氣了。”鄭仁淡淡說道。

  不到十分鐘,患者被推回來。護士熟練的給小患者留置了胃管、尿管、靜脈通道,患者又被急匆匆的推去手術室。

  “鄭老板,云哥兒,咱上去吧。”王總說的很客氣。

  幾人一路來到手術室的更衣間,管理更衣室大門的阿姨對王總帶“外人”上手術很不滿。

  但當她聽說鄭仁是昨天救了方林的那名醫生后,馬上熱情起來。

  “方林那孩子,命苦啊。你說平時老實本分,怎么就攤上這么大的事兒呢。”

  五十多歲的阿姨一邊嘮叨著,一邊扔給王總、蘇云各一串鑰匙。鑰匙串上有兩把鑰匙,是鞋柜和衣柜的。

  然后她又打開旁邊的一個小抽屜,辨認號碼,取出一串,交給鄭仁。

  王總瞄了一眼,笑哈哈的說到,“鄭老板,您這面子可天了去了。”

  “嗯?怎么說?”鄭仁不解。

  蘇云也看了一眼,搖搖頭,道:“看門的阿姨出了名的難說話,一般要帶實習生上都得說盡好話。今兒可好,給你的是主任級別的柜子。”

  所謂主任級別的更衣柜,是指高矮適中,不用彎腰,也不用墊腳的那種。

  至于教授……人家是有自己獨立更衣柜的。

  這就是手術室的階級分化。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