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197 師從蒙特利爾

  因為下午加晚上趕了兩個飯局,所以鄭仁回來的比較晚。患者經過挑挑揀揀后,只剩下七個了。

  這幾個患者要么是很簡單、很單純的大腫瘤,導管只要搭到肝動脈上往里面漂碘油就可以,要么是無數不到一公分的肝硬化結節式的小瘤體,手術該怎么做都不知道。

  鄭仁卻不在乎,拋開系統任務不說,在他眼里這些都只是患者,而沒有難易的說法。

  至于系統任務,鄭仁雖然眼紅,卻謹守著一名醫生的職責。

  治病救人而已,其他的,有時間再說。

  而且讓鄭仁感興趣的是,那個無數小結節病變的患者和步若天認識的病人病情類似,都屬于很難判定良惡性的那種。

  一個……

  兩個……

  三個……

  鄭仁在海城市一院已經做過類似的操作,和大師級的操作契合程度很高,越做越是熟練。

  旁邊的博士生看傻了眼。

  原本以為大家在開玩笑,叫他鄭老板。

  可是……看到他熟練的操作后,博士生暗中早已經跪了。

  能看懂一兩分,鄭仁在做什么。但是再多的,以他的臨床水準就不知道了。

  似乎在按照腫瘤的64排三維立體圖形逆行尋找供養動脈。

  這特么哪是人類的操作!

  影像學的博士,學的是診斷。

  無論是ct還是核磁還是x光片,能分析出患者的病情,能學成這樣,估計博士畢業就沒問題了。

  具體的操作……機器里自帶的軟件就可以解決,都什么年代了,還要手動解決這個問題。據說“遠古”時期,也有人自行做64排三維重建,但那是軟件跟不上的年代才手動操作。

  現在,根本不用。

  要不是親眼目睹,他會痛斥這種“荒謬”的說法。

  看的暈頭轉向,博士生知道自己不能再看下去了。再看下去,怕是一口老血得噴出來。

  忍住心里面的好奇,走出操作間。

  他生怕自己一直看下去,會暈死在這里。

  去另外一個房間看看熱鬧,不知道那面在做什么。

  靜悄悄來到另外一個操作間,輕輕敲門,和張副主任小聲打了個招呼。

  然后……他赫然看到這面也在做肝臟腫瘤的64排三維重建……

  媽蛋,今晚遇到鬼了么?

  平時從來沒見過的操作,現在竟然有兩個人在同時做。

  這都是哪來的妖孽?!

  “小梁啊,能看懂么?”張主任也是無聊,開始和博士生聊起來。

  “能……能看懂……”

  “嗯?你竟然能看懂?”

  “能看懂一點。”博士生腦子暈乎乎的,說話都不利落了。

  “不錯么,能看懂一點也很厲害了。”張主任笑呵呵的說到,聲音壓的極低,“現在很少有人這么做了。你天賦不錯,第一次看,只看了一眼,竟然能看明白他在做什么。”

  “呃……不是第一次。”博士生小聲說道。

  “哦?還見誰這么做過?”張主任笑問。

  博士生使勁咽了一口口水,眼睛向外看,道:“那面,正做著。”

  張副主任也怔了一下,隨即想到最近研究所那面似乎有什么動作。

  出于職業素養和在單位工作多年的經驗,他按捺下去自己的好奇心。

  不該管的事情不要管,不該問的事情不要問。

  穆濤的操作已經到了尾聲,肝臟腫瘤組織被庖丁解牛般的展現在屏幕上。

  張副主任心中驚訝。

  之前穆濤操作時候他設想的圖像,和現在呈現在眼前的圖像,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穆濤重建完畢的圖像上,除了肝動脈的分支血管給腫瘤供養外,還有兩根迂曲的血管出現,一根發自膈動脈,一根發自腎動脈。

  竟然還能這么做!

  張副主任見穆濤尋找打印的按鍵,馬上站起來,一邊幫穆濤打印出來膠片,一邊有些唏噓的說到:“你這手藝,真是很少見,是吳老新研究的嗎?”

  穆濤笑了笑,牙很白,“是我看蒙特利爾醫療中心的手術視頻學到的。”

  “技術上來講,簡直無法挑剔。”張副主任感慨。

  “開始我也沒意識到,后來是老師的提醒和堅持,我才在最近一個月去ct室學習了這種技術。”穆濤道:“在臨床上應用過兩次,效果很明顯。”

  “還是年輕好,學什么都快。”張副主任拍了拍穆濤的肩膀,道:“我很看好你,加油!”

  “會的。”

  “小梁,我先走了,你那面忙完了別忘記關機器、關燈、鎖門。”張副主任和博士生招呼道。

  “好咧。”梁博士勤快的應了一聲,心想好險。幸好來的是張副主任,要是自己家的老板,怕不得挨一頓臭罵。

  “你們這么晚還工作,真是辛苦。”穆濤瞥了一眼,見里面的操作間的燈亮著,順口閑聊,問了一句。

  “里面是東北的鄭老板,和您一批來的。”梁博士道:“也在做64排ct三維重建。”

  “嗯?”穆濤怔了一下,他也在做?

  那天在杏林園里看手術直播,之后在吳老的督促下沒日沒夜的學習,穆濤才勉強算是掌握了這門技術的要領,完全談不上完美掌握。

  但就憑借這個,穆濤便有信心在這次的選拔中脫穎而出。

  在穆濤看來,這幾乎就是獨門絕技,師從蒙特利爾醫療中心的絕技。

  里面還有人做三維重建?應該不會是自己這種逆行尋找血管的三維重建,而是普通機器重建吧。

  穆濤微笑,但是在離開的一瞬間,還是鬼使神差的選擇了去看一眼。

  來自東北?那面還有技術型人才嗎?就算是有,怕是也早都去南方了吧。

  穆濤還記得裴教授對這個東北的年輕醫生很是推崇,也記得裴教授的大弟子金耀武對這個年輕醫生的敵意。

  他理解金耀武的心思,但一個年輕醫生,竟然自己叫自己老板,這也太狂了吧。

  鄭老板,鄭老板,嘿嘿,有意思。

  “鄭老板么?我去打個招呼。”穆濤笑道。

  梁博士也沒多想,帶著穆濤來到鄭仁所在的操作間。

  操作間里,鄭仁沒有做重建工作,而是看著一個患者的64排ct,愣著神。

  穆濤笑了。

  我就說么,他怎么會掌握這么高端的技術手段呢。根本不是做逆向重建,而是在機器上閱片,想要看的更仔細一些。

  不過再怎么仔細,也絕對不會有逆向重建來的直接,也不會對手術有著本質性的改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